🏡
PTT小說網
x
    席上,一共十二比特聖者,幾乎都是曾經聖明中央帝國臣子的後人,屬於明江王座下最頂級的强者。

    當然,還有一些聖者,距離聖明城太遠,一時半會無法趕回來。

    “若塵,真的是你嗎?八百年,整整八百年,你都去了哪裡?”

    坐在最上方的明江王,豁然站起身來,神情有些激動,向張若塵迎了過去。

    明江王看起來有五十歲的模樣,身高接近八尺,肩寬體闊,頭上戴著雕龍銀冠,穿著一件銀袍聖衣,體內蘊含有渾厚的聖氣和血氣,宛如皮膚內部蟄伏著一條神龍。

    迎向張若塵的時候,從明江王體內散發出來的氣勢,也是越來越强大。

    在張若塵的眼中,對面就像是有鋪天蓋地的大浪,向他湧了過來。

    “聖者之中的王,十二皇叔果然是跨入到了聖王境界。”張若塵暗道。

    換做是另一比特聖者,甚至是真聖,遭受一比特聖王的聖威衝擊,也難免會失態,會感覺到恐懼,會後退,會躬身行禮,甚至會下跪。

    一個大境界的差距,就是蟒蛇和真龍的差距。

    張若塵卻是面不改色,喚出沉淵古劍,向地面一插,頓時,一股淩厲的劍意爆發出來,撕裂了汹湧而來的聖王威勢。

    “十二皇叔,作為一比特修煉了接近千年聖王,還不能讓自己身上的威勢收放自如?”張若塵冷冰冰的說道。

    本來,張若塵是以見一比特親人的心態,來見明江王。

    可是對方,卻沒有這麼想,竟然千方百計想要震懾張若塵,甚至想要壓制張若塵。

    張若塵自然是要改一改心態,以皇太子的身份,表現出強勢的一面。

    “大膽,竟然敢如此跟十二爺說話,你也太放肆。”

    一比特身穿聖甲的老者,嘴裡吐出一口音波,呵斥張若塵。

    此人,名叫燕凱旋,修為達到真聖境界,也被稱為“凱旋真聖”,實力在明江王的座下足以排進前三。

    凱旋真聖站起身來,道:“在一比特聖王的面前,你都敢亮出戰兵,幸好你有可能是明帝之子,否則,此刻已經變成一具死屍。”

    張若塵向凱旋真聖瞥了一眼,道:“什麼叫做有可能?也就是說,你在懷疑本太子的身份?”

    “沒錯,本聖就是懷疑你的身份。眾所周知,太子殿下在八百年前就死在宮變事件中,當年,很多朝中的閣老和大臣,親眼看到過他的屍身。就算太子殿下沒有死去,現在也該有八百多歲,而不是你這樣一個毛頭小子。”凱旋真聖很不会的說道。

    旁邊,又有一比特聖鏡人物跟著附和,道:“你一個邊陲小國的王子,卻自稱是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太子,當我們都是傻子嗎?”

    白蘇婆婆冷哼一聲:“燕凱旋,王寂,你們的父輩還活著,見到太子,也要行禮。你們二人,竟然敢以這樣的語氣對太子殿下說話,老身今天絕不放過你們。”

    張若塵攔住準備出手的白蘇婆婆,隨後,向凱旋真聖走了過去,仔細盯了他一眼,道:“你修煉的是《神照天功》,應該是燕家的後人吧?燕煊是你什麼人?”

    凱旋真聖略微一驚,此子只是向他看了一眼,竟然就看穿他的修煉功法,倒是有些厲害。

    凱旋真聖面不改色,道:“正是家父。”

    “嘩——”

    張若塵抓起沉淵古劍的劍柄,刹那間,殿宇中的時間流速,變得無比緩慢。

    沉淵古劍中的力系銘文浮現了出來,使得戰劍的重量超過千萬斤,直接向著凱旋真聖的脖頸揮斬下去。

    凱旋真聖哪裡料到,張若塵竟然突然就向他出手。

    在劍道領域和時間領域中,以他真聖初期的修為,也來不及抵擋。

    “噗嗤。”

    沉淵古劍劈碎聖甲,斬在凱旋真聖脖頸的位置,劍體向下沉陷,斬斷了他的鎖骨,壓得凱旋真聖雙腿一曲,重重的跪在地上。

    “轟!”

    大地上,出現蛛網一般的裂紋,就連地底的防禦陣法都有些支撐不住。

    張若塵的時間劍法,還是第三重境界,凝成的時間領域,只能持續一息的時間。

    一息之後,時間流速又恢復正常。

    凱旋真聖的雙手和雙腳,同時噴薄出浩蕩的聖芒,震得整個殿宇都在晃動。

    “張若塵,你……你竟然敢對本聖出手……”

    凱旋真聖的雙手,抓住沉淵古劍的劍體,想要重新站起身。

    張若塵單手握劍,卻比凱旋真聖雙手的力量都要更大,壓得沉淵古劍的劍體繼續向下,仿佛是要將凱旋真聖的身體劈成兩半。

    殿宇中,別的那些聖者,皆是臉色巨變。

    修為達到真聖境界的燕凱旋,竟然被張若塵一劍壓得跪在地上,無法站起身來。張若塵的力量,未免也太恐怖。

    諸聖的目光,都向明江王望過去。

    在場,恐怕只有明江王親自出手,才能鎮壓張若塵,救下凱旋真聖。

    明江王的臉色有些冷沉,卻並沒有出手。

    因為,明江王十分清楚,張若塵的身份不會有假。

    聖明城的國運和氣運,甚至歷代明帝的意志,都已經承認了他,怎麼可能有假?

    聖明中央帝國的皇太子,剛剛頒佈了太子詔,就被他的皇叔鎮壓。這樣的事,一道傳出去,張若塵和明江王必定成為整個昆侖界的笑話。

    本來,明江王只是先要壓一壓張若塵的氣焰,讓他安分一些,以免張若塵奪取了他的權力。卻沒想到,弄巧成拙,反而讓張若塵找到了一個立威的機會。

    明江王努力壓制住心中的怒意,走上前去,勸道:“若塵,燕凱旋對你不敬,的確是相當放肆。但是,他的父親,燕煊王,曾經統領聖明中央帝國一千四百萬大軍,也是軍中一等一的大人物,跟隨你的父皇一起闖入蠻荒開疆辟土,一起征討不死血族,經歷的大小戰役不下千場,立下蓋世功勳。燕家的祖師,也是世世代代效忠於聖明中央帝國。看在他們的面子上,今日就饒他一命,如何?”

    “若非他的父輩和祖上對聖明中央帝國有功,十二皇叔難道認為他還能活著?本太子只用三劍,就能斬下木擎天的發冠。十二皇叔,你覺得燕凱旋在木擎天的手中,走得過幾招?”

    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向著地面一揮,一大片聖血從劍鋒上面滑落,渲染在了大殿中心的地面。

    在這一刻,在場的諸聖都是意識到,眼前的這個年輕男子,不僅僅只是聖明皇太子那麼簡單,也是一比特能够擊敗木擎天、鎮壓燕凱旋的劍聖,不是他們可以隨便拿捏。

    燕凱旋重新站起身來,在他眼中,露出忌憚的神色,不敢再像剛才那樣輕視張若塵。

    張若塵提著血淋淋的戰劍,一步步走到宮殿最上方的位置,坐了下去。

    那個位置,本來是屬於明江王。

    明江王的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最終,化為一道笑聲:“若塵,在你身上,肯定是發生了匪夷所思的奇事。現在,整個昆侖界的修士都傳,是須彌聖僧救了你,將你帶到了八百年後的今天。總之,你能够回來,十二叔就是十分高興。不過,這一次你做得有些冒失,不該發佈這一封太子詔,應該先和十二叔商量一番。”

    張若塵問道:“為什麼?”

    明江王嚴肅的說道:“現在的時局,和以前不一樣了!女皇已經成神,威臨天下,十大血帝全部都死在她的劍下,四海和蠻荒的各大種族莫敢不服,魔教、黑市、死禪教不是選擇臣服,就是退出了昆侖界。你如此高調的公佈身份,還發佈了太子詔,豈不是將自己和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都推到了風頭浪尖?”

    張若塵道:“十二皇叔是擔心朝廷會剿滅我們?我們應該繼續東躲西藏,過著暗無天日、居無定所、朝不保夕的日子?”

    燕凱旋冷聲道:“這叫韜光養晦!”

    “韜光養晦?池瑤已經成神,再活十萬年都是輕而易舉的事。大家是準備韜光養晦到什麼時候?”張若塵問道。

    眾人頓時啞然。

    張若塵道:“與其韜光養晦,不如主動投靠朝廷,歸順第一中央帝國,豈不是更好?”

    “不可能。燕家與第一中央帝國有不共戴天之仇,就算是死,也不可能歸順他們。”燕凱旋說道。

    王寂冷哼一聲:“八百年來,我們一直都在和朝廷廝殺和爭鬥,仇恨越積越深,主動投靠他們,就等於是束手就擒,下場只會更慘。”

    “我們白家,不知有多少長輩,都是被朝廷殘忍的殺死。不知有多少女眷,變成了朝廷官員床榻上的玩物。就算是死,也不可能歸順他們。”

    張若塵道:“也就是說,大家就是要繼續躲在陰暗角落裡面苟且偷生?即沒有辦法報仇,又不能投降和歸順,若是被擒住,下場更是生不如死。是不是這樣?”

    全場寂靜。

    有人想要反駁,最終卻只是動了動嘴唇,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不得不說,張若塵刺到了他們的痛處。

    “你們活得多麼的艱難,為什麼不跟隨本太子,或許本太子可以給你們一個不一樣的未來。或許聖明中央帝國能够重建,而且會更加輝煌鼎盛。”張若塵道。

    燕凱旋緊咬著嘴唇,道:“殿下,你未免也太自信了吧?豪言壯語,誰都能說,可是卻並不代表誰都做得到。”

    “若是,十日之內,本太子能够滅掉淩霄天王府。你還信不信我?你還臣不臣服於我?”

    張若塵的眼神,有些淩厲,盯向淩霄天王府的方向,手中的沉淵古劍散發出懾人的寒光。

    聽到這話,在場的諸聖,皆是內心巨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