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說出的話,實在太驚人,竟然想要滅掉淩霄天王府。

    淩霄天王府坐鎮聖明城,不僅能够同時鎮壓明江王和明堂,還能制衡黑市、魔教、血神教……等等邪道勢力,實力是何等恐怖。豈是說滅就能滅?

    淩霄天王府就是朝廷用來對付聖明中央帝國餘孽的一把利刃,可以使用出斬盡殺絕的血腥手段。

    可以說,在明江王、白蘇、燕凱旋等人眼中,最痛恨,最仇視,最想殺的人,一直都是淩霄天王。

    池瑤只能排在第二比特。

    當然,無論是淩霄天王,還是池瑤,修為都太强大,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抗衡。在淩霄天王的追殺和清剿之下,他們能够活到現在,已經相當了不起。

    秦雨彤送張若塵返回修煉府邸,心中難以平靜下來,盯在走在前方的那個俊逸、挺拔、冷酷的身影,最終,還是忍不住問道:“殿下,你真的要攻打淩霄天王府?”?

    “怎麼了?”張若塵問道。

    秦雨彤道:“我要參戰。”

    張若塵停下脚步,轉過身,盯著她的那張嫵媚而又靈動的眼眸。能够稱為聖明城的第一美人,秦雨彤的容貌,自然是無可挑剔。

    “就連十二皇族聽到我的那句話,都陷入沉默,顯然是不相信本太子能够滅掉淩霄天王府。你的修為還不到聖境,竟然敢參戰?”張若塵道。

    秦雨彤單膝下跪,抬起一張絕美的容顏,道:“就算是九死一生,我也要參戰。我不想再繼續隱藏下去,也不想再為自己的仇人獻舞,只想報仇,為父母報仇,也爺爺報仇。請殿下成全。”

    張若塵見她的眼神十分堅定,沉思了片刻,從空間戒指裡面取出一枚聖源和一株一萬年年份的聖藥,丟給了她。

    “十天之內,若是你能够突破到聖者境界,本太子允許你參戰。”

    “多謝殿下,多謝殿下賞賜。”

    秦雨彤雪白的貝齒,輕輕的咬著紅唇,美眸中流露出漣漣的光彩,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張若塵的身影,已經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不得不說,這位太子殿下實在太有魅力,不僅英俊,而且天賦絕頂,出手豪闊,既有強勢的一面,有時候卻又有一些憂鬱。

    “我一定要努力修煉,决不讓殿下失望。”

    秦雨彤的心中,暗暗發誓。

    湖心殿宇中,諸聖逐漸冷靜下來,全部都在思考張若塵到底是有什麼底牌,竟然聲稱能够滅掉淩霄天王府。

    “護龍閣……一定是護龍閣……”

    明江王的嘴裡,念出了這麼一句。

    燕凱旋道:“護龍閣一直都只是一個傳說,從來沒有人見過他們,說不一定,壓根就是子虛烏有的一個組織。”

    明江王搖了搖頭,道:“護龍閣很有可能是真實存在。在皇兄失踪的時候,兩隻護國圖騰和鎮國靈祖,也都同時失踪。本王懷疑,它們就是護龍閣的成員。”

    聖明中央帝國的圖騰,乃是金猊。

    傳說中,張家的始祖“不動明王大尊”的坐騎,就是一隻金猊神獸。

    只有皇族的直系成員才知道,八百年前,依舊有兩隻金猊在守護聖明中央帝國,那是金猊神獸的子孫,已經活了數萬年。

    真正厲害的神獸後裔和太古遺種,它們的壽元遠超人類,就算活數萬年,也未必會死去。

    鎮國靈祖則是一株植物,從中古時期,甚至更加久遠的時候,就在守護張家。

    當然,鎮國靈祖是一個傳說,很難證明它是真實存在。因為,傳說中,只有每一代的明帝繼位之後,才能去拜見它。

    只有每一代的明帝,才知道鎮國靈祖是不是真實存在。

    明江王也是翻閱了一些家族古籍,發現每一次張家遇到大劫難的時候,都會出現一道神秘莫測的力量,幫忙化解劫難。囙此,即便是中古末期的大動盪,張家也沒有覆滅。

    那道神秘的力量,有時候是一片花瓣從天而降,將張家的族人庇護在下方;有時候是一條根須從地底沖出,擊殺對付張家的強敵。

    所以,明江王懷疑,那股神秘的力量,很有可能就是鎮國靈祖。

    王寂有些動容,道:“萬一張若塵真的召回傳送中的護龍閣成員,滅掉了淩霄天王府。我們該怎麼辦?”

    “若是,他真的能够滅掉淩霄天王府,也就有資格做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明江王說道。

    ……

    接下來的兩天,張若塵一直都在全力以赴修煉,衝擊徹地境。

    玄黃境的修為,還是太低了一些,遇到一般的真聖還能應付,可是,遇到真聖之中的强者,想要取勝,恐怕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雖然說,張若塵只是使用三劍就擊敗木擎天,可是,那是動用了劍七和時間劍法,已經全力以赴。

    全力以赴的情况下,也只是斬下木擎天的發冠,而不是他的頭顱。

    由此可見,想要擊敗一比特真聖後期的人物,絕不像外人看到的那麼簡單。

    更何况,在真聖後期的上面,還有真聖巔峰的境界。

    “聖者的每一個境界突破起來,果然都是難如登天。難怪以淩飛羽的天資,也在聖者境界修煉了三百年,才突破成為聖王。大師兄、裴雨田、斯圖鳳城哪一個不是一等一的天驕,可是,修煉百年,也都還在通天境,沒能突破到真聖境界。”

    越往後,張若塵感覺到每突破一個境界,都像是在爬一座高山,根本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闖得過去。

    恐怕也只有九大界子,才能快速提升修為境界。因為,他們在半聖境界,得到了常人無法想像的培養,消耗了昆侖界的大量資源。

    張若塵能够跟上九大界子的修煉速度,並且保持領先,已經是相當不容易。

    突然,張若塵的精神力,察覺到一股冰冷的氣息,豁然睜開雙目。只見,修煉房屋中,就在他的身前,竟然站著一道人影。

    那道人影,穿著一身白色長袍,長袍上的每一根絲線都像是與天地規則融為一體,如同白色水瀑一般,自然的向下垂落,散發出瑩瑩的光華。

    他的臉上,則是戴著一面晶瑩剔透的面具,遮住了整張臉,沒有任何孔洞,包括眼睛的位置也被覆蓋。

    面具的內部,像是有一片星空,既是漆黑幽深,卻又散發出一粒粒光點。

    看到張若塵睜開眼睛,發現了他,那人才是輕輕點了點頭,道:“護龍閣天罡閣副閣主,見過太子殿下。”

    張若塵保持鎮定,沒有一絲慌亂,道:“你是多久到的這裡?”

    “已經在殿下的面前等候了三個時辰。”面具的下方,傳出一個縹緲、沙啞的聲音。

    張若塵倒吸了一口涼氣,對方在他的面前,都已經站立了三個時辰,以他的精神力强度,卻毫無察覺。

    張若塵問道:“趙旉呢?”

    “趙旉和別的天罡,都在外面等候。”

    天罡閣的副閣主的語氣很平穩,不帶任何情感,既不顯得低張若塵一等,同時,也有對張若塵的尊重。

    張若塵知道護龍閣閣主的身份十分特殊,囙此,並沒有在意這一點。

    “都在外面?”

    張若塵的精神力完全沒有察覺到趙旉的氣息,略微詫異,站起身來,走到窗邊,向外面看去。

    月光下,果然站著一道道人影,全部都穿著水瀑一般的白袍,戴著星空一般的面具。有的站在街道上,有的站在殿宇的頂部,有的懸浮在半空。

    可是,鳳舞閣中的修士,卻如同看不見他們,將他們當成了空氣,實在是相當詭異。

    “應該是他們身上的白袍和面具,有著神奇的力量,可以避開修士的精神力和聖感。”張若塵心中暗道。

    一共三十四道白色人影,站在房屋的四面八方,猶如眾星拱月一般。

    看見張若塵推開窗戶,所有護龍閣成員,全部都躬身行禮:“見過太子殿下。”

    張若塵重新盯向那位天罡閣副閣主,道:“天罡閣的閣主,為何沒有親自前來?”

    “難道殿下不知道閣主的去向?”副閣主道。

    張若塵的眼睛微微一眯,道:“本太子為何會知道?”

    “《血族密卷》就是閣主交給殿下,殿下應該和閣主見過面才對。”副閣主說道。

    “《血族密卷》……閣主……太上長老,燕離人。他就是護龍閣的閣主?”

    張若塵略微一震,隨後,恍然大悟。

    燕離人將《血族密卷》交給張若塵的時候,聲稱認識護龍閣的閣主,從護龍閣的閣主那裡弄到了《血族密卷》的手抄本。

    當時張若塵就該產生懷疑。

    護龍閣的閣主,怎麼可能將自己的身份告訴別人?

    所謂的《血族密卷》手抄本,肯定就是真迹。

    張若塵感覺到難以置信,卻又不得不接受這個事實,道:“護龍閣的閣主,怎麼會是血神教的太上長老?”

    副閣主說道:“護龍閣的成員,本來就遍佈昆侖界,藏身在各大勢力之中,其中一些,甚至是一個大宗的宗主。只有接收到明帝的詔令,我們才會重新聚集到護龍閣。也只有每一代的明帝,才有資格知道我們的身份。”

    張若塵的眼睛一凝,道:“你的身份呢?本太子應該可以知道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