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張若塵、阿樂、血月鬼王、白黎公主、魔猿、鍋鍋的實力都很强大,在淩霄天王府中橫衝直撞,所向披靡,所過之處,殿宇被打得碎裂,一座座靈山和靈宛被打成廢墟,留下滿地血淋淋的死屍。

    他們踏入進一片聳立著數十座靈山的區域,距離諸皇祠堂越來越近。

    “轟隆。”

    數十座靈山的上空,凝聚出一片白雲。

    雲中,護宮古陣的陣法銘紋浮現出來,彙聚在一起,化為一道白色的光束,向他們轟擊過去。

    佛帝舍利子是一件大聖古器,可是,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還無法持續不斷激發它的本源力量。

    對聖氣的消耗太大,更多是一種對敵人的威懾,而不是使用它來戰鬥。

    阿樂、白黎公主同時打出一道聖氣光柱,注入進佛帝舍利子,合他們三人之力,調動出舍利子中更加强大的本源力量,再次抵擋住護宮大陣的攻擊波。

    “真以為淩霄天王府無人了嗎?一群小輩都敢殺進來?”

    在那數十座靈山中,一圈圈聖氣波紋湧動,隨即,一比特白髮蒼蒼的老者,飛了出來。

    他身穿破舊的聖衣,聖衣上,全是泥土,很像是從地底爬出,渾身散發著恐怖懾人的聖威,體內的聖氣運轉起來,竟是發出震耳的轟鳴聲。

    “拜見七王爺。”

    “七太公竟然還活著,太好了!請七太公出手,鎮壓張若塵和聖明逆賊。”

    淩霄天王府中的皇族子弟,紛紛下跪叩拜,對那位老者相當恭敬。

    “聖明的逆賊竟然攻入進淩霄天王府,誰給他們的膽子?”

    緊接著,另一座靈山中,兩位枯瘦如柴的老者,從一道深淵裂縫下方走了出來。

    “拜見十九王爺,原來十九王爺也還活著。”

    “拜見四十六王爺。”

    ……

    第一中央帝國的皇族成員,只要是達到聖境,就能封為“親王”。

    池家本就是超級大家族,遠超那些中古世家。第一中央帝國建立後,池家子弟可以享受到最好的資源培育,自然是誕生出很多聖境强者。

    從地底走出的三比特老者,都是皇族中的老古董,輩分和池瑤女皇相同,就連皇族子弟都以為他們已經老死,卻沒想到,竟然在諸皇祠堂外的靈山地底沉睡。

    要知道,對於聖者來說,七百二十歲是一道生死線,就算是修為最强的至聖也很難活過這道坎。

    白蘇婆婆能够活到八百多歲,完全就是靠續命聖藥在支撐,要不然,早就已經老死。

    三比特皇族的老古董,之所以選擇在地底沉睡,有兩個原因。

    第一,陷入沉睡之後,可以延緩壽元的流失速度。

    換句話說,他們在活到七百歲的時候,感覺到無法突破聖王境界,於是,就選擇到地底沉睡。原本還剩二十年壽元,因為沉睡的原因,壽元流失變慢,有可能沉睡兩百年都不會徹底死去。

    如此一來,在關鍵時刻,就可能發揮出巨大的作用。

    不僅是聖者,就連一些聖王,在壽元將盡的時候,也會選擇進入沉睡,繼續守護家族。只要聖王不死,就是一張護身符,就是一種威懾。

    第二,諸皇祠堂是一處相當了不得的奇异之地,他們在地底沉睡,可以吸收諸皇殘留下來的聖力和聖明中央帝國殘餘的氣運,即可以延長壽元,也可以繼續增强修為。

    七王爺、十九王爺、四十六王爺,按照出生時間來算,都已經超過八百歲,可是,他們卻沒有死去,反而精神旺盛,血氣如龍。

    很顯然,他們在這裡沉睡,得到了巨大的好處。

    “竟然在地底吸收我張家歷代先祖遺留下來的聖力,今日,便斬了你們,將你們屍骨埋葬在這裡,徹底化為塵土。”

    張若塵向前沖出去,手臂一揮,打出一道空間裂縫,同時向三比特老者攻伐。

    三比特王爺感受到空間波動,立即動用出非同一般的極速,閃避了過去。

    隨後,他們又以更快的速度發起進攻,一連打出三種聖術,向張若塵碾壓了過去。

    阿樂和白黎公主再次出手,打出聖氣注入進佛帝舍利子,與張若塵聯手,激發出舍利子的本源力量。

    “嘩——”

    一條金龍和數千個金色佛文飛了出去,撞穿三道聖術,逼迫得三比特王爺都不得不避退。

    “佛帝舍利子,竟然是佛帝舍利子。”

    十九王爺的雙眼,冒出火熱的光芒,無比想要得到張若塵手中的舍利子。

    只要得到佛帝舍利子,肯定能够一舉衝擊到聖王境界,壽元大增,哪裡還需要在這裡沉睡等死?

    “青天印,滅宇法。”

    十九王爺的眉心,浮現出一道古老的青色印記,右手的掌心,湧出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不斷向外擴散,一直覆蓋到三裏之外。

    那些聖道規則,結成一道印法,向張若塵鎮壓下去。

    十九王爺的修為,達到至聖境界,全力打出的一道聖術,自然是有非同小可的毀滅力量。

    “將陰崆塔給我。”血月鬼王冷冽的說道。

    白黎公主取出陰崆塔,遞給了血月鬼王。

    血月鬼王的兩隻雪白手掌,噴薄出兩股陰寒的鬼氣,源源不斷注入進陰崆塔。塔中的銘紋全部都浮現出來,化為一座數百丈高的金屬鬼塔,向著十九王爺轟擊了過去。

    陰崆塔和三裏長的青天印法碰撞在一起,竟是將一道道聖道規則都打得崩斷,印法被撕裂。

    “半圓滿力量。”

    十九王爺認出了陰崆塔,知道它的厲害,特別是激發出半圓滿力量之後,爆發出來的威力,即便是他也要避退。?“十九太公竟然被打退,那只鬼王,到底是什麼來歷?”

    “好强大的鬼王,應該是已經渡過第三次鬼劫……不好,陰崆塔散發出來的鬼氣變得更強,向這邊蔓延了過來,難道她是要激發出陰崆塔的圓滿力量……”

    受到鬼氣的衝擊,淩霄天王府中的皇族子弟,有數十比特都倒在地上,肉身變成黑色膿血,體內的聖魂被抽走,化為了一縷縷鬼氣。

    遠遠望去,血月鬼王和陰崆塔都被黑色鬼氣籠罩,化為一片鬼雲,只能看見一輪妖异的血月時隱時現。

    十九王爺露出驚駭的神色,道:“她竟然真的要激發陰崆塔的圓滿力量,大家一起出手,全力以赴抵抗。”

    真聖和至聖都十分清楚,萬紋聖器的圓滿力量是有多麼恐怖,足以摧毀一切,沒有另一件萬紋聖器,根本抵擋不住。

    三比特王爺全力以赴調動聖氣,打出三道威力無窮的聖術。

    與此同時,陰崆塔從鬼雲中飛出,向著十九王爺碾壓了過去。

    “噗嗤。”

    十九王爺的半個身體都被打碎,大量聖血流淌了出去,右手、右腿全部都化為血泥。就算是至聖,也不可能擋得住陰崆塔的圓滿力量。

    血月鬼王從天而降,又是一掌拍了下去,打得十九王爺的殘軀斷成三截,並且,還將他體內的聖魂抽了出來,煉製成鬼丹。

    “十九太公……太公,竟然……被殺死……”

    “太可怕了,聖明逆賊的實力,怎麼會如此强大,”

    ……

    淩霄天王府中的皇族子弟,全部都被嚇呆,感覺驚駭,一比特至聖級別的老祖宗都被鎮殺,這一戰,未免也太慘烈。

    血月鬼王為了擊殺十九王爺,也付出巨大的代價,七王爺和四十六王爺打出的聖術,擊中了她的鬼體,將她的鬼體打散兩次。

    血月鬼王連忙服下鬼丹,療養傷勢,同時也在彌補鬼體的巨大消耗,準備再次激發陰崆塔的圓滿力量。

    突然,張若塵察覺到一股震動聖魂的力量,僅僅只是一道氣息,仿佛就要將他的聖魂都震碎。

    “大家小心,有聖道中的王者正在蘇醒。”張若塵大吼了一聲。

    血月鬼王連忙停下脚步,察覺到危險,快速向後倒退。

    遠處,一座雲蒸霞蔚的靈湖中,突然,出現一個巨大漩渦,發出嘩啦啦的聲音。

    “轟隆。”

    一個明亮的光球,從漩渦中飛出,昇到半空,懸浮在離地數十丈的位置,如同一輪青色的圓月。

    光球的內部,站立著一比特身穿銀色寶衣的老嫗,頭上的每一根銀髮,都是散發出恐怖的力量波動。

    她的一雙眼瞳冒出奪目的青色聖光,爆發出來的聖威,震動這一片天地。

    “青月烙祖,居然是青月烙祖,這下子那些聖明逆賊必死無疑,皇族的威嚴,不是他們可以冒犯。”

    “青月烙祖是與青帝同一個時代的人物,算起來,應該是青帝的堂妹,這樣的老怪物竟然都還活著,真是不可思議。”

    “她在地底沉睡,而且吸收了聖明中央帝國歷代皇者的大量聖力,這才是真正的恐怖人物。”

    青月烙祖的一根銀色髮絲飄動了起來,有著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圍繞髮絲流轉,隨後,化為一道數十裏長的銀色天刀,向血月鬼王斬了過去。

    從她的嘴裡,發出一道沙啞的聲音:“敢殺皇族的親王,必須要付出代價。”

    雖是一根銀髮,卻是帶有恐怖的毀滅力量,將張若塵、阿樂、白黎公主打出的防禦手段擊穿,即便是佛帝舍利子的本源力量都無法抵抗。

    就在張若塵拼命調動乾坤界的力量的時候,遠處,一片浩然正氣飛了過去,竟是將青月烙祖的銀髮吹飛了出去。

    所有毀滅力量,在一瞬間,化為無形。

    青月烙祖的雙目一凝,沉聲道:“聖明逆賊之中,竟然有一比特儒道聖王,閣下還不現身?”

    浩然正氣雲霧之中,一個身穿白色聖袍,戴著星空面具的人影顯現了出來,即便全身都被籠罩,卻依舊給人一種文雅的感覺,身上有大儒氣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