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真一雷火劍法與淩飛羽修煉的“九生九死九轉輪回劍法”乃是同一級別,絕對不輸給《天道劍訣》。

    不過,兩人的修為,卻有很大的差距。

    張若塵施展出來的九九歸一未能擋住天意三劍,眼看他就要被滿天劍氣擊穿。

    “空間扭曲。”張若塵大吼一聲。

    諸皇祠堂外的空間結構相當穩固,張若塵拼盡全力,也只是讓空間發生了一點點扭曲。那些向他飛去的劍氣,改換了方向,圍繞他的身體選擇了起來。

    “竟然還能動用空間力量。”

    池獨鳳的眼睛一縮,單手持劍,另一隻手的食指和中指並合在一起,在劍身上面一劃,頃刻間,進入人劍合一的境界。

    “嘩——”

    池獨鳳化為一道劍氣流光,撞擊向張若塵。

    劍七!

    這一劍帶有極致穿透之力,足以對空間造成一定的影響。

    張若塵的眼神一凜,就憑他現在對空間的掌控,恐怕是無法化解池獨鳳施展出來的劍七。此人的修為太强大,恐怕已經達到真聖境界。

    不同的人,進入真聖境界,戰力可謂是天差地別。

    比如,青霄進入真聖境界,哪怕只是真聖初期,也能以一人之力,對抗一群真聖。

    《英雄賦》上的五人,裴雨田、萬兆億、陳無天、心術佛師,他們一旦跨入真聖境界,比青霄就要更加强大一籌。

    池獨鳳的天資和體制,與青霄相比要略微弱一些,可是,在劍道上卻是天賦驚人,達到了劍聖境界,攻擊力無雙,所以,他的戰鬥力和青霄其實是相差無幾。

    這樣的人,達到真聖境界,讓至聖都會有些頭疼。

    就像裴雨田,只是修煉到“半真半虛”的境界,距離真聖都還相差一小步,可是,他在至聖之下已經無敵,可以橫掃真聖。

    “開元鹿鼎。”

    張若塵取出聖明中央帝國的鎮國祖器,手掌向前一按,打在青銅古鼎上面,氣海中,聖氣瘋狂的湧出去。

    古鼎上,一個個金色古文,散發出奪目的光芒。

    “嘭。”

    池獨鳳手中的聖劍,與青銅古鼎碰撞在一起,發出一道鏗鏘的巨聲。

    從他體內湧出的劍道力量,震得開元鹿鼎和張若塵一路向後倒退,一直退了十數裏的距離。

    張若塵察覺到池獨鳳的劍道力量正在快速减弱,於是,抓住時機,全力以赴的爆發,雙掌同時按在開元鹿鼎上面,激發出一絲本源力量。

    頓時,巨大的青銅古鼎上面,凝聚出一尊不動明王虛影。

    那道虛影,一掌轟擊向池獨鳳。

    “時機倒是把握得很准。”

    此刻,池獨鳳正是劍勢减弱的時候,逼不得已,只得調動出殘力,再次施展出天象三劍,以攻為守,向那道金色的掌印揮斬過去。

    “砰砰砰。”

    不動明王的手印,擊碎天象三劍,轟擊在池獨鳳的胸口,打得他口吐鮮血,猶如斷線的風箏一般,向後拋飛出去。

    神遺古器的力量,不是他可以抵擋。

    張若塵乘勝追擊,也是進入人劍合一的境界,施展出大圓滿的劍七,一劍刺了過去。

    池獨鳳咬緊牙齒,强行扭轉身軀,止住倒飛之勢,一劍攻了出去,與張若塵對撞了一擊。

    “轟隆。”

    兩人快速分開,再次拉開十數裏的距離。

    兩人都受了傷,嘴角掛著血迹。

    “難怪能够以一人之力擊敗九大界子,才剛剛進入徹地境,竟然就能擊傷本王,少年神靈也未必有你這麼强大。”

    池獨鳳擦乾了嘴角的血痕,雙瞳冒出火焰,身上的戰意變得更加旺盛。

    張若塵一句話也沒有說,只是再次調動乾坤界的世界之力,只想儘快滅掉池獨鳳。

    “你有鎮國祖器,本王卻有明帝的金步龍輦。金步龍輦的威力,你應該比任何人都清楚吧?”

    池獨鳳看出張若塵又要動用那股神秘的力量,於是,急速倒退,飛到金步龍輦的內部,隨後,體內的聖氣向外湧出,注入進龍輦。

    金步龍輦中,沖出九條巨大的金色龍影,整齊的排列在前方,散發出奪目的金光。九條龍影爆發出來的氣勢,比九條聖級蛟龍還要恐怖。

    這才是金步龍輦真正的形態!

    當然,以池獨鳳的修為,還不足以長久支撐九龍虛影,所以必須速戰速決,以最短的時間鎮殺張若塵。

    “轟隆隆。”

    池獨鳳駕馭著金步龍輦,瘋狂向前沖撞過去,將一座靈山都撞得倒塌,山體中的泥石不斷向下墜落。

    張若塵沒能調動出乾坤界的世界之力,於是,抓起開元鹿鼎,不顧聖氣的消耗,全力以赴激發鼎中的本源力量。

    一尊數百丈高的不動明王虛影顯化出來,與張若塵的身體重疊在一起,隨後,他大步向金步龍輦衝撞了過去。

    池獨鳳站在金步龍輦之上,看到衝撞過來的張若塵,露出一道獰笑:“找死。”

    不動明王虛影與九龍虛影碰撞在一起,同時,張若塵也將開元鹿鼎砸了出去,與金步龍輦硬碰硬。

    一道道震天動地的聲音爆發了出來。

    張若塵最大的優勢,就是擁有強悍的肉身,不懼硬碰硬。

    抓著開元鹿鼎,猶如抓著一座青銅小山,不斷轟擊金步龍輦,有著一圈圈金色的聖光,向著遠處湧動了出去。

    “這個小子,怎麼如此強悍,難道是有用不盡的力量?”

    此刻,池獨鳳支撐金步龍輦都有些吃力,可是,張若塵卻依舊精力旺盛。

    張若塵上半身的衣袍都已經被震碎成飛灰,露出一身充滿美感的肌肉,頭上黑髮飛揚,脚掌在地面一蹬,跳躍了起來,又是一擊轟擊下去,砸在金步龍輦的上方。

    與此同時,食聖花從張若塵背部沖出,化為一根藤蔓,纏繞住金步龍輦的四個車輪。

    “轟隆。”

    遭受上下兩重攻擊,頓時,金步龍輦的重心不穩,翻飛了出去。

    池獨鳳從龍輦中掉落下來,摔落到了地上,顯得有些狼狽,不再像先前那麼英俊灑脫。

    張若塵放下手中的開元鹿鼎,也有一些難以支撐,嘴裡大口喘息,渾身都在冒汗珠,可是,依舊戰意沸騰,精神飽滿。

    “原來開元鹿鼎竟然是一件神遺古器,以前所有人都看走了眼。”池獨鳳冷哼了一聲。

    張若塵道:“你是認為金步龍輦不如開元鹿鼎,所以才會敗?”

    “敗?本王豈會敗給你?接下來,將是你的死期。”

    池獨鳳的雙手合十,體內的聖氣猛烈運轉,在他的胸口位置,浮現出一道道青色的符文,釋放出越來越强大的力量。

    “聖相符。”張若塵道。

    “沒錯,正是淩霄天王賜給本王的聖相符,你能逼得本王動用出這一招底牌,就算死在這裡,也足以自傲。”池獨鳳笑道。

    池獨鳳的頭頂上空,出現一片青雲,淩霄天王的聖相身影顯化了出來,頭頂天,脚踩地,給人一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張若塵自然是相當清楚聖相符的厲害,不過,卻並沒有驚慌失措,而是沖入進金步龍輦的內部,沉聲道:“今日,就讓本太子讓你見識一下金步龍輦的真正力量。”

    就在張若塵坐入進金步龍輦的一瞬間,就感覺到明帝留下的氣息。那股氣息,與張若塵的功法《九天明帝經》十分契合,體內聖氣的運轉速度,加快了一倍。

    此刻,張若塵像是與金步龍輦融為一體。

    “龍輦的器靈,由本太子來解開你們的封印,繼續為聖明中央帝國征戰。”

    張若塵的手掌,按在金步龍輦左前方的一個金色龍頭上面,打出了淨滅神火。神火湧出去,最先衝擊在金色龍頭上面,緊接著包裹住整個龍輦。

    金步龍輦的內部,一共就九道器靈,乃是九條龍魂。

    九條龍魂只聽命歷代明帝,囙此,池家的人根本無法駕馭器靈,只能將器靈封印。如此一來,池獨鳳也就無法發揮出金步龍輦的真正威力。

    “哧哧。”

    神火的力量,燒毀了封印。

    頓時,龍輦中,響起一道道驚天動地的龍吟,九條龍魂變得活躍起來,釋放出震撼人心的龍威。

    “太子歸來,為他征戰。”

    “八百年,被封印了八百年,今日終於脫困。”

    “戰,與太子一起征戰天下,再創聖明的輝煌。我要日行九百萬裏,所過之處,眾生都要跪伏在車架之下。”

    ……

    九道龍魂在怒吼,一聲聲咆哮,震動九霄。

    “這一次,一定要成功。”

    張若塵再次調動乾坤界的世界之力,一連調動十七次,突然,浩蕩無邊的力量從乾坤界中湧了出來,通過張若塵的雙手,沖入進金步龍輦。

    “吼!”

    九條龍魂顯現出來,出現在金步龍輦的前方。每一條龍魂的身軀都十分凝實,與真正的金龍沒有什麼區別。

    “轟隆隆。”

    在九條龍魂的拉引之下,金步龍輦沖了出去,像是一架無敵的戰車。

    池獨鳳無比驚詫,沒有料到,金步龍輦竟然能够爆發出如此強橫的力量氣息,猶如是九條神龍和一輛神車向他衝撞過來。

    池獨鳳調動聖相符的力量,揮動聖劍,攻擊了過去。

    金步龍輦碾壓過去,碾碎了淩霄天王的聖相,也將池獨鳳的聖軀碾碎成了一團血霧,骨頭都化為齏粉。一比特天資絕頂的劍聖,便是死在了當場,屍骨無存。

    只剩下一柄血淋淋的聖劍,倒插在金步龍輦的旁邊。

    又一個傳奇,被張若塵終結。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