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嗷。”

    石開憤怒到極點,仰天長嘯一聲。

    隨即,破碎的手掌和右脚,湧出一縷縷白色氣體。

    在白色氣體的引動之下,方圓數千丈的碎石都離地飛起,飛向石開,組合在它的身體上,重新凝聚成石手和石脚。

    不過,雙掌上的大聖銘紋,已經被擊破。

    石開的實力,下降了一大截。

    剛才那一擊,白朱雀顯然也是消耗了大量聖氣,無法繼續催動白月玦的至尊之力,隨即便是展開一對巨大的朱雀羽翼,俯衝而下,提著一口聖劍,向石開劈斬過去。

    石開嘴裡吐出一道白色光柱,光柱中,是一塊不知什麼材質的玉石,與白朱雀劈出的聖劍對碰。

    “轟隆。”

    “嘭。”

    兩大高手拼得不相上下,隱隱間,白朱雀還佔據上風。

    張若塵早已退到遠處,輕輕點頭,暗道:“石族,在地獄界,乃是上三族之一,雖然族人數量,比下三族和中三族任何一族都要少,但是在同境界,石族修士卻相當强大。”

    “那石開,以八步聖王巔峰的境界,應該是可以與九步聖王中規則小天地境界的修士叫板。”

    當然,更讓張若塵吃驚的是,白朱雀的實力。她應該才突破到八步聖王境界不久,戰力竟是比石開還要强大幾分分。

    另一頭,同樣處於暴走狀態黑鳳凰,與天明子硬碰硬的攻伐,打得山嶽一座座倒塌,大地裂開密密麻麻的碎紋。

    天元五子中的另外幾人,都想助天明子一臂之力,但是卻無法靠近戰圈,就算是遠程攻擊,也很難插手進去。

    於是,他們將矛頭,指向張若塵。

    “該死的瘸子,若是你,黑鳳凰和白朱雀已經被我們使用聖蠱收服,淪為胯下之臣。”

    煮熟的鴨子都能飛掉,可謂是,憧憬越高,失望越大,天金子很憤怒,雙瞳變成金色,大量聖道規則,在瞳孔上流動。

    “毀滅之眼。”

    兩根金色光柱,從天金子的眼瞳中飛出,釋放出强大的毀滅之力。所過之處,大地被切割出兩條深深的溝壑。

    毀滅之眼,是一種精妙級中階聖術。

    加上天金子將三萬道聖道規則,與聖術結合起來,於是爆發出無堅不摧的攻擊力量。

    張若塵撐開八龍傘,傘面旋轉起來,與兩道金色光柱對碰。

    “哧哧。”

    張若塵脚下的泥土、石塊、草木,瞬間便是融化成金色液滴。

    與此同時,天絕子提起門板大小的戰斧,越過八龍傘,激發出五耀圓滿力量,直劈下方的張若塵。戰斧散發出五層顏色各不相同的光華,湧動出毀滅性的聖道力量。

    張若塵一隻手撐著八龍傘,與天金子對抗。

    另一隻手,張若塵抓起沉淵古劍,激發出劍中的銘紋,手臂上浮現出十三條象魂,猛然一劍揮斬出去,與天絕子劈下的戰斧對碰。

    天絕子不愧是八步聖王,超出張若塵三個境界,這一斧力大無窮,將張若塵轟入進了地底。

    “嘩——”

    張若塵從天絕子的身後,破土而出。

    即便有文字鎧甲抵擋,卻依舊被戰斧傷到,張若塵的右肩,有聖血在流淌,順著手臂和劍鋒,滑落到地上。

    天絕子豁然轉身,冷哼一聲:“倒是戰得够頑強,十斧之內,取你性命。”

    隨即,天絕子再次激發戰斧的力量,一圈圈聖力光波湧出來。

    正在與石開交手的白朱雀,看見張若塵陷入險境,連忙傳音:“瘸子,你不是他們的對手,趕緊離開。”

    白朱雀以為,瘸子是在為她們牽制天絕子和天金子等人,於是又道:“我和黑鳳凰已經脫困,只要想走,他們加起來也留不住我們。等我解决了石開,就是天元五子的死期。你趕緊退走,保住自己的性命。”

    張若塵似乎是沒有聽到白朱雀的傳音,目光盯著前方的天絕子,道:“十斧就想取我性命,你太高估了自己。”

    張若塵調動出真理規則,與劍八融合在一起,隨即一劍攻伐過去,劍若驚鴻,氣沖雲霄。

    這一劍,不僅蘊含强大的劍罡,更是爆發出六倍攻擊力。

    “哼。”

    天絕子冷哼一聲,帶有幾分不屑。

    但是下一刻,隨著戰斧與沉淵古劍碰撞在一起,天絕子的臉色,卻是為之一變。

    瘸子手中的劍,爆發出來的力量,猶如一座鋼鐵神山,撞擊在巨斧上面。

    天絕子渾身一震,身體不受控制向後倒飛出去。

    “真理規則,是真理規則……爆發出了六倍攻擊力量……”

    天絕子雙目圓瞠,吐出一口聖血,噴在戰斧上面,竟是在極短的時間內,激發出六耀圓滿力量。

    六耀圓滿力量,看似只比五耀圓滿力量多了一層聖力光波,但是威力,卻增强了數倍。

    突然,天絕子發現渾身無法動彈,周圍的時間,似乎是變得靜止,已經激發出六耀圓滿力量,卻無法打出去。

    反觀瘸子,卻如同流星一般,一劍向他刺來。

    “噗嗤。”

    沉淵古劍刺入天絕子的眉心,頭顱碎裂,化為了一團血霧。

    張若塵提著沉淵古劍,落到地上。

    “嘭。”

    天絕子的無頭身軀,重重的墜落到地上。

    下一刻,無頭身軀從地上爆射起來,揮動激發出六耀圓滿力量的戰斧,向張若塵攔腰劈了過去。

    “生命力如此强大,竟然還沒死透?”

    張若塵動用出空間挪移,避開戰斧。

    “轟隆。”

    戰斧掃過,遠處一座千米高的山峰,直接被攔腰斬斷,轟然倒塌。

    天絕子的氣海,畢竟是被張若塵一劍擊碎,這一斧耗盡了肉身經脈中儲存的聖氣,頓時,無頭身軀變得越來越冰冷,再無聲息。

    天金子、天傷子、天虛子皆是露出瞠目結舌的表情,顯然是沒有料到,佔據絕對上風的天絕子,竟然瞬間敗亡。

    張若塵先是取走天絕子的聖源,隨後取出一隻陰瓶,將天絕子的聖魂碎片收取。

    白朱雀一直都在注意瘸子和天絕子的戰鬥,見到瘸子擊殺天絕子,那雙烏黑的眼睛中,露出思索的神色,隱隱間猜到了瘸子的身份。

    先前,她清晰的感應到了空間波動。

    天金子大吼一聲:“瘸子,將天絕子師兄的聖源和聖魂碎片交出來,否則今日,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張若塵淡淡一笑:“就連天絕子這個八步聖王都死在我的劍下,你的修為,還沒有達到八步聖王境界吧?誰給你的膽子,敢在我的面前叫板?”

    天金子、天傷子、天虛子的修為,皆是七步聖王巔峰,就算三人一起出手,張若塵也毫不畏懼。

    天虛子道:“動用六甲吞雲陣,鎮殺瘸子,為天絕子師兄報仇。”

    天金子、天傷子、天虛子各自取出一塊金光燦燦的甲片,調動全身聖氣注入進去,頓時,天地間,出現三個巨大的聖氣漩渦。

    三個聖氣漩渦碰撞在一起,化為一隻數十丈高的玄武。

    玄武,只是一道虛影,但是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比八步聖王境界的天絕子都要强大。

    其實,六甲吞雲陣必須要天元六子一起催動,才能爆發出最强威力。憑藉此陣,天元六子曾經殺死過一比特九步聖王。

    “嘩——”

    破風聲傳來。

    天明子從夜幕中沖出,急速沖向玄武虛影,想要與天金子等人會合,親自主持六甲吞雲陣。

    黑鳳凰追在天明子的身後,嬌喝一聲:“瘸子攔住他,不能讓他進入六甲吞雲陣。”

    張若塵先是使用禦劍術,將沉淵古劍打了出去,化為一道劍光,擊向天明子。緊接著,張若塵又激發出火神拳套的力量,調動真理規則爆發出六倍攻擊力量,一掌轟擊而出。

    天明子只是手指一彈,便是將沉淵古劍彈飛出去。

    “螳臂當車,給我去死。”

    天明子的雙眼密佈血絲,一掌拍出,與張若塵的掌力對碰,想要憑藉這一掌將張若塵轟殺。

    “轟隆。”

    這一掌,的確是將張若塵打得猶如稻草人一般的拋飛出去,文字鎧甲都散開,嘴裡狂吐鮮血。但是,張若塵很快就落到地上,穩住了身形,並沒有死,反而還緩緩站立起來。

    天明子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有些懷疑,自己的力量是不是變弱,為何連一個五步聖王都殺不了?

    張若塵擦了擦嘴角的血痕,暗道:“若是突破到六步聖王就好了,那時再與天明子對抗,絕不會敗得這麼慘。”

    天明子與天金子等人會合在一起,也取出一塊甲片。

    頓時,玄武虛影凝實了數倍,六甲吞雲陣籠罩的範圍越來越廣,當真是有氣吞雲霄的威勢。

    黑鳳凰落到張若塵身旁,先是以關切的眼神,詢問了他的傷勢,知道沒有大礙,才是說道:“六甲吞雲陣已經運轉起來,只有我和朱雀妹妹使用出合擊陣法,才有可能將其攻破。接下來的戰鬥會更加兇險,你先離開。”

    不遠處,傳來一道哈切聲。

    屠夫就像是睡醒了一樣,從地上坐了起來,伸了一個懶腰,搖了搖有些懵懵懂懂的腦袋。

    他站起身,便是向那只巨大的玄武虛影走過去,背上的大砍刀自動發飛出,威風凜凜的道:“不就是一座六甲吞雲陣,一刀破開便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