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河畔那位天女殿下,自然便是天初文明的第一天之嬌女,天初仙子洛姬。

    天初仙子的一雙杏眸,流動奇异的光彩,凝視五百里外萬塢山下的幾人,道:“那個瘸子修煉了空間之道?”

    “沒錯,怎麼了?難道天女殿下知道他是誰?”

    屠夫對瘸子頗有好感,露出很感興趣的模樣。

    沉默了半晌,天初仙子搖了搖頭,道:“此人的精神意志,極其强大,在大聖之下相當罕見。擁有他這麼强精神意志的修士,我見過的,不超過三個。”

    屠夫和呆子都知道,天女殿下的眼睛格外神奇,能够看見修士的精神意志强度。

    天初仙子給瘸子如此高的評估,讓他們大吃一驚。

    “如此說來,瘸子肯定不是一般人,難道是某比特神靈的弟子?”屠夫道。

    天初仙子的腦海中,浮現出一道人影,正是當初那個在封神臺與她有過一段因緣的男子。他也是空間修士,也擁有不弱於瘸子的精神意志。

    可惜,那個無情的傢伙,將神泉給她之後,便消聲覓迹,再也沒有出現過,無論她怎麼找都找不到。

    如人間蒸發。

    或許在他看來,送她神泉後,兩人便互不相欠,無須再見。

    半晌後,天初仙子才從自己的思緒中走出,又道:“瘸子請的幫手,也不是一個簡單人物,精神意志不比瘸子弱多少。”

    呆子大驚失色,道:“真的假的?這樣的人物罕見至極,怎麼會一下子冒出兩個?那個幫手是誰,不會是《聖王功德榜》上的强者吧?”

    天初仙子道:“她變化了容貌,看不清真身。不過,像她這樣的人物,必定是名動萬界的强者,只要出手,我應該就能看穿她的身份。”

    “嘿嘿,遇到這兩個人,齊嘯天恐怕是得倒大黴。”屠夫笑了起來。

    ……

    …………

    張若塵動用空間挪移,避開了數座冰山,脚掌一蹬,沖到萬塢山的半空,全身聖氣瘋狂運轉。緊接著,一道道空間規則,彙聚到手臂。

    “給我破。”

    一道長達數裏的空間裂縫呈現出來,宛如斬天之刃,劈向那座八品攻擊大陣。

    “轟隆。”

    即便是八品陣法,也抵擋不住空間力量,大量陣紋被空間裂縫斬斷。

    陣法變得破爛不堪,再也無法抵擋張若塵。

    落到地面,張若塵提起沉淵古劍,以最快的速度,沖向山頂。

    “一起出手,攔住他。”

    “不能讓他闖入萬塢山。”

    ……

    以齊曾為首的不死血族修士,發動鋪天蓋地的攻擊手段,阻擋張若塵的脚步。

    不死血族的數量眾多,宛如蝗蟲一般,飛在張若塵的頭頂上方,遮天蔽日。他們有的射出聖箭,有的打出聖器,有的結成一道道血手印。

    張若塵不僅不懼,反而釋放出浩蕩聖威,戰意節節攀升。

    對上不死血族,殺無赦。

    “千手龍象。”

    張若塵提著血淋淋的沉淵古劍,左手向天穹一擊,頓時成千上萬道掌印凝結出來,轟擊在一眾不死血族修士的身上。

    “嘭嘭。”

    一比特比特不死血族的修士,如雨點一般下落,化為殘屍血泥,死傷無數。

    “噗嗤。”

    張若塵化為一道殘影,沖到一比特聖王境不死血族的身前,一劍穿透他的眉心。

    長劍向下一按,便是將其聖軀劈成兩半。

    “找死。”

    齊曾發出一聲爆吼,從山上俯衝而下,化為一條血氣長河,瞬間到達張若塵身後,一道拳印攻伐出去。

    他身穿百聖血鎧,激發出百聖之力,這一拳的威勢,堪稱是震天動地。

    那些不死血族的修士,深知齊曾的厲害,連忙向後倒退,生怕被拳勁的餘波擊中。

    張若塵轉身揮劍劈出去,與齊曾的拳印對碰。

    “嘭。”

    血氣和劍氣爆沖向四方,震得山體垮塌了一大片。

    齊曾頗為狼狽的倒飛出去,手臂疼痛欲裂,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他全力以赴爆發出來的一擊,竟然還不如對方隨手一劍?

    張若塵調動劍八具有的劍意,隨即,手中的沉淵古劍飛出去,化為一道黑色流光,直沖齊曾。

    劍體上,覆蓋有一層劍罡。

    齊曾再次激發出百聖之力,一百尊聖者的虛影,站立在身體四方,所有力量都彙聚到雙手,與沉淵古劍對碰在一起。

    “轟隆。”

    手臂位置的血鎧,竟是碎裂,劍氣將他的雙臂切割得鮮血淋漓,幾乎是廢掉。

    看見沉淵古劍在半空畫出一個弧度,又則轉飛來,齊曾嚇了一跳,身體化為氣態血霧,向山頂的方向逃去。

    “帝子大人,救我。”

    黑色流光緊追在氣態血霧的後面,越來越近,眼看就要將其擊中。

    在這生死關頭,一尊血紅色鼎爐,從山腹中飛出,撞擊在沉淵古劍上,將其打得飛了出去,插入進對面山嶽的山體之中。

    氣態血霧中,齊曾重新凝聚出身形,嘴裡喘著粗氣。

    他看著懸在半空的鼎爐,頓時心中大定。

    那是嘯天帝子的血祭聖爐,不僅是大聖古器,更是一件八耀萬紋聖器。

    一旦啟動血祭聖爐,只需一道光束,就能將那個瘸子轟碎成齏粉。

    隨著血祭聖爐出現,整個天空都變成血紅色,一股極其厚重的氣息,籠罩天地,讓張若塵都感覺到呼吸困難。

    不死血族的修士,跪倒了一大片,都在叩拜:“帝子大人,聖法通天。昆侖諸聖,俯首稱臣。”

    “帝子大人,聖法通天。”

    “昆侖諸聖,俯首稱臣。”

    ……

    “俯首稱臣?齊嘯天以為自己天下無敵了不成?”張若塵收回沉淵古劍,同時將易皇骨杖取出來,提在手中。

    齊嘯天走了出來,站在萬塢山最頂端的地方,身上流動著密密麻麻的聖道規則。

    那氣度,就像一尊蓋世魔神。

    一比特穿著八卦陣袍的佝僂老叟,站在齊嘯天身旁,手中提著一根金屬聖杖,聖杖的頂部,有一隻金色的三頭蝙蝠。

    那只長有三顆頭顱的蝙蝠,竟也有强大的聖威逸散出來,身上有三種不同的能量在流動。

    那個老叟,名叫朱匣,精神力達到五十八階巔峰。

    更加可怕的是,他在陣法之道上面的造詣,比很多聖師都要厲害。

    齊嘯天的目光,鎖定在張若塵的身上,隨即大笑:“好你個瘸子,本帝子還沒有去找你的麻煩,你倒是先打上門來。你的實力倒是真的很强,值得培養。給你一個選擇,要麼做本帝子的血奴,要麼被本帝子煉成聖血,一口喝掉。”

    齊嘯天雖然狂傲,但卻的確給張若塵造成不小的壓力。

    以張若塵現在的修為境界,與他交手,必敗無疑。

    但,張若塵動用空間力量逃走,齊嘯天卻是根本留不住他。

    囙此,張若塵沒有任何懼意,大笑一聲:“齊嘯天,你在天庭界的《地獄十族萬邪錄》上面,危險指數也就五級。比你更危險的强者多不勝數,你有什麼資格,如此張狂?”

    不得不說,《地獄十族萬邪錄》的確是讓齊嘯天頗為氣惱。他好歹也是規則大天地的高手,竟然危險指數才五級,讓他感到很沒有面子。

    別的那些與他同境界的修士,很多危險指數都是六級。

    齊嘯天惱羞成怒,發出最後通牒,道:“給本帝子跪下,否則,死。”

    一個“死”字,形成強橫無比的音波,將山下很多不死血族都震得七孔流血。

    張若塵亦是向後退了五步,以易皇骨杖撐地,才是穩住身形,心中暗道,不愧是規則大天地境界,一道音波都如此可怕。

    張若塵聞到一股淡淡的花香,轉過頭去,便是看見紀梵心的美麗身形。

    “齊嘯天的性命,能換取不少功德值。”

    紀梵心的動作很優雅,從頭上取下一根金簪,捏在手中。頓時,一頭烏黑的長髮,如同瀑布一般散落下來,披散在雪白臉蛋的兩側。

    “嘩——”

    下一刻,一層層聖力光波,從金簪上面浮現出來,爆發出四耀圓滿力量,五耀圓滿力量,六耀圓滿力量……

    當金簪爆發出七耀圓滿力量的時候,整個萬塢山的空氣,都沉重萬倍,猶如化為固態。

    聖王之下的修士,全部都無法動彈。

    齊嘯天勃然色變,能够激發出七耀圓滿力量的修士,絕不是泛泛之輩。

    齊嘯天的雙手托舉起來,掌心飛出兩根血氣光柱,打入進血祭聖爐。

    “唰!”

    紀梵心沒有給齊嘯天引動血祭聖爐的機會,手中的金簪飛了出去。

    金簪如同一隻燃燒著的鳳凰,與空氣對沖形成的聲音,一直傳到數百裡外,聲勢極其浩大,似乎能够將天穹都撕裂而開。

    五百裡外的湖泊,天初仙子的眸中浮現出一道亮光,柔聲道:“原來是她。以她的身份,怎麼會來到洛水?”

    此刻,血祭聖爐的力量,還沒有引動出來,哪裡擋得住爆發出七耀圓滿力量的金簪?

    齊嘯天眼中露出心疼之色,連忙取出一張符籙,將其打出去。

    “嘭。”

    符籙爆碎而開,化為一隻數十米高的青色大鼎,與金簪對撞在一起。

    很顯然,那張符籙是極其珍貴的防禦寶物,擋住了紀梵心的這一擊,使得齊嘯天躲過一劫。

    抓住機會,齊嘯天控制血祭聖爐,向紀梵心和張若塵所在的位置轟擊下去。

    “你們也嘗嘗血祭聖爐的厲害。”

    ……

    明天,微信公眾號上面將會更新《萬古神帝》番外的第一章:

    第一章,陰葬山中鈴鐺聲

    “昨晚子時,夜雨濛濛。一群身穿白衣的女屍,在大明河畔行走,由南而北,消失在陰葬群山之中。”

    “那群女屍,眉心印有月牙血紋,脚上掛著紫螺鈴鐺,身體並不僵硬,在行走時,翩翩起舞,美輪美奐,如天女飛仙。”

    一比特皇族的秘衛,穿著灰色布衣,站在船頭,低聲對坐在船舫上的張若塵禀告。

    聖明中央帝國的太子張若塵,十五六歲的年紀,一身白衣,英姿颯爽,手持一把巴掌大小的小劍,在一塊火紅色的靈玉上面刻弄,十分專注。

    孔蘭攸雙手抱在胸前,輕咬著晶瑩剔透的嘴唇,若有所思的道:“表哥,操控那些女屍的,肯定是趕屍古族的憐月公子。”

    張若塵的精力,集中在,逐漸變成人形的火紅色靈玉上,有些敷衍的道:“你說是,自然就是。”

    那位皇族秘衛,又道:“在那群女屍中,有兩位達到天極境的天之驕女,她們也是去參加此次諸神祭祀大典,卻遭了毒手。”

    “哦?”

    張若塵終於有了一些興趣,抬起頭來,問道:“哪兩位?”

    ……

    …………

    番外故事,相當於是《萬古神帝》的前傳,主要講述張若塵、孔蘭攸、池瑤、慕容葉楓等人年輕時候的一些故事,當然,還有別的一些大人物。

    主要還是因為,小魚一直想要給張若塵和池瑤的感情一個交代,張若塵對池瑤用情至深,其實因為前世的一些經歷。

    當然,前一世張若塵是天資絕頂的太子,和這一世背負有深仇大恨不同,所以,性格上會開朗許多,做事也是任性而為,不會像現在這麼束手束脚。

    番外在微信公眾號上面,不定時更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關注本書的公眾號,在微信上面蒐索“feitianyu5”,或者直接蒐索“飛天魚”。

    明天晚上8點更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