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風成道猛然一驚,立即撐起一層層護體聖光。

    與此同時,三面盾印從他的眉心飛出,直徑皆是三尺,懸浮在身體的三個方位。

    白躍君從地上爬起來,五臟六腑疼痛欲裂,嘴角掛著血痕,手指變得血肉模糊,怨怒的瞪向那個戴著面具的男子。

    “竟敢偷襲老夫,你是在找死嗎?”

    戴著面具的男子,笑了一聲:“偷襲?我可是光明正大的出手,是你自己擋不住而已。”

    白躍君氣得顫抖,吞下一枚療傷聖丹,全身聖氣急速運轉。頓時。纏在他身上的一根根鐵鍊飛了起來,在空中飛舞,發出“轟隆隆”的呼嘯之聲。

    每一根鐵鍊上都有上萬道銘紋浮現出來,有的凝聚出龍影,有的凝聚出鬼影,有的凝聚出刀劍的形態……

    霎時間,霸道的聖勁,充斥在這片天地。

    風成道從那個戴著面具的男子,使用空間挪移,判斷出他的身份,提醒了一句:“小心一些,他就是時空傳人張若塵,能够操控空間。”

    剛剛提醒這麼一句,張若塵和白躍君所在的空間區域,便是出現一道道空間規則,將空間凍結。

    原本猛烈揮舞的鐵鍊,靜止不動的停在半空。

    “轟。”

    張若塵一拳擊在白躍君胸口,他身上的聖袍,猶如紙片一般碎開,身體向內凹陷,千錘百煉的聖軀出現細密的血紋,如同陶瓷一般,像是要碎裂。

    白躍君再次飛了出去,撞入進數十裡外的一座雪山裡面。

    白躍君的積累雄厚,手段繁多,其實就算張若塵動用時間和空間力量,想要勝他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但,白躍君太過輕敵,所以面對張若塵的空間力量,才顯得不堪一擊。

    如今,他已被打成重傷,再也沒有與張若塵一較高下的能力。

    空間力量和時間力量,只有在出其不意的時候施展出來,才能發揮出最大力量。

    若是敵人知道自己的對手是時空掌控者,肯定會萬分提防,甚至準備克制時間和空間的寶物。對張若塵而言,優勢被大大削弱。

    張若塵的兩指捏成劍訣,喚出沉淵古劍。

    “嘩——”

    沉淵古劍化為一道黑色流光,飛了出去,準備抹殺白躍君。

    一塊盾印,旋轉著飛出,撞擊在沉淵古劍的劍身上面,打得劍體偏移方向。

    沉淵古劍擊在雪山的另一側。

    “轟隆隆。”

    雪山崩塌,聲勢浩大。

    張若塵的目光一斜,瞥向風成道。

    風成道收回那塊盾印,臉上嚴肅,道:“張若塵,王山中到底藏著什麼秘密,為何你的進步速度如此之快?”

    風成道一共也就與張若塵交手了三次,每一次,張若塵的實力,都有翻天覆地的變化。最主要的是,中間只隔了不到一個月時間。

    一個月前,他隔空一指,都能將張若塵重創。

    但是現在,張若塵還未對他出手,他就已經感覺到巨大的壓力。

    正是如此,風成道才會猜測,張若塵能有這麼快的進步速度,很有可能與王山深處的覺醒之地有關。

    “王山中的確是藏在天大的秘密,將神石交出來,我便告訴你。”張若塵背著雙手,笑道。

    風成道笑道:“看來你進步得這麼快,很有可能與神石有關。”

    “嘭”的一聲,白躍君從雪山中沖出,披頭散髮,臉色冷獰,發出刺耳的嘶吼。

    慕容月嘴裡發出一道沉悶的聲音,單膝跪在地上,俏麗的臉,時而變得漆黑,時而變得蒼白,嬌軀在輕輕顫抖。

    侵入她體內的黑色氣霧,正在血脈、經脈、聖脈中肆掠。

    “太好了,天賜良機。”

    風成道暗喜,連忙道:“你再不救她,恐怕陰絕魔氣就會侵入她的聖魂,到時候,她不是變成一尊失去理智的女魔頭,就是變成一灘黑血。”

    若是張若塵救人,憑他和白躍君的實力,必定能够置張若塵於死地。

    張若塵沒有任何猶豫,手掌按到慕容月右肩下方的傷口位置,將侵入她體內的黑色氣霧,源源不斷吸入進自己體內。

    “殿下……不要……這魔氣相當厲害……我修煉《天魔石刻》上面的魔功,也無法將其煉化……”慕容月擔心張若塵中計,勸阻張若塵不要救她。

    “別說話,區區陰絕魔氣,還奈何不了我。”

    張若塵很平靜的一句話,聽在慕容月的耳中,卻像是一道聖旨,有一種不可違逆的意志在裡面。

    “張若塵,你自己作死,怪不得別人。”

    風成道豈會放過這個難得機會,調動大量聖道規則,彙聚到指尖,一指點了出去,默念一句:“光晝明指。”

    光晝明指,為幽神殿中階聖術之中排名第一的指法,以風成道的修為施展出來,隔著萬裏虛空,都能擊殺聖王。

    此刻,張若塵與風成道,只是相距數裏。

    白晝明指爆出來的威勢,如同太陽墜落,向他撞擊而來。

    張若塵一隻手按在慕容月的右肩下方,另一隻手,結成掌印,浮現出十三條龍魂虛影,一掌拍擊出去。

    十三條龍魂虛影扭纏在一起,化為一條巨龍。

    隨著真理規則融入其中,巨龍爆發出六倍攻擊力量,與汹湧而來的指勁碰撞在一起。

    兩股力量,同時湮滅。

    “怎麼可能?”風成道瞪大雙眼。

    要知道,風成道可不是一般的九步聖王,修為相當接近規則大天地。剛才那一指,他已經全力以赴,怎麼可能會被一個小輩擋下來?

    另一頭,邪成子操控兩具擁有九步聖王實力的戰屍,攔住了白躍君,將其死死壓制。

    張若塵收回按在慕容月右肩下方的手掌,深深吸了一口氣。

    黑色氣霧在他體內流動了起來,片刻後,與他的身體融為一體。擁有五行混沌體的張若塵,可以接納一切力量,所謂的陰絕魔氣,根本影響不了他。

    風成道的臉色變得有些難堪,連忙向白躍君傳音:“情况有些不妙,先退走。”

    “區區一個張若塵而已,看把你嚇成了什麼樣子?要逃,你自己逃。剛才老夫只是太過輕敵,才會受傷,真正交手,老夫一隻手也能將其鎮壓。”白躍進道。

    風成道覺得白躍君是被怒火沖昏了頭,放任他繼續和張若塵鬥法,後果不堪設想。

    逼不得已,風成道刻出一道傳訊光符,傳訊給幽神殿在東域聖城的一比特大人物。那位大人物的修為,達到規則大天地。

    若是他能及時趕到,張若塵今日插翅也難逃。

    但是,風成道的傳訊光符剛剛打出去,就被張若塵動用空間搬運的手段收走。

    “看來幽神殿在東域聖城,還有高手。”

    張若塵看了傳訊光符上面的內容,頓時明白風成道是要傳訊給誰,原來是幽神殿六絕之一的“來往人”。

    像來往人那樣的强者,竟然出現在東域聖城,顯得格外不正常,張若塵的眉頭深深一皺。

    風成道心中的危機感更濃,不再理會白躍君,施展出遁法,獨自一人向天外逃遁。

    九步聖王若是要走,一般來說,是很難將其留下。就算是道域境界的强者,都無法做到必殺。

    所以,風成道有絕對信心脫身。

    “張若塵居然親自趕來東域聖城,還修為大進,有與九步聖王一較高下的實力。必須立即通知來往人和去行者兩位師叔,只有他們其中一人出手,才有十足把握鎮壓張若塵。”

    突然,風成道的心臟,猛的一緊。

    一股浩蕩絕倫的至尊之力,落在他的身上,鎮壓得他全身聖氣無法運轉,筆直向地面墜落。

    風成道落地後,抬頭望去。

    只見,一座青色寶塔,從天而降,攜帶者無邊的青色氣流,轟擊在了他的身上。那是風成道最後看到的一幕。

    “轟隆隆。”

    大地猛震,半個雪劫大陸,似乎都在晃動。

    張若塵收回青天浮屠塔,地面上,僅剩下一堆血泥。

    不僅僅只是風成道的聖軀,就連他身上的各種聖器,也都化為碎片,根本擋不住至尊聖器的一擊。

    白躍君被青天浮屠塔爆發出來的力量驚住,隨後化為一道白光,向遠處逃遁。

    太嚇人了!

    張若塵竟然攜帶有一件至尊聖器,這還怎麼戰?

    張若塵動用空間挪移,追上白躍君,攔住他的去路,手掌心托著青天浮屠塔,冷冰冰的道:“臣服,或者死。”

    “小子,想要老夫臣服,你是在做夢。”

    白躍君嘴裡吐出一口聖血,噴在手中的銀缽上,頓時,缽上浮現出一圈圈聖力光波,爆發出越來越强大的聖道威勢。

    銀缽向張若塵飛了過去,所過之處,大地塌陷,天地規則猛烈震動。

    與此同時,白躍君施展出聖術“玄冰雪鳳”,化為一隻數千丈長的冰雪鳳凰,雙翼一扇,便是逃遁到了百里之外。

    張若塵輕輕搖頭,再次引動青天浮屠塔的力量。

    “嘭。”

    青天浮屠塔撞碎銀缽,追上那只正在逃遁的玄冰雪鳳,將其轟碎成了一片血霧。

    只是這麼一擊,一比特底蘊深厚的九步聖王,立即隕落,化為齏粉。

    張若塵收走了風成道和白躍君的聖源,又在他們的隕落之地仔細尋找,沒有找到神石,心中不禁相當失望。

    剛才的大戰,驚動了整個東域聖城。

    特別是至尊聖器爆發出來的威勢,萬裏之外都能感應到,根本無法隱藏。可想而知,必定是有很多强者,正急速向此地趕來。

    正是知道這一點,張若塵帶著慕容月和邪成子,立即遁走。

    暫時,張若塵還不想讓人知曉,他來了東域聖城。

    ……

    (萬古神帝的微信公眾號已經開頭,歡迎各位書友關注留言。微信公眾號:feitianyu5,或者直接在微信蒐索“飛天魚”,添加關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