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道域境界强者臨死時候的爆發力,還真是可怕,連至尊聖器都鎮壓不住。”

    想想剛才,與解滄海一戰,張若塵就有些後怕。

    若非血發男子和陳羽化先後兩次重創解滄海,張若塵就算掌握著至尊聖器,也得避其鋒芒。

    不過,終究是將解滄海殺死,除掉了這個大敵。

    張若塵盯向陳羽化,走了過去。

    陳羽化渾身暮氣沉沉,再也沒有絕代聖王該有的威勢,亦沒有當年威震東域、橫掃八方的殺伐霸氣。

    只是一個輝煌落幕的瀕死老人。

    “張若塵……就知道,你一定會……回昆侖……”

    陳羽化有氣無力,乾癟的臉上,浮現出一道笑意。

    張若塵道:“王爺竟然認出了我。”

    在說出這話的時候,張若塵的身形、容貌、氣質迅速變化,變成原本的模樣。經過這些年的磨礪,張若塵早已不再像以前那麼清秀,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一股淩厲的氣勢。

    “能够同時掌握青天浮屠塔和空間力量的修士,除了你……還能有誰?你能來……很好……很好……若是你成為東域聖城之主,老夫……就算是死……也能瞑目……咳咳……”

    “東域聖城之主?”

    張若塵搖頭,道:“王爺恐怕是誤會了晚輩的來意,晚輩並非昆侖界的修士,來這裡,只是想要取解滄海身上的一樣東西。”

    “你來這裡的目的……不重要……你是不是昆侖界的修……修士,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東域聖城和東域……咳咳……都需要你……也只有你,才能做下一任東域之主……”?陳羽化的嘴裡,吐出一口火焰。

    火焰中,有一枚火焰形狀的令印。

    “這是薪火令,從上古傳下來……是東域之主身份的象徵。憑藉此令,你可以號令東域各大宗門和家族。”

    陳羽化遞過薪火令,顫巍巍的舉在半空。

    張若塵沒有去接。

    東域之主的身份,的確顯赫,但,也意味著沉重的責任。

    陳羽化繼續道:“你要記住……薪火令……是開啟薪火塔的鑰匙。只要……只要掌握了薪火塔,就能控制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從而控制整個東域。”

    “薪火塔。”

    張若塵跟著念了一句,抬起頭,盯向靈山中的那座三百三十三層高的巍峨古塔,應該就是它。

    “前輩將東域之主的位置,傳給外界修士,就不怕女皇遷怒陳家?”張若塵道。

    陳羽化苦笑,道:“若是不將薪火令傳給你,今晚便是陳家的滅族之日。况……况且……當今昆侖……除了你……還有誰能擔此重任……還有誰的脊樑能够撐起東域這片天?”

    “張若塵,接下薪火令……救一救陳家……救一救東域……老夫……感激不盡……”

    說出這話,陳羽化已經帶有幾分哀求的語氣。

    他怕。

    他怕張若塵會拒絕。

    做張若塵,顯然比做東域之主要輕鬆,做為一個被逼得逃出昆侖界的修士,實在是沒必要去背負這一切。

    “轟隆。”

    大地劇烈一顫,夜空中,升起一道道明亮的光柱。

    薪火塔出現感應,最底部的三層塔亮了起來,湧出一道道蛛網般的光絲,沖射向四面八方,啟動了天空和地底的上古銘紋。

    “發生了什麼事?”張若塵臉色一變。

    陳羽化道:“動手了……他們動手了……張若塵接下薪火令……只有你可以封锁他們……東域聖城若是淪陷,東域的修士和百姓,都將被奴隸,被羞辱,被殺死……老夫求你了!”

    ……

    …………

    天絕島。

    “轟隆”一聲巨響,天絕閣被强大的聖道力量震碎,化為廢墟,木屑和石塊滿天飛。

    神崖先生脚踩一座白色陣盤,飛到半空,眼神極其憤怒。

    在他身後,站著一群聖王境强者,包括來往人、去行者、大曦王、花藏影。

    神崖先生抬起頭,雙瞳浮現出聖芒,識破佈置在天絕島的陣法,冷哼一聲:“彌天大陣!你們居然能够佈置出彌天大陣蒙蔽老夫的感知,厲害,厲害,天道島中,應該有一比特相當厲害的陣法聖師吧?”

    薑雲沖與一群錦衣修士,從廢墟中走出,出現到神崖先生的對面。

    在薑雲沖的身旁,站著一道倩麗的身影,青色長裙,容顏清秀,撐著一把傘,舉在他的頭頂。

    她只是一道半透明的影子,像是鬼魂,又像是幻影。

    神崖先生猜到的陣法聖師,就是她——姻若。

    薑雲沖笑道:“瞞住一比特陣法地師這麼久,姻若,你的陣法造詣,又有進步,看來要不了多久,也能達到地師的境界。”

    那道靚麗的魂影,微微淺笑,笑容極美,如同春風拂面一般。

    來往人低聲道:“先生,時間已經耽擱。現在怎麼辦?今晚的行動,還要不要繼續?”

    神崖先生眼神鋒銳,道:“已經佈置了那麼久,不可能因為一點小意外就取消行動。按原計畫行事,這裡交給老夫就行。”

    來往人、去行者等人,化為一道道聖光,向天絕島外沖去。

    姻若伸出一隻半透明的手,向上一抬,輕念道:“陣起。”

    無數光點,從她手心飛出。

    天絕島上的陣法被啟動,天空烏雲密佈,雷電交織,一道道攻擊力量落下,阻擋住來往人和去行者等人。

    “在一比特陣法地師面前,使用陣法,真是不自量力。”

    神崖先生的食指,向西南方的一處陣法結點點了過去,頓時天空傳來一聲爆響。

    包裹天絕島的彌天大陣,崩碎了一角。

    在陣法崩碎的地方,烏雲退散,化為一個巨大的窟窿,有月光從窟窿中照射下來。

    來往人、去行者、大曦王……紛紛飛出窟窿,向東域聖城的各個方向飛去。

    與此同時,負責攻打八十一座東域聖王府的修士,紛紛出手,發起雷霆一般的攻勢。整個東域聖城,陷入進戰火之中。

    薑雲沖的雙手托舉起來,天地聖氣急速彙聚過去,凝聚成一隻長達十數裏的异鳥。异鳥扇動雙翼,沖出天絕島,前去追殺大曦王等人。

    “給我滅。”

    神崖先生衣袖一揮,一道直徑百丈的陣印飛出去,擊在那只异鳥身上,將其打得四分五裂。

    緊接著,神崖先生手指點出,擊向薑雲沖。

    這一指,形成十二層陣法圓圈,一層接著一層,鎖定薑雲沖,將他的退路完全封死。

    換一句話說,接不住這十二層陣法圓圈,薑雲沖就得死。

    “只是點出一指,竟是引動氣流,形成十二座連環陣法,地師的手段,未免也太可怕。”

    薑雲沖那張俊秀的臉上,毫無懼色,雙手一抱,大量聖道規則湧出來,在身前凝成一隻白色寶輪,向十二層陣法圓圈轟擊過去。

    “嘭嘭。”

    一連串爆響,白色寶輪擊碎十層陣法圓圈。

    但,最後兩層陣法圈養,落在薑雲沖身上,將他和姻若打得飛出去,退到百丈之外。

    姻若的陣法造詣很高,借用天絕島上的殘陣,將兩層陣法圓圈擋了下來。

    “閣主。”

    那群錦衣修士,紛紛喚出聖器,擋到薑雲沖身前。

    “你們立即去封锁他們攻打東域聖王府,這裡交給本閣主。”薑雲沖雖然看起來只是一個少年,但,身上卻有帝皇一般的氣度。

    他的命令,無人敢違逆。

    那些錦衣修士紛紛退走,飛出天絕島。

    神崖先生向那些錦衣修士瞥了一眼,露出一道輕蔑的眼神,手指向天空一點。頓時,天穹出現一個巨大的陣印,籠罩方圓百里的天空。

    陣印中,浮現出一道道龍蛇戰影,飛了出去,撞擊在那些錦衣修士的身上。

    “噗嗤。”

    慘叫聲不斷響起。

    只是一個呼吸的時間,那些修為强大的錦衣修士,便被殺死一半。

    “你是在找死。”

    薑雲沖的瞳孔中,燃燒起熊熊烈焰,大喝一聲:“六合法門,橫掃天地。”

    薑雲沖的六個方位,出現六座百丈高的光門,大量聖道規則和天地聖氣,都向光門彙聚過去。

    以天絕島為中心,方圓數千裏變得一片黑暗,只有六扇光門散發出璀璨的光華。

    神崖先生的臉色一凝,覺得薑雲沖施展的聖術似曾相識,但是一時間,又記不起在什麼地方看到過關於這種聖術的記載。

    在他印象中,這是一種高階聖術,威力相當可怕。

    聖者,修煉低階聖術。

    聖王,修煉中階聖術。

    只有大聖,才能修煉成功高階聖術。當然也有例外,聖王中超凡脫俗的鬼才人物,也能將高階聖術修煉到大成。

    “薑雲沖,你到底是哪一界的修士,為何封锁老夫掌控東域聖城?”神崖先生惱羞成怒,冷喝一聲。

    薑雲沖道:“天堂界派系想要掌控東域聖城,侵犯了很多勢力的利益。你不妨猜一猜,我到底來自哪一方?”

    “六合,道字門。”

    不給神崖先生思考的時間,薑雲沖將其中一道光門打出,擊了過去。

    高階聖術,即便是陣法地師,也不敢小覷。

    神崖先生打出九根黑色陣旗,結成一座戰陣。

    戰陣旋轉著飛出去,與光門對碰在一起。兩股力量形成對沖氣勁,轟隆一聲,天絕島被震碎。

    島上,不知有多少修士,在一瞬間化為齏粉。

    在薑雲沖和神崖先生,這種級別的高手面前,普通聖境修士的性命相當脆弱,如紙人一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