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陣法地師,在大聖之下,可謂是無敵的存在。

    半路殺出一個慕容葉楓,並沒有讓神崖先生亂了陣腳,只是覺得,又要在這裡多耽擱一些時間。

    神崖先生輕哼一聲:“昆侖界不怕死的人,還真多。你不知道,遇到一比特陣法地師,應該躲遠一些嗎?”

    慕容葉楓鎧甲上的戰袍,在風中,獵獵作響,道:“今日之後,你將明白一個道理,遇見了我,應該躲遠些的人是你。”

    大聖之下,還是第一個修士,敢以這樣的口吻對他說話。神崖先生怒極反笑:“昆侖界沒有陣法地師,所以,你不知道一比特陣法地師的厲害,理解,理解。今日,老夫便讓你知道,自己是多麼無知。”

    “七星葬月。”

    神崖先生的雙手,結出複雜的指印。

    頓時,七顆璀璨的星辰,從他的眉心飛出,懸浮到了海面。

    星辰的體積,至少也有宮殿那麼巨大。最大一顆,如同懸浮在半空的隕星,散發出令人窒息的厚重氣息。

    七顆星辰的體積,實際上,並沒有完全展現出來。

    它們的本體,每一顆都不比東域聖城小。

    “神力……七顆星辰都散發出了神力,它們是……”

    慕容葉楓的眼神凝重,感知到周圍的空間,變得沉重如鐵。

    以他的修為境界,都像是陷入沼澤裡面,舉手抬足變得异常困難,他身下的火獅巨獸焦躁不安,感知到前所未有的危險氣息。

    神崖先生長笑:“這七顆星辰,都是神座星球,是老夫花費高價,從各個聖市購買而來。以七顆神座星球為陣基,燒錄下九品陣法的陣法銘紋,使它們連成了一個整體。”

    “七星結合在一起,爆發出來的力量,就算比不上真神那映照宇宙的神座,但是在大聖之下,足以橫掃一切。”

    “再多的高手前來,也是土雞瓦狗,可以輕鬆碾壓。”

    一比特陣法地師,有些時候能够左右一場功德戰的勝負,此話,並非是吹噓。

    激發出七顆神座星球的神崖先生,在普通修士看來,與神沒有什麼兩樣。

    有所不同的是,神的神座星球,能够映照宇宙星海。而他的七顆神座星球,只能照耀數萬裏之地。

    這個時候,就算數以千計的聖王,去攻擊他,估計也討不到什麼好處。

    “未必。”

    慕容葉楓體內的聖氣,化為一條洪流,沖向天穹,撞入進雲層。

    “轟隆。”

    雲朵燃燒起來,變成赤紅色。

    火雲的中心,一股至尊之力爆發出來,氣息蔓延整個東域聖城。緩緩的,火雲中飛出一隻九脚古鼎,體積龐大,震動天地雲霄。

    鼎身上,浮現出九只鳳凰圖案,栩栩如生,宛如是九只太古神鳳被封在裡面,要從鼎中沖出。

    東域聖城中有很多修士,都看到那只九脚古鼎,傳出一道道驚呼聲。

    “九鳳鼎……是九鳳鼎,沒想到這件至尊聖器,竟是再次出現在東域聖城,到底是黑市的哪一位强者駕臨?”

    “能够將九鳳鼎催動到如此程度的人物,整個黑市找不出來五個。”

    ……

    九鳳鼎是八百年前九帝之一“邪帝”的戰兵,池瑤擊殺邪帝後,將九鳳鼎封印在東域聖院的聖山內部,後來被九幽劍聖、幻聖、黑市一品堂堂主等人謀劃取走,帶回了黑市。

    慕容葉楓十分清楚,東域聖城的局勢複雜,囙此,在來之前,借了九鳳鼎。

    慕容葉楓的修為本就極其強橫,戰力無雙,能够與大聖短暫過招,有至尊聖器的輔助,更是如虎添翼,絲毫不懼神崖先生。

    薑雲沖出現到神崖先生身後,長髮飛揚,雙手托舉起六座城池。

    六座城池由聖鐵鑄煉而成,每一座城池中都盤坐著一尊大聖聖屍,為城池提供源源不斷的能量。六座城池與他的六合法門結合在一起,圍繞他緩緩旋轉。

    “神崖先生,今日就讓你明白,來到昆侖界之後,即便是地師也要低調一些,否則就是死路一條。”薑雲沖咬緊牙齒,將六座城池打出,向神崖先生攻伐過去。

    與此同時,慕容葉楓將九鳳鼎催動到極致,鼎身向下轟擊,九只火焰鳳凰從鼎中沖出,發出響徹萬裏的鳴叫。

    “轟隆。”

    遭到慕容葉楓和薑雲沖兩大高手的攻擊,即便是神崖先生,也都不得不認真起來,臉色嚴肅到極點,操控七顆神座星球,與他們對攻。

    戰鬥波動無比強橫,打得整個東域聖城都在顫動。

    ……

    …………

    薪火塔高三百三十三層,在塔的中心,有一口天井,從塔底一直通到塔頂。

    天井中,燃燒著薪火。

    薪火燃燒得越旺,也就代表,上古銘紋被激發的越多。

    此刻,張若塵使用鎮紋珠,將薪火死死的壓制在第一層塔之下。

    做為五十八階的精神力聖王,張若塵的天眼,可以看到數千裡外,薑雲沖、慕容葉楓、神崖先生在激烈對戰,

    “神崖先生的實力太可怕,必須要壓制住薪火,不能讓他調動上古銘紋為己用。”

    “嘩——”

    張若塵感知到,身後出現微弱的聖道波動,在快速接近他。

    對方攜帶濃濃的殺意,刺出一道劍光,擊向張若塵的背心。霎時間,塔中劍氣縱橫,響起“嘩啦啦”的劍聲。

    張若塵本是想要喚出沉淵古劍,將前來之人擊殺,但是認出那人的身份後,又止住了念頭。

    “嘭。”

    聖劍的劍尖,擊在張若塵背心。

    張若塵站在原地紋絲不動,身上的鎧甲,將所有力量都擋住。

    鎧甲形成一股强大的反震力道,將那道美麗的人影,震得倒飛出去。

    那道美麗人影,穿著宮裝,看起來二十八九歲,有著一頭寶藍色的長髮,臉上帶著冷傲之色。

    當她看到張若塵的側臉,頓時微微一怔,道:“張若塵?”

    張若塵的臉上,浮現出一抹苦笑,轉過身去,眼神很是複雜,道:“晚輩見過琉璃聖者。”

    宮裝麗人正是陳家新一代的聖者,陳琉璃。

    當然,她還有另一個身份,千水郡國的王妃,黃煙塵的母親。

    再次見到張若塵,陳琉璃的心中百味陳雜,有很多話想要說,卻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曾經,眼前這個年輕男子,可是讓她最為欣賞、最為驕傲的女婿。

    如今,物是人非,只剩下辨不清的恩恩怨怨。

    陳琉璃道:“老祖宗是死你在你的手中?你是回來報仇的嗎?”

    “報仇?報什麼仇?”

    張若塵道:“琉璃聖者莫非認為,當年令女刺我的那一劍,我要滅了整個陳家才能洩恨?我自認為,還算恩怨分明,沒那麼狠。”

    “不是……張若塵,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老祖宗又是死在誰的手中?”陳琉璃問道。

    張若塵倒也沒有怪陳琉璃,畢竟,陳羽化的屍體,就躺在外面,任何修士看見他出現在薪火塔中,恐怕都會將他當成兇手。

    張若塵道:“如果我說,陳羽化前輩不是死在我的手中,不知琉璃聖者信不信?”

    “信。”陳琉璃道。

    張若塵眼中露出一道詫異的神色。

    陳琉璃道:“煙塵不會看錯人,我信她。”

    “不要在我面前提她,我們早就已經是陌路之人,恩已斷,情已絕。”張若塵移開目光,盯向塔外。

    沒有人能够理解他心中的痛,聽到黃煙塵的名字,都像是一根尖刺,在紮他的心。

    想要放下,談何容易?

    久久之後,張若塵才是問道:“前輩是來這裡求救的吧?”

    “嗯。”

    陳琉璃點頭。

    隨即她的眼中,浮現出絕望的神色。

    東域聖王府的主城,遭到大批异界聖境修士攻擊,危在旦夕。

    陳琉璃是拼得九死一生,才殺出重圍,趕來此地,想要請陳羽化催動薪火塔,利用上古銘紋誅殺來犯之敵。

    陳羽化是陳家的第一高手,也是陳家最後的希望。

    在看到陳羽化屍體的那一刻,陳琉璃的心就已經沉入穀底,知道陳家徹底完了,再也沒有任何希望。

    張若塵取出薪火令,托在手中,道:“羽化前輩在臨死之前,將薪火令傳給了我,讓我做東域之王。”

    陳琉璃那雙絕望的眼睛,浮現出一道亮光,道:“趕緊使用薪火令,催動薪火塔,調動上古銘紋,鎮壓東域聖城的動亂。”

    張若塵搖了搖頭,道:“精神力必須達到五十九階,才能催動薪火塔。”

    整個昆侖界,精神力强度達到五十九階的修士,十根手指都數得過來。

    在這個節骨眼上,上哪裡去找他們?

    “看來是天要亡陳家,是天要亡東域。”陳琉璃苦笑,眼中浮現出一層水霧,終於感受到有心無力的滋味。

    此刻,陳家子弟正被敵人無情的屠戮,而她卻什麼都無法改變。

    張若塵道:“既然我現在是東域之王,也就絕不允許有人在我的地盤上放肆,我隨你去東域聖王府的主城。”

    “你?”陳琉璃道。

    張若塵笑道:“怎麼?前輩懷疑我的實力?”

    陳琉璃的眼神,變得柔和了幾分,語重心長的道:“不要去送死,趁著他們還沒有掌控周天大陣和上古銘紋,趕緊逃離東域聖城。”

    說完這話,陳琉璃眼神絕然的向塔外走去。

    張若塵凝視著她的背影,不得不說,只看背影,陳琉璃與黃煙塵實在太像。他問道:“前輩為何不逃?”

    “東域聖王府是我的家,我要與它共存亡。”

    陳琉璃沒有回頭。

    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她似乎一點都不畏懼。

    “有這麼一群心境堅定的修士,昆侖界終究會有再次崛起的一天。”張若塵道。

    下一刻,陳琉璃退回薪火塔,露出焦急的神色,道:“他們來了,張若塵趕緊逃。”

    “來了……來了嗎?”

    張若塵鎮定自若,向塔外望去。

    只見,陰氣森森的鬼霧,從夜幕中湧來,沖入靈山,很快就將薪火塔包圍。鬼霧圍繞薪火塔旋轉,霧中傳出成千上萬道鬼魂的嚎叫聲,讓人感到毛骨悚然。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