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水星葫蘆飄在遼闊無邊的水面,張若塵盤坐在葫蘆上,正使用天眼觀察四周,尋找進入洛水深處的路線。

    呆子蘇醒過來,看到身旁的張若塵,眼中露出喜色,冒出一句:“張若塵,你怎麼來了洛水?”

    張若塵閉上天眼,道:“你不是應該好奇,自己為什麼還活著?”

    “那有什麼好奇?肯定是被你給救了,多謝,嘿嘿。”

    呆子憨笑,站起身來,一副沒心沒肺的模樣。

    張若塵問道:“你是被誰給擊傷?”

    呆子收起笑容,回憶起來,眼神逐漸變得銳利,道:“修羅族的血蜂修羅王。”

    張若塵取出《地獄十族萬邪錄》快速翻閱,找到“血蜂修羅王”的名字。

    此人的危險程度,竟是達到七級。

    “兩百年前,血蜂修羅王從業螺界,飛升至修羅星柱界,沒有任何勢力背景,經歷大小血戰不下千場,千戰而不死,修為達到九步聖王境界。”

    “血蜂修羅王最可怕的手段,乃是飼養有一群血皇蜂,大聖之下,無人不懼。”

    張若塵將《地獄十族萬邪錄》合上,自然自語的道:“齊嘯天的修為,達到規則大天地的巔峰,危險程度都只是五級。血蜂修羅王的危險指數,竟然達到了七級。此人得强到了何等程度?”

    真妙小道人頗為不屑,道:“他最厲害的手段,不過是飼養了一群血皇蜂,貧道吐出一口火焰,就能給它們燒得乾乾淨淨。”

    呆子連忙道:“可別小瞧了他的血皇蜂,簡直就像玄鐵鑄煉的身軀,一般的火焰,根本奈何不了它們。我就是被數百只血皇蜂圍攻,才會受了重傷。”

    張若塵皺眉,道:“難道血蜂修羅王沒有親自出手?”

    “他若是親自出手,我哪裡能活到現在?”呆子道。

    呆子的戰力遠超齊嘯天,竟然還鬥不過數百只血皇蜂?

    “血皇蜂比三足食屍蟲還厲害?”張若塵道。

    呆子想了想,道:“無論是血皇蜂,還是三足食屍蟲,都是需要不斷成長,才會變得强大。當然,真正比較起來,還是三足食屍蟲要厲害一些。”

    “血皇蜂只能吸收血液成長,三足食屍蟲卻是什麼都吃,啃噬能力相當可怕。”

    “不過,傳說中,血皇蜂若是吸收了足够多的神血,再加上一些特殊的機緣,有可能鑄煉出不朽聖軀,成長到堪比大聖的層次。那個時候的血皇蜂,才是真正的血皇蜂。”

    “當然,想要達到那一步太難太難,只存在於傳說之中。”

    張若塵問答:“圍攻你的那幾百只血皇蜂,達到了什麼級別?”

    “一隻血皇蜂,就有置一步聖王於死地的力量。”

    呆子心有餘悸,頓了頓,又道:“血皇蜂最可怕的是,它的尾針。尾針沒有毒,但是穿透力極强。”

    “若是,它們以性命為代價,刺出尾針,即便是萬紋聖器級的鎧甲,都會被擊穿。”

    說道此處,呆子連忙問道:“張若塵,你有沒有聖甲,送我一套,最好品級在五耀萬紋聖器以上。這一次,遇到血皇蜂,就是因為沒有一件像樣的聖甲,所以,我才吃了大虧。”

    真妙小道人道:“你倒是一點都不会。”

    “都是自己人,客氣幹嘛?”呆子反問道。

    真妙小道人道:“我們和你很熟嗎?剛才,我們還救了你,你是不是應該先報恩?”

    呆子一愣,望向張若塵,道:“在東域聖城,我也出手幫了你,咋們禮尚往來,難道不是已經很熟了嗎?”

    張若塵微微一笑,取出一具五耀萬紋聖器級別的聖甲,遞給呆子,道:“一具聖甲而已,送得起。”

    呆子頓時露出笑容,接過聖甲,將其穿在身上,讚歎道:“不錯,不錯,還是張若塵豪爽。就憑咋們的交情,張若塵,你若是要追求我們家天女殿下,我可以幫你。”

    張若塵收起笑容,道:“呆子兄弟,你恐怕是誤會了!”

    “無所謂,我就隨口這麼一說,你也別太當真。”

    隨即,呆子自言自語起來:“想要追求天女殿下的英傑多不勝數,很多都來走我的門路,送給我各種珍貴的寶物,希望我能給他們指一條明路。但是,我從來沒有收過。老實說,我還是第一次,主動想要幫一個人追求天女殿下。你知道這是為什麼嗎?”

    “為什麼?”張若塵問道。

    呆子笑道:“那是因為我看出,天女殿下對你似乎有那麼點意思。而且,你這人人品不錯,我看著順眼。”

    片刻後,呆子的笑容一收,道:“血蜂修羅王來到洛水的目的,必定是天女殿下,我們得立即趕回九曲天星。”

    “血蜂修羅王的目標是天初仙子?”張若塵道。

    “多半是。”

    呆子道:“我們天初文明,與修羅星柱界相鄰,只是隔著一片狹窄的星空,所以經常交戰,雙方有很深的仇恨。”

    “血蜂修羅王若是能够擒拿天女殿下,或者是殺死天女殿下,就是奇功一件,必定能够得到巨額賞賜,和大量封地。”

    “對於沒有背景和根基的血蜂修羅王來說,賞賜和封地,太重要了!”

    “這個呆子,一點都不呆,頭腦比誰都清醒。”張若塵暗道。

    呆子在洛水,進進出出了不知多少次,知道數條安全路線。

    由他帶路,很快就穿過危險地帶,進入洛水深處。

    其實,先前張若塵自己找的路,就是一條正確的路線。

    只需再走半個時辰,就能穿行過去。

    九曲天星,是飄浮在洛水水面的一顆巨大星球,直徑長達萬裏,通體雪白,宛如一塊龐大無比的玉石。

    陽光照射在九曲天星上,會反射出玉質光澤。

    九曲天星不僅蘊含濃厚的天地聖氣,還散發出一股强大神威,就算張若塵站在數萬裡外,都能感受到一股若有若無的威壓。

    隨著距離九曲天星越來越近,張若塵看見,星球露在水面的部分,竟是流淌著九條神河。

    九條神河,九曲九繞,一條比一條的地勢更高。

    若是,將九曲天星當做一座山,九條神河就像是九條瀑布,從山頂位置流淌下來。

    “一顆星球,怎麼會懸浮在水裏?一定是一顆了不得的寶星,一定是。”

    真妙小道人欣喜若狂,取出紫金八卦鏡,準備將九曲天星搶走。

    “九曲天星,是天初文明一比特神靈留下的遺寶,天初文明有很多修士都駐紮在星球上,參悟神靈祖師的無上道法。道長,冷靜。”呆子攔住了真妙,很是嚴肅的說道。

    張若塵遠遠望著那九條神河,氣海中,出現了一絲悸動。

    一道魂影,在氣海中自動凝聚出來,緩緩的打出洛水拳法。

    那道魂影,是張若塵的一道意識。

    只不過,此刻張若塵很難控制那道意識。

    “有點意思,九曲天星絕對是一處悟道聖地。洛虛和洛水寒的機緣,會不會就是來自這裡?”張若塵暗道。

    呆子皺著濃眉,思考了半晌,道:“我們不能這麼大搖大擺的登入星球,萬一血蜂修羅王,已經攻陷九曲天星。我們豈不是自投羅網?”

    很顯然,呆子相當忌憚血蜂修羅王。

    要知道,血蜂修羅王掌握著大量聖王級別的血皇蜂,一個人掌握的聖王數量,堪比一座大世界。如此人物,一旦修煉成神,必定是要威震一個時代。可以開疆辟土,成為一界之主。

    對上這種級別的大魔頭,誰人不懼?

    呆子道:“我知道一座空間蟲洞,可以直接通往九曲天星。”

    半個時辰後,張若塵、呆子、真妙小道人通過空間蟲洞,神不知鬼不覺的到達九曲天星的星球表面。

    所幸的是,九曲天星並沒有爆發大動亂,似乎血蜂修羅王還沒有趕到此處。

    “太好了,看來我們是提前趕了回來,現在就去禀告天女殿下。”呆子大喜,笑得就跟一尊彌勒佛一樣。

    “對了,張若塵,你到底為什麼來洛水?”呆子再次問道。

    張若塵陷入沉默,半晌後,道:“我想見天初仙子一面,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要告訴他。”

    “哈哈!”

    呆子笑了起來:“還說不想追求天女殿下,這下暴露了吧?你要去,我肯定帶你去,天女殿下就在第三條神河之畔參悟道法。”

    九曲天星果然是有不少天初文明的修士,在趕去第三條神河的路上,張若塵就看見了十多比特。

    他們都在神河中修煉。

    第三條神河,長達千里,足有數百丈寬,水流湍急,水氣升騰起來,形成紫、白、青三種色彩的光霧。

    呆子讓張若塵在原地等待,他先去禀告天初仙子。

    站在神河畔,張若塵觀望著滾滾流淌的水流,每一朵浪花,都像是一種道法;每一條水紋,都像是一道規則。

    他的氣海中,再次凝聚出一道魂影,打出洛水拳法。

    接著是第二道魂影,第三道魂影……

    不知不覺,張若塵走入進神河,脚踩波面,閉著雙目,相當陶醉的模樣,竟是也打出洛水拳法,進入一種忘我的境界。

    直到一道嬌喝聲,打斷了他。

    “你是何人,是怎麼進入九曲天星?”

    張若塵被驚醒,臉上露出失望的神色。

    剛才,雖然只是在打拳,但是通天河中的聖道規則,卻是飛速新增,比參悟規則帝器的速度還要快。

    那是在一邊打拳,一邊悟道。

    悟道的速度,超過別的地方不知多少倍。

    張若塵輕輕搖頭,目光向下遊望去,看見水中有一道婉約動人的青色身影。她極其美麗動人,肌膚雪白無瑕,明眸皓齒,青絲如同瀑布,整個人充滿了靈氣。

    張若塵認得她,在封神臺見過。

    她是天初仙子的弟子,李妙含,曾經幾乎是能够與風岩、亡虛、千星天女等人齊名,在《聖者功德榜》上排名第十九比特,天資極高。

    論修煉天賦,絕對是諸天萬界修士中的頂尖層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