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血蜂修羅王尚在數十丈外,便有厚重的氣浪,撲面而來,衝擊在張若塵身上。

    每一層氣浪,都堪比一比特九步聖王全力一擊。

    張若塵的臉色一變,體內釋放出淨滅神火,抵禦一重重衝擊過來的氣浪,大喝一聲:“動用紫金八卦鏡。”

    “嘩——”

    真妙小道人將聖氣打入紫金八卦鏡,鏡面急速旋轉,懸浮到它和張若塵的頭頂上方,爆發出至尊之力。

    張若塵全身竅穴全部打開,聖氣從體內瘋狂湧出,打入紫金八卦鏡。

    鏡面上,浮現出大量紫紋,爆發出熾熱的能量風暴。

    一層又一層八卦印記,從鏡中飛出,向血蜂修羅王攻擊過去。

    加入龜甲碎片後,紫金八卦鏡的威力,變得更加强大。

    血蜂修羅王見張若塵和真妙小道人,竟然擁有一件至尊聖器,微微有些差异。隨即,全力以赴催動體內的力量,背上的黑色羽翼中,逸散出大量戰氣,凝成一尊偉岸的魔影。

    那是一道大聖聖魂影。

    血蜂修羅王竟是將一尊大聖的聖魂,煉入進體內,轉化為受他趨勢的戰魂。

    這還是聖王擁有的手段嗎?

    “轟隆。”

    寬闊的重劍,與八卦印記對碰在一起,傳出天崩地裂一般的聲音。

    站在百丈之外的修士,受到力量餘波的衝擊,站不穩身形,竟是人仰馬翻。

    紫金八卦鏡將血蜂修羅王的戰劍撐住,隔著一層八卦印記,張若塵與血蜂修羅王近距離對視,兩人的眼神,針尖對麥芒,皆冷銳如劍。

    下一刻,劍刃上,爆發出一股龐大的神力,震得張若塵和真妙小道人向後倒滑出去,身形出現到千丈之外。

    地面上犁出一道凹痕,延伸到張若塵脚下。

    “此人太變態,至尊聖器都擋不住。”真妙小道人道。

    張若塵道:“沒辦法,紫金八卦鏡不僅沒有器靈,而且殘缺不全,發揮不出至尊聖器的真正威力。”

    “况且……他手中那柄戰劍,也不是凡品,應該是一件蘊含神力的神遺古器。”

    “要不,你化為器靈,我持著紫金八卦鏡,去與他鬥戰一番?”

    真妙小道人連連搖頭,道:“以貧道現在的修為,化為紫金八卦鏡的器靈,相當消耗元氣。而且,最多也就只能爆發出一兩擊。還是冷靜一些,貧道覺得,你就算執掌擁有器靈的紫金八卦鏡,也未必就是他的對手。”

    “那人必是血蜂修羅王無疑,危險指數達到七級,在場那麼多高手,何必我們衝鋒陷陣?”

    “說的也是。”張若塵道。

    以他現在的境界,去和血蜂修羅王單打獨鬥,就是愚蠢。

    血蜂修羅王深深的盯了遠處的張若塵一眼,憑藉他多年的戰鬥經驗,再次確定這是一個難纏的角色。

    不過,他沒有再去攻擊張若塵,而是向血皇蜂群飛去。

    血皇蜂的數量龐大,其中有六只蜂王,擁有堪比道域境强者的實力。

    為了培養那六只蜂王,血蜂修羅王斬了十多尊道域境强者,使用修羅族的古老秘法,將他們的聖魂和聖源,煉入進血皇蜂體內。

    只有六只融合成功。

    可以說,六只蜂王都是血蜂修羅王的寶貝,每一隻都煉製得不容易。

    天初仙子、帝祖太子等人,當然也不是簡單人物,在短短數個呼吸的時間內,已經殺死一百多只血皇蜂。

    六只蜂王,則是被六比特道域境的高手壓制。

    “敢殺本王的血皇蜂,你們必將付出慘痛的代價。”

    血蜂修羅王大步走過去,將黑色重劍舉過頭頂。劍尖處飛出密密麻麻的黑色光束,滔天的戰氣,充斥在天地之間。

    一劍橫斬出去,拖出一道三十餘丈長的劍罡。

    天初仙子與天初文明的四大長老,將《紅日神河圖》打過去。

    紅日和神河,與劍罡對碰在一起。

    “嘭嘭。”

    神河被斬斷,紅日被打碎。

    天初仙子和四大長老,皆是向後倒退,利用《紅日神河圖》的本源力量,才將劍罡化解。

    等到他們穩住身形的時候,卻發現,血蜂修羅王竟是出現到十四皇子的身前,一劍劈斬下去。

    “殿下小心。”

    星雲宗的白殤,使用的也是重劍,激發出重劍中的銘紋,爆發出七耀圓滿力量,與血蜂修羅王對拼了一擊。

    白殤擁有道域境修為,是星雲宗一等一的高手,負責保護十四皇子的安危。

    “嘭。”

    白殤一連向後倒退十七步,在地面,留下十七個深深的脚印。

    要知道,這裡的泥土,能够承載一湖的神血,地質結構與外界完全不一樣。需要相當强大的力量,才能在地上留下十七個脚印深坑。

    “噗。”

    白殤的嘴裡,吐出聖血。

    僅僅只是硬接一劍,他就受了不輕的傷勢。

    “師兄。”

    聶青梨立即向白殤飛掠過去,取出一枚療傷聖丹,給他服下。

    與此同時,十四皇子退到聶青黎和白殤的身旁,取出白玉聖船,合他們三人之力,將聖氣打入進白玉聖船。

    白玉聖船變得數十丈長,密密麻麻的陣紋,在船體上浮現出來。

    另一個方向,《紅日神河圖》中,再次飛出一條神河和一輪紅日。紅日散發出來的光芒,比先前更加鮮豔奪目。

    十四皇子和天初仙子身邊的高手聚在一起,雖是人多勢眾,且都是强者,但是他們的臉上卻帶著忌憚之色。

    反觀血蜂修羅王,依舊一臉從容,身上湧出的殺氣、戰氣、血氣,變得更加濃烈。

    張若塵看著血蜂修羅王的淡漠眼神,心情有些沉重,道:“血蜂修羅王絕對是經歷了無數生死血戰,身上才能蘊養出如此厚重的殺氣和血氣。雖然十四皇子和天初仙子等人都身經百戰,並不缺乏戰鬥經驗,可是與他比起來,又顯得太過青澀。”

    “這一戰,不容樂觀。”

    真妙小道人笑道:“別忘了,曲山老母還沒出手,血蜂修羅王未必是她的對手。”

    曲山老母沒有出手,那雙蒼老的眼睛,時不時向眾人身後的血霧望去,像是在防範著什麼。

    “陣法起,給我鎮壓。”

    獅青神子身邊的那位陣法聖師,鹿老,手持一杆烏金聖杖,利用强大的精神力,操控四十九塊聖玉陣盤,佈置成一座直徑千丈的八品大陣,將所有血皇蜂都籠罩進陣法裡面。

    每一塊聖玉陣盤,都是一座小陣,形成直徑三丈的圓形陣紋。

    陣法完全催動後,陣盤中,飛出成千上萬道光束,竟是將所有血皇蜂和六只蜂王都鎮壓住。

    看到這一幕,在場的修士,全部露出欣喜之色。

    失去血皇蜂的血蜂修羅王,等於是沒有了爪子的老虎,戰力大打折扣。

    獅青神子頗為得意,大笑一聲:“血蜂修羅王,你若是有一點自知之明,也該逃走。真以為憑你一己之力,可以對抗我們這麼多修士?”

    血蜂修羅王的臉上,露出一道不屑的神色:“那位陣法聖師,倒是有點本事。不過,你們若是以為,失去了血皇蜂,本王就會敗。只能說明,你們太天真。”

    “還嘴硬,別說是敗,你今天將要死在這裡。”帝祖太子心中的怒氣很濃,冷聲說道。

    血蜂修羅王道:“想要殺我,誰先來?”

    在場的修士,全部都安靜下來。

    血蜂修羅王一劍就能重創道域境的高手,誰敢第一個出手?

    誰第一個出手,必定第一個遭到血蜂修羅王的攻伐。

    但是,大家都不出手,一直這樣耗下去,萬一出現變數怎麼辦?

    張若塵的目光,向獻公明盯過去,喚了一聲:“獻公明前輩。”

    眾人似乎想到了什麼,目光紛紛落到獻公明身上。

    獅青神子大笑一聲:“本神子差一點忘了,獻公明早就放話,圍殺血蜂修羅王的時候,將會打頭陣。”

    “獻公明,你若是出手,本皇子必定催動白玉古船的力量,助你一臂之力。”十四皇子道。

    獻公明露出憤怒的神色,眼睛裡面像是要噴出火焰,狠狠的瞪著張若塵。

    現在這種情況,他根本沒有辦法逃避,只能硬著頭皮應戰。

    帝祖太子目光冰冷如霜,道:“帝祖神朝的修士聽令,我們與獻公明一起出手,本太子就不信,血蜂修羅王能够擋得住我們這麼多修士的攻擊。”

    “多謝太子殿下。”獻公明微微松了一口氣。

    以帝祖太子、獻公明、鵲公公、越公明四大高手為首,十多比特聖境修士,同時向血蜂修羅王攻擊過去。

    血蜂修羅王的目光一沉,身形變得模糊,速度快得,即便是九步聖王都看不清他的身法。

    “殺戮劍道,劍出驚鬼神。”

    血蜂修羅王手中的重劍,由黑色變成血色。

    並且,他的頭頂上空,凝結出一片血紅色的雲,殺氣、血氣、戰氣糾纏在一起。

    “轟隆。”

    一劍劈下,壓得獻公明手中七曜萬紋聖器級別的戰錘,直向下沉,反擊在自己的肩膀上。

    獻公明承受不住那股巨力,雙腿一曲,重重的跪在地上,膝蓋沉入進地底。

    緊接著,血蜂修羅王的戰劍,橫斬出去,在戰錘上留下一大片火花。

    “噗嗤。”

    獻公明的頭顱,與脖子分離,飛到了半空。

    血蜂修羅王看都不看那顆血淋淋的頭顱,只是反手揮出一劍,那顆頭顱,連同顱中的氣海,皆被斬成兩半。

    殺戮劍道一出,輕輕鬆松便是斬殺一尊堪比道域境修士的高手。

    血蜂修羅王不僅戰力强大,而且,神經反應速度、戰鬥技巧,還有對時機的把握,都達到巔絕的程度。

    他是天生的殺戮之神,為戰而生,萬戰不死。

    就在所有修士,都還沉浸在震驚之中的時候,血蜂修羅王的戰劍,已經向帝祖太子斬去。出劍只為殺人,絕不拖泥帶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