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殿下小心。”

    鵲公公驚呼一聲,擋到帝祖太子身前,四只手臂的其中一隻抬起,掌心光芒四射,浮現出五道古老的符號。

    五件戰器,被他煉入進掌心,與五道符號融為一體,散發出紫、藍、白、黃、青五種不同的顏色。

    “五法天地。”

    掌印打出去,發出“轟隆隆”的風雷聲,與血蜂修羅王打出的重劍,碰撞在一起。

    五法天地,是一種通玄級中階聖術。

    五件戰器則是五件蘊含大聖之力的寶物,戰器和聖術融為一體,那種力量結合,玄妙絕倫。

    鵲公公不愧是帝祖太子身邊的第一高手,竟是將血蜂修羅王的攻擊,擋住了一瞬間,為帝祖太子退走,爭取到時間。

    “蒼天敗印。”

    越公明的眉心,飛出十數萬道聖道規則,結成一道比太陽還要刺目的印法,從下方,擊向血蜂修羅王的腹部。

    與此同時,天初仙子和天初文明的四大長老,控制《紅日神河圖》,從血蜂修羅王的頭頂上方鎮壓下去。

    十四皇子、白殤、聶青梨的聖氣,源源不斷打出白玉古船。古船上的銘紋,彙聚到雲帆的位置,化為十數條雷電飛龍,張牙舞爪的向血蜂修羅王攻去。

    遭到多位高手攻擊,就算血蜂修羅王強橫,也都被壓制住。

    但,血蜂修羅王並沒有敗,揮舞手中的戰劍,不斷劈出,形成一座球形的劍罡領域,將所有修士的力量都擋住。

    真妙小道人道:“變態,太變態了!以一人之力,硬扛住十多位九步聖王的攻擊。要知道,那些九步聖王中,有一大半的實力,都堪比道域境修士。”

    “大家全力以赴,能不能鎮殺血蜂修羅王,在此一舉。”

    “殺了血蜂修羅王,我們都將名震天下。”

    “血蜂修羅王的首級,可以兌換大量功德值,到時候,我們均分,肯定可以換到不少功德寶物,足以讓我們突破境界。”

    ……

    所有修士都興奮起來,只要擊殺血蜂修羅王,他們將能獲得巨大的好處。

    遠處的血霧中,飄來幽沉的笛聲。

    “呼……嘶……”

    詭異的聲音,在天地間響起。

    血霧中,沖出大批鬼煞。

    其中有不少鬼煞,凝聚出真實體軀,渡過鬼劫,化為了鬼王。它們有的騎著屍王戰獸,有的背上長著羽翼,有的手持古怪的鬼器。

    “轟隆隆。”

    在場的聖境修士,皆是臉色一變。

    此刻,他們正在全力以赴鎮壓血蜂修羅王,背後卻殺出這麼多鬼族強敵,形勢瞬間逆轉,他們將要腹背受敵。

    張若塵先前親眼看見,那群鬼王,只用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擊殺雲公明,深知它們的厲害。

    但是,現在這種局勢,容不得他繼續旁觀。

    “走,擋住那些鬼王。”

    張若塵的雙臂,浮現出兩片淨滅神火火雲,隔空打出兩道掌印,擊向沖在最前方的兩尊鬼王騎士。

    那兩尊鬼王騎士,有所察覺,各自刺出戰戈。

    戰戈中,湧出陰寒刺骨的鬼霧,與淨滅神火對碰在一起。

    兩股力量相互侵蝕,最後同時消散而開。

    “難怪憑藉十多比特鬼王騎士的力量,就能鎮殺雲公明。這些鬼王騎士,個個都很厲害。”張若塵暗暗吃驚。

    其中四比特鬼王騎士,帶著十多比特鬼王,脫離隊伍,向張若塵所在的方向攻伐過去。

    就在笛聲響起的時候,神血湖的地底,沖出數十比特屍王。

    其中一位屍王,擁有不朽聖軀,活著的時候,是一尊大聖。而且,他的身軀保存完成,沒有任何腐爛的痕迹,只不過身上的金鱗軟甲,很多地方都腐蝕成了黑色。

    這尊大聖屍王,散發出來的氣息,比先前張若塵擊斃的那一尊要强大得多。

    它的身上,屍氣和大聖之氣並存,只是吐出一口氣,便是形成震耳欲聾的風雷聲,空氣劇烈顫動。

    大聖屍王爬出的位置,位於鹿老的不遠處,相聚不到十丈。

    正在控制八品大陣鎮壓血皇蜂的鹿老,臉色唰的一變。

    站在鹿老身旁的獅青神子等人,反應迅速,打出各種攻伐手段,密集如雨點一般,擊在大聖屍王的身上。

    但,大聖屍王有大聖之氣護體,他們打出的聖器和聖術,根本無法落到它的身上。

    大聖屍王邁出穩健的脚步,向鹿老走去。

    曲山老母對著黑鳳凰和白朱雀,說道:“今天的局勢,比我想像中還要兇險,不該帶你們來歷練的。接下來,你們別隨便亂跑,去跟著瘸子。”

    “咻……”

    說完這話,曲山老母展開羽翼,飛入進血霧,去了笛聲傳出的方向。

    黑鳳凰和白朱雀也看出這裡無比危險,道域境的高手,都會隕落,更何况是她們?

    既然老母讓她們跟著瘸子,說明跟在瘸子身邊保命的機會更大。

    老母的閱歷,遠超她們,必定是在瘸子的身上,看到不凡之處。

    黑鳳凰和白朱雀,立即向張若塵所在的方位沖去。

    張若塵沒有使用青天浮屠塔,因為他擔心神崖先生藏身在附近,不敢輕易暴露身份,囙此,他和真妙小道人激發出紫金八卦鏡的至尊之力,應對圍攻他們的鬼王。

    紫金八卦鏡雖然殘缺,但是威力依舊强大。

    每一道至尊之力擊出,必定擊碎一比特鬼王的鬼體。

    普通鬼王被至尊之力擊碎鬼體,立即魂飛魄散,但是,四尊鬼王騎士即便被擊碎鬼體,卻很快又能凝聚出體軀,好像殺不死它們。

    “它們的體內,有鬼元珠。鬼元珠不破,它們就不會死。”真妙小道人道。

    其中一尊身高兩米有餘的紅衣鬼王騎士,冷笑一聲:“居然知道鬼元珠,閣下倒是有些見識。”

    紅衣鬼王騎士手中的戰戈,斜劈下去,凝成一道黑色的光痕,擊向真妙小道人。

    張若塵調動真妙規則,爆發出七倍攻擊力量,一拳將戰戈連同紅衣鬼王騎士,打得拋飛出去。紅衣鬼王騎士的身上,出現大量裂痕。

    透過裂痕,張若塵看見紅衣鬼王騎士的心口位置,有一團暗青色的光華。

    若是它的體內,真有鬼元珠,必定就在那團暗青色的光華內部。

    張若塵問道:“到底什麼是鬼元珠?”

    “鬼元珠是用聖道修士的聖源煉製而成,是一種隱秘法門。即便是在鬼族,知道這種法門的鬼修,估計都不多。”真妙小道人道。

    “用聖道修士的聖源,煉製出鬼元珠?擁有鬼元珠的鬼修,至尊聖器都殺不死,這怎麼可能?”張若塵道。

    真妙小道人道:“貧道知道得也不多,好像鬼元珠的煉製之法,與九種恒古之道之一的黑暗之道有關。”

    張若塵沒有繼續追問,一個箭步,沖向那尊紅衣鬼王。

    紅衣鬼王的鬼體,還沒有完全癒合,看到越來越近的張若塵,立即取出一張符籙,向前打了出去。

    符籙上,浮現出暗青色的鬼紋,形成一層厚厚的光幕。

    “鬼族也能煉製符籙?”

    張若塵激發出火神拳套的本源力量,一掌擊穿光幕,掌印的力量不减,落在紅衣鬼王的心口位置。

    “啪。”

    一道碎裂聲傳出。

    張若塵的手掌,穿透紅衣鬼王的心口,將一顆核桃大小的珠子抓出。

    “還我鬼元珠。”

    紅衣鬼王淒厲的長嘯,揮動戰戈,猛然劈向張若塵的頭顱。

    張若塵的身形一閃,出現到紅衣鬼王的身側,打出一隻火焰手掌印,將紅衣鬼王鎮壓住,將它煉化成了鬼霧。

    “太浪費了,應該讓本座將它吞食。”易皇骨杖的聲音,傳入張若塵的耳中。

    “你暫時不要出來,我總感覺,還有別的修士藏身在暗處,說不定就是神崖先生。若是他知道我在這裡,肯定會第一個出手對付我。”張若塵道。

    黑鳳凰和白朱雀趕了過來,與真妙小道人一起催動紫金八卦鏡。

    紫金八卦鏡的威力大增,將剩下的三比特鬼王騎士的鬼體擊碎。張若塵則是施展出鬼魅一般的身法,將它們的鬼元珠全部都收走,鎮壓到青天浮屠塔中。

    張若塵等人還來不及高興,神血湖畔,便是傳來一道慘叫。

    大聖屍王衝破八品陣法的壓制,一拳將鹿老打碎成了血霧。

    四十九座陣盤墜落到地上,八品陣法土崩瓦解。

    失去八品陣法的壓制,血皇蜂恢復自由,向湖畔的聖道修士攻擊了過去。與此同時,數十尊屍王和大批鬼王,將獅青神子、帝祖太子、天初仙子等人包圍。

    他們腹背受敵,哪裡還有餘力攻擊血蜂修羅王,紛紛施展出自保的手段。

    “快走,不能再待在這裡。”

    “逃,再不逃,我們將會全軍覆沒。”

    血蜂修羅王化為一道劍氣光束,衝破《紅日神河圖》的壓制,飛到十數丈高的半空。

    他的長髮飛揚,戰意滂湃,揮出手中戰劍直劈而下。

    “噗嗤。”

    天初仙子的身邊,一比特天初文明的長老,被他一劍劈成了兩半。就連堅固的大地,都被劍罡撕裂開一道長長的口子。

    那些天初文明長老,身上飛濺出的聖血,讓天初仙子的白衣變成了紅色。

    ……

    (昨天,魚姐非要讓我跟她去看周傑倫的演唱會,浪費了一天時間,所以沒能更新,實在是抱歉,今天會有兩更。

    另外,小魚將會在微信公眾號上面舉辦一次“寫歌詞”的活動,就是以池瑤、木靈希、淩飛羽、黃煙塵、孔蘭攸……書裡的任意角色寫歌詞。也可以說某一段故事的歌詞。

    到時候,會評選出前三名和一些優秀獎,都有獎品。

    前三名的歌詞,若是足够好,小魚會專門找歌手譜曲和唱,希望大家踴躍參加。歌詞關鍵要是要美,意境要足。微信公眾號:feitianyu5,或者在微信蒐索“飛天魚”,添加關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