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慕容葉楓道:“既然是去冥王劍塚,我們必須得將一個人救出來。”

    “什麼人?”

    慕容葉楓道:“豹烈軍王。”

    “豹烈師兄……他還活著?”

    張若塵既是詫異,心中也很激動。

    豹烈,是明帝的第三弟子,曾經聖明中央帝國的軍王。

    八百年前,豹烈的修為,便是達到聖王境界。

    張若塵查閱過八百年前的史料,上面記載,豹烈與池瑤公主各自率領千萬大軍,在明幗府展開了一場曠日持久的戰爭。

    最終,聖明大軍大敗。

    素有軍王之稱的豹烈,死在了那場戰爭中。

    慕容葉楓道:“據我所知,豹烈軍王並沒有死,而是被池瑤囚禁到了冥王劍塚的幽冥地牢。當然,已經過去八百年,豹烈軍王是不是還活著,還真不好說。”

    “無論如何我們都得去一趟幽冥地牢,若是豹烈師兄還活著,一定要將他救出來。若是,豹烈師兄已經隕落,也要帶出他的屍骨,妥善安葬。”張若塵道。

    幽冥地牢一共有十八層,自古以來,昆侖界最為兇惡的人類和蠻獸,都會被抓起來,關押進去。

    張若塵一行人離開千水王城,去了東域聖城,與項楚南、慕容月等人會合。

    他們待在洛水的這段時間,昆侖界發生了很多大事。

    第一中央帝國統治的人類五域,都有世界裂縫。

    一道世界裂縫,就是一座殘酷戰場,是地獄界進攻昆侖界的門戶,同時也是天庭界建立防禦堡壘的位置。

    比如:

    東域的殞神墓林,北域的仙機山。

    中域的世界裂縫,位於陰葬山脈。

    就在兩天前,地獄界的大軍和天庭界的大軍,爆發出了慘烈的大戰。

    地獄界衝破天庭界的防禦堡壘,有大批不死血族和冥族的修士,進入昆侖界。

    以前,進入昆侖界的,只是零零散散的地獄界修士,比如,血蜂修羅王、閶……,能够造成的破壞力有限,很快就會遭到清殺。

    可是此次,卻有大量地獄界修士湧入,後果不堪設想。

    無論是對昆侖界的生靈而言,還是對天庭各界的修士來說,都是一個不好的消息。

    所幸的是,陰葬山脈的防禦堡壘,已經被天庭界的大批高手重新堵上,沒有徹底潰敗。否則,整個中域,都將陷入連綿戰火,變成人間地獄。

    張若塵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道:“不死血族進入昆侖界,肯定會去營救冥王,我們得立即趕去劍塚。”

    就在他們準備出發的時候,慕容葉楓收到一枚傳訊光符,隨即臉色一變,周圍空氣驟冷。

    “怎麼了?”張若塵問道。

    慕容葉楓道:“慕容世家遭到強敵襲擊,初步推斷,敵人很有可能是天使一族。”

    “天使?是天庭界在報復嗎?”張若塵道。

    慕容葉楓道:“東域聖城一戰,天堂界派系死傷無數,但是,也有一些逃出生天。他們肯定是查出了我的身份,所以才會報復慕容世家。”

    “我現在就趕回慕容世家,誅殺天堂界的敵人。”慕容月道。

    慕容葉楓卻搖了搖頭,道:“天堂界高手如雲,以你現在的修為,未必護得住慕容世家,我得親自趕回去才行。月兒,你就跟在太子殿下的身邊,保護殿下,不能有半分差池。”

    慕容葉楓離開後,張若塵等人也跟著離開東域聖城,通過空間蟲洞,以最快的速度,趕去冥王劍塚。

    與他們同行的,除了項楚南和慕容月,還有那位自稱是上元宗修士的羅乙。

    對於此人,張若塵還是頗為防範,讓真妙小道人時刻盯著他。

    抵達中域,張若塵將一直在乾坤界中修煉的史仁接了出來。

    史仁,是鎮獄古族的少族長,也是張若塵的生死之交。

    在乾坤界中,史仁一直都在向接天神木請教和學習,堪稱是接天神木的半個弟子,無論是精神力造詣,還是符道上面的造詣,都有巨大進步。

    穿過遼闊的荒野,張若塵一行人,進入一片莽荒大山的深處。

    漸漸的,山勢變得越來越巍峨,天地聖氣盈盈充沛,湍急的古河在山間流淌,雲霧升騰,給人一種神秘而幽深的感覺。

    地面和半空,出現玄奇、複雜、深奧的陣法銘紋,使得天空變成詭異的色彩,任何生靈來到這裡,都不得不小心謹慎。

    羅乙跟在眾人的後方,一邊觀察那些陣法銘紋,一邊問道:“這裡的銘紋,古老而玄妙,應該是從中古時期傳下來的吧?”

    “沒錯。”史仁道。

    真妙小道人咧了咧嘴,笑道:“就是殘缺得厲害,威力有限,如果能够修復,說不一定能够與東域聖城的上古銘紋相提並論。”

    “只有陣法地師,才能修復這裡的陣法銘紋。”史仁頗為遺憾的說道。

    張若塵並不是第一次來到冥王劍塚,與前幾次相比,這一次,給他一種不同的感受。

    左前方,有一片殘破的石林,打開天眼就能看見,石林中,交織著赤紅色的銘紋。

    張若塵的手指,向石林的方向一點。

    一道劍波飛出去。

    “轟隆。”

    那片石林,猶如被觸動的蜂巢,大量赤紅色的能量湧動出來,散發出令人心悸的力量波動,那股力量能够滅殺聖王。

    數個呼吸之後,石林才重新變得平靜。

    張若塵道:“銘紋劍塚的殘紋,威力比以前强大了很多。”

    史仁道:“以前,昆侖界沒有復蘇,冥王劍塚的銘紋,是由地底的靈脈催動。而現在,地底孕育出了聖脈。由聖脈的聖氣催動銘紋,爆發出來的威力,自然是遠勝從前。”

    “大聖之下的生靈,想要闖入進冥王劍塚,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張若塵沒有史仁那麼樂觀,道:“不死血族或許無法攻破中古留下的陣法殘紋,但是,他們精通變化之術,要潜入劍塚,並不是難事。”

    史仁點了點頭,道:“只希望,父親已經封閉了冥王劍塚。”

    冥王劍塚的週邊,一片白色的雲朵上方,隱藏有一座白骨大山。一道道血紅色的氣流,在白骨山的山間穿梭。

    白骨大山上,建有一座白骨臺。

    不死血族的三比特神子和七位帝子、帝女,站在白骨臺上,望著消失在群山之間的張若塵等人。

    “他們居然能够平安無事的闖過那片區域?”武界帝子有些意外的道。

    一比特長臉帝女,笑道:“很顯然,他們是掌握了進入冥王劍塚的方法。應該直接將他們擒拿,我們也不用繼續在這裡等待。”

    三比特不死血族的神子,個個都器宇不凡,背上長著銀色的肉翼。

    其中一位神子,長有九目,其中五目在臉上,兩目在胸口,剩下的兩目在左右手的掌心。很少有人知曉他的真實名字,不死血族的修士,都尊稱他為“九目天王”。

    九目天王在不死血族眾多神子、神女之中,都是一等一的强者。

    他道:“別輕舉妄動,那群修士之中,有一個厲害角色,精神力相當强大。若不是白骨山內部的神骨上,有陣法地師刻下的隱匿陣法銘紋,恐怕我們都已經被她發現了踪迹。”

    在場的七位帝子帝女,都是道域境界的强者,可是,九目天王開口之後,他們全部都閉上嘴巴,安靜的聆聽,不敢有一絲不敬。

    “這樣一個精神力高手,進入冥王劍塚,對我們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百幻神子的偽裝,會不會被她識破?”

    九目天王搖頭,道:“不死血族的偽裝,就連大聖都未必能够識破。更何况,百幻神子擅長幻術、蠱惑、偽裝,就算她的精神力再高,也不可能看出任何破綻。”

    “百幻神子已經潜入冥王劍塚一天一夜,為何還沒有出來?不會出事了吧?”一比特帝女,有些擔心的道。

    站在九目天王身旁,一比特身高七米的神子,笑了一聲:“整個冥王劍塚,誰能奈何得了他?我看,他是想要以一人之力,滅掉整個鎮獄古族,救出冥王大人,將所有功勞都攔在身上。”

    九目天王道:“冥王劍塚一直都是昆侖界最神秘的地方之一,十萬年前,就連我族的神靈,都不敢亂闖。幽冥地牢更是一處危險之地,關押的無一不是窮凶極惡之徒,就連冥王大人都只是被關押在第十五層。在第十五層之下,還有三層地牢,乃是昆侖界禁地中的禁地,誰都不知道裡面是不是關押著更加可怕的生靈。百幻神子若是貪功,恐怕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那我們現在怎麼辦,就這麼等著?”一比特帝子問道。

    九目天王的眼神神髓,道:“等,繼續等。不過,我們等的不只是百幻神子,還有冥仙。”

    “冥仙?”

    “冥族那個變態,竟然也要來這裡?”

    ……

    在場的不死血族修士,無不詫異,同時也有一些驚駭。

    九目天王心境沉穩,淡然的道:“鎮獄古族三大家族之一的沈家,掌握著昆侖界最一流的陣法寶典《星鬥圖》。冥王劍塚週邊的陣法銘紋,都是沈家的先祖佈置出來,由此可見,《星鬥圖》是何等玄妙。”

    “冥仙的目標,就是《星鬥圖》,我們各取所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