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琅繯山,絕雲崖,滄雲大陸四大極惡之地之首。絕雲崖下被稱作死神的墓地,無數年間,墜下絕雲崖者不計其數,其中甚至有三個力量通天的天王級強者,卻從未有人得以生還。

    此時,絕雲崖邊,一塊兩人高的巨石側,倚着一個黑髮黑眸的青年男子,他全身浴血,一身黑衣之上裂開着數不清的創口,他在這裏僅僅站了幾個呼吸的時間,腳下便已彙集一小灘血流。

    他的胸口劇烈起伏,口中喘息粗重的嚇人,全身每個部位的肌肉都在輕微的哆嗦……彰顯着他已是徹底力竭,幾近油盡燈枯,若不是身側的這塊巨石,他或許連站立都無法做到。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冷醒的如兩把寒刃,沒有絲毫渙散的痕跡,射出着惡狼般的兇光,嘴角,微勾着極盡嘲諷、不屑的冷笑。

    他的前方,黑壓壓的人羣堵死了他所有的逃生之路。

    “雲澈,你已經走投無路了!乖乖把天毒珠交出來,我們或許可以饒你不死!”

    “我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掉你這個禍害!還不速速交出天毒珠,我可以讓你死個痛快,否則必讓你嚐盡萬刃刺心之苦!”

    “雲澈!不要再執迷不悟了,現在你唯一的退路就是交給天毒珠!這等神物,不是你配擁有的!!”

    陣陣吼聲從人羣中傳來,每一個人都吼的義正言辭,正氣沖天。而若此時隨便一個滄雲大陸的人從這裏經過,都會被眼前的陣容震驚的瞠目結舌:這黑壓壓的人羣,幾乎彙集了滄雲大陸所有最強門派,這些門派的掌門幾乎全部親身在場,甚至一些閉關多年,被人所遺忘的老怪物也赫然在內。毫不誇張的說,這裏面隨便站出一個人,都是足以撼動一方的超級強者。

    如今,卻全部彙集此地,只爲眼前這個已被逼到絕雲崖邊的男子……更準確的說,是爲了他手中的天毒珠——滄雲大陸的第一神物!

    人羣一邊威脅喊叫,一邊緩慢逼近。當天毒珠終於再次現身,面對這龐大到根本無法抗拒的誘惑,這些立於大陸之巔的強者全部蜂擁而至,整整三天三夜的追殺,終於到了可以收穫果實的一刻。

    “你們……想要這……天毒珠?”

    雲澈冷笑着,右手緩緩擡起,一顆碧綠色,釋放着暗淡光芒的圓珠出現在他的手中。在這顆珠子現出光芒的那一刻,所有人逼近的腳步停止,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抹綠色,放射出無比貪婪的光芒。

    這些個個都足以驚世的強者,此時在雲澈眼中卻是那麼的卑微醜陋。他的眼眸緩緩斜起,縱已身處絕境,眸光依舊高傲譏諷,眼眸深處,更是盈滿着刻骨之恨:“我的師傅一生懸壺濟世,救命無數,不沾、不求任何名利……但就因爲這枚天毒珠,七年前,你們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生生的逼死了我的師傅。”

    “我好恨……恨我自己沒用,整整七年時間都沒有把你們這些狗屁門派全部滅門!”

    字字錚錚,深蘊着刻骨之恨。縱然已經過去七年,想到師傅的慘死,他的眼角依舊滑下了兩道血淚。

    雲澈不知自己的父母是誰,他的師傅撿到他時,他纔出生幾天的樣子。在他撿到雲澈時,正值春深之時,周圍雲淡風輕,山靈水澈,便爲他取名“雲澈”,亦是希望他的心性如雲一般純淨,水一般清澈,長大後可繼承他的衣鉢,成爲救死扶傷,心無污穢的醫者。

    無論多嚴重的疾病創傷,在師傅的手下都可安然而愈。原因,便是他一直潛藏在身的天毒珠。“天毒”二字,彰顯着這枚珠子有着無比巨大的毒力,但醫毒同理,藥毒同源,師傅一生未用它的半點毒力,用的全部是其萃取、融煉的能力,製出無數聖藥,拯救無數生命病患。他把自己的醫術對雲澈傾囊相授……而在七年前,他身藏天毒珠的事還是泄露,他將天毒珠交給雲澈,讓他逃離,自己卻死在各大門派的手下。

    得知師傅死訊,雲澈痛哭三天三夜,心中埋下了仇恨之根,他不再鑽研醫理,而是瘋狂吸納天毒珠裏的恐怖毒力,復仇成了他唯一的信念。七年之後,他毒功大成,終於張開復仇獠牙,不到十日,毒漫千里,葬者不計其數,也引發整個滄雲大陸的動盪與恐慌,更引來那些巔峯強者的垂涎,爲奪取天毒珠而對雲澈聯手追殺……直至此境。

    他怨恨的看着視線中的所有人,笑的越來越冷:“你們這些狗雜碎,想要得到我手中的天毒珠……白——日——做——夢!!”

    低沉的聲音落下,雲澈忽然擡起手,猛的將天毒珠砸入自己的口中,一股氣勁,將天毒珠從他的口中,瞬間衝到了他的腹中……

    “你……你要幹什麼!”

    “他竟然……吞了天毒珠!”

    “雲澈!你不要命了嗎!”

    “沒關係,大不了,我們殺人取珠!”

    天毒珠入體,雲澈卻並沒有如他們所想的那般劇毒漫體,暴斃而亡,唯有他的身體表面浮現出一層微弱的碧綠色光芒。

    “馬上殺了他!否則天毒珠萬一在他體內有什麼異變,就大事不妙了!”

    一聲大吼,最前方的十幾個人同時衝向了雲澈。看着這個幾個他恨不能挫骨揚灰的身影,雲澈狂笑了起來,笑聲嘶啞虛弱,卻一片傲然:“我沒能殺了你們,你們也別想殺了我!你們這些雜碎,根本得到天毒珠,更沒資格要我雲澈的命,我就算死……也只會死在自己的手上!哈哈哈哈……”

    一聲狂笑,雲澈猛然釋放出自己身上所有的力量,躍向了後方……

    “攔住他!!!”

    發現了雲澈的意圖,驚呼聲震耳的響起,五六隻手一起抓向雲澈的方向,卻根本抓不到他的半點影子,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他的身體直直墜向絕雲崖下……

    絕雲崖,還真是適合我雲澈的葬身之處……

    我這一生,無牽無掛,只是可惜……沒有能爲師傅報仇……也沒有尋到我的親生父母……

    雲澈輕輕的握住了胸前那枚銀色的吊墜。那是在師傅撿到他時,他身上帶有的唯一東西。耳邊風聲呼嘯,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睛,任由身體落向了彷彿無盡無底的黑暗深淵……

    ——————————————————————

    以下,寫在五週年。

    是的,從第一本《修羅》於2009年10月1日上傳了第一章,到現在,剛好已是五年整。

    五年時間,似是漫長,又似晃眼而過,不知不覺。

    五年時間,四本書,從《網遊之修羅傳說》,到《天辰》,到《網遊之邪龍逆天》,到《網遊之天譴修羅》,共一千零五十多萬字,這是我當初碼下《修羅》的第一個字時,絕不曾,也不敢想的數字。

    但因爲你們,火星得以在這條路上一直走到今天。若沒有你們的一路相伴相隨,就沒有今天的火星引力,也沒有今天的這本《逆天邪神》。

    對於你們,我一直感激着,也努力着,《修羅》、《天辰》和《邪龍》中前期從未有一天斷更或少更,但從《邪龍》後期,至整部《天譴》,我都虧欠了你們太多太多。無數次的斷更,敗掉了我持續多年的人品,積累的愧疚和負罪感也讓我常感無顏面對你們。煋族、裁決爲我而出現,曾繁盛一時,卻又因我的低迷和不爭氣而冷卻。我讓無數人失望,讓無數人黯然離去,更有無數的人無怨無悔、不離不棄……

    想說抱歉,更想說……謝謝……

    今天新書開張,僅僅書名佔坑,便看到了那麼多熟悉,和久隱歸來的面孔,並帶着一句句的祝福和一**的捧場,心中無限感激。

    這本《逆天邪神》,火星會傾盡全力,絕不再讓大家失望,我會以我的實際行動,讓你們重歸對火星的信心。

    新書第一月,火星欲劍指月票第一,讓煋族重歸榮耀……

    助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