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啊!!”

    蕭泠汐一聲驚叫,如一隻受驚的小兔子般向後跳開,她伸手點在莫名酥麻的脣瓣上,美眸瞪大,一抹紅霞從雪顏上快速蔓延至脖頸:“你……你……你又偷親我!!”

    “你又是這種反應。”明明是過錯方的蕭澈卻是一臉無辜外加心傷的表情:“我們小的時候你最喜歡和我玩親親了,現在我每次親你一下,你都像受了很大驚嚇一樣。”

    “你你你……你也知道那是小時候!”蕭泠汐一張臉兒漲的越來越紅:“我們現在都是大人了,不可以再亂親!你……你也馬上就要有老婆了,以後只可以親你老婆!”

    “爲什麼……”

    “因爲我可是你小姑媽!”蕭泠汐氣急的一跺腳。

    “那……我老是想親你怎麼辦?”蕭澈手點下巴,笑眯眯的說道。身前這個可愛甜美的15歲少女,根本沒有半點“小姑媽”的威懾。

    “哼……那你娶我啊!”蕭泠汐鼻尖一翹,嗔聲道。

    “喂!你可是我小姑媽,怎麼可能娶你……”蕭澈的聲音低了下來,眼睛倒是瞪大了幾分。

    “知道還亂親!再敢偷親我我就告訴你的老婆夏傾月,讓她收拾你,哼哼!”蕭泠汐螓首一仰,滿是得意的看着他。

    這時,蕭鴻的聲音再度從外面傳來:“少爺,準備好了嗎?該去夏家迎親了。”

    “好,我馬上出去。”蕭澈看了一眼自己此時的裝扮,準備出門。剛邁出兩步,就被蕭泠汐一手拉住,一臉認真的說道:“小澈!再去迎娶夏傾月之前,先把我們昨天說好的約定重複一遍,一個字都不許錯,否則就不讓你出門。”

    昨天的約定?蕭澈隨意一想,略帶無奈道:“好吧……和夏傾月成婚之後,不能有了老婆忘了小姑媽,不能減少和小姑媽在一起的時間,對於小姑媽的召喚要和以前一樣隨叫隨到……應該一個字都沒有錯吧?”

    “嘻嘻,這才乖嘛。”蕭泠汐露出了可愛的笑顏,但拉着蕭澈的手還是沒有鬆開:“不過,還是再加上一條,是我昨天忘記的一條……雖然夏傾月成爲了你的老婆,但是,她在你心裏的地位,不可以高過我!馬上重複一遍,快說快說快說!”

    蕭澈目光側過,看着她的美眸說道:“你親我一下,我就答應。”

    “那……你娶我?”

    “……”蕭澈敗陣。

    “少爺,還沒好嗎?”過了既定的“吉時”是大忌,蕭鴻催促的聲音又一次從門外傳來。

    蕭澈的手放在門上,卻沒有馬上推開,而是小聲的說道:“這件事,我沒辦法答應小姑媽……因爲小姑媽在我心裏的地位,是一百個夏傾月都比不上的,我纔不願意拿她和小姑媽比。”

    聲音落下,他才推開門,施施然走了出去。

    蕭泠汐站在原地,發怔了好一會兒,隨之脣角彎起一抹雀躍的弧度,像個得到最心愛糖果的小女孩般蹦蹦跳跳的跟了出去。

    蕭澈走出房門,勉強算得上是華麗的迎親隊伍已經等在那裏。蕭鴻向他和藹一笑:“少爺,請上馬。迎親路上我會全力保護少爺周全……當然,少爺大喜的日子,只會有喜無災,應該也用不着老朽。”

    “鴻爺,有勞了。”蕭澈衝着蕭鴻微微一笑,直接翻身上馬。這時,一個和善的聲音忽然從左手邊傳來:

    “看來來的剛剛好。蕭澈弟弟這是要去迎親了嗎?真是恭喜恭喜。”

    蕭澈的眉頭微微一挑,隨聲而望,看到兩個青年男子向他這邊緩步走來。說話的男子二十歲出頭,身材中等,長相很是風雅俊美,眸光清亮,臉上掛着讓人如沐春風般的和熙微笑。他的後方,亦步亦趨跟着一個長相頗爲消瘦,年紀隱約要比他小上一些的青年男子,他的腳步始終後於前方男子一個身位。

    看到他們,蕭澈微笑了起來:“原來是玉龍哥和蕭陽哥,你們到這裏來,是專程爲我送行的嗎?”

    蕭玉龍,蕭門現任門主蕭雲海的獨子,今年二十整歲,無論長相、天賦、談吐、智慧,都是蕭門年輕一輩中最頂尖的存在。目前玄力已達入玄境三級,是蕭雲海的驕傲,也被蕭門寄以了厚望,如果不出什麼大意外,他將會是下一任的蕭門門主。而擁有諸多光環在身的他卻是沒有絲毫的傲氣,無論對誰都是溫文爾雅,即使是面對殘廢一般的蕭澈,也一向是溫和有禮,從未露出過絲毫嘲諷的意味,反而經常會對他玄脈破損的事表現出關心。

    一直以來,蕭澈對他都有着很深的好感,還有些許的感激和崇拜……當然,是今天之前的蕭澈。

    蕭玉龍身後的人身份同樣不簡單,並不是普通的蕭門弟子,而是二長老最小的孫子,蕭陽。現年十九歲,初玄境九級,從小就跟在蕭玉龍後面,一直對他馬首是瞻。不過他對於蕭澈,就沒有蕭玉龍那麼友善了,雖然同爲長老之孫,但他對於蕭澈從來都是不屑一顧,蕭澈偶爾主動和他說上一兩句話,他要麼理都不理,要麼只是鼻孔朝天的哼哼兩聲。

    作爲長老之孫,蕭澈不但有自己的住房,還有一個獨立的小院,但這個院子除了爺爺蕭烈和小姑媽蕭泠汐,以及他唯一的那個死黨,平時極少有人來,此時蕭玉龍卻是帶着蕭陽主動來到這裏,目的或許也只有目送他去迎親了。

    “哈哈,當然。”蕭玉龍爽朗一笑,走近了說道:“你今天要迎娶的可是我們流雲城第一明珠,這可不僅僅是我們蕭門的大事,還是整個流雲城的大事。你能娶到如此明珠,我這個當哥哥的真是欣慰和羨慕,當然,還有些慚愧啊,哈哈哈哈。”

    蕭澈也笑了起來:“玉龍哥說笑了,以玉龍哥的人才,若是想要成婚,整個流雲城的優秀女子還不任你挑選。”

    “少爺,我們該走了。”蕭鴻提醒道。

    “蕭澈弟弟,快去吧。我們翹首盼着你把我們流雲城的明珠風風光光的娶進門。”蕭玉龍笑着說道。

    蕭澈點頭,在馬上坐穩,迎親隊伍頓時出了院子,在敲鑼打鼓聲中直奔夏家。

    蕭澈從視線中離開的那一剎那,蕭玉龍臉上的笑瞬間僵硬,然後神情變得無比陰沉,他猛然回身,狠狠的一個耳光砸在蕭陽的臉上,口中發出低沉的聲音:“廢物!”

    蕭陽被蕭玉龍一個耳光直接打飛了出去,左臉高高腫起,他連忙連滾帶爬到蕭玉龍腳下,惶恐道:“我……我明明已經把弒心散投了進去,之前他忽然昏倒的消息也是真的……我……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哼!”蕭玉龍眉頭死死蹩起,面孔一陣扭曲:“我花那麼大的代價弄來這種就算是司徒允都查不出的劇毒,你卻給我搞砸了!難道讓我眼睜睜的看着夏傾月就這麼嫁給蕭澈那個廢物?”

    “老大,那小子纔剛剛出門,迎親路上我們有的是機會……雖然我們不適合出面,但完全可以教唆宇文家的那些人,還有城主府的那幾個公子,他們都垂涎夏傾月,對於夏傾月要嫁給蕭澈這件事都恨的牙癢癢,只要稍微鼓動一下,再加上一起出門,一定就能……”

    шωш ☢тt kдn ☢c o

    “如果這麼簡單,我還需要花費那麼多心思搞來弒心散嗎!”蕭玉龍冷冷的打斷蕭陽的話:“蕭澈雖然是個廢渣,但他的爺爺蕭烈可是靈玄境十級,在流雲城內無人可敵,誰敢惹他?夏傾月的父親對這件婚事也從來沒有異議,敢公然鬧事,等於同時得罪蕭烈和夏家,就算宇文家和城主府的那幾個小子敢,他們的家人也絕對會全力阻止……而且,你沒看到蕭鴻那老傢伙親自跟着去了嗎?有他在,誰能鬧得起事來!”

    蕭玉龍一邊說着,緊攥的雙手不斷的發出“啪啪”的骨骼錯位聲。他第一次見到夏傾月時,就驚爲天人,無論什麼時候都處事不驚的他在那時直接魂魄皆失。從那時起,他就發誓這輩子一定要讓夏傾月成爲他的女人。

    但,如今夏傾月居然就要嫁給蕭門之中最讓人看不起的蕭澈,這讓他如何甘心!

    “老大,其實……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蕭陽看了一眼蕭玉龍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道:“你想想,以夏傾月的脾性,流雲城中那些一等才俊她都從來懶得看一眼,有可能喜歡蕭澈那小子嗎?她會嫁給蕭澈,僅僅是因爲十六年前的約定而已。我想她就算嫁過來,也絕對不可能允許蕭澈這樣的廢物碰她的手指一下……而以後她嫁到我們蕭門,老大和她接觸的機會就會大大的增多,以老大的相貌天賦,再加上和蕭澈那廢物的對比,時間長了,還怕折服不了一個夏傾月?到時候……”

    聽着蕭陽的話,蕭玉龍陰沉的臉色開始一點點舒展,狹長的眼眸也緩緩的眯了起來,他手指點着鼻尖,低低的說道:“你說的,倒是很有道理啊……看來沒有毒死那個廢物,倒還是一件好事。”

    ……………………………………

    無比感謝各位親們的每一個點擊、紅票、收藏與打賞。

    感謝縱橫中文網官方、神棍王上仙、落情爹、無聊玩玩你、放縱丶自我、叄月驚蟄丶星焰囧、瀟灑蜜、羽痕_夢、那啥控、丫姿、狅龍怒斬、_少惢獨舞、書友2504190、傻妞在1991、攪攪基基、ai修羅j、天i道、衰神二代、列日……等等所有捧場的親們,謝謝你們。

    感謝瑤雪仙夢和淡漠君的十萬+賞。

    感謝煙花焬冷的五十萬賞……豪,可友?

    在你們如此的努力下,目前我們已暫居月票榜第一,雖然這個月纔剛開始,這個位置隨時可能被取代,但有此一刻,已是萬分幸福和感恩。一本《天譴》坑了你們兩年,你們依舊如此給力,真是讓我感動的不知說什麼纔好……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