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被人所毀?」蕭澈的雙眉猛的一跳。從小到大,無論是他從爺爺口中聽到的,還是外面所流傳的,都是他玄脈天生殘廢。就連他自己,也是在今天承載著醫聖傳人記憶的「重生」之後,才忽然發覺自己殘缺的玄脈絕不是來自先天。

    而夏傾月卻是一言道出他毀掉的玄脈不是來自先天,而是在出生后被外力所傷。

    這個事實,蕭門上下沒有一個人看的出來,夏傾月卻是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就看的一清二楚。

    這個女人……

    「沒錯。」夏傾月微垂眉睫,柔然說道:「而且由於是在幼小的時候受到重創,且當時你的家人或許並未發覺,一直沒有進行修復救治,隨著身體的長成,玄脈的殘廢之勢也完全成型……絕對沒有了修復的可能!」

    最後一句話,夏傾月說的無比自信堅決。成人若是玄脈受損,會造成玄力大泄,但還有多種可以修復的方法。但嬰兒時期作為成長初期,若是玄脈殘廢,那麼玄脈的成長,也是以殘廢為起點,成長為更徹底的殘廢,到了蕭澈這個年紀,也已基本定型,根本不可能再修復。

    蕭澈卻是神情不變,很是平淡的說道:「那可不一定。」

    夏傾月輕輕瞥他一眼:「看來,你一直在想著修復你的玄脈?」

    「我一定會修復。」蕭澈面無表情的說道。

    夏傾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從他的目光之中,她看到的不僅僅是一種傲然與自信,還有深蘊的冷凜。她心中幽然嘆息,輕輕說道:「……天玄大陸地域磅礴,有著數不清的能人異士,或許真的存在著可以修復你玄脈的奇人,我剛才的確不應該說出那樣的斷言,你純當是我的無知便好。」

    這幾句話,讓蕭澈對夏傾月的印象頓時大幅度改觀。他遲疑了一下,還是問道:「你之前所用的冰冷玄力,是怎麼回事?我從來沒聽說過流雲城中有可以使用那種玄力的人,你的師傅,應該不是流雲城的人吧……當然,這或許是你的**,你可以不說。」

    夏傾月久久沉默,就在蕭澈以為她不會說出時,卻聽她平靜說道:「冰雲訣。」

    「冰雲訣?」這個名字,讓蕭澈微微一怔,心中生出模糊的熟悉感。而當他忽然想起這個名字所代表的概念時,臉色頓時大變,失控的聲音脫口而出:「冰雲仙宮!?!?」

    夏傾月美目微轉,有些詫異的看了蕭澈一眼,喊出「冰雲仙宮」四個字時,蕭澈已明顯情緒失控,但在她看來,依舊太平靜了,因為就算是流雲城的城主忽然聽到這個名字,都會直接驚的全身發軟,雙腿打顫。她輕然道:「我的師傅,的確是冰雲仙宮的人,我也已算得上是冰雲仙宮的弟子……這件事,整個流雲城只有我父親知道,你是第二個知道的人。我會告訴你……因為你至少名義上,已經是我的夫君,算是我對你最基本的尊重吧。」

    「……」蕭澈的內心在震驚中久久無法平復。「冰雲仙宮」這四個字,便如一個巨大的炸彈在他的內心爆開。因為這是蒼風帝國最強大的四宗門之一,是蒼風帝國所有玄者都嚮往和憧憬的聖地,是連蒼風帝國的皇室都要每年進行供奉的超然存在!

    天劍山莊、冰雲仙宮、蕭宗、焚天門。

    蒼風帝國是天玄大陸七國中的最小國,綜合實力也是最低,但一直以來都沒有被其他國家所吞併,很大一部分原因,便是這四大宗門。那些大國可以不忌憚蒼風帝國的宮廷實力,但無法不忌憚這四大宗門。

    這四大宗門的實力之強毋庸置疑。它們招收弟子也是無比之嚴格,不重出身,最重天賦。蒼風帝國幾乎所有的玄者做夢都渴望能進入這四大宗門。而能入這四大宗門其中之一,哪怕只是最底層的弟子,也會全傢俱榮,雞犬升天,連朝廷也會尊為上賓,甚至封侯加爵。

    而這小小的流雲城,還從未聽說有誰能入這四大宗門,也沒有人敢幻想過。對曾經的蕭澈來說,這四大宗門的名字如雷貫耳,但卻如同天上宮闕般的存在,從未敢奢望有碰觸的一天……但沒想到,這個自己剛娶回來的老婆,居然是四大宗門中排名僅次於天劍山莊的冰雲仙宮的弟子!

    蕭澈以最快的速度平靜下來,轉而問道:「你既然是冰雲仙宮的弟子,那你們夏家為什麼不把這件事公開?以你的身份,夏家完全可以在流雲城橫著走,絕對沒有人敢惹。所有的富貴人家,包括城主一門,都會上門巴結,你們夏家的發展速度也會數倍的暴增。」

    「因為你。」夏傾月回答。

    「因為……我?」蕭澈一怔,隨即默然……這三個字,已讓他想到了原因。

    「單純夏家之女的身份嫁給你,已讓這流雲城滿城嘩然。如果再以冰雲仙宮弟子的身份嫁給你,嘩然的,將不僅僅是這個小小的流雲城了。無論對你,對我們夏家,都有可能造成很多無法預料的後果。畢竟,你與我的差距,實在太遙遠了。」夏傾月聲音輕渺,目光清然。雖然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裡,卻已是飄艷奪目。

    蕭澈緩緩的吐出一口氣:「那你為什麼還要嫁給我?」

    「原因你心中很清楚……因為我的命是蕭伯父救的,他還因為救我而在遭遇刺殺時無力抵抗,從而隕滅。也因為在我出生那一天,父親便把我指婚給了你,無論是為了報答蕭伯父的恩情,還是順從父親的承諾,我都沒有理由不嫁給你。」

    夏傾月抬眸,眸光清冷的如同瀲灧的冰華:「我之所以告訴你我屬於冰雲仙宮,也是想讓你知道,欲修冰雲,必先冰心。冰雲仙宮只收女子,且終生不可沾染**,也不會生出**。我雖然嫁給了你,但這一輩子,我都不可能愛上任何人。這一點,你必須知道。」

    「……即使你不是冰雲仙宮的人,我也不認為你會愛上我。」蕭澈自嘲的一笑。

    夏傾月緩緩搖頭:「或許你誤會了,我絕不是在看不起你,也從來沒有看不起你過……師傅也很多次和我說過,一個人即使到了再高的高度,也只可俯視,不可輕視。何況我也僅僅是處在起點而已。天玄大陸雖是以玄力為尊,但為世人所頌的醫師、丹師、器師同樣不計其數,玄脈殘廢,絕不代表一生盡毀。」

    蕭澈一陣動容。流雲城流傳的只有夏傾月的容顏和天賦,或許根本無人知道她風華之下縱然是大多數中年人都難有的心境。

    而她,真的只有十六歲……再過幾年,簡直不堪想象。難怪會被冰雲仙宮的人看中!

    而這麼一個無論相貌、天賦、心境都堪稱妖孽的女子,居然真的就這麼成為自己老婆了,還真有點做夢的感覺!

    如果不是現在的自己擁有了兩世的經歷和記憶,在她面前,絕對會自卑的連正面看她一眼都不敢。

    「謝謝你對我說這些……」蕭澈感嘆著說道,然後話音一轉,目光變得凝實:「那麼,你能不能告訴我,你現在的玄力,到底是什麼境界?」

    在十六歲能進入初玄境十級,這絕對是足以轟動整個流雲城的驚人天賦。但現在,蕭澈絕不相信夏傾月真的只有初玄境十級。因為這在流雲城無人可比的天賦,根本還不配入冰雲仙宮之眼。

    蕭澈忽然問出的這個問題,讓夏傾月頓時沉默了下去,沒有回答。但她的沉默,也已然表明她的實力的確不止初玄境十級。

    「你該去敬酒了。」夏傾月側過目光,緩緩說道。

    她的聲音剛剛落下,門外一個腳步聲緩緩靠近,隨之傳來蕭鴻蒼老平和的聲音:「少爺,該去敬酒了。(http://.)。」

    「鴻爺,我馬上就去。」蕭澈答應一聲,最後看了一眼夏傾月,隨手整理下了衣服,走出了房門。

    蕭澈剛一離開,房中便忽現一片明亮的冰華,冰華之中,一個雪白的身影以夢幻般的方式出現在了夏傾月的面前。夏傾月向前,輕斂身軀,輕柔而恭敬的喚道:「師傅。」

    「傾月,你已達成所願,該和我回冰雲仙宮吧?」

    這個聲音很柔很美,如雲一般飄渺,風一般輕柔,足以讓世上最冰冷的心都完全融化。

    夏傾月卻是輕輕搖頭:「師傅,傾月想再停留一段時間。剛剛大婚便離開,他必會遭到更加刺耳無盡的嘲諷,請師傅再給我一個月的時間,我會以一個最不會傷害他,也不會讓別人再繼續傷害他的方式離開。」

    白衣女子目光平和的看著她,少頃,緩緩點頭,微微而笑:「也好。既然已破例讓你成為冰雲仙宮百年來第一個成婚的弟子,那麼再緩一個月也無妨。」

    「謝師傅成全。」夏傾月再次斂身,猶豫一下,輕聲道:「師傅,他的玄脈,真的沒有修復的可能了嗎?」

    白衣女子幾乎沒有任何猶豫的搖頭:「這個世界上,或許沒有什麼絕對的事……但至少在我看來,是沒有可能的。傾月,你有顆善良、慈悲、感恩之心,這樣很好。只是,為師這次真的幫不了你。」

    【因為前幾天在溫州,手稿很緊,最近更新量不會少,但時間或許會不太穩定。容我緩和幾天,到時會每天定時更新,這樣大家就不用再無節奏等待了。嗯……】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