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娶了個美若天仙的老婆,新婚之夜卻不能碰,不能摸,連牀都上不了,只能默默的抱着膝蓋靠着牆壁縮在牆角……

    蕭澈真切感覺到了這個世界的惡意。

    紅燭微曳,映的新房一片曖昧。房裏頓時陷入了長久的安靜,兩個人都是一身大紅衣裳,一個冷傲恬靜的坐在牀邊,一個可憐巴巴的縮在牆角,只能隱約聽到自己的呼吸聲。

    過了好一會兒,蕭澈終於忍不住,開口說道:“你不會……真的就這麼讓我在這裏過夜吧?”

    夏傾月長睫微動,曼妙的軀體微微扭轉,躺在了牀上,大紅的牀簾垂下,讓蕭澈只能在燭光映照下看到一個模糊的倩影。馬上,夏傾月素手一揮,兩枚紅燭頓時在一股冷風中同時熄滅……讓蕭澈連影子都看不到了。

    “……”要不是根本不可能打得過這女人,就衝她這冷傲的模樣,他非來個霸王硬上弓不可。

    “我剛纔真的只是開玩笑。別說喝醉,我整個下午連酒都沒喝一點……連點玩笑都開不起,真是一點情趣都沒有。”蕭澈一臉幽怨的嘟囔道。

    “我知道你沒喝醉。”夏傾月終於出聲:“但我很噁心隨地大小便的男人。”

    隨地……大小便?

    難不成……是之前把天毒珠裏的酒排出時發出的“嘩啦啦”的水聲?

    臥槽!!

    蕭澈眼睛瞪大,當場就暴跳起來:“你說我隨地大小便?你哪隻眼睛看到我隨地大小便了!你聽到的那是我倒酒的聲音!倒酒……倒酒啊!我堂堂蕭門七尺男兒,怎麼可能做出那種沒文化沒素養的事!你可以看不起我的玄力,但不能侮辱我高尚的素養和人格!!”

    蕭澈暴吼一通,過了一小會兒,聽到了夏傾月悠然的聲音:“我也是開玩笑的。”

    “!@#¥%……”蕭澈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蕭澈鬱悶的坐回了牆角,半天不再吭聲……這女人居然還會開玩笑!!

    平時還能舒服的睡牀,新婚之夜卻只能睡牆角……這能睡的着纔怪!憋了半天,蕭澈終於再次出聲:“話說,你什麼時候回冰雲仙宮?明天,還是後天?”

    夏傾月:“!?”

    蕭澈笑了一笑,神色淡然道:“雖然我對冰雲仙宮瞭解很少,但至少還知道冰雲仙宮只收女子,而且禁情禁慾,冰雲仙宮美女無數,卻從未聽說有哪一個嫁人。而你卻嫁給了我。看起來,即使是在冰雲仙宮中,你的天賦依然是很驚人的,說不定,還是百年難遇的絕頂天才。否則,冰雲仙宮也不會因爲你而破了這個先例。”

    夏傾月:“……”

    蕭澈仰起頭,看着頭頂的一片黑暗,繼續說道:“這樣的你,冰雲仙宮一定會想在最短時間內讓你進入冰雲仙宮,那裏有着普通玄者一輩子都難以見到的絕世強者,有着數不清的天材地寶,這些條件之下,你的玄力和地位都將在短時間內一飛沖天。你應該,很快就會走了吧?”

    夏傾月沉默着,許久,才發出朦朧的聲音:“一個月。”

    “一個月?”蕭澈臉上微現詫異,然後微微一笑,垂下頭,低聲道:“謝謝。”

    夏傾月:“?”

    “這一個月,應該是你爲了我而爭取下來的吧?如果是冰雲仙宮那邊,一定不會願意讓你在我這個廢柴身上耽誤這麼長的時間。你是天之驕女,從你如此受冰雲仙宮重視看來,將來你的成就,或許足以達到冰雲仙宮宮主的那個級別。別人笑我,諷我,從不把我放在眼中,而將來勢必傲視蒼風帝國的你不但甘願嫁給我,還一直在儘可能的維護我這可笑的男人尊嚴……雖然我知道你做這些,只爲向我過世的父親報恩,但還是謝謝你。”

    “不用。”夏傾月毫無感情的回答。心中卻是一陣輕微動容,因爲他猜想的那些話,分毫不錯。她的師傅在尋到她時,和她說過,她的天賦即使在冰雲仙宮之中,也是百年難遇。她甚至說過,將她帶入冰雲仙宮後,她有信心讓她在二十歲時,突破靈玄境,達到地玄境……流雲城第一高手蕭烈都未能達到的境界。

    二十歲之前達到地玄境……這對流雲城的人來說,是連想象都不敢的天方夜譚。

    “在迎娶你之前,我本以爲你會像大多數人一樣對我不屑一顧,但事實上,你比我想象的要好的多。不但長的好看,天賦驚人,就連心性也很善良,作爲女人,你真的可以說是完美了……”

    夏傾月:“……”

    “嗯,既然你這麼善良,一定不會願意看到你的夫君新婚之夜睡牆角對不對?我那張牀還是挺大的,睡兩個人絕對不會擁擠……”

    蕭澈話還沒說完,一股冰冷的殺氣就撲面而來,讓他全身不禁打了個哆嗦:“再胡言亂語,我就把你丟出去!”

    蕭澈一歪嘴,乖乖閉嘴,剛離地的屁股又悻悻的坐了回去。

    “有人來了。”夏傾月忽然說道。

    過了好一會兒,蕭澈聽到了一陣極其微弱的腳步聲,如果不是他刻意的全力傾聽,這個腳步聲他決然無法發覺。腳步聲的主人先是在院門停留了一會兒,然後又小心翼翼的靠近,到了院子中央後不再向前……因爲房裏可是有個他惹不起的夏傾月,在院子裏鬼鬼祟祟的張望了半天后,便又小心翼翼的離開。

    時至深夜,蕭玉龍並未睡下。他目光低沉的看着窗外,臉色不時的變幻。

    這時,門被推開,蕭陽腳步匆忙的走了進來。蕭玉龍轉身,斜眸問道:“怎麼樣?”

    “這個……”蕭陽看着一眼蕭玉龍的臉色,小心翼翼道:“我剛剛去看了,蕭澈他好像……好像沒有被關在外面。”

    “……”蕭玉龍的臉色頓時低沉了下來。

    蕭陽心裏一咯噔,連忙說道:“不過大哥你不用擔心。夏傾月對城主府和宇文家的公子都從來是不屑一顧,怎麼也不可能看上蕭澈那個廢物,他沒被趕出來,應該……應該是可憐他,怕他被嘲笑……他現在雖然和夏傾月在一個房裏,但絕對不可能在一張牀上,說不定正躺在地上呢……一定是這樣。”

    蕭玉龍的臉色一陣陰暗不定,他目光低沉的看向蕭澈小院的方向,雙手捏緊:“夏傾月是我要的女人,誰都不能染指!!明天,把蕭澈給我約出來,我要親自試探一下!絕不能讓他碰了夏傾月!!”

    “是!”蕭陽連忙應聲。

    蕭澈在牆角縮到大半夜,依舊是毫無睡意。他睜開眼睛,擡起左手,看向了自己的左手心。黑暗之中,來自天毒珠的微弱綠芒顯然格外醒目。

    在滄雲大陸,藉助天毒珠的神威,他孤身一人攪動天下風雲,讓整個滄雲大陸動盪不安……但是,卻也幾乎耗盡了所有的毒力!

    如今天毒珠和他的身體融合,但他從已成爲他身體一部分的天毒珠上,卻幾乎感覺不到了任何毒力的存在。在將他逼死的那場追殺中,他用天毒珠的毒力殺死了衆多曠世強者,卻也透支了天毒珠的力量,讓它的毒力油盡燈枯……而透支和用盡是兩個概念。用盡還可緩慢恢復,透支,卻是連源泉之力都幾乎耗盡,或許連恢復都不可能了。

    如今的天毒珠,基本只剩下瞭解毒、淬鍊和融合的能力……當然,還有儲物。

    如今的自己玄脈殘廢,天毒珠的毒力也已殘廢,又是身處一個從不被人重視的小城之中。長久的安靜之後,蕭澈的心中一片茫然……這樣的我,不要說是守護爺爺和小姑媽,連自己不被嘲諷的資格都沒有……

    更無法忍受的是……連把自己娶進門的老婆霸王硬上弓的能力都沒有!

    要想擁有足夠的力量,最基礎的一步,應該是修復自己被毀掉的玄脈。

    修復玄脈……

    夏傾月很肯定的說他的玄脈不可能恢復成和尋常人一樣。但這對他而言,並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因爲他是醫聖傳人!師傅曾不止一次的告訴過他,醫之理就如因果道,有因必有果,有患也必有醫,這個世界上,永遠不存在不可能醫治的病患,只有能力不足的醫者。

    如何修復殘廢的玄脈,蕭澈今天已經想了一天。他的玄脈不是在長大後受損,而是在出生時便損傷,殘廢的徹徹底底,完全無法用常規的手段去修復。那麼,欲要修復,就必須先淨化現有的殘缺玄脈,讓其重新生長,流程,基本無異於將現在殘缺的玄脈廢除,重生一個完整的玄脈。難度有多大先不說,單單是風險,就極其之高,玄脈連着命脈,過程中稍有不慎,就會直接喪命。

    而要做到廢掉舊脈,重育新脈,至少需要三件東西……

    “老婆,你睡了嗎?”蕭澈出聲問道。

    半晌,沒有得到任何迴音。

    “咳咳,老婆,你不會真睡了吧?”蕭澈又一次問道。

    “我叫夏傾月!”夏傾月的聲音輕柔中透着清冷。

    “我知道你叫夏傾月啊。”蕭澈撓了撓眉心,很是奇怪的說道:“老婆,我有件事想要問問你。”

    “叫我夏傾月!”夏傾月怒了。

    “哦,好!”蕭澈點頭,然後一本正經的問道:“老婆,如果你去了冰雲仙宮的話,七玄玲瓏草、紫脈天晶、地玄境玄獸的玄丹,這三種東西你有沒有辦法搞到?”

    ——————————————

    感謝tolove結城童鞋的十一萬賞……

    感謝無恥下流……哦,是武癡瞎溜童鞋的十一萬賞,

    感謝不滅煉獄君的十萬賞

    感謝彩虹君的二十一萬賞。

    感謝桀影星魂小盆友的十萬賞……

    感謝過去無心丶童鞋的十一萬賞……

    感謝咪戀小柒童鞋的十二萬賞……

    感謝瓷兒妞的十一萬賞……

    感謝妖妖妹子的十一萬賞……

    感謝欽鋣的十一萬賞……

    感謝煙花童鞋又一次五十萬賞……花百萬求抱大腿!!

    感謝儒花集團(儒百萬+花百萬)破產賣身灑淚支持……

    …………

    名字太多,小小版面無法全部列出,謝謝你們每一位打賞、投月票、紅票、收藏、點擊的童鞋。這個月纔過去不到五天,我們的月票已破七千,你們的強大與風騷讓我激動的不知該說什麼纔好……

    愛你們!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