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換個稍微正常點的人,即使玄力修爲不俗,在這種情境之下也不一定敢冒然向前。但蕭澈卻是連猶豫都沒有,直接向着那團不正常的白影走去。

    隨着他的逐漸走近,他忽然發現,這竟然是一個人!一個安靜躺在那裏的人!

    “你是誰?”在模糊的看到這竟是一個人後,蕭澈停在了那裏,試探着出聲。

    視線中的人影卻是毫無反應,一絲一毫的動靜氣息都沒有。

    難道是昏過去了?亦或者……死了?

    這會是什麼人?爲什麼會倒在這裏?等等!如果是白天倒在這裏的話,必然早就被發現,而目前看來,自己顯然是第一個發現的人,也就是說這個人也是剛剛出現在這裏不久……最早也是在夜幕完全落下之後。

    蕭澈不再遲疑,快步走了過去。

    在走到這個人影身前,藉着月光看清她的那一刻,蕭澈直接呆了一呆。

    這竟是一個……女孩子!

    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二三歲的樣子,嬌小玲瓏的軀體如一隻受驚的小貓般蜷縮在那裏,一身白色的裙裳顯得凌亂不堪。裙的下襬露出兩隻纖柔雪白的小腿,細看之下,上面竟分佈着細密的傷痕。她的一隻腳穿着黑色的鞋子,另一隻鞋子卻不知去向,裸着一隻冰蓮般的嬌嫩粉足,根根精緻的腳趾晶瑩剔透,如玉雕琢。

    最讓人注目的是她的頭髮,竟是呈現着妖異的豔紅色!之前閃過他眼角的冷光,就是她的頭髮所反射。

    女孩子?一個女孩子,怎麼會在這裏?而且身上似乎還帶着很多傷痕。

    她頭髮的顏色是怎麼回事?天玄大陸有生長着紅色頭髮的人嗎?

    蕭澈俯下身來,伸手輕輕搖晃起女孩的肩膀:“小妹妹?小……”

    才呼喊了一聲,蕭澈的聲音就猛然停止,搖晃她肩膀的手也閃電般的收回。因爲隔着薄薄的衣服,手上傳來的竟是徹底的冰冷感,沒有一絲活人該有的溫熱氣息。而最讓他震驚的是,是他在接觸到女孩身體時,分明感覺到一股劇毒的氣息!

    沒錯!是劇毒……一種他從未接觸過,毒性之強超過他所知道的所有劇毒的可怕毒息!可怕到讓他的手掌在接觸的那一剎那,全身汗毛都瞬間豎了起來。

    蕭澈也是在這時才忽然驚覺,女孩身邊的雜草植被在月光下所呈現的暗色,並不是墨綠色……而是一種恐怖的焦黑色!就連土地,也變得漆黑一片。

    蕭澈心中頓時一陣悚然。如果不是他有天毒珠在身,萬毒不侵,剛纔碰觸到女孩身體的那一剎那,他就已經被毒死。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毒?天下至毒之物,不是天毒珠嗎?可我當初即使使用天毒珠,也從未能釋放出如此恐怖的劇毒!甚至差的很遠很遠!

    難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比天毒珠更毒的東西?

    這個小女孩爲什麼會中這麼可怕的毒?還躺在這個地方?

    無數的疑團在蕭澈的腦海中浮現。但毫無疑問的是,這個小女孩已經死了。這樣的劇毒,別說一個小女孩,就算是天玄境的超級強者,也足以一瞬封喉。

    蕭澈重重的喘了一口氣,猶豫了一下後,再次伸手按在女孩的肩膀上,將她毫無聲息的身體緩緩翻轉過來,女孩的長相,便在月光的映照之下呈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讓他再次呆住,怔怔的看着她,如同失卻魂魄般久久無法回神……

    “怎麼會有……這麼漂亮的女孩……”蕭澈的靈魂在震顫中發出一聲失控的吶喊。

    這個女孩很美很美,美的妖異,美的勾魂奪魄,如果不是親眼見到她,甚至根本不會相信一個看上去如此之小的少女竟也可以釋放出如此驚心動魄的魅力。

    紅髮如妖,顏若白玉,五官無一不是美到極致,結合在一起更是完美到讓人難以置信。這個女孩容顏之精緻,讓蕭澈翻遍平生的記憶,也找不出任何的語言去修飾。明明就這麼近距離的看着她,心中卻盤踞着一種深深的虛幻感……因爲他的潛意識裏,根本不敢相信世界上竟會存在着如此完美無瑕,美絕人寰的容顏。

    夏傾月是流雲城的第一美女,縱然在整個蒼風帝國,也幾乎沒有女子可與之比擬。看到她真顏時,蕭澈也僅僅是短暫失神。而看到這個女孩的容顏時,他感覺到自己的靈魂都被重重的敲擊。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有一天會因爲一個人的容顏,產生如此強烈不堪的心靈動盪。

    她現在還是一個看上去只有十二三歲的小女孩,如果長成到夏傾月的年紀……簡直不堪想象!或許那個時候,她只憑一顰一笑,就足以引發亂世硝煙。

    但這麼一個容顏絕世的少女,卻被他這個用毒行家都見所未見的劇毒毒死,還死在了蕭門的地盤上。蕭澈此時想到的不是她中的毒是什麼,又爲什麼會在這裏……而是深深的惋惜。對絕美之物竟被殘忍毀滅的惋惜。

    什麼人竟然殘忍到連這麼漂亮的女孩都忍心下手!

    看了一眼周圍已經焦黑的植被和土地,蕭澈猶豫了一會兒,還是伸出左手,將掌心按在了少女冰冷的胸口,天毒珠閃現光芒,開始快速淨化她身上的劇毒。這裏畢竟是蕭門後山,以女孩身上的劇毒之可怕,就這麼擴散下去的話,將整個後山變成死山都是有可能的。天毒珠雖然毒力已幾乎全部消失,但解毒的能力還是有的。

    掌心的天毒珠光芒持續,一點點的將女孩身上的劇毒淨化。就在這時,蕭澈忽然發覺女孩冰冷的胸口竟出現了微小幅度的起伏。隨之,他竟看到女孩的眼睛……一點一點的緩緩睜開……

    這是一雙異常幽黑的眼睛,隨着眼波的微弱晃動閃爍着危險妖異的黑光。蕭澈的雙目接觸到這雙眼睛的那一瞬間,竟有了一種全身正在墜下萬丈深淵的恐怖感覺……他的心中一片驚駭!這個女孩明明身中劇毒,氣息全無,身體冰冷,顯然已經徹底死亡……現在居然睜開了眼睛!

    女孩的右手在這時緩緩的伸出,在蕭澈的震驚之中牢牢的抓住了他的左手手腕,她的脣瓣微動,發出微弱的聲音,而聲音的內容分明是……

    “天……毒……珠……”

    蕭澈的心中再次一震,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天毒珠是他從滄雲大陸帶過來的,根本不是屬於天玄大陸的東西……這個女孩竟然一口喊出了天毒珠的名字!是自己聽錯了?還是巧合?

    “小妹妹,你……啊!!”

    隨着蕭澈的一聲痛吟,女孩張開慘白的嘴脣,雙齒重重的咬在他的左手手指上。

    蕭澈中指和食指的指腹頓時血流如注,流出的鮮血全部被女孩吸入口中,一滴都沒有落到地上。蕭澈大驚失色,全力撤手……女孩的小手雪白嬌嫩,卻如鐵箍一般死死抓着他的手腕,蕭澈使出全身的力量也無法掙脫分毫。在他逐漸放大的眼瞳中,他感覺全身的血流都彷彿在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力下瘋狂涌向左手,被女孩吸入口中。

    她在……吸我的……血!?

    女孩幽黑的眼瞳已經閉合,貪婪的吮吸着蕭澈的手指,如同一個正在接受哺育的嬰兒般。

    這個女孩到底是……

    明明是個身中劇毒的少女,卻讓他完全無法掙扎和掙脫。他在竭力試過幾次後,終於放棄,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她吸飲着他的血液。

    蕭澈的身體本就羸弱,隨着大量的失血,他的大腦開始出現短暫的眩暈感。就在他想着自己身上的血會不會被這個女孩就這麼吸乾時,來自左手手指的吮吸感忽然消失,一直抓着他手腕的小手也緩慢鬆開。

    蕭澈迅速退開好幾步,臉色陰暗的看着這個絕美無暇,剛纔卻又分明在吸他血的女孩。但過了很久,女孩卻沒有任何的動作,她如蕭澈最初見到她時的樣子般靜靜的躺在那裏,雙目閉合,無聲無息。

    呼……

    一陣冰涼的夜風襲來,拂在蕭澈的後背,又吹拂在少女靜躺的身上。冷風之中,女孩的身體忽然如霧化一般隨風而散,完全消失在了那裏,只留下一件破損多處的白色裙賞、一隻黑色的公主鞋,和一枚紅色的蝴蝶髮夾。

    蕭澈:“!!!!”

    消失了!?

    一抹異樣感也在這時從他的左手心傳來。他心中一動,眸中露出一抹詫異的神色,馬上閉上眼睛,收斂精神,將意識進入到天毒珠的空間之中。

    天毒珠的碧綠空間本是空無一物。

    但他這次進入,卻看到一具如粉雕玉琢般的雪白身體正安靜的漂浮在他的眼前。

    蕭澈的眼睛瞪大,然後第一時間伸手死死捂住自己的鼻子。

    WWW▪ттκan▪CO

    這是剛纔忽然吮吸他血液,又忽然在他面前消失的女孩無疑。但不同的是……此時忽然出現在天毒珠內部的她全身上下竟是不着一縷,嬌小的玉體毫無遮掩的呈現在他的眼前。

    她雙目緊閉,雪顏一片恬靜。血紅色的長髮自然垂下,無風輕舞。全身肌膚嫩滑白膩,漾着奶脂一般的潤澤,嬰兒般的嬌嫩肥潤。眉如翠羽,腰若束素,兩條腿兒纖嫩細直,如玉雕琢。年紀雖小,上身卻已有了相當的規模,形狀完美的雪脂上,兩顆柔軟玉珠鮮嫩如春筍,美的讓人窒息。

    這是一具尚未長成的身體,稚嫩之中卻釋放着一種讓人失魂喪魄的驚人魅力,幾乎集世間之所有極限完美於一身。

    蕭澈以極大的定力艱難移開目光,捂着鼻子轉過身去。看到女孩身體的那一刻,一股血氣極速的上涌,他相信如果自己再繼續看下去,這股血氣絕對會破體而出……

    她怎麼會沒穿衣服……

    不對!這不是重點!!

    她剛纔明明消失了,又怎麼會出現在天毒珠裏面!天毒珠明明已經和我的身體融合,只有我能控制,沒有我的允許,她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難道……是因爲吸了我的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蕭澈的大腦一片混亂,以他兩世的經歷,都全然無法想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