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澈的意識退出天毒珠,撿起女孩落在地上的衣服,凈化掉上面的劇毒后又返回天毒珠中,以最快的速度把衣裳蓋在了女孩的身上,這才小小的舒了一口氣。

    這個女孩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為什麼要吸自己的血?為什麼會知道天毒珠?又是怎麼進入到天毒珠內部的?

    這些問題,蕭澈都全然想不到答案。

    他默默的注視了這個女孩很久,然後伸出手,輕輕按在了她的上唇,指尖頓時傳來了些許的溫熱感,不復之前的冰冷,微弱的氣息也均勻的拂在他的手指上。

    這些,都是明顯的生命跡象。

    「小妹妹?」蕭澈晃了晃她的身體,出聲喚道。

    無論在什麼時代,女人的相貌永遠是最雄厚的資本和最強的武器。如果這不是一個精靈般的美麗少女,而是一個看一眼吐三天的醜八怪的話,蕭澈絕對會毫不猶豫的一腳將她從天毒珠里踹出去。但這個女孩不但處處透著神秘,剛才還咬他手指,強吸他的血,讓他嚇出一身冷汗,還詭異的出現在天毒珠中,而蕭澈在面對她時,想到的卻不是剛才的危險,而且一種無法壓制的憐惜。因為這個女孩實在太漂亮,漂亮的讓人根本無法與她同「危險」聯繫起來。

    這與其說是男人的本性,倒不如說是大多數男人的賤性。

    蕭澈叫喊了小半天,女孩都毫無回應。他退後幾步,默然的注視著她。

    這個女孩,絕對不一般……蕭澈心中想道。從她之前身體上的傷痕和破碎不堪的衣服來看,她身上的毒並不是不小心沾染,而是被他人所施加。這個年紀的少女,要毒殺她,最普通的毒就完全足夠,但對方卻用了這種連他都深感驚懼的劇毒。

    能施出這種劇毒的人,定然是個極其可怕的人物。

    更可怕的,是這個女孩全身沾染這樣的劇毒,居然還沒死!!

    那麼,這個女孩應該怎麼辦?就這麼讓她睡在天毒珠中嗎?

    蕭澈思索了半天,默默離開了天毒珠,將女孩留在了其中。雖然這個女孩之前居然吸他的血,但似乎是無意識的行為,這麼漂亮的女孩子,怎麼都不該是什麼惡人吧?退一萬步講,就算是惡人,這麼大的年紀,還能帶來什麼危險威脅不成?

    也不知道她什麼時候會醒過來。

    儘可能的將地上的毒凈化了一番,蕭澈開始回走。夜深人靜,只能聽到自己踏地的聲音。在距離蕭門后牆還有不到百步距離時,忽然看到一個人影正向他迎面走來。

    蕭澈的腳步驀地停止,看著前方……這麼晚,是誰竟偷偷來到這裡?

    對面的人影也同時發現了他,停住腳步,警惕的問道:「是誰?」

    這個聲音,讓蕭澈頓時瞠目,失聲道:「小姑媽?」

    「啊?」對面的人影一聲輕呼,快步的跑了過來,離的近了,在月光下映出一張嬌美靈秀的臉頰,正是蕭泠汐。看清蕭澈,她瞪大美眸:「小澈?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蕭澈抓撓了一下頭皮:「晚上睡不著,就出來看看星星。」

    「看星星?今晚可是你的新婚之夜,你不陪你的夏傾月洞……哼,洞房,居然跑到這個地方來看星星!?」蕭泠汐抓過蕭澈的手臂,滿臉的嬌嗔氣憤:「你不知道這裡會很危險的嗎?時不時的會有攻擊人的玄獸出現,這麼黑說不定還會有壞人闖入這裡,你不小心碰到了怎麼辦?我都和你說過好多次,沒有我和爺爺陪著,就算是白天,也絕對不可以一個人來這個地方。你居然……又不聽我的話!」

    一邊說著,蕭泠汐還氣急的在蕭澈的手臂上不輕不重的掐了一下,以示懲戒。

    「啊!疼疼疼疼!」蕭澈忙不迭的喊痛,求饒道:「小姑媽我知道錯了,下一次一定不敢了。」

    「還想有下次!」蕭泠汐美眸一瞪。

    「……絕對沒有下次!以後想來後山,一定會喊上小姑媽一起。」蕭澈信誓旦旦道。話說回來,要不是他多了一世的記憶,也絕對不敢一個人大晚上來這個地方。

    「這還差不多……不許有下次!」

    「那……小姑媽你為什麼會來這裡?都這麼晚了。」蕭澈一臉疑惑的反問道。

    「我……」蕭泠汐的聲音小了下去,眸中現出些許的茫然:「不知道為什麼,今晚老是睡不著,然後發現今晚的星星很多很亮,就想著來後山看看星星。」

    蕭澈抬頭看了一眼天空,微笑道:「以前,我和小姑媽經常會半夜偷偷跑出來吹夜風看星星呢……還經常被爺爺發現,然後訓斥一頓。」

    「嗯。」蕭泠汐應聲,輕聲說道:「我也是想到了這些,所以想試試一個人出來看星星的感覺……因為以後,我或許都只能一個人,不能再和小澈一起看星星了。」

    「啊?為什麼?」

    「笨蛋!因為小澈成婚了啊!以後晚上當然都要陪你的傾月老婆睡覺,哪還會和我偷偷跑出來吹夜風看星星。」蕭泠汐轉眸白了他一眼,唇瓣也沒來由的翹了起來。

    「不會啊!只要小姑媽願意,無論什麼時候,我都願意陪小姑媽來這裡看星星……你看!我現在不就是陪著小姑媽嗎?」蕭澈笑著說道。

    「你還說!新婚之夜,居然一個人偷偷摸摸的到後山來……呀!你不會是被夏傾月趕出來了吧?」想到這裡,蕭泠汐一臉怒色,一跺腳:「哼,太過分了,我找她去!」

    「不用管她。」蕭澈一把抓住蕭泠汐的手:「我不是被她趕出來的,是我自己要出來的。或許是我不小心預感到會在這裡遇到小姑媽……來,我們還去那個地方。」

    「啊……」

    牽起蕭泠汐的手,迎著微涼的夜風,蕭澈帶著她小跑向了那個熟悉的地方。

    這是一處低矮的山丘頂部,上面鋪滿了鬆軟的嫩草。蕭澈和蕭泠汐肩並肩靠在一起,沐浴著不時拂過的愜意夜風,心中一片平靜安和。

    「本來以為,小澈成婚之後,我會失去好大一半的小澈,夏傾月那麼漂亮,一切都比我好,我怕你有了她之後,會一直在她的身邊,理我的時間變得很少很少。」仰望夜空,蕭泠汐的目中微漾著比星辰更璀璨漣漪的眸光。

    「真是的,小姑媽居然一點都不相信我。」蕭澈滿是幽怨的反駁道:「我明明在早上的時候才說過,在我心裡,一百個夏傾月,也比不上小姑媽。小姑媽逼我……額不對,是和我做下的約定,我可是記得很牢,也一定會心甘情願的遵守的……」

    「和夏傾月成婚之後,不能有了老婆忘了小姑媽,不能減少和小姑媽在一起的時間,對於小姑媽的召喚要和以前一樣隨叫隨到。還有一條,雖然夏傾月成為了我的老婆,但她在我心裡的地位,一定不會高過小姑媽……保證一個字都沒錯!」

    「……」蕭泠汐的表情呆住,眼神,一點點變得朦朧迷離:「這些,我知道其實很過分,我也只是……只是說出來好玩,你真的一直都放在心裡嗎?」

    「當然啊。」蕭澈毫不猶豫的點頭:「因為小姑媽和爺爺,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其他無論誰都比不上。小姑媽,我向你保證,即使我成婚了,你也永遠不會失去我,就像我永遠不希望失去小姑媽一樣。」

    「嘻……」蕭泠汐開心的笑了起來,她雙手抱緊蕭澈的手臂,把螓首枕靠在他的肩膀上:「果然我的小澈最乖,最聽話了。」

    一片暗雲從空中飄過,將圓月暫時遮蔽,光線,頓時稍稍暗了下來。

    「算起來,我們也已經有好久……唔,好像有好幾個月沒一起出來看星星了。小的時候,無論冬天夏天,我們都經常偷偷跑出來。記得有一次冬天的晚上,也是在這個地方,本來天上好多星星,我們看了好久,靠在一起不知不覺就睡著了……結果,那晚竟然下起了雪,我們在睡著中都被凍僵,老爹找到我們的時候,我們都已經變成兩個小雪人了。後來足足烤了兩天火爐,喝了好多很苦的葯才恢復過來。老爹很生氣,但又不捨得打我,更不捨得打你,在我們身體好了以後,就罰我們去掃好大一片的雪。」

    蕭澈笑了起來,介面說道:「結果,我們才掃了一小會兒,就在雪中玩了起來,還堆了一個很像爺爺的大雪人,讓爺爺哭笑不得,他一笑,就忘記懲罰我們了。」

    「嗯!老爹一直都是這樣,平時看上去很兇,但從來不捨得打我們一下,只會裝模作樣的嚇唬我們,無論什麼事,只要稍稍一撒嬌,就會乖乖的順從我們。」蕭泠汐面露暖笑。

    「有一次可不是。」蕭澈的笑意變得曖昧起來:「就是在我十二歲,你十一歲那年,爺爺為你要到了一個小院,讓你以後不可以再和我睡在一起。我記得那次你每天都要大哭好久去求爺爺,甚至還賭氣不吃飯,但爺爺卻非常的強硬,就是不讓你在和我睡一床……時間久了,你也只好乖乖的聽話。」

    「那……那是因為當時年紀很小,很多事都不懂啦!」蕭泠汐輕輕捏了蕭澈肩膀一下:「女孩子的一些事情,總要長大之後才知道的,哼。」

    「什麼事情?」蕭澈瞪大眼睛,一臉疑惑。

    「就是……就是男孩子和女孩子長大之後不可以再睡在一起!才不相信你不知道!」想到之前發生的事,蕭泠汐又補充了一句:「還有不可以再像小時候一樣亂親!」

    「這樣啊……」蕭澈側過目光,看著蕭泠汐在明媚星光下嬌美可人的玉頰,輕輕的把臉頰靠近:「可是,我總是好想親你,怎麼辦?」

    「那,你娶我啊!」蕭泠汐粉頰微仰,一臉得意道。

    「你要不是我小姑媽,我一定娶你。」蕭澈想也沒想的說道。

    「……」

    說完這句話,蕭澈頓時怔在了那裡,蕭泠汐也是表情凝固,獃獃的看著他……如同同時被施了定身魔法。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