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個……小姑媽,你怎麼用這麼奇怪的眼神看我?”忽然感覺到氣氛有點尷尬,蕭澈憋了半晌,小心翼翼的說道。

    蕭泠汐呆了好半天的美眸這才輕顫了一下,連忙別開目光,低下頭,輕啐道:“你說剛纔那樣的話,就不怕被你的傾月老婆聽到啊。”

    蕭澈裝模作樣的張望一番,然後滿臉無辜道:“周圍好像沒有其他什麼人啊,有什麼好怕的。不過就算被她聽到,我也一點都沒什麼好怕的。你又不是不清楚,她其實並不是真心想要嫁給我,我呢,也同樣不是真心想要娶她。如果她是小姑媽的話,我……”

    “不許說……不許再說!”

    蕭泠汐伸出手,用力按在他的嘴脣上,將他後面要說出的話給牢牢堵住。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放下手來,重新把身體斜依在蕭澈的肩膀上,幽幽說道:“小澈,雖然我比你還要小一歲,但我可是你貨真價實的小姑媽,一些可以對其他女孩子說的話,是不可以對我說出來的……一輩子……都不可以……我知道你心裏真的有這麼想過……就夠了……”

    最後兩句話,蕭泠汐的聲音變得很低很低,低語之中,帶着一抹讓人聽之心碎的酸澀與悽傷。

    蕭澈的心絃也重重的顫了起來,他沒有再說話,閉上眼睛,安靜的聽着身邊女孩的呼吸與心跳。

    “小的時候,我長的又瘦,又黑,還很矮,他們都叫我醜小鴨,總是喜歡取笑我,欺負我……”蕭泠汐依偎着他,口中發出着如夢囈般的聲音:“陪我玩的,只有小澈,有人欺負我的時候,小澈總是會衝上去和他們打架,把他們趕跑,自己也遍體鱗傷……那時候小澈身上受到的那麼多傷,幾乎都是因爲我。我習慣,也很喜歡享受被小澈保護的感覺,也以爲可以被小澈一直這麼保護下去……”

    蕭泠汐的話,讓蕭澈想到了小時候的蕭泠汐,那時候的她的確如她現在所描述的一樣又黑又瘦又矮,是個真正意義上的“醜小鴨”,但由於她是他的小姑媽,作爲男生,又比她大一歲,自己總是會如使命般的拼命保護她……誰能想到,女大十八變,當初的醜小鴨,已變成了今天的大美人,蕭門之中不知有多少青年男子對蕭泠汐渴望垂涎。

    “後來,小澈被查出玄脈殘廢,我就苦修玄力……因爲到了我該保護小澈的時候了。那個時候,我還是以爲,無論是小澈保護我,還是我保護小澈,其實都是一樣的,都可以一直在一起……直到我慢慢長大,我才知道,小澈會娶妻子,而我也要嫁人,那個時候,我們根本不可能再像以前……而且,天下所有的女孩子,小澈唯一不可以娶的就是我,天下所有的男孩子,我唯一不可以嫁的,就是小澈……”

    蕭澈:“……”

    “這麼長時間過去,我以爲我已經完全接受了。今天小澈成婚,我應該很高興的,但是,從清晨到晚上,我的心裏一直都像塞着什麼東西,說不出的難受,想睡覺,卻怎麼都睡不着……而小澈,你剛纔又對我說了那樣的話……我有些開心,又好難過……我到底是怎麼了。”

    蕭澈的胸口重重的起伏了一下,卻依舊沒有說話,這個時候,他也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和蕭泠汐之間那種危險的朦朧感,在很早的時候就已經產生。而當他們意識到這是一種很危險的感覺時,兩個人雖然依舊朝夕相處,卻從來都沒有一絲一毫的點破,反而在心理上儘可能將之遷引到親情之上。

    沒有滄雲大陸那一世記憶的他性格偏於自卑懦弱,就算到死,也只會逃避,不可能會有說出的一天。直到將這種感覺完全掩埋。蕭泠汐……至少在今天之前,她沒有表露過一次。但今天的蕭澈已不是昨天的蕭澈,他說出了那句石破天驚的話,也讓蕭泠汐在迷離之間,在這個不會有其他人在的深夜後山中,無法自抑的說出了她本以爲永遠不可能說出的話。

    蕭澈的心跳開始出現了輕微的紊亂,聞着鼻尖讓他心醉神迷的少女氣息,他伸出右臂,輕輕抱住蕭泠汐的身體。蕭泠汐身體微顫,卻沒有掙扎,閉上眼眸,將身體的重量悄悄的全部偎依在他的身上。

    少女的嬌軀柔若無骨,如溫香軟玉般,溫柔滑膩的肌膚隔了幾層衣服依然讓人心神搖盪。蕭澈擁抱的力氣不敢太大,以免不小心驚到或褻瀆了她。馬上,他卻感覺到一雙玉臂悄悄纏繞在了他的背後,並主動抱的越來越緊,一股不知從何而來的隱約芳香也溢入他的鼻端,以及內心深處。

    來自蕭泠汐的主動讓蕭澈消卻了心中的忐忑,把左臂也張開攬向蕭泠汐的纖腰,但心神恍然間,他手臂的落點出現了偏差,落下時,傳入掌間的,卻是一團溫軟的飽滿。

    “啊……”

    蕭泠汐的口中發出一聲呻吟。蕭澈也是心神一亂,連忙想要把手拿開,但蕭泠汐的一隻柔荑卻先於他抓住了他的左手上,蕭澈本以爲她是要把他不小心褻瀆到她的手打掉,但……她的玉手卻就這麼抓着他的手掌停留在那裏,沒有移開,也沒有再讓他亂動。隔着傲然聳立的酥胸,蕭澈依然能清楚感覺到她狂亂的心跳。

    蕭泠汐呼吸聲微顯粗重,一抹粉霞也早已從玉顏蔓延至雪頸。她緊緊的閉合着眼睛,將螓首埋在他的胸前,一動不動,彷彿在努力證明着自己已經睡去。

    蕭澈也同樣閉上眼睛,沒有動作,沒有言語,就這麼安靜的與她互相依偎着。這個時候,他們也都不願意再有什麼言語……因爲那會驚擾到這場不會有任何外人打攪的清夢。

    夜越來越深,當夏傾月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依舊保持着那個姿勢,但已沉沉睡去。

    夏傾月是出來找蕭澈的。本以爲他只是出去透透氣,在他出去“透氣”的這段時間,她也下牀,把毯子鋪在了那個角落,讓他回來之後可以就地安睡。但過了很久,他卻依然沒有回來。

    而且從之前的聲響方向判斷,他似乎是翻牆去了蕭門後山。

    以他出初玄一級的微弱玄力,大半夜一人去了後山久久未歸……夏傾月終於還是按捺不住,出來找尋他。於是,就看到了讓她瞠然的一幕。

    今天和是她和蕭澈正式相處的第一天,被他接到蕭門的路上,他的姿態平靜中帶着傲然,在禮堂中,他隱忍着憤怒和恨意,在新房中,雖然他各種話多和嘴賤,但表情和眼神中不斷晃動着迷茫、不甘和失神,甚至還有她看不懂的落寞……

    但此時,和蕭泠汐依偎在一起的他,卻是睡的無比安穩。嘴角只勾起一彎很小很小的弧度,卻能清楚的看到一抹暖笑,他的五官完全的舒展開,表情很放鬆,如同睡在媽媽懷抱中的嬰兒般寧靜安和。

    夏傾月的心裏忽然泛起一種不太舒服的感覺……當然,這絕不是代表她對蕭澈有什麼感情,而是:她和蕭澈畢竟已經成爲了夫妻。雖然她一直都以爲這場婚姻對她而言僅僅是個形式,夫妻名分對她而言也只是單純的稱謂,無論存在與否都興不起她內心半點波瀾,但是,有些東西,並不是人意識裏以爲會怎樣,心裏的感覺就會怎樣,尤其是對於女人這種更偏於感性的動物,除非這個人沒有心。

    她和蕭澈畢竟已是夫妻,雖然心中無所謂這種結合,但蕭澈成爲她丈夫這個事實依舊會清楚的印在她的潛意識裏,既然是丈夫,就是獨屬她的男人,而現在她的丈夫居然在新婚之夜和另外一個女孩子互相依偎到同時入睡,臉上還掛着那麼溫暖滿足的表情……她的潛意識自然會泛起那種讓她陌生的反應。

    雖然這個女孩子是他的小姑媽。

    這種不舒服的感覺讓她素來平靜無波的冰雲仙心出現了少許的煩躁,這種煩躁感讓她馬上驚覺,快速凝神收心,過了好一會兒,煩躁感才逐漸消失,內心也已一片清明。

    她沒有打擾蕭澈和蕭泠汐,放輕腳步,無聲離開。

    一小會兒後,夏傾月又緩步歸來,只是手中抱了一牀不薄不厚的大紅色毯子,她把毯子小心的攏在蕭澈和蕭泠汐的身上,又一次無聲離開。

    ……………………

    蕭澈醒來時,天已經矇矇亮,依偎在他胸前的蕭泠汐依舊在酣睡着,睡相很是嬌甜……如果可以無視蕭澈胸前那大一灘口水的話。

    隨着意識逐漸清醒,昨夜的事也一幕幕出現在蕭澈的腦海之中。雖然經過一夜,肩膀酸澀麻木,但他不敢稍動,以免打擾到蕭泠汐的安眠,也是在這個時候,他忽然發現了身上蓋着的大紅毯子。

    “臥……槽……”伸手抓起這張毯子,一聲失控的低吼聲從蕭澈口中噴出……這分明就是昨天才剛剛備好,鋪在新房新牀上的那張毯子。

    蕭澈擡頭,看向自己小院的方向,心中一陣呻吟……新婚之夜,不但不在新房,還出去和別的女人睡了一夜,新婚老婆還親自跑來送毯子……

    這劇本……真尼瑪刺激!

    ——————————————

    【我們的月票已破一萬一,你們的強大讓我都有些不知所措,感謝每一位打賞、投月票、紅票、收藏點擊的朋友。感謝每一位英俊瀟灑玉樹臨風美若天仙貌美如花的盟主大人!】

    【最後,溫馨的提醒一句:今天已經是國慶假期的最後一天了,你們都寫完作業了嗎啊哈哈哈哈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