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澈和夏傾月吃完早點后,蕭烈才匆匆歸來,臉上寫滿了前所未有的凝重,還有些許沒有完全散去的震驚。

    「爺爺,發生什麼事了?」蕭澈連忙站起來問道。

    「一件大事,對蕭門來說可以說是天大的事。」蕭烈說道,但緊鎖的眉頭又隨之鬆開:「不過,和我們應該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

    「天大的事?那是什麼事?」蕭澈更加詫異。

    「是蕭宗。」

    「蕭宗?」這次不僅是蕭澈,連夏傾月也頓時側目。

    「就在兩刻鐘前,門主忽然收到一封來自蕭宗的信件,信中說蕭宗馬上會有一撥人到來這裡,而且帶頭的,還是現任蕭宗宗主蕭絕天最小的兒子!」蕭烈緩緩說道。

    「……」這個消息讓蕭澈沉默半晌,說道:「如果這是真的,似乎有些不合情理。我們蕭門雖然在百多年前出自蕭宗一脈,但蕭宗對我們蕭門從來都是不屑一顧,一百多年沒有任何來往,蕭宗之中也根本不會有誰把這個小小的蕭門放在心上,怎麼會忽然派人到這裡來?要說有所圖謀……蕭宗權勢遮天,能圖謀我們什麼?要說施以恩惠,就更不可能了。」

    蕭烈搖了搖頭,道:「當然不是沒有原因。我們蕭門的創始先祖蕭別離便是因天資實在太差而被蕭宗變相驅逐,而他的父親是當時蕭宗執法堂的長老蕭崢,就在不久前,蕭崢過世,人在將死之年,心中所想的東西將不再是追求一生的功名利祿,他想起了還有蕭別離這麼個兒子,一百多年未見,心中也是愧疚,於是留下遺言,希望蕭宗能在他死後,找到蕭別離一脈的後代,從年輕一輩中選擇一個天資最佳者帶回蕭宗培養,也算是了為彌補當年對蕭別離的漠視與驅逐。」

    常人壽命不過百年,但玄力到達一定境界,活個幾百歲完全不是問題。據說突破王玄境后,壽命可達千年之久。聽了蕭烈的話,蕭澈先是思索,然後釋然,怪不得蕭宗會忽然主動登門,原來是有個這樣的理由。看來那個死去的蕭崢在蕭宗還是有一定地位,至少蕭宗尊重了他的遺言。他也明白了蕭烈為什麼會說和他們沒有關係。「挑選一個天資最佳者回蕭宗培養」……這天資最佳者怎麼也和他蕭澈沒半毛錢關係。

    但,可想而知,其他長老得到了這個消息之後,心中的念想該是多麼的澎湃。被帶回蕭宗培養?那是什麼概念?如果他們的兒子輩或孫子輩有哪一個被看中,然後帶回蕭宗,那完全就是一夜之間從泥中蚯蚓變雲間金龍!所屬的直系一脈也將跟著一飛衝天,不要說在蕭門,在整個流雲城,都可以毫無忌憚的橫著走,誰敢不服,搬出「蕭宗」二字,就算城主也連半個屁都不敢放。

    蕭烈的臉色看著很是平靜,但努力掩下的失落依舊逃不開蕭澈的眼睛。蕭門之內,沒有一個人不抱有著對蕭宗的嚮往,就連今天之前的他也是如此。而這次蕭宗來人,無疑是蕭門存在以來最最接近的一次,因為至少可以真正正面的接觸到蕭宗的人。其他蕭門中人都會多少抱有那麼絲絲的奢望,但惟獨蕭烈,連奢望都不敢有。因為蕭宗會看中的人,再怎麼也輪不到蕭澈。

    蕭澈張開張口,想說一些安慰爺爺的話,但醞釀了半天,卻是一個字都無法說出。他的玄脈狀態清楚的擺在那裡,即使說的再華麗動聽,又有什麼用?

    「雖然這和我們應該扯不上什麼關係,但這樣也好,蕭宗雖然大如天,但我們就算去了那裡,也只能是最底層的人,哪比得上在這流雲城自在安寧。」蕭烈洒脫的笑笑,坐在了餐桌前:「來,陪爺爺把早點吃完。」

    ……………………………………

    從蕭烈的院子出來,蕭澈頓時感覺到整個蕭門的氣氛都發生了明顯的變化。平時這個時間,已經有不少人在晨練,但此時一眼望去,卻只有稀稀拉拉幾個人影,且大多數腳步匆匆,臉上還帶著興奮。

    「看來誰都想能攀上蕭宗這個高枝,不過一步登天,真的好嗎?也不想想自己就算真的去了蕭宗,估計也就是個最低等的小嘍啰。」蕭澈不咸不淡的說道。

    「嫉妒?」夏傾月面無表情道。

    「絕對沒有!」剛說完,蕭澈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身邊的夏傾月是半點都不輸給蕭宗的冰雲仙宮弟子,只要撇嘴道:「你和他們可不一樣……算了,當我沒說。」

    夏傾月不再搭理他,腳步邁出,明明是很緩慢的一步,整個人卻已超過了蕭澈七八個身位,再一步,將蕭澈甩開的更遠。蕭澈的腳步停止,滿是訝然的看著步態優雅,又猶如幻影的夏傾月,低語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冰雲仙宮的『冰紛雪舞步』?這個女人的玄力,果然不止是初玄境那麼簡單。」

    「唷!這不是蕭澈老弟么!」

    一個聲音從右邊傳來,蕭澈轉頭,看到蕭陽正向他走來。這個蕭陽平時在他面前都是鼻孔朝天,對他根本不屑一顧,主動打招呼,還是破天荒頭一次。

    「蕭陽哥,這麼早啊。」蕭澈轉過身,一臉和善的打招呼。

    「真是巧,我這正要去找你呢,沒想到在這裡碰上了。」蕭陽走過來,笑呵呵道。

    「蕭陽哥有事找我?」蕭澈一臉的驚訝。

    「昂,」蕭陽點頭:「其實是玉龍大哥讓我來喊你,他說你的年紀在我們之中最小,卻是第一個成婚的,作為同門兄弟,怎麼也要給你小小慶賀一下。再加上昨天婚宴人太多,喝的也不夠盡興,正好趁今早一起喝個小酒,吃個早點,怎樣?有時間不?」

    大清早的請喝酒,看來這蕭玉龍的耐性也很是一般啊。蕭澈心中冷笑,蕭玉龍找他是為了什麼事,他心裡一清二楚,當下,他臉上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激動道:「真的是玉龍哥喊我?有!當然有時間!既然是玉龍哥喊我,怎麼可能沒時間!那麼……現在就去?」

    蕭澈的表情讓蕭陽暗中冷笑加鄙視,他點頭道:「當然,走吧。」

    蕭玉龍的院子比蕭澈的起碼要大上四五倍,布置的很是奢華,還配有專門的仆女。

    院子中央靠北有著一個方亭,亭中的圓桌上已擺好酒水餐點。蕭玉龍端起酒杯,一臉溫文暖笑:「蕭澈弟,你迎娶了我們流雲城第一明珠,再次向你道喜了。我這個當哥哥的,看來也要努力了。」

    「謝謝玉龍哥。」蕭澈也連忙端起酒杯,激動的滿臉通紅:「其實……其實說起來,我成婚這事小的不值一提,真正應該道喜的,是我向玉龍哥才對。」

    「哦?」蕭玉龍面露疑惑,微笑道:「向我道喜?這我可有些聽不懂了。」

    蕭澈一臉正色道:「難道玉龍哥不知道蕭宗馬上要來人,然後在年輕一輩中挑選天資最佳者帶回蕭宗的事嗎?在我們蕭門年輕一輩,論天賦、地位、長相和為人,誰能比得上玉龍哥?所以這次被帶回蕭宗的人,肯定是玉龍哥莫屬,這才是天大的喜事。」

    「對!沒錯,這次會被蕭宗選中的,鐵定就是大哥!有大哥在,別人想都別想。」蕭陽也連忙說道。他的資質在蕭門上只是中等偏上,對於蕭宗這事,知道自己有幾分斤兩的他不敢有什麼想法,蕭門之中最有可能的,就是蕭玉龍無疑。而他這些年一直跟在蕭玉龍後面,如果蕭玉龍能進入蕭宗,對他也是百利而無一害,他甚至開始慶幸這些年一直巴結著蕭玉龍簡直是再正確不過的選擇。

    蕭玉龍卻是搖頭,一臉謙和的說道:「你們太抬舉我了,我們蕭門之中有那麼多優秀的兄弟姐妹。論玄力,我僥倖算是第一,但論資質的話,我可就不敢說了,不過我會努力爭取便是。來,蕭澈弟,為你昨日之喜乾杯。」

    雖然話音很是隨意,但蕭玉龍的眼眸深處,卻是深隱著比任何人都熾熱的瘋狂。

    一杯酒下肚,蕭澈的臉色變得潮紅起來。蕭陽在這時把臉湊過來,一臉笑的說道:「蕭澈弟,你昨天娶的,可是我們流雲城的第一美女,這艷福可真是羨慕死我們這些兄弟了。昨天的洞房滋味……嘿嘿,肯定是相當爽吧?」

    蕭玉龍端起酒杯,面帶微笑,但目光卻死盯向蕭澈和面孔和眼神,準備看他臉上露出尷尬的表情。但,就在蕭陽問完話的那一刻,蕭澈卻是兩眼放光,臉上露出男人都懂的淫笑,他腦袋向蕭陽那邊一湊,壓低聲音,嘿嘿笑道:「那是!嘿嘿嘿嘿……蕭陽哥,我跟你說,這女人嘛,果然都一個德行,夏傾月平時看上去跟個驕傲的孔雀似的,可一到了床上,完全就是個蕩婦啊,那叫聲,那滋味,豈止是爽!嘿嘿嘿嘿……」

    蕭澈一邊說著,眼睛眯起,面露紅暈,一臉陶醉的表情。

    乒……

    蕭玉龍手中的酒杯被直接捏碎,碎渣落了一桌。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