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了蕭澈的話,夏傾月試著將玄力凝於雙手。頓時,她的心中再次一震,因為玄力在雙手凝集時比之以往通暢了太多,速度,也足足快了近兩三成。

    看著夏傾月的反應,蕭澈滿意的點頭:「是不是感覺通暢快速了不少?如果把你全身寒氣引出,經脈通暢的話,你在不使用冰雲訣時體溫會和正常人無異,所有負面反應全部不會再出現,玄力施展的速度會快上近一半。而且,從今之後,你修鍊冰雲訣的速度,也會快上至少三成!哦,我只是隨便說說,你也隨便聽聽就行,反正你也不可能讓我這麼做。」

    蕭澈一邊說著,已經開始收拾起從葯事房拿來的東西。

    「你剛才說……修鍊冰雲訣的速度,會快上三成?」夏傾月猛然側首。蕭澈的這句話,讓她完全驚到,震驚到想相信,卻又無法相信。

    一顆能讓一個人在一兩年時間內進境加快一兩成左右的丹藥,是誰都不會質疑的天下奇珍,足以引起大片爭奪而起的血雨腥風。而蕭澈話中的意思……卻是永久增加三成!!

    這句話,何止是驚人!如果某一件東西,或者某一種條件可以讓一個人的修玄速度永久增加三成之高的幅度,那麼,夏傾月毫不懷疑,天下群雄會蜂擁而出,全力搶奪。

    「是啊。」蕭澈點頭:「隨便你信不信。」

    蕭澈一副「你愛信不信」的樣子反而讓夏傾月又更加相信了幾分,再加上被他調理之後的感覺更是親自感受的事實,面對他輕描淡寫說出的驚人之語,她已然無法生出太多的質疑。這種感覺讓她自己都深感詫異。龐大的冰雲仙宮在蒼風大陸屹立千年,都從未聽說過存在著如此驚人效果的方法,這個小小流雲城中,玄脈殘廢,又只有十六歲的少年,竟會如此肯定的說出……而且還讓她不受控制的隱隱相信著。

    「如果真有你說的效果……為什麼你又會說我不同意你做?」夏傾月道。

    「這個嘛……」蕭澈嘴角一歪,一本正經的說道:「很簡單的,你自己想想就白了。要驅散全身的寒氣和被凝結的脈絡,肯定要身上施針,既然身上施針,就當然要脫衣服,至少要把整個後背露給我……你連手都不願給我碰一下,會願意在我面前脫衣服?」

    夏傾月:「……」

    「好了,銀針用過了,我也該送回葯事房去了。」蕭澈沖著夏傾月微微一笑:「不用謝我,畢竟你是我老婆嘛。你昨晚大半夜跑去給我送毯子,我為你做些什麼,也是應該的。」

    看著蕭澈收拾東西的背影,夏傾月的臉色一陣變幻,然後終於又主動開口:「我體內積壓的寒氣,我一直都知道。冰雲訣初期會凝結部分經脈,我也知道。如果散掉寒氣,疏通經脈,的確可以解除身體的不適,對於施展玄力也有一定幫助……但這和提升修鍊玄力的速度又有什麼關係?」

    「這個涉及很複雜的醫理,嗯,非常的複雜,所以我不太想說,而且我即使我說了,你也不可能聽懂。」蕭澈含含糊糊的說道。額頭上連冷汗都險些冒出來……他本以為之前的話和針灸已經成功把夏傾月唬住了,沒想到她還是滿心疑惑的問了出來,而且直接問到點子上……因為提升修鍊速度,和寒氣、經脈什麼的,真的是半點關係都沒有。

    好在夏傾月也並沒有再追問,就在蕭澈把包裹重新紮起來的時候,夏傾月再次開口:「這些東西,你都是從哪裡學來的?以你剛才針灸的手法,完全有資格加入那些龐大的醫藥宗門!如果你真有你之前說的那些能力,那麼不要說這小小的流雲城,整個蒼風大陸都會知道你的名字,你又怎麼會一直默默無聞,反而只有殘廢之名。」

    加入那些醫藥宗門?蕭澈很是不屑的一撇嘴,然後轉過臉來,平靜的說道:「這些,都是我的師傅教給我的?」

    「你的……師傅?」夏傾月月眉微動,她從未聽說過蕭澈有什麼師傅。

    「我的師傅是一個偉大的醫者,一生懸壺濟世,救死扶傷無數。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遇到了他。他教我望聞問切、針指炙推,教我醫理藥理毒理,教我識遍天下百葯百毒百蟲百草。我是他唯一的傳承者,對我恩重如山,終身難報……卻又在不久前,離我而去,讓我無從追尋……這就是我為什麼會一些醫術,至於其他的,你就不要多問了。師傅的事,我不想提起太多。而且我會醫術這件事,不要說外人,就連我的爺爺和小姑媽都不知道,你算是除我自己之外,唯一一個知道的。」

    想起逝去的師傅,蕭澈的臉上無法自抑的浮現傷感與緬懷。這是他最真實的情感,沒有一絲一毫的虛假與做作。這種真實,也讓夏傾月受感染之餘,完完全全相信了蕭澈的話,輕然說道:「能讓你在這麼小的年紀擁有嫻熟到驚人的針術,看來,你的師傅必定是一個很偉大的醫者。」

    「是世界上最偉大的醫者,沒有之一!」蕭澈無比堅決的說道。

    蕭澈的樣子,讓夏傾月心中的疑慮不自覺又少了幾分,她微微猶疑后,終下決心:「……那,你確定你說的會讓我修鍊速度永久提升三成……是真的?」

    「我既然說出口,就不會辱了我師父的醫名。嗯?你該不會是……想要試試吧?」蕭澈轉過身,滿臉詫異的看著她。

    夏傾月小舒一口氣,微微側過目光:「你確定只需要露背。」

    蕭澈眼睛亮了起來,臉往前一湊,笑眯眯道:「你非要全露的話也是可以滴……」

    夏傾月雙眉一蹩,紅袖一甩,一股忽然捲起的涼風讓蕭澈全身打了個哆嗦。她走向床邊,口中淡淡道:「開始吧,讓我看看你的醫術是不是有你說的那麼神奇……不過,你要是敢有其他的念頭,我一定不會饒過你。」

    「你一巴掌就能拍死我,就算我想,也不敢吖。」蕭澈賊兮兮的笑了起來。

    剛剛收起的銀針盒和赤陽花汁又拿了出來,然後走到了床前,對已坐在床上的夏傾月滿臉嚴肅道:「脫衣服!」

    很純潔的三個字,愣是被蕭澈喊出了惡霸逼迫良家婦女的感覺。

    可想而知,一向冰清玉潔,如傲世清蓮的夏傾月聽到這三個字內心會是何種反應……但是,修鍊速度永久增加三成,這個誘惑實在太大了。大到了可以說任何玄者都不可能抗拒的了!因為如果真的成功,就意味著同等天賦悟性、同等玄功玄技,同等環境資源下,修鍊三年的進境,將相當於對方修鍊四年!百年之後,將超出對方三十年的進境!

    蕭澈也拿準了夏傾月縱然要脫衣,也不會選擇拒絕。因為夏傾月顯然是一個追求更高玄力的女孩,否則,她也不會不惜斷情斷欲的後果加入冰雲仙宮。

    如果真如他所說的那般,那麼,這樣的代價完全值得……何況,也僅僅只是露背而已。夏傾月如是想著,對著蕭澈背過身去,胸口輕一起伏,已是心如平鏡,她閉上眼睛,衣扣解開,大紅的衣裳順著她的香肩玉臂緩緩滑落,頓時,粉光緻緻,白的晃眼的美人玉背毫無遮掩的呈現在蕭澈的眼前。

    她拉過錦被,覆在自己胸前,滑下的紅衣掩住豐滿誘人的嬌臀,裸露著水一般的玉背曲線,當真是瘦不露骨,明艷無雙。肩頸肌膚更是粉嫩無暇,如若潤脂,看的蕭澈目光直直,一陣發怔。

    「馬上開始!不許有其他的念頭!」夏傾月閉上眼睛,冷然出聲。

    「女人的身體,不就是給自己夫君看的么。」蕭澈小心的嘀咕了一句,然後閉上嘴巴,拿起銀針,銀針入手的那一刻,他的神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感受著身後蕭澈已變得平穩的呼吸,剛要開口的夏傾月不再說話,微微閉目。雖然她到現在也有些不敢相信蕭澈說的是真的……但修鍊速度增加三成的誘惑,哪怕只有絲微的可能,也沒有誰能夠拒絕。

    風聲微動,隨著蕭澈手腕的晃動,一枚銀針已輕然點刺在了夏傾月玉背的天宗穴上,手指沒有碰到她的半點肌膚。

    蕭澈開始運指如飛,一枚又一枚的銀針被他拿起,迅疾而精準的點刺了夏傾月的背上,快到了只能看到一片持續晃動的虛影。

    夏傾月閉著眼睛,注意力全部放在後背上,她開始察覺到,每一根銀針刺入時,都會伴隨著絲絲的玄氣。這個發現,讓夏傾月心中頓時一動……

    她很清楚蕭澈的身體狀況,玄脈殘廢的他只能停駐在初玄境一級,他所能施展出的,也只有最最基本,最最微小的玄氣。而每一枚銀針刺入後背,伴隨的玄氣對她來說雖然微小,但那對初玄境一級的玄力來說,卻幾乎是極限的強度!

    她不知道蕭澈為什麼要在銀針中夾帶玄力。但,這分明意味著他刺出的每一針,都在用盡著全力。

    之前手上的八針,由於太快完成,她的注意力也都集中在蕭澈的手法之上,所有並沒有察覺到這一點。此時察覺,讓她的心海一時之間無法平靜。

    此時,她的後背上已點入了二十三針,蕭澈的速度,也明顯的慢了下來。如果夏傾月此時回首,會看到他已是面色微赤,滿頭大汗。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