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習慣是一種很可怕的東西,它會在不經意間悄然篡改著一個人的心靈。

    迎親時,蕭澈想要攙扶夏傾月,被她無情凍住了手臂。第一次對她喊聲「老婆」,讓她差點大發雷霆,第一次牽她的手,蕭澈都能感覺到來自她的冰冷殺氣……

    而這才幾天的時間,蕭澈口中的「傾月老婆」喊的越來越順溜,她已聽之任之,不管她心裡怎麼想,但表面上總歸是完全接受了這個稱呼。而不要說被他牽住手掌,就連在他面前脫衣服,都已不是那麼彆扭。

    這幾天,蕭澈毫無疑問的睡在牆角,不過地上鋪著厚厚的毯子,也總算睡得不是那麼難受。而每到凌晨三時,他都會主動醒來,用銀針而對她進行「調理」。這幾天,她已越來越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體質發生了多麼驚人的變化。

    光線暗淡,但夏傾月的裸背依舊如若玉質,膚光勝雪。蕭澈手持銀針,指尖飛舞,不多時已是大汗淋淋。兩刻鐘后,又一次「通玄」完畢,蕭澈將銀針全部收起,口中長長出了一口氣,虛脫之下,他的大腦忽然一暈,身體一晃,整個身體直接撲在了夏傾月的裸背上,一股無法形容的溫軟柔滑感頓時從他的胸前傳來。

    夏傾月猛然睜開眼睛,眸中閃過一抹怒色,她剛要發力將蕭澈遠遠震開,忽然察覺到他此時的氣息竟是無比的虛弱……比之之前任何一次都要虛弱數倍。

    夏傾月的玄力頓時收回,只用很小的力氣將蕭澈推開,然後瞬間拉上衣服,轉身伸手將蕭澈的身體撐住,看著他道:「你怎麼了?」

    蕭澈的臉色蒼白的看不到一絲的血色,兩隻眼睛也是半睜,似乎連完全睜開的力氣都已失去。他微一搖頭,虛弱的說道:「沒事……只是力氣和精力都有些……過度透支而已……讓我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夏傾月的眼眸微微晃動,心中再次出現了一絲不該有的疼痛感。第一次為她施針后,他就全身脫力。而一次脫力,或許可以相對容易的修整過來。但這幾天,他每天都要對她施針,每一針,都要用上他最極限的玄氣。他的身體本來就弱,這樣連續的虛弱……又怎麼可能撐得住。這極有可能,會對身體造成永久性的損傷。

    「……你不需要為了我這麼拚命。」夏傾月眼神複雜的說道。

    蕭澈咧了咧嘴,笑了起來:「不,你有資格……因為你是我……名媒正娶回家的老婆!」

    夏傾月:「……」

    蕭澈閉上眼睛,緩緩養著力氣,用很輕的聲音道:「雖然,你嫁過來,只為報恩,從不把我當你的夫君。但我卻沒有辦法不把你當我的老婆。除非我休了你,否則,對自己的女人好,也是男人最基本的責任和尊嚴之一……」

    說完這些話,蕭澈的胸口一陣暖呼呼的……我去!連我自己都被感動了,我就不信你這個女人的心裡半點感覺都沒有!

    半晌,他沒有聽到夏傾月說話,睜開眼睛,輕喘幾口氣,帶著一副可憐相說道:「傾月老婆,我現在可能有些走不動了。你能不能……把我扶到那邊去。」

    他的眼神,示意向那個牆角……他睡覺的地方。

    夏傾月看了那張鋪在地上的毯子一眼,心中的那絲不該有的疼痛感又隱隱加深了幾分,她搖搖頭,身體轉向床邊:「你睡床上吧,我睡那裡。」

    一聽這樣的話,蕭澈立刻急了起來,不知哪來的力氣,以最快的速度伸手抓住了夏傾月的手臂:「不行!絕對不行!雖然你各方面都比我強……但我是男人,你是女人!我身為一個男人,怎麼能做出自己睡床,讓女人睡地的事!你要是睡那裡,我寧願睡到院子里去!」

    聲音很急,更是透著一種無法不容辯駁的堅決。說完,他還掙扎著起身,作勢要下床。

    夏傾月的臉色頓時浮現出一種複雜的神情,她貝齒微咬,在短暫的掙扎后終於做出了決定,伸手將蕭澈虛弱的身體向里輕輕一推,然後拉過大紅的毯子,同時蓋在了自己和蕭澈的身上。

    「不許碰我。」夏傾月在床的外側躺下,背對蕭澈,不讓他看到自己此時的表情。

    蕭澈默默的笑了起來,他以最快的速度擺好一個最舒適的睡姿,美.美的閉上了眼睛:「放心好了。以你的玄力,我就算想,也不可能把你怎麼樣……呼,同床共枕……這樣,才算是夫妻嘛……」

    夏傾月:「……」

    「好累……傾月老婆,我先睡了……唔,明天讓小姑媽給我做一份雪參母雞湯大補一下……唔……」

    蕭澈的聲音越來越小,在他聲音完全落下時,呼吸也已變得格外平穩……已是在過度的疲累之中安然睡了過去。

    夏傾月悄然轉過身來,看著蕭澈近在咫尺的面孔,眸光一陣複雜至極的顫動……

    從加入冰雲仙宮開始,她就決心一輩子禁情禁慾,從未想過有一天會和一個男子同床而眠。他也一直堅信著自己絕不會允許這樣的事發生。在嫁給蕭澈之前,她甚至不會允許蕭澈碰觸自己分毫……

    但現在,她卻和他睡在同一張床上,而且心裡,竟然沒有太多的無法接受感……

    我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是因為對他的那種愧疚感?

    或許吧……

    心思煩亂的想著,不知不覺,她也沉浸入睡夢之中。她沒有發覺,身邊明明躺著一個男人卻這麼快就能入睡,意味著她的潛意識裡,對蕭澈已幾乎沒有了任何的戒備與排斥之心。

    這一覺,蕭澈一直睡到了日上三竿才醒來。睜開眼睛時,夏傾月已經不在身邊,房間里,也沒有她的身影。

    雖然休息了一整晚,但身上依然泛著相當嚴重的酸軟感。蕭澈坐起身來,重重的呼出一口氣,自言自語道:「在這樣下去,身體還真有累垮的可能,我似乎多少是有點過於逞強了。」

    「不過,也只有這樣,才能讓她主動為我找尋那三件東西了。」

    蕭澈下床,換了一身衣服,脫去外衣時,他握了一下脖子上掛著的吊墜,短暫的怔了一會……在他重生回來的第一天,重疊的記憶就讓他對這個吊墜產生了巨大的疑問。因為在滄雲大陸的那一世,他的脖子上也有一個吊墜,而且和他現在所戴在身上的一模一樣!吊墜似乎是銀制,可以從中間打開,然後露出兩面光潔的小鏡子,但也僅此而已,沒有什麼其他特別之處。

    在滄雲大陸,他的師傅告訴他,在撿到他時,脖子上就戴著這枚吊墜。而他現在身上的這枚,也是他在記事時就戴在身上。爺爺告訴他,這是他的父親蕭鷹不知從何得到,在他出生后就戴在他的身上,也就是父親的遺物。

    兩世……一模一樣的吊墜……到底是怎麼回事?

    換好衣服,蕭澈意識進入天毒珠之中。碧綠色的世界里,那個赤色頭髮的女孩依舊保持著最初的姿態安靜的漂浮在那裡,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這兩天,他旁敲側擊的問爺爺和夏傾月有沒有哪裡存在著生長紅色頭髮的人,得到的回答都是「從未聽說過」,這讓蕭澈對這個女孩的身份產生了更多的好奇和疑惑。不過,他並沒有將這個女孩的存在告訴任何人。

    換了一身輕便的衣服,舒展了一番身體,蕭澈的鼻間忽然傳來一股誘人的鮮香味道,讓他瞬間泛起了口水。他循著味道,一眼看到了放在桌子上的那個湯罐,火速衝過去,打開蓋子,一股熱氣伴著勾人的美味緩緩升騰。

    「雪參雞湯……呼!還是小姑媽最好了!」蕭澈頓時一陣飢腸轆轆,拿起筷子就狂吃起來。吃到一小半時,房門被推開,一身淺黃衣裳的蕭泠汐俏生生的走了進來,看到蕭澈的吃相,她張了張唇,道:「咦?雞湯?好香啊!好像還有雪參的味道,小澈,誰給你做的雞湯?哼哼,還居然不告訴我,自己一個人在這裡偷吃!」

    蕭泠汐的話讓蕭澈頓時一愣:「小姑媽,難道這個不是你送來的?」

    「當然不是!」蕭泠汐說完,眼神頓時變得怪異起來:「在這蕭門裡面,會給你**湯的,除了我,哼……好像就只有可能是你的傾月老婆了!看來,你們的夫妻關係相當好唷。」

    蕭泠汐的話中,明顯夾帶著一股酸酸的味道。蕭澈放下筷子,低語道:「她……怎麼可能……會給我熬雞湯……」

    這根本不科學!

    「哼!才不管是誰給你做的,反正你本來就喜歡喝雞湯,全部喝掉就是……我是來告訴你,蕭宗的人下午就會到了,現在整個蕭門都在準備,你到時候也一定要小心一點,千萬千萬不要不小心冒犯蕭宗里的人。」蕭泠汐很嚴肅的說道。

    「知道了,大不了我不出門就是,反正他們也不可能選中我。」蕭澈一臉無所謂的應聲。

    「不出門是不行的。」蕭泠汐沖著他晃了晃雪白的玉指,正色道:「聽門主說,蕭宗來的那個大少爺要審閱我們蕭門的所有人……一個都不可以少!到時候,千萬不可以失了禮數。」

    「這個就更不用擔心了,小姑媽又不是不知道,我一向最懂禮貌了。」蕭澈笑著回答,然後又開始低頭狂吃。

    「好吧。那我先去老爹那裡幫忙了,你喝完雞湯后沒事的話,也一起過來好了。」蕭泠汐說完,轉而離開。

    …………………………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