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泠汐剛離開不久,夏傾月就走了回來。今天的她換掉了一身紅衣,取而代之的是一襲水藍色的羅裙,上面淺綉著鳳凰紋飾,發嵌藍寶石釵簪,雙耳掛墜著明珠做的耳墜,粉頸掛著寶藍色的珠鏈,裸露的脖頸肌膚雪白剔瑩,似能看透骨骼一般微帶透明,容光明艷,絕美至極。

    蕭澈的眼前猛的一亮,直接看的呆了過去。仙落凡塵,詮釋的不就是這樣的絕世美景么……

    夏傾月從門外走進,每一步都輕渺優雅的如同踏在雲端,雪顏粉頸無一不是美到極點,更顯露著一種讓人自慚形穢的高貴與冷傲……任誰看到她,都不會相信她僅僅只是一個偏遠小城的商人之女,而是會以為她是高高在上,不可褻瀆的皇女。

    蕭澈看的一陣目眩神迷,心中更是感嘆萬千……她唯一能換衣服的,也只有這個房間!自己當時一定在呼呼大睡,竟然錯過了她換衣服的大好風景!啊啊啊,簡直不能原諒!!

    「藍色的衣裳,比紅色的更適合你。」蕭澈看著她,賞心悅目之餘,由衷的讚歎道。

    對於他的讚美,夏傾月毫無動容。看了一眼桌上已經空了的湯罐,她走過去拿起,便欲向外走去。

    「是你做的雞湯?」蕭澈出聲問道。

    「不好喝?」夏傾月背對著他,冷冰冰的說道。但眼眸深處,卻晃過一抹連她自己都無法理解的微妙情感。

    「很好喝,我才知道,原來你做湯也這麼厲害。」蕭澈笑著說道,他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一本正經道:「為了報答傾月老婆的雞湯,今天晚上,我在床上一定……會更加賣力。」

    「……」對於他時不時的語言調戲,夏傾月已是習以為常,面無表情道:「今天下午,蕭宗那邊會有人來。帶頭的是蕭宗宗主最小的兒子,名為蕭狂雲,我聽師傅說,這個蕭狂雲玄力修為在蕭宗年輕一輩只能算一般,在外名聲極差,但由於是最小的兒子,極為受寵,流雲城沒有人能惹得起他。能不與他碰面,就盡量避開吧。」

    「蕭狂雲?好,我知道了,謝謝傾月老婆提醒。」蕭澈笑眯眯的說道。

    ……………………………………

    今天,是蕭宗之人到來的一天。

    蕭宗要來人的消息影響的又豈止是一個蕭門,整個流雲城都受到相當巨大的影響。

    流雲城,在各方面,都處在蒼風帝國的最最底層,而蕭宗,卻是處在蒼風帝國的最高巔峰,兩者之間相差了不知多少個層次。蕭宗的人……還是蕭宗宗主的兒子親臨這裡,性質完全不啻於皇帝親臨最卑微的鄉下人家,整個流雲城被一種緊張的氣息所籠罩。一些人隱隱期待,希望能想方設法和蕭宗攀上一丁點的關係,更多的人則是內心惶惶,得知今天下午就是他們到來的時間后,都在家閉門不出,唯恐不下心觸犯到對方……蕭宗的人要殺他們,簡直和踩死地上的螞蟻沒什麼區別。律令,對他們而言就是個笑話。

    蕭門大院內外收拾的整整齊齊,四處一塵不染。蕭雲海一直居住的那個蕭門之中最大,最豪華的庭院早在兩天前就經過了重新修整打掃,連床單被褥傢具都全部換新,而蕭雲海自己則搬進了隔壁的小院。就連接下來幾天的餐點,蕭雲海也是親自布置……雖然累的焦頭爛額,但心中卻一直是興奮無比!因為他有十成十的把握蕭宗這次選中的會是他的兒子蕭玉龍!到時,他的兒子一飛衝天!他自身,也將成為流雲城……不!是方圓數百里無人敢惹的絕對霸主!

    從上午十時開始,蕭雲海就親自引領各大長老、執事等站在了門口,準備迎接,他們一直等到中午……再到……下午……直到近下午五時,一個蕭門弟子才滿頭大汗的跑了回來,大來遠就喊道:「門主!來……來了!!蕭宗的人來了……那氣勢……絕對是蕭宗沒有錯!」

    所有人全身一震,蕭雲海一個跨步站到門外,低吼道:「快!馬上通知下去做好準備,誰哪裡做的不好怠慢了貴客,定然不饒!各位長老,馬上隨我去遠迎!」

    在蕭雲海一路狂奔,直接迎出了一里多地時,終於看到視線中一行四人正不緊不慢的向他們所在的方向走來。

    四人之中,當先的是一個青年男子,看上去勉強有二十歲,穿著華貴,身材中等,相貌平平,微白的臉上透著一絲蠟黃,一副縱慾過度的面相。就長相而言,這絕對是一個扔進人堆就找不著的貨色,但就是這麼一張普通的面容上,卻滿滿著寫著驕狂與傲慢。他走路時倒背雙手,雙目朝天,對於偶爾路過的行人連目光都不甩一下,彷彿多看一眼都是污了自己的眼睛。

    他的身後緊跟著一個全身黑衣,面色沉穩如水的老者。再後面,則是兩個同樣一身黑衣的青年人,他們的肩膀上,分別綉著一個銀色的飛鷹圖案。

    蕭雲海深吸一口氣,快步迎了上去,雙手抱拳,身體前傾,恭敬小心的問道:「請問,四位可是來自蕭宗的貴客?」

    走在前面的青年男子的腳步停了下來,目光散漫的看了他們一眼,半閉著眼睛道:「沒錯,本公子就是蕭宗蕭狂雲。」

    蕭雲海的姿態頓時變得更加恭敬,誠惶誠恐道:「原來真的是四位貴客,太好了!我們已經恭候多時。鄙人是這流雲城中蕭門的現任門主,我身後這五位,是蕭門最德高望重的五位長老。四位貴客為了我們蕭門遠道而來,我們不勝感激和惶恐。」

    「廢話不用多說了。」蕭狂雲目光從五個長老身上隨意一撇,然後懶洋洋的甩甩手:「前面帶路吧。」

    「是是!請。」蕭雲海連忙點頭,然後欠著身體,親自在前面帶路,走回蕭門。

    「不知這位前輩是……」

    「蕭漠山。」黑衣老者淡淡的說道。一張老臉毫無感情,猶若死屍。

    蕭雲海不敢在說話,心中一片凜然。這個蕭狂雲的玄力修為他尚能琢磨,但從這個蕭漠山身上,他卻察覺不到一絲玄力的存在。這種情況,要麼是這個蕭漠山毫無修為,顯然,這一點毫無可能。要麼,是他的玄力修為遠遠超過他,根本不是他所能窺探。

    回到蕭門時,門口已站了一大堆的人,見到蕭雲海在前面那恭敬的姿態,他們心裡一咯噔,目光齊刷刷的落在了那個姿態狂傲的青年男子身上,然後爭先恐後的應了上來。

    「敢問這位可是蕭宗來的公子?」一個沖在最前面,體態發福的中年人恭恭敬敬道。

    「你是誰?」蕭狂雲斜過半隻眼睛看著他。

    「在……在下就是這流雲城的城主,鄙名司徒南,聽聞蕭宗貴客蒞臨,特……特來迎接。」司徒南的聲音說到後面,都開始哆哆嗦嗦起來,額頭上也是一排冷汗。他身為流雲城主,大人物也算見過不少,但他見過的大人物,在蕭宗公子面前連個屁都不算。眼前這個一臉傲氣的男子貌不驚人,但要整死他,也就是一句話的事。

    「鄙人宇文跋,是蕭門主多年好友,特來……特來瞻仰一番蕭宗公子的風采,並附上微薄禮品,望蕭公子笑納。」在流雲城和蕭門齊名的宇文家家主也連忙上前,一臉恭敬,手裡還捧著一個小巧精緻的玉盒。

    蕭狂雲向那個玉盒上掃了一眼,向後面的兩人一甩手:「收了。」

    後面的一人立即上前一步,面無表情的將玉盒拿在手裡。

    見這個蕭宗大少居然收了他的禮品,宇文跋滿臉喜色。其他想和蕭宗攀上點關係的人也聯盟爭先恐後的湧上呈遞著自己帶來的大禮……蕭狂雲來者不拒,照單全收,然後斜著眼睛,漫不經心道:「你們都退下吧,今兒個天也有點晚了,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對對!蕭公子跋山涉水來到這裡,一定早已疲憊。等蕭公子休息好了,我們明天再來拜會。」司徒城主連忙點頭說道。

    人群這才散去。

    蕭雲海和五長老恭恭敬敬的把蕭狂雲引進蕭門,蕭雲海向前道:「四位蕭宗貴客一路跋涉,想來已經疲憊,要不要先稍作休息?雅居都已備好。」

    「不用了,我身子骨還沒那麼嬌弱。」蕭狂雲目光掃了蕭門一眼,嘴角一扯,露出一個毫無掩飾的鄙夷,然後淡淡說道:「如果不是蕭崢長老去世,我都不知道還有這麼個地方。聽說這處的先祖是被我們蕭宗驅逐出去的廢物,不過再廢物,畢竟也是蕭宗出去的,就算是蕭宗不要的廢物,在這種地方照樣可以當霸王,過了這麼多年,能發展成這樣,倒也還湊合。」

    「是是,承蒙蕭公子誇獎。」

    面對蕭狂雲**裸的輕視鄙夷,蕭雲海卻是一陣點頭稱謝,哪敢有半分反駁。

    「死者為大,我親到來這地方,也是為了應承蕭崢長老的遺願。目的,已經在信里和你們說清楚了。明天上午,讓你們族裡的所有人都集合在這院里,一個都不許少,我會親自挑選個人帶回蕭宗去。」說到最後一句話,蕭狂雲的頭高高昂起,宛若在下達福澤天下的聖旨一般。

    ————————————

    我們的微信平台上最近正在進行發素顏照贏獎品活動,有興趣的可以來參加→→→→我們的微信平台:【huoxingyinli99】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