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今天可以說是蕭門有史以來最熱鬧的一天。

    一大早,蕭門大門口就被圍了個水泄不通。流雲城中能稱得上權貴的家族,在這裡都能看到,而且基本都是最高主事者。人雖眾多,但沒有一人敢大聲喧嘩,都在儘可能小聲的竊竊私語著,唯恐驚擾到正在蕭門中的大人物。

    「很早之前就聽說蕭門的始祖是來自蕭宗,原來這竟是真的。」

    「蕭門這一下可要飛黃騰達了,以後可得經營好和蕭門的關係了。」

    「還好以前沒得罪過蕭門,否則可就要寢食難安了。」

    「老木,你怎麼也來了?」

    「唉,大家都爭前恐后的來,我也沒辦法不來啊。他們是為了能攀個關係,我是防個萬一啊。否則那個來自蕭宗的小祖宗萬一詢問和清點起流雲城有多少大家族,然後發現我木家沒人來,找個茬什麼的,那我們全家上下可是吃不了兜著走啊。」

    蕭門的大門一直緊閉,他們也都小心翼翼的等著,沒有一個敢離開。

    這一等,就是等到了上午九時。

    天還沒亮時,蕭門中心的空地上就搭起了一個高台,搬好了桌椅和各種器具。上午八時,蕭門響起了急促的緊急集合令,一時間蕭門之中人影攢動,所有人都第一時間衝到了集合地點,不到一刻鐘的功夫,蕭門之中無論男女老幼全部集合在既定位置,一個不少。

    今天,將是蕭門最重大的一天。會發生什麼,他們也都知道的很清楚,絕大多數的人都是滿臉的激動和期待。即使是一些天賦很是中庸的人,也在心裡奢望著被蕭宗的人看中的可能性。

    蕭澈基本是最後一個到場的,他牽著夏傾月的手不緊不慢的走過來時,瞬間成為了全場人的焦點……當然,如果只是他一個人,估計願意多看他兩眼的都沒有,關鍵是他身邊的夏傾月!

    身姿曼妙絕倫,容顏傾世傾城,人們彷彿看到了絕美無雙的碧波仙子正向他們緩緩走來。尤其是那些年輕男子,目光齊刷刷的變得獃滯,心臟狂跳,有的嘴角都有口水流了下來而不自知。

    反觀她身邊的蕭澈……臉色微白,眼皮耷拉,雙目無神,腳步無力。走過來不過幾十步,竟連著打了三個呵欠,一副懨懨欲睡,房事過度的樣子。

    嗯?房事過度……

    忽然想到這一點,再看到他和夏傾月牽在一起的手,不少人牙齒緊咬,身體直哆嗦了起來,眼中放射出濃濃的不甘和妒火。想到如此天姿國色,他們夢寐以求的女神竟被這個他們不最為看不起的廢物每天壓在身下覆雨翻雲,他們憤怒嫉妒的胸口都幾乎要裂開。

    蕭澈那半睡不醒,疲憊不堪的樣子不是裝出來的,但當然不可能是什麼房事過度。凌晨三時醒來給夏傾月針灸調理,累的半死不活,大清早又被叫起來,他能有精神那才奇怪。至於他們牽在一起的手,也鐵定不可能是夏傾月主動。而是走過來的時候,蕭澈忽然就一把抓上了,眾目睽睽之下,夏傾月總不能毫不客氣的掙脫,再加上這幾天被他牽手也牽習慣了,也只好聽之任之。

    「蕭門之內什麼都好,就是有一個多餘又礙眼的廢物!」

    在蕭澈走過一個青年人身邊時,一個足夠他聽清楚的譏諷聲從他的身側傳來。蕭澈微一側目,看到三長老蕭澤的長孫蕭承志正斜眼看著前方,嘴角掛著一絲毫無掩飾的嘲笑,臉上還分明帶著極力掩飾的嫉妒。

    他這句話是對著前方說出,但就算是傻子也知道他是在嘲諷蕭澈,一時間周圍鬨笑聲響起,一個個青年子弟帶著戲謔的目光看向蕭澈。

    「承志哥,你方才是在和我說話嗎?」蕭澈腳步頓了一下,向蕭承志問道,臉上掛著人畜無害的笑。

    「哦,蕭澈弟你誤會了,我方才明明是在對廢物說話,蕭澈弟這麼問,難不成認為自己是個廢物?」蕭承志轉過身來,笑眯眯的說道。目光碰觸到夏傾月絕美的雪顏時,目光一陣難掩的狂熱。

    「哦!原來如此!」蕭澈一臉恍然的點頭,然後拉起夏傾月的手:「原來不是說我。傾月老婆,咱快回自己的位置上去吧……嘖嘖,看著一隻只夢想著要吃天鵝肉的可憐癩蛤蟆,我倒寧願當個天天抱著天鵝睡覺的廢物,傾月老婆,你覺得呢?」

    「你說……什麼!!」蕭承志猛然的轉過身來,一臉低沉。

    「嗯?」蕭澈停住腳步,滿臉驚詫的看著他:「承志哥,你這是怎麼了?我剛才說的是癩蛤蟆,你怎麼會是這麼奇怪的反應。難道承志和我口中的癩蛤蟆還有什麼特別的淵源?」

    「你!!」蕭承志怒氣沖頂,嘴唇都直哆嗦,卻是一個字都無法再說出來。

    「傾月老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癩蛤蟆急了也是會咬人的,萬一被這麼個玩意咬上一口,豈不是要噁心死。」蕭澈一邊說著,一邊拉著夏傾月遠遠走開。

    蕭承志臉色肌肉一陣抽搐,差點當場噴出一口老血。

    「澈兒,傾月,到這裡來。」

    人群之中,蕭澈很快就看到蕭烈正在向他招手,蕭泠汐也在蕭烈身邊。他和夏傾月快步走了過去。

    夏傾月經過蕭澈幾次施針,無論體質、臉色都發生了極大的變化。體質且不說,她的面色變得更加嬌嫩紅潤,明艷照人,不過面色的這種變化在蕭烈的眼裡可就是另外一種理解了,再看蕭澈明顯一副發虛的萎態,蕭烈壓低聲音,笑呵呵的說道:「澈兒啊,你還太年輕,還是個半大的孩子,身體還在發育,這男女之事上,可要盡量節制啊,不然對身體可相當不好。」

    「啊?」蕭澈一陣瞠目,隨之反應過來,只好訕訕的點頭:「這個……我知道了,以後一定節制……節制……啊!」

    一聲痛吟,他握著的那隻小手忽然用指甲在他手背上狠狠的刺了一下。夏傾月別過臉去,隱約可以看到一抹粉色在她臉頰上緩慢蔓延。

    嗯嗯嗯?她竟然會臉紅……

    蕭澈剛要小聲解釋,忽然又是一陣齜牙咧嘴……卻是蕭泠汐的小手在他左邊的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

    「小姑媽,為什麼掐我?」蕭澈看向蕭泠汐,滿臉委屈的說道。

    「哼!」蕭泠汐唇瓣高高翹起,也別過臉去,賭氣的不去理他。

    「蕭公子到!!」

    這時,一陣嘹亮的喊聲從前方傳來。人群霎時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了聲音的來源,想一睹蕭宗之人的風采。不多時,一個衣著華貴,神態傲然的青年男子在人群簇擁下向這邊走來,身後蕭漠山半步不離,蕭雲海則在前面親自引路,無論神情、姿態都是恭恭敬敬,不但有一絲怠慢。

    在蕭雲海的引領下,蕭狂雲走上搭起的高台,坐在了最中間的那個太師椅上,他目光掃視下方蕭門中人,神色倨傲的宛若俯視萬民的帝王。一小會兒后,他向蕭雲海點點頭,示意可以開始了。

    「這就是蕭宗來的那個大人物?不說別的,這長相也太磕磣了點吧。大宗門的基因不也應該很強大么……嗯?該不會不是親生吧。」蕭澈在那小聲嘀咕道。

    「一百個加起來都比不上小澈!」蕭泠汐也附和著說道。剛一說完,才想起正生他氣呢,又連忙「哼」了一聲,別過臉去不理他。

    「澈兒,汐兒,不要亂說話。」蕭烈低聲道。

    「哦。」蕭澈應聲,不再開口。

    「蕭門的人,都到齊了嗎?」蕭狂雲眼睛半眯,緩緩開口,聲音有氣無力。但兩隻眼珠子卻是快速轉動,在人群中找尋著昨天看到的那個仙女的身影,以及蕭玉龍口中不比那個仙女差多少的女孩。

    「已經確認,都到齊了,絕對一個都不會少。」蕭雲海一臉嚴肅道。

    「很好!」蕭狂雲點頭,然後目光一斜大門方向:「門外站著的,都是些什麼人?」

    「回蕭公子,他們都是流雲城中的權貴人家,今天一早就已聚集這裡,盼望著能一睹蕭公子風采。」蕭雲海欠身回答道。

    「是這樣啊。」蕭狂雲點頭,然後一揚手,道:「既然是客人,總不能讓他們就這麼一直在外面候著,那就讓他們都進來吧。今天的事有蕭門之外的人在場見證也是好事,省的到時候有人說我偏頗。」

    蕭雲海連忙一個馬屁拍下來:「蕭公子不愧是蕭宗宗主之子,這般年輕就有如此的胸懷,實在是讓我等敬佩汗顏……蕭德,快去請客人們進來。」

    大門打開,這些在流雲城呼風喚雨的權貴之人一個個神態拘謹,井然有序的走了進來。每個人都帶著一番重禮。這些人中,蕭澈還看到了夏傾月的父親夏弘義。

    「很好,那麼現在可以開始了。」蕭狂雲直起斜在椅子上的腰身,總算擺出一個還算正常的坐姿,看著下方,淡淡的說道:「我叫蕭狂雲,來自蕭宗。蕭宗的大名,你們應該很清楚。在這蒼風帝國,還沒有我蕭宗決定不了的事。而你們,也應該感到光榮,因為雖然有些雜弱,但你們也算得上是蕭宗一脈。你們這個蕭門的祖宗,是我們蕭宗一個長老的兒子。只不過當初你們的祖先雖是長老之子,但卻是和仆女而生,身份低賤也就罷了,玄力天賦也實在太廢。而廢物,是不配留在蕭宗的。你們的祖先從而被那位長老驅逐到這個地方,也就有了你們這個蕭門。」

    蕭狂雲的話極其刺耳,分毫不掩飾對整個蕭門,甚至蕭門始祖的不屑。聽的一些蕭門中人暗皺眉頭,但卻沒有一個人敢發作。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