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狂雲很狂,而在這蕭門之內,他也的確有狂的資本。不要說他話說刺耳,就算他罵蕭門所有人都是狗,蕭門上下也必須老老實實聽著,絕對不會有人敢反駁一聲,說不定還會有人配合的搖搖尾巴。

    「蕭崢長老去世前,念及父子之情,留下遺言。希望找到你們,並帶一個年輕一輩資質最好的帶回蕭宗培養。」

    蕭狂雲拿起一本蕭雲海連夜準備的名冊,環視四周,傲然說道:「今天,我會親自把關,過一會兒,被我喊到名字的人,就到我面前來展示你的玄力。不過,判定資質的標準可不是玄力的強弱,而是看根基與潛力!」

    「到來這裡之前,家父讓我帶來一顆通玄散,被選中的人不但可以被帶回蕭宗,還可以得到這枚通玄散作為獎勵!好的丹藥,只有資質足夠的人才配享用,用在垃圾身上,只會浪費!」說到這裡,蕭狂雲目光側向蕭雲海:「蕭門主,把通玄散拿出來吧。雖然這是給你們蕭門的禮品,但獎賞給資質最好的人,你應該沒異議吧。」

    蕭狂雲的話,即使是再荒謬,蕭雲海也不敢有什麼意義。但聽了他的話,蕭雲海的臉色卻是一下子變得蒼白,額頭上冷汗直冒,他沒有動身去取通玄散,而是站在那裡,口中一陣支吾。

    「怎麼回事?」蕭狂雲臉色一陰:「蕭門主,你不會是不捨得這通玄散吧?」

    「不不,當然不是。」蕭雲海連忙搖頭,神色一片惶恐:「只是……只是……」

    「只是什麼?」

    「噗通」一聲,蕭雲海直接單膝跪地,雙手打顫,面帶恐懼的說道:「我……我該死……昨日蕭公子饋贈的通玄散,我放到了我蕭門的葯事房,並交代葯事房的人一定要好生保管。但是……但是今晨,葯事房的人忽然跑來告訴我,放在葯事房的通玄散竟然……竟然不翼而飛了!」

    嘩——下方的人群頓時亂作一團,一陣喧鬧。

    偷蕭宗帶來的至寶……誰竟然這麼大的膽子!

    「嗯?」蕭澈微微皺了皺眉,心中一陣疑惑……以他對蕭雲海十幾年的了解,他是個相當謹慎的人。以他的性格,在拿到蕭宗帶來的至寶之後,竟然不帶在身邊,反而交給葯事房,這有點不合情理……要知道葯事房只有蕭古一個人,且他專註醫術,幾乎沒什麼玄力,葯事房也因此算得上是蕭門內部防禦最弱的地方。

    而且,通玄散可是蕭宗帶來的,就算有人垂涎,至少也該等到蕭宗的人走了之後再動手,為什麼要偏偏選擇這麼危險的時機……就算偷到手了,又有命去用嗎?

    蕭烈全身一震,猛然側目看向蕭泠汐,卻發現蕭泠汐也是滿臉驚訝。感受到了蕭烈的注視,蕭泠汐連忙用力的搖頭,表示和她一點關係都沒有。蕭烈這才收回目光,暗暗舒了一口氣。

    「什……么!!」

    蕭狂雲猛的從座椅上站起,臉色變得無比陰厲,全身煞氣衝天,他看著蕭雲海,惡狠狠的說道:「你是說……竟然有人偷走了那盒通玄散?」

    「鄙人保護不周,請蕭公子責罰。」蕭雲海低下頭,滿臉羞愧與惶然。

    「豈有此理!」蕭狂雲狠狠吸了一口氣,胸口重重起伏,臉色越來越陰沉,顯然怒到了極點:「我們蕭宗的禮品竟然也有人敢偷……好!真是好!我真是小看了這個流雲城!你們還真是……大膽啊!」

    蕭狂雲的怒氣與殺氣幾乎蔓延了整個蕭門上下,讓所有人背脊發涼,心中發搐,大氣都不敢喘一口,頭也慌不迭的低下,唯恐被蕭狂雲盯上。

    蕭澈半眯起眼,眸光直直的看著蕭狂雲的眼睛,少頃后,他戳了戳蕭烈,小聲問道:「爺爺,昨天門主不會是得罪這個蕭狂雲了吧?」

    蕭烈一怔,然後搖頭:「蕭雲海一向謹慎,應該不至於。」

    「那可就奇怪了。」蕭澈點了點下巴,低低的說道:「這個蕭狂雲的憤怒明顯是裝出來的,如果是門主得罪了他,他來個自盜然後噁心門主的話,倒是個不錯的解釋。如果不是的話……難道是這個蕭狂雲在獨自唱猴戲嗎?」

    「……不要亂說話。」蕭烈沒有聽明白他在說什麼,低聲提醒道。

    蕭狂雲目光毒辣,臉色陰沉如烏云:「昨天我把通玄散拿出來的時候,周圍只有蕭門的人,我想,你們蕭門的人不會傻到把得到高等丹藥的事宣揚到外人耳朵里。再加上你們蕭門的防備力量在這流雲城中也算不弱的,想要闖進來可相當不容易……那麼,就應該是你們蕭門之中出了家賊了!」

    蕭狂雲的話讓所有蕭門眾人臉色一變,竊竊私語聲更大了起身。蕭雲海也是快速點頭:「是!蕭公子明鑒,在知道通玄散被竊走後,我也想到是我們蕭門的人盜走。葯事房的蕭古年近六十,一向與世無爭,對通玄散根本不會有什麼**,所以應該不是他監守自盜,其他的人,或許都有嫌疑。」

    「哼!區區蕭門,在我們蕭宗眼中根本不值一提!我們蕭宗隨便一個下人,就能單槍匹馬滅你們滿門!這次我們屈尊降貴,千里跋涉到你們蕭門,是給了你們天大的顏面和恩澤……而你們,卻給了我這麼大一個驚喜!這簡直是在打我們蕭氏宗門的臉!」

    打蕭氏宗門的臉……這個奇大無比的罪名讓蕭雲海一下子面如土色。

    蕭狂雲目若毒蛇,從一張張面孔上掃過,被他目光碰觸的人無不是閃電般的低下頭,無人敢與他對視……不過這完全不是說蕭狂雲的眼神有多犀利,又或者他氣場有多強橫,只因他背後有個龐然蕭宗而已。

    蕭澈的目光轉移到蕭雲海的臉上,臉色也變得更加低沉下來,他用只有自己才能聽到的聲音低吟道:「這個蕭雲海的樣子,竟然也是裝出來的……他們到底要幹什麼?」

    蕭澈兩世記憶,尤其滄雲大陸那一世,他經歷了無數的善惡冷暖,走過無數生死邊緣,從市井小民到天下霸主,見識的人更是無比之多。他目力之毒辣,就算是活了數百歲的強大玄者都不一定比的上。

    蕭狂雲再次環視一周,音調忽然緩和了起來:「算了,雖然很可悲,但我也犯不著和你們這種小地方的人生氣。那個偷走通玄散的人,給你15秒的時間,自己乖乖的站出來,然後交出通玄散,我或許還可以念及初犯,輕饒一次!如果再執迷不悟,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蕭八,開始計時!」

    蕭狂雲說完,冷哼一聲,坐回到座椅上。他左邊的黑衣青年男子已向前一步,用低低的聲音開始讀秒。

    蕭雲海連忙轉過身,大聲道:「那個偷通玄散的孽畜,你聽到了沒有!蕭公子寬容大量網開一面,還不趕緊迷途知返,上來謝罪!否則不要說蕭公子,我們蕭門上下,都定然不會饒恕!!」

    「……十二……十一……十……九……」被叫做蕭八的黑衣男子機械的讀著數字。

    蕭門眾人都轉頭看著自己身邊的人,紛紛猜測著究竟是誰膽大包天居然敢偷蕭宗帶來的東西。雖然蕭狂雲口裡喊著「輕饒」,但看他的眼神,任誰都不相信主動認罪後會得到他的「輕饒」。

    「……四……三……二……一……時間到!」

    蕭八的聲音落下,然後退後一步。蕭狂雲則重新站了起來,他目光陰桀,冷笑了起來:「機會我已經給過你了,既然你還是不識好歹,那被我抓到的時候,就不要怪我手下無情了!蕭九!」

    「是!」

    隨著蕭狂雲的呼喝,另一個黑衣青年男子向前一步,然後馬上抬起手掌,手心之中快速的凝聚起一股玄力渦流。

    「蕭門主,通玄散是和盒子一起被竊走的,對嗎?」

    「是,是一起被偷走的。」蕭雲海點頭,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似是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問。

    「很好……在那個裝通玄散的盒子上,可是有著我們蕭宗獨有的玄力印記——天鷹印!只要催動我們蕭宗的獨門玄力,就能很快感應到附近天鷹印的所在!」

    蕭狂雲的話剛說完,蕭九的手就忽然放下,口中低吼一聲「在那邊」,然後身化狂風,沖著右側方閃電般的衝去,他的速度極快,轉眼間就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之中。

    「呵呵,看來已經找到了。」蕭狂雲冷笑著,眼眸深處,閃過一抹深深的得色……似是對自己的表演非常的滿意。

    「太好了,不愧是蕭宗,果然滴水不漏。」蕭雲海也是面露喜色,然後又臉色一陰,嚴肅道:「蕭公子,這件事性質太過惡劣,不但惹蕭公子憤怒,也讓我們蕭門丟盡了顏面。所以過會無論揪出來的竊賊是誰,就散是我兒子,蕭公子也不需有任何顧忌,務必嚴懲!!」

    「哼!這個當然,觸犯我蕭宗的人,從來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這時,一陣疾風吹過,蕭九已經趕了回來,手裡拿著一個木盒,木盒之上的天鷹引還在隱隱發光,而這個木盒,正是昨天蕭狂雲交給蕭雲海,裡面盛放著通玄散的那一個。

    「少爺,找到了。」蕭九把木盒交到蕭狂雲手裡,然後無聲的退後。

    所有的竊竊私語聲都停止了,周圍變得落針可聞,氣氛完全冷凝了下來。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屏住呼吸,等著看膽子大到敢去偷竊通玄散的人究竟是誰……他們可以預見,那個人的下場會是有多麼的悲慘。

    「蕭九,這個盒子,你是在哪裡找到的?」蕭狂雲一臉冷笑的說道。

    「66號院,主室的枕頭下面。」蕭九面無表情,字字清晰的回答。

    66號院……

    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向了一個方向,難以置信的看著那個彷彿已被嚇呆的少女。

    在聽到「66號院」這幾個字時,蕭泠汐整個人都懵在那裡,看著一雙雙轉向她的眼睛,她腳步後退,驚慌失措的搖頭,失聲道:「不是我……不是我!」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