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澈!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大長老蕭離頓時一陣怒喝:「你難道是在質疑通玄散是門主自盜,然後嫁禍給蕭泠汐的不成!蕭泠汐盜竊通玄散也是因你而起,你再這般胡言亂語,小心連你一起處懲,還不退下!」

    「大長老不要激動。」蕭澈卻是笑呵呵的搖頭,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我哪有膽子敢質疑門主,我只是問出自己心中的疑惑而已,而我相信,這也是在場很多人的疑惑,因為了解門主性情的人可不是少數,一定都很奇怪門主這次的做法。門主當然是清清白白,不可能做出這麼豬狗不如,天地不齒的齷齪事,所以門主一定會給出最完美的解釋,是吧,門主。」

    蕭門中人,以及流雲城各大權貴都是暗中瞠目……他們所知道的蕭澈身弱性卑,連和外人打交道都會發憷,現在不但在眾目睽睽,且是氣氛相當緊張的場合下侃侃而談,面對大長老的呼喝依舊面不改色……這和他們知道的蕭澈根本判若兩人。

    「豬狗不如、天地不齒」幾個字讓蕭雲海面頰一陣抽搐,他抬頭看向蕭澈,淡淡一笑道:「大長老不必激動,蕭澈會有這樣的疑問也很正常,相信也如他所說,在場很多朋友也都會疑惑這一點。其實,昨日在從蕭公子那裡接過通玄散的時候,我的確準備把它一直帶在身邊。但是,通玄散可是蕭宗帶來的高等丹藥,珍貴無比。而越是高等的丹藥,它的藥力越是容易逸散,如此寶丹,藥力就算是散去一絲,都是一種莫大的損失。如果將它帶在身邊,頻繁接觸濁氣,就算是有黑玄烏木保護,依然很容易逸散,所以,我才將它放在了葯事房中。畢竟,葯事房裡多年囤積各種藥材,有著很充足的『葯氣』,『葯氣』充裕的地方,靈藥氣息就越是不容易逸散……就是這個原因。」

    「另一個原因,我們蕭門之人一向重節守禮,我從未想過會出現『家賊』,更想不到會膽子大到去偷竊蕭宗送來的重禮……但無論是什麼原因,通玄散失竊的一個重要原因終究是我的疏忽,這一點,我難辭其咎,蕭公子若要處罰,我絕無怨言。」

    蕭雲海說完,又重重的嘆息一聲。

    蕭雲海的解釋,簡直完美無瑕。大長老頓時又是一聲重喝:「蕭澈!你現在可聽清楚了?門主把通玄散放在葯事房,正是因為門主心思縝密,為了保護通玄散的藥力!哪料到竟會出現家賊!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哦哦!原來如此!」蕭澈點點頭,似乎對蕭雲海的解釋很是滿意:「門主果然博學,竟然還知道『葯氣』這種東西的存在。那麼,我要問的第二個問題,剛好和這個『葯氣』有關。」

    蕭澈微眯眼睛,淡笑著說道:「說到『葯氣』,我們蕭門的葯事房囤積了幾十年的各種藥材,的確非常足。而且,由於葯事房裡的『疏絡草』數量最多,所以『葯氣』的味道,也是以疏絡草的甘腥氣息為主。」

    「門主也知道盛放通玄散的盒子是用黑玄烏木所製成,黑玄烏木可以很好的保護丹藥的藥力不外泄,那門主知道黑玄烏木能保護丹藥藥力的原因是什麼嗎……嗯,其實原理很簡單,黑玄烏木有著很強的微粒吸附能力,擴散的藥力碰觸到黑玄烏木,會被黑玄烏木牢牢吸附,且極難擴散,在表面吸到飽和之後,藥力便是想散都散不出去了。這個原理,我相信在場稍微醫理的人都會知道。」

    在場有不少人都默默點了點頭。

    「那麼,如果這個盛放通玄散的黑玄烏木盒子是在葯事房放過一段時間的話,表面必然會吸進大量葯事房的『葯氣』,以黑玄烏木的特性,它吸收極快,擴散卻極慢,將它從葯事房拿出后,就算是放置個兩三天,靠近之後依然能嗅到那股『葯氣』才對……也就是疏絡草的甘腥氣息……」

    這些話一出,蕭雲海的臉色頓時微微一變。

    蕭澈算準了蕭雲海不可能真的把通玄散放在葯事房中,因為萬一通玄散真的被偷了,他可就要哭瞎了……而蕭雲海也的確沒有把通玄散放在葯事房中。至於葯事房蕭古那邊自然早就已經通過氣,有蕭宗的威懾,蕭古哪敢說半個「不」字。

    「不知門主敢不敢把那個盒子拿過來,讓我們聞聞上面有沒有該有的氣味呢?」蕭澈笑呵呵的說道。

    「蕭澈!你果然是在質疑門主,簡直豈有此理!」蕭雲海還未說話,蕭離已是再次勃然大怒:「為了袒護你的小姑媽,你竟然要強行質疑到門主頭上,簡直荒謬可笑!不可理喻!我蕭門真是白養你這麼多年,還不滾下去!!」

    「呵呵,大長老不必激動。他們姑侄感情一向極好,想極力找個理由開脫也是情有可原。而且他說的也很是合情合理,既然他想知道這盒子上有沒有問題,那邊證明給他就是。不過,這通玄散,包括這黑玄烏木都是寶物,豈能讓人隨意碰觸。」說完,蕭雲海轉向蕭狂雲,恭敬道:「那便麻煩蕭公子給做個見證,我想由蕭公子來,比任何人來都要服眾。」

    蕭澈暗中冷笑,卻是面色不變,微微點頭:「那是當然,如果是蕭公子的話,當然最讓人信得過。還請蕭公子賞臉聞一下盒子上的味道,以解我心中的疑慮。」

    蕭狂雲和蕭雲海目光一碰,心裡同時想著蕭澈這個傻x哪會知道這本來就是他們共同導演的。蕭狂雲拿起手中的盒子,不屑一笑,淡淡道:「這質疑倒是相當有趣啊。既然如此,我便替你聞聞吧。」

    說完,蕭狂雲抬起裝通玄散的盒子,靠近鼻端,很是認真的聞了一下,然後微微皺眉,道:「雖然不是很重,但的確有一種又甘又腥的味道。」

    他眼睛一眯,淡淡道:「大長老,你也過來聞聞吧,省得再有人質疑我和蕭門主串通一氣。」

    「蕭公子何等身份,又怎麼會說假話。」大長老蕭離連忙拍馬屁道,人也聽話的湊過去,用力聞了下,然後點點頭:「沒錯,的確有種又甘又腥的味道。」他怒目一橫,厲聲道:「蕭澈,你還有什麼話要說?蕭公子和門主已經給了你天大的面子,你再這麼胡攪蠻纏,我立即親手把你趕下去。」

    「哦哦!大長老息怒。」蕭澈擺了擺手,然後臉色變得怪異了起來:「蕭公子和大長老居然都聞到了甘腥的味道,這這這……咳咳,其實呢,剛才在下一時不慎,有句話說錯了……蕭公子身份尊貴,接觸的必定都是高等的丹藥,疏絡草這等俗物,肯定是看都不看一眼的。門主和大長老一心修玄,不沾醫理,平時也自然無暇進葯事房,所以可能不知道,疏絡草的味道並不是甘腥,而是甘苦,你們隨便哪個人現在去葯事房一聞就能知道……咦?蕭公子和大長老卻都聞到了腥味,這讓在下實在是不能理解啊。不知在場的各位誰能幫忙解釋一下?」

    這句話一出,在場所有人全部臉色變化,變得無比之精彩,而反觀蕭狂雲、蕭雲海、大長老蕭離,都在一瞬間臉色僵硬……雖然只有一瞬間,但足夠很多人看的清清楚楚。而一些熟知疏絡草氣味,和少量經常去葯事房的蕭門弟子都是一陣瞠目……

    很多人的心臟開始狂跳起來……

    他們開始嗅到了一種不太一樣的氣息……

    「蕭澈!你這個兔崽子還不閉嘴……你不但妄圖包庇蕭泠汐,竟然還敢質疑門主,質疑蕭公子!還在這裡胡言亂語,我看你是成心戲耍我們!」蕭離臉色鐵青,目露凶光:「蕭公子,門主,不要再聽他一派胡言!通玄散失竊這事已經水落石出,不需要再浪費時間。蕭澈這小子不但是起因,還包庇罪犯,並且觸犯門主和蕭公子,理應共罰!!」

    只要不是耳聾,都聽的出蕭離的話里有一種惱羞成怒的味道。對於剛才「聞錯」氣味的事,更是完全避開,沒有隻字解釋。

    「既然蕭長老不想廢話,那我就不再多廢話了。最後一個問題,我要問這位叫蕭九的蕭宗朋友。對你來說,這是個極其簡單的問題,我想你一定回答的上來。而如果你回答的上來,那麼,我就承認通玄散是我小姑媽偷的,你們要處罰我小姑媽,或者連我一起處罰,我絕對一句怨言都不會再有!」

    說完,不等蕭雲海他們做出反應,蕭澈的目光已落在蕭九那張死人一般的臉上,他的表情依舊不咸不淡,但眼神卻已變得無比犀利,字字錚錚的問道:「蕭九,你說通玄散是在我小姑媽房間的枕頭下找到的。那麼,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小姑媽房間里的床是在房間的東側還是西側?枕頭是什麼顏色?又是放在床的南端,還是北端?」

    蕭九的臉色瞬間僵硬,蕭狂雲、蕭雲海等人的臉色也一下子變得無比難看。

    「如果你去過我小姑媽房間,並且在她枕頭下找到通玄散的話,那這些問題對你來說一定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來,告訴我你的答案,只要你說出來,我和小姑媽就立即認罪,絕無二話。嗯,我想你,蕭公子、門主、還有各位長老都一定想這件事馬上解決,然後開始今天的正事吧?那你趕緊說啊,耽誤你主子,還有所有人的時間多不好……說啊?說啊……嗯?你怎麼不說?你不是明明去過我小姑媽房間么?那這麼簡單的問題,你怎麼回答不上來呢?」

    「你該不會……根本沒去過我小姑媽的房間吧?那你說通玄散是在我小姑媽枕頭底下找到……這又是怎麼回事?莫非你會傳說中的千里偷雞手?」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