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門之**有大大小小的院落兩百三十多個,且佈局相當不規律,其中很大一部分的院落外觀基本一模一樣。不要說昨天才到的蕭宗之人,就算是在這裏住上個十天二十天,也不一定能將所有院子的位置和其主人搞清楚。所以,蕭澈確信那個蕭九根本就沒去過蕭泠汐的小院……就算昨天刻意去踩過點了,今天也不一定能短時內找到,他僅僅是虛走一圈後抱着盛放通玄散的盒子回來而已。

    ωωω ●тTk án ●c o

    蕭九的沉默,還有蕭狂雲與蕭雲海他們一下子變得相當難看的臉色,讓即使再傻的人,也開始明白了什麼。

    蕭澈的第一個問題,蕭雲海回答的天衣無縫……卻不知這問題只是個誘餌,緊隨而至的第二個問題,就讓他們吃了個大癟,而第三個問題……活生生一個響亮的耳光扇在他們臉上。

    “小澈……”蕭泠汐雙手捂住,目光朦朧。在她最彷徨無助,所有人都遠離、質疑、冤枉她的時候,他依舊像以前那樣,用自己的身體毫不畏懼的擋在她面前……即使面對的,是整個蕭門都惹不起的人。

    這個本就深印她心底的身影此時變得更加的清晰,清晰的一輩子都不會消失與暗淡。

    夏傾月的眸中也是異彩連連,這本稱得上是天衣無縫,所有人都完全相信的嫁禍,竟被他幾個簡單至極的問題毀了個體無完膚。她越來越發現,自己真的從來都沒有真正瞭解過他。不,應該說,是他瞞過了所有的人……沒有人知道他足以驚世駭俗的醫術。此時,更是展露出了讓人無法不動容的心機。

    所有人的臉色都悄悄的變了……

    而蕭烈的臉色,卻是沒有一絲舒展的痕跡,反而變得更加鐵青,雙手,也悄然握了起來。

    這是一場嫁禍,他從一開始就知道。之所以嫁禍於蕭泠汐身上……在注意到蕭狂雲看向蕭泠汐的目光時,他也在憤怒中瞭然。但是,他一直沒有開口,也根本無法開口。此時,蕭澈幾句話將他們醜陋的險惡之心**裸的擺在了所有人眼前……

    之後呢?

    他們會無地自容?滿面羞愧?賠禮道歉?或者高喊這是一場誤會?

    呵呵……根本沒有可能!

    這隻會更激怒他們,讓事情變得更加不可收拾,讓後果變得更加嚴重。而在場的人,縱然心知肚明,也絕對沒有一個人會說出這是一場嫁禍,反而會在對方的憤怒之下如風中草般倒向那邊……

    因爲對方是蕭宗宗主之子!一根手指,就能捏死整個蕭門的人!沒有足夠的力量,縱然舌燦蓮花,字字佔理,又有什麼用?在絕對的力量面前,所謂真理,連個笑話都算不上。

    “蕭澈!!你這個蕭門逆子,還不住口!!”大長老指着蕭澈,氣急敗壞的吼了起來:“你一而再,而在三的尋找一些可笑的理由詆譭門主,還有蕭宗的貴客!究竟是何居心!蕭宗是何等的存在,會嫁禍一個蕭泠汐?蕭宗之名,天下皆知,他們說話向來一言九鼎,這通玄散是在蕭泠汐房間找到了,那就是在蕭泠汐房間找到的!這整個流雲城,都沒有人有權利質疑!”

    “真是太不像話了,竟然在質疑蕭宗的貴客。門主和蕭公子一再忍讓,他竟然得寸進尺,簡直是可忍孰不可忍……蕭公子,門主,老朽請命,速速把竊賊蕭泠汐和在這裏胡言亂語的蕭澈拿下!”二長老蕭博滿臉怒氣的喊道。

    事實如何,所有人都基本已經心知肚明,但卻沒有一個人敢說破。大長老和二長老厚顏無恥的咆哮,更是沒有一個人出面爲蕭澈和蕭泠汐說半句話,反而都用一種憐憫的目光看着他們……對面可是蕭宗,你就算是佔着再大的理,就算是完全解開了意圖和真相,又有什麼用?

    蕭狂雲的臉色早已黑的像炭,他沒想到自己這“完美”的計劃竟被活生生的打了臉,還是當着如此衆多的人……雖然這些人依舊很是敬畏的看着他,沒有一個敢多吭聲,但他用腳趾頭都能想到,這些人在心裏必然已經把他嘲諷成了狗!

    而這一切,都是因爲蕭澈!

    蕭狂雲心中惱怒,對蕭澈這個他原本壓根不放在眼裏的小人物動了殺機,他低沉的說道:“我堂堂蕭宗,沒義務回答回答一個蕭門廢物的問題。我蕭宗的事,更沒義務向任何人解釋!蕭門的執法長老是哪個?馬上把這竊賊,和妄圖包庇她的廢物給我拿下!”

    “謹遵蕭公子號令!!”四長老蕭成,也是蕭門的執法長老終於逮到了表現了機會,大吼着應聲,頭部一轉,目露兇光,身體猛的向蕭泠汐撲來,同時口中一聲大吼:“蕭泠汐,蕭澈!你們已經犯下大錯,現在就隨我回執法堂聽候處置!!”

    這局勢,變化也太快了些。明明剛佔了理,對方卻連臉皮都不要了,直接就撲了上來。蕭澈倒真是有些慌神,身體向後一退,向夏傾月低聲道:“喂!傾月老婆,你師傅呢!!”

    “不知。”夏傾月平淡回答。

    “我~!@#¥%……”蕭澈之所以敢當着蕭宗的面毫不留情的打他們的臉,絕對不是他熱血衝頂,而是因爲知道蕭泠汐的師傅就在附近……昨天晚上,他還特意提醒夏傾月通知她的師傅。

    結果,夏傾月現在給了來了個“不知”,這尼瑪……

    蕭成的玄力在蕭門之中足以列入前五,蕭澈和蕭泠汐在他面前根本半點抵抗的能力都不可能有。而這時,一個高大的人影忽然一晃,擋在了蕭澈和蕭泠汐面前,全身玄力涌動,猛然推向前方……

    一聲震響,揚起漫天沙塵。衝過來的蕭成被直接撞飛出去,落地之時接連向後踉蹌了七八步才勉強站穩身體。

    蕭門之中……應該說流雲城之中一擊能讓他這麼狼狽的,只有靈玄境十級巔峯的蕭烈!

    “蕭烈!你什麼意思?你這是要明目張膽的包庇嗎?”若是以前,蕭成面前蕭烈時心裏絕對是會發憷的,但現在,卻是吼的底氣十足。

    雖然知道事已至此,再怎麼掙扎辯解也根本沒用,但蕭烈又豈能眼睜睜的看着蕭泠汐和蕭澈受冤。他沒有理會蕭成,面向高臺說道:“門主,今天的事,我一直都有話要說!我的女兒蕭泠汐,絕對不可能是偷竊通玄散的人!”

    “呵呵,蕭泠汐可是你的女兒,你當然會這麼說!”蕭離冷笑着道:“但事實已經無比清楚,你再怎麼狡辯都沒用!你若再敢阻攔包庇,別怪我們不念及同門之情,連你一起拿下!”

    站在蕭狂雲這邊,蕭離縱然是大白天說瞎話,都說的義正言辭,臉皮上的造詣絕非尋常。

    蕭烈臉色無比平衡,他看着蕭雲海,淡淡的說道:“通玄散具有修復玄脈的作用,這些,是給告訴汐兒的。但我告訴她之後,便後悔了,因爲我瞭解她的個性,怕她會因此一時衝動真的做出盜竊通玄散的行爲,於是我徹夜都守在她的院門口,一直守到天亮!她絕對沒有踏出院門半步!”

    “切!”蕭離卻是不屑冷笑:“爲了替女兒開脫,你真是什麼可笑的理由都想的出!你覺得你的話會有什麼人相信嗎?在場的朋友們,你們有誰相信?”

    面對蕭宗四人低沉的目光,沒有一個人敢說話。

    蕭烈目光冷毅,高聲說道:“我蕭烈這一生雖無作爲,但活的光明磊落!雖非君子,但從來不屑小人!不害人,也從不欺人!我剛纔說的如果有半句假話,天誅地滅,不得好死!”

    蕭烈的話字字鏗鏘,直擊人心,每一個字都飽含着深深的正氣和氣魄。蕭烈不但是流雲城第一強者,他的爲人之正直,更是廣爲人知!他根本不需要以“天誅地滅、不得好死”爲誓,人們都會完全相信他所說的話……但,其實不需要他說出這些,蕭澈之前的話,已經徹底將真相擺在了所有人面前,但在蕭宗的絕對力量之下也根本無法去改變蕭泠汐被嫁禍的處境。任憑蕭烈再拿出更多的憑證,也根本於事無補,只會讓蕭狂雲更加惱羞成怒。

    “呵呵呵呵……”

    一陣不屑的笑聲在這時忽然響起,蕭門衆人的前排,一直沒有說話的蕭玉龍在這時忽然站了出來,面向蕭烈,一臉淡笑的看着他:“這件事,我蕭玉龍本無說話和插手的資格,但忽然聽聞五長老的豪言,就實在有些按捺不住了……一個把整個蕭門騙了十幾年的人,居然敢自稱‘光明磊落、從不欺人’!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把整個蕭門騙了十幾年……這短短几個字,讓衆人頓時一片愕然。

    聽着蕭玉龍的話,再看他的表情,蕭澈的眉頭猛然的沉下,心中,忽然有了一種不太好的預感。

    “蕭玉龍,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蕭烈猛然皺眉,低喝道。

    蕭雲海也在這時出聲,一臉正色道:“玉龍!五長老一直德高望重,現在蕭宗貴客,蕭門上下,還有流雲城的朋友都在這裏,你可不要亂說話!”

    蕭玉龍微微欠身,道:“請父親放心,孩兒當然不敢大白天信口雌黃。”他看着蕭烈,眼睛眯起,微微笑道:“五長老,你說你光明磊落,從不欺人,那麼,你敢以你兒子蕭鷹生前所有榮耀起誓……說蕭澈是你的親孫子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