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葯事房和南院的火都起的格外詭異。這明顯是有人惡意縱火,但附近的人卻愣是沒有一個看到什麼可疑的影子。連一個一直守在葯事房門口的蕭門男子也完全沒有看到有誰進出葯事房。

    但好在火勢並不是太猛烈,很快就控制了下來。蕭雲海快速布置了一番,然後便心急火燎的喊上蕭古,重新奔回蕭玉龍的小院。

    推開房門,蕭雲海還未來得及張口喊蕭玉龍的名字,整個人就如被天雷劈中,呆在了那裡。

    蕭玉龍已不在床上,而且如死狗一般歪歪斜斜的趴在地上。他全身是血,雙腕、腳踝處分別一道血黑色的粗痕,雙手雙腳全部扭曲。他的整張臉都已被鮮血糊上,兩邊耳側只剩殘餘的兩堆血肉,鼻子和上唇都已消失不見,口中吐著血泡,兩隻漆黑的眼眶中流出著紅、白、黑相間的液體……他的下體,更是完全被鮮紅染紅。

    蕭古全身顫抖,雙腿在酸軟中直接半跪到了地上。他一生從醫,大傷小傷見過無數,卻從未見過如此殘忍血腥、慘絕人寰的畫面。而從蕭玉龍此時的膚色上,他看的出蕭玉龍還沒死……而且生命跡象一點都不弱……但這樣的慘狀,比死上百次千次都要凄慘。

    蕭雲海全身顫抖,心膽欲碎,臉色已蒼白的毫無血色。似是隱約感覺到有人的靠近,蕭玉龍的身體抽搐了一下,那張冒著血泡的嘴裡溢出一聲猶如砂紙摩擦般難聽的絕望呻吟……

    蕭雲海身體猛然一晃,他踉蹌著上前一步,忽然如瘋了一般的狂吼起來:「是誰!!!是誰!!是誰!!!」

    「給我滾出來!我要把你千刀萬剮!!萬刀凌遲!!斷子絕孫!!」

    蕭雲海的咆哮蘊藏著無盡的怨恨和癲狂,就如忽然瘋了一般,他感覺到自己的胸腔幾乎要炸開,全身的血管都似要爆裂,看著趴在地上,全身被廢,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親生兒子,他恨不能大哭一場,更恨不能自己真的就這麼直接瘋癲!

    「是誰!到底是誰!給我滾出來!!滾出來……啊!!!!!」

    凄厲無比的大吼聲中,蕭雲海猛然前沖兩步,將房間的後窗完全震裂。而這時,他忽然發現手邊的牆上竟有兩排血紅色的字……用他兒子蕭玉龍的血寫下的字。

    「蕭老狗!為恭賀你的狗兒子馬上登上蕭宗,特獻大禮,還請笑納。」

    「呃啊啊啊啊啊!!」

    蕭雲海狠狠一拳,將寫著血字的牆壁轟然砸裂,他凄厲的大吼一聲,口中猛然噴出一道血箭,然後兩眼一翻,重重仰倒在地上。

    殘虐蕭玉龍后,蕭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把蕭泠汐為他做的那些衣物,和自己所有的積蓄放入天毒珠中。他的積蓄不多,一共1800黃玄幣。

    離開前,他猶豫了一下,將那床他和夏傾月一起蓋過的毯子也收入天毒珠中。

    「住了十六年的地方……以後,應該不會再來了吧。」

    蕭澈有些留戀的看著這裡好一會兒……他留戀的當然不是這個蕭門,而是這裡有著太多和他和蕭泠汐的回憶。在他十一歲之前,這裡不僅僅是他的房間,也是蕭泠汐的房間。那時,他們日夜廝守,幾乎每時每刻都在一起……

    一直停留了好久,蕭澈才回到隱匿狀態,翻牆進入後山區域。

    距離星隱丹失效,還有一個多小時。他會使用這枚星隱丹,最主要的原因是想去見蕭烈和蕭泠汐,確認他們的安全。單單一個蕭玉龍不值得他浪費一顆星隱丹。雖然他重生回來的第一天就一下子找到兩株星隱草,但他很確定,星隱草這等天地奇物,整個天玄大陸加起來都不一定超過十株。

    虐殺蕭玉龍,僅僅是順便。為自己,更為爺爺和小姑媽遭受的一切取回一點利息……僅僅是一點利息!!

    他真正想殺的,是蕭狂雲!只是,現在的他縱然藉助星隱丹的神奇能力,也根本不可能殺的了蕭狂雲。他雖然不知道蕭狂雲的玄力,但他縱然是個草包,畢竟也是出自蕭宗,玄力必然要超過蕭玉龍不知多少個檔次。

    但現在不能,總有一天他會讓自己能……這筆債,他誓要千萬倍的討回!!他不是之前那個懦弱自卑的蕭澈,他意志里成分更多的,是那個一人傲對天下群雄的雲澈!逼死他師傅,他誓要天下所有宗門陪葬!而傷他至親,他誓要蕭門、蕭狂雲終生後悔!

    他虐殺蕭玉龍的手段無比殘忍,足以讓絕大多數見到那個場面的人全身虛汗,噩夢連連。但在他眼中,那根本就稱不上殘忍,這是觸碰他逆鱗的人必須付出的代價!!

    蕭門此時已經亂做一團,刺耳的警聲經久不息。而這也正是蕭澈想要的……他虐殺蕭玉龍,在蕭門內部縱火,還有一個原因便是逼蕭門發全門召集令……全門召集令下,守在後山的人也必須全部回去。

    如他所料,他沒走多遠,便看到四個蕭門之人心急火燎的迎面而來,如風一般的從他身邊衝過,直奔蕭門方向。

    蕭澈加快腳步,直奔後山思過峽而去。

    思過峽,是蕭門用以緊閉門內犯錯子弟的地方。裡面陰暗潮濕,夏日燥熱,冬日冰冷,好在入口狹窄,不會有太過兇猛的玄獸闖入。

    在蕭澈的記憶中,被關入思過峽的人並不多,而且時間最久的,也沒有超過兩個月。但蕭門中人明明知道蕭泠汐是被嫁禍,依然要把他們緊閉十五年……

    十五年……人這一輩子能有幾個十五年?蕭泠汐今年只有十五歲,如果一直被緊閉裡面,那麼她人生最美麗的時刻,都將在陰暗冰冷孤寂中渡過……這是何其殘忍的酷刑。

    解除了隱匿狀態,蕭澈看著思過峽的入口,雙手一陣攥緊……他怎能允許爺爺和小姑媽一直被禁閉在這個地方……但是,現在的他,根本沒有能力將他們救出,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忍著、恨著……

    深吸一口氣,蕭澈走向前去。沒有隱匿,他的前行也自然帶起了腳步聲。腳步聲引起了思過峽內蕭烈的注意,他警覺的看向外面,當目光與蕭澈碰觸時,他猛然一怔,失聲道:「澈兒!!」

    「啊!」

    一個少女的驚呼聲傳來,隨之是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蕭泠汐的身影很快出現在蕭烈身側,她的面色微帶憔悴,頭髮也有些散亂,看到蕭澈,她手指掩唇,整個人呆在那裡,只一瞬間,大量的淚珠開始在她的眼眶中打轉……

    「小澈!」她一聲呼喊,猛的沖了過去,一下子撲在蕭澈的胸前,雙臂用力的抱緊他,「嗚嗚」的大哭起來。她本以為,自己要被關十五年緊閉,蕭澈又被逐出蕭門,她要至少十五年不能再見到他,沒想到,就如做夢一般,他又忽然出現在了眼前。

    蕭烈走了過來,滿臉的激動:「澈兒……你……你怎麼來了?是蕭門又讓你回來了嗎?」

    蕭澈搖頭,輕拍著蕭泠汐嬌軟的後背:「是我偷偷回來的……不過爺爺放心,蕭門內部現在出了大事,所有人都被召集回去了,沒有人會發現我的。」

    「……」蕭烈點了點頭,蕭門內部出了什麼大事,他問都沒有問。因為他現在對蕭門已是心若死灰,縱然被滅門,他也不會有太大的動容。

    思過峽里有多個山洞,或深或淺。裡面的布置都非常簡單,唯一能入眼的也只有那幾張冰冷的石桌而已。

    蕭泠汐這一哭簡直天昏地暗,蕭澈一直沒有阻止她繼續哭下去,讓她盡情的把一切的委屈、害怕、擔心、彷徨全部發泄出來,否則,在這裡久了,她或許會憂鬱成疾……畢竟,她還只是個十五歲的小女孩而已。

    在蕭泠汐停止時,她都哭的幾近昏厥過去。

    蕭澈與蕭烈面對面坐在石桌前,蕭泠汐依在蕭澈的身側,雙手抱緊他的手臂,螓首靠在他肩膀上,也不管蕭烈就在旁邊,始終不願意鬆開,生怕他再一次從自己世界里消失。

    「你們被關進來之後,他們有沒有耍什麼手段?」蕭澈擔心的問道。

    蕭烈搖頭,安慰的笑道:「放心好了。冰雲仙宮的那位楚仙子暗示會在蕭宗離開前保護我們,有這個威懾在,他們豈敢傷害我和汐兒。而蕭宗的人走了之後,他們就更不敢了,畢竟,我流雲城第一高手的名頭還擺在那裡,呵呵。」

    「那就好。」蕭澈點頭,心裡對夏傾月的師傅存了一份感激。

    「夏傾月是一個好妻子,她到最後,都沒有撕毀那份婚書。」蕭烈有些惆悵的說道。

    「……」蕭澈默然的點頭。

    三人一時之間沉默了下去。經過今天這天降之禍,他們今後的命運無疑會天翻地覆。心中有千言萬語,卻又不知該從何說起……

    「爺爺,我想知道……」

    「你是想問,你的親生父母是誰?對嗎?」蕭烈面色平靜,直接順著他的話說道。

    「嗯,」蕭澈點頭,目光凝實的看著蕭烈:「我相信我不是被平白無故撿來的……爺爺,你一定知道些什麼對不對?」

    蕭泠汐也抬起眼眸,帶著滿臉的驚訝看著蕭烈。

    蕭烈默默的看著蕭澈,許久,才輕輕嘆息一聲,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我本來以為,這個秘密會在我心裡一輩子,永遠不會再有第二個人知道……現在,蕭門已容不下你,而你,也長大了,知道了也好,認祖歸宗,本也是子孫本分……」

    「你的親生父親,他姓雲……」

    ————————————————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