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蕭澈一陣動容。在滄雲大陸,他的師傅給他的姓,也是雲,真是個奇妙的巧合。

    “除了知道你的親生父親姓雲,他的其他信息,比如名字是什麼,來自哪裏,我完全不知道。蕭鷹,是在當年遊歷蒼風大陸時認識的你的父親,當年是你的父親在蕭鷹被一隻強大玄獸襲擊時救了他一命。且兩人之後結伴而行,意氣相投,並在分離之時結拜成異姓兄弟。”

    蕭烈微微仰頭,似是想起了當年情形,緬懷道:“蕭鷹回來之後,曾向我描述你的父親,對他讚不絕口,說他不但相貌俊雅,性情豪爽不羈,而且天賦無比驚人,是個真正的人中之龍。當時,蕭鷹的天賦在流雲城可謂無人能及,但他坦言他的天賦在你的父親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我曾不以爲然的問他已經是何種境界,蕭鷹卻笑而不語,說他既然說了,我也不會相信。”

    “我兒的性情,我當然最明白不過。他的口中不會有謊言。你的父親當年絕對是個超級天才,年紀輕輕,玄力便已達到一個極其驚人的境界。而如此人中之龍,卻願意和當時玄力低微的蕭鷹結拜,可見其心胸與氣度。也難怪蕭鷹會對你父親一直讚不絕口,甚至以能與他結拜爲兄弟爲耀。”

    “後來,蕭鷹娶妻生子……在孩子出生兩個月之後,他又見到了你的父親……還有你的母親。”

    蕭烈的情感波動在這時發生了明顯的變化。蕭澈屏住呼吸,一言不發的靜靜傾聽着。

    “……只是那個時候,你的父親和母親渾身是血,抱着同樣全身是血的你,那時的你大概也就只有兩個月大,正在你母親的懷中昏迷着。蕭鷹攔下他們,把他們帶入一個隱祕之處時,他們都是遍體鱗傷,全身的玄力都幾已耗盡……他們只停留了一小會兒,便執意要離開,因爲追殺他們的人太強大,強大到整個流雲城都不可能抗衡,留下來,只會拖累蕭鷹。”

    “蕭鷹無法留住他們,他也心知連他們夫婦都無法抗衡的敵人,他也更不可能有抗衡的資格。而那個時候,他從你父母的眼中,都看到了深深的死志……很顯然,你的父親和母親已經在逃亡中到了油盡燈枯的程度,已經根本不奢望能逃出毒手活下來……於是,蕭鷹就以抱抱你爲藉口……悄悄的,把他自己的兒子,也是我的孫子放到了你染血的襁褓中……把你,藏在了自己兒子的襁褓之中。”

    蕭澈的目光猛然一顫,蕭泠汐更是“啊”的一聲嬌呼。

    “……那時,你的父母焦心逃離,從蕭鷹手中抱過被護的嚴嚴實實的嬰兒時,哪有時間去細看那是不是自己的兒子……你的父母離開之後,蕭鷹找到了我,跪在我面前向我請罪……他說他還年輕,失去一個兒子,還可以再生很多個,但如果你死了,那麼他的兄弟,也就是你的父親就從此絕後。他的仇也就無人爲他報!”

    “當時我雖然痛如萬箭穿心,但……面對如此重情重義的兒子,我又怎麼忍心去責怪。於是,除了我們父子,沒有人知道我的孫子已經換成了你。當時只有兩個月大的你身體受創,用了足足半個月才總算緩和過來……你的玄脈之所以殘廢,也顯然是因爲你那時所受到的創傷。在那種級別的追殺中,你受到的創傷只傷到玄脈,而未危及命脈,已經是萬幸。”

    蕭烈的聲音微微停頓,臉上露出了努力壓制的沉痛之色,雙手也死死攥了起來:“之後不到半月,蕭鷹便遭到刺殺,全身經脈盡碎而死……當我聞聲趕到時,他還有最後的一縷氣息,他告訴我,刺殺他的人就是追殺你父母的人,那人不知從哪裏得到消息,說有人看到他收留了兩個全身是血,抱着嬰兒的年輕夫婦。刺殺他的人,是來向他逼問你的父母到底逃往了哪裏……蕭鷹斷氣之前,卻是帶着笑,因爲那個刺殺他的人所說的話至少證明……你的父母並沒有被他找到,或許還都活着!”

    “……”蕭澈的心海泛起無法平息的滔天巨浪,看着蕭烈的滿頭白髮,他的內心酸澀欲裂……喪子之痛、喪妻之痛,沒有人知道,連他唯一的孫兒,也是他最後的血脈,也早已失去。他膝下的,是用他孫兒性命換來的他人之子。難怪他會中年白髮……這樣連環的打擊之下,換做一個心境普通的人,豈止是白髮……或許都早已倒下。

    蕭澈今天才悲傷的發現,原來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竟然是自己!!

    如果不是以真正的“蕭澈”的命換了自己的命,蕭鷹又怎會遭到刺殺?蕭鷹之妻又怎麼會跟着殉情?蕭烈之妻又怎會抑鬱而終。蕭鷹之子又怎麼會是一個讓人嗤笑的廢物。他們一家會安然無恙,其樂融融,以蕭鷹在流雲城無人可及的天賦,以其父在流雲城無人可及的玄力與名望,他現在在蕭門的地位必然極高,或許已經是蕭門門主,蕭烈也不會受人白眼,反而高高在上,其他四長老別說欺凌他,在他面前會像耗子一般老老實實……

    蕭鷹用自己兒子的命救了他……卻讓自己、還有自己的整個家,都遭受了異常殘酷的命運。

    但這十六年,蕭烈卻從未將任何怒氣、怨氣發泄在他這個“罪魁禍首”身上,反而對他表現着毫無保留,毫無雜質的慈愛,即使在知道他玄脈盡廢,今生不可能有作爲時,也依舊如昔。或許,一個爺爺對自己親生孫子如此可說是人之常情,但,對他人之子,還是造成自己一家支離破碎的根源都如此,這需要多麼偉大胸襟胸懷……

    蕭澈內心顫抖,鼻子發酸……有其父必有其子。如此偉大的老人,難怪有蕭鷹這樣一個重情重義的兒子。他,還有他的親生父母所虧欠他們的,一生一世都不可能還的完。

    蕭澈的雙手把着石桌邊緣,手指越收越緊。看着眼前滿目悲傷的蕭烈,一時間,他不知道該如何感激這位他叫了十幾年爺爺的人。許久,他才用顫抖的聲音說道:“爺爺,我……我……你的恩情,我這輩子都會……都會……”

    “呵呵,”蕭烈卻是溫和的笑了起來,慈愛的說道:“澈兒,你從小是我看着長大,雖非親生,但你在我心裏,早已和我的親孫子無異。你也說過,我們縱然沒有血緣,也永遠是親人。既然是親人,這些都是應該,我不需要你的感激和報答,只要你以後安好,我就算被關在這裏一輩子,也就無牽無掛了。”

    蕭澈的嘴巴閉合,感激的話再也說不出口,好一會兒,他才重重的點頭。是啊,他是我的爺爺,現在是……永遠都是!他在時,我會好好的孝順,他不在時,我會披麻戴孝,做好一個孫兒該做的所有事。

    看着他的樣子,蕭烈也是欣慰的點了點頭,他繼續說道:“當年的事,你一定想知道更多。但是,關於你的父母,蕭鷹並沒有告訴我太多。至於他們當年爲什麼會遭遇追殺,蕭鷹只告訴我,是因爲他們的身上有一件‘玄天至寶’。甚至,他還告訴我,‘玄天至寶’這四個字是一個可怕的‘禁忌’,一定不可以在外人面前說出。”

    玄天至寶?蕭澈牢牢的記住了這個名字。

    “當年你的父母離開之後,此後十六年,就再無任何音訊。我曾想他們若是還活着,一定會發現抱走的不是他們的親生兒子,會在安全的時機歸來這裏交換回他們的孩子……但是,我等了一年又一年,依舊沒有等到他們。不過……不過這並不能證明他們就一定不在這個世上……你脖子上的那個吊墜,我從小就告訴你永遠不可取下,因爲,那是蕭鷹在把自己的兒子和你交換後,你的身上所佩戴的唯一東西。如若你的父母還在世,它或許可以成爲你與他們相認的契機……”

    誠然,如果他們還活着,那麼一定會迴流雲城交換回他們的孩子。而整整十六年都沒回來,他們還在世的可能性……根本無比渺茫。

    但萬一他們真的還在世。那麼,當年被他們蕭鷹之子會不會也還活着?

    夜越來越黑,逐漸臨近星隱草失效的時間,也該是蕭澈必須離開的時候了。

    “爺爺,小姑媽……我該走了。”雖然萬般不捨,但他不得不用艱澀的聲音,說出這句不想說的話。

    蕭烈點點頭,看了一眼外面,道:“早點離開這裏吧,如果被他們發現,又會是一場很大的麻煩。”

    “啊?你……你要走了?”蕭泠汐如觸電般擡頭,兩隻手兒緊緊的抓住了他。

    感受着蕭泠汐目光中的深深不捨,蕭澈心中一陣酸澀……他無比渴望的想帶着蕭烈和蕭泠汐一起離開……但是,以他現在的樣子,憑藉什麼帶他們離開這裏?就算離開了,外面的世界,他又拿什麼去保護他們?反而,是他們保護自己……

    他站起身,反握住蕭泠汐的手,看着她的眼睛,一個字一個字的說道:“小姑媽,我必須走了……但你放心,我會回來,三年之內,我一定回來!到時候,我會讓你們受到的冤屈和痛楚,千萬倍的返還給那些人……我會讓整個蕭門,跪着求你們離開這個思過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