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蕭澈話中的每個字都說的斬釘截鐵。他不是在安慰蕭烈和蕭泠汐,更不是在開玩笑。而是他心中最決絕,並逼迫著自己無論如何也要完成的想法。

    他的話讓蕭烈和蕭泠汐怔了很久,隨即,蕭泠汐搖頭,淚朦朦的看著他:「小澈,我不需要你這樣。我只要你能平平安安,保護好自己就好……等哪一天,我可以走出這裡,我一會會去找到你……但是,你千萬不可以做傻事,更不做任何有危險的事。」

    在她眼裡,他始終是那個需要她保護呵護的少年,她聽的出他話中的決意……他有這個心,就已經足夠了。她又怎麼會願意讓他真的為他們去拚命和犯險。

    「放心好了,我當然會保護好自己。」蕭澈微笑著看著她:「因為爺爺和小姑媽還在這裡等著我。因為……我還有一句對小姑媽的承諾,沒有完成。」

    「承諾?」蕭泠汐眸光微晃,疑惑的看著他。

    蕭澈卻沒有說明,走到蕭烈面前,雙膝跪下,向他重重一磕:「爺爺,我是你蕭烈的孫子,在你的保護下安逸了十六年,也該是我展翅高飛的時候了。你是一個偉大的爺爺,你的孫子,也絕不會繼續廢物下去讓你蒙羞……等著我,我一定會回來。在我回來之前,你一定要……保重好身體。」

    「好……好!」蕭烈緩緩的點頭,聲音顫抖,雙目中也隱現淚光。他向前把蕭澈扶起,然後從身上拿出一塊掛著白色穗子的木牌,放到了蕭澈的手中:「澈兒,蕭門把你驅逐,這流雲城,也已不可能容得下你。你玄脈殘廢,這一生,也都從未出過流雲城,我雖然無比擔心,但是……你的眼神,又讓我很安心,很寬慰。如果你沒有其他好的去處,就拿著這個牌子,去一個叫『新月』的城,然後打聽一個叫司空寒的人。」

    「司空寒在幾年前曾到過流雲城,因為一些事,我也算是有恩於他,從而送了我這個牌子。到新月城找到他后,把這個牌子拿給他看,告訴他你是我的孫子,或許,他可以給你安排一個容身之處。」

    口中說著「安心」、「寬慰」,但目光與神情間的擔憂與牽挂卻是怎麼都無法掩住。這個幾乎毫無玄力,又從未走出過流雲城的孫兒今後將隻身在外,無依無靠,他怎能放心,怎麼不心痛。

    蕭澈把這枚木牌握在手中,用力的點了點頭,然後道:「離開之前,我想先去拜祭一下……蕭叔叔。」

    「嗯。」蕭烈欣慰的點頭。

    「小澈!」在蕭澈轉身的那一刻,蕭泠汐又一次抓住了他,雙手抓的緊緊的,目光盈動的留戀,幾乎把蕭澈的心都融化。

    他是多麼的渴望能帶著蕭泠汐和蕭烈走……但是他空有滿腔的心和衝動,卻沒有能力,沒有資格……至少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方,他們還算得上是安全的。

    「小姑媽。」蕭澈輕輕握住蕭泠汐的手,目光輕柔的看著她:「我捨不得你,比小姑媽捨不得我還要捨不得……所以,我會在最短的時間內回來……我發誓,我一定會完成那天晚上……對小姑媽的承諾……」

    蕭泠汐的手緩緩的鬆開了,蕭澈握著蕭泠汐的手也一點點的鬆開……然後,他轉過身去,直直向前走去,腳步緩慢,卻一步都沒有回頭……因為他怕自己一回頭,就再也無法離開……更怕自己一回頭,被他們看到自己在轉身那一刻終於控制不住流下的兩道淚痕……

    爺爺……小姑媽……三年之內,我一定回來……等我!!等我!!!!

    承諾……承諾……

    蕭泠汐淚眼朦朦的看著蕭澈越來越遠去的身影,在心中失神的叨念著……忽然間,那天晚上的一句話,回蕩在了她的心海之中……

    「如果你不是我小姑媽,我一定娶你!」

    蕭泠汐一下子捂住了嘴唇,一瞬間,努力壓抑了許久的淚水如決堤的洪流般瘋狂的奪眶而出。

    ——————————————

    蕭門墓地。

    站在蕭鷹的墓前,蕭澈的目光凝視了那塊陳舊的墓碑很久很久,然後雙膝跪下,輕輕三扣,抬起眼眸時,目光已是一片決然……

    「蕭叔叔,你對我雲氏一家的大恩,我雲澈永世不忘。如果有那麼一天,我得到我的父母尚在世間的消息,我會拼盡全力找到他們,和當年被他們抱走的……你的兒子。在我能力足夠的那天,我必會找到當年刺殺你的人,為你,為爺爺,報仇雪恨!」

    在蕭鷹的目前,蕭澈發下凌然之誓,起身之後,再次深深的一鞠,這次腳步沉重的離開。

    「從今時開始,我不再是蕭澈……我名雲澈!」

    ——————————————

    蕭玉龍被殘虐的消息震動了整個蕭門,讓蕭門一整夜都不得安寧。蕭雲海急怒攻心之下昏迷了很久,醒來之後如瘋了一般號令全門找尋兇手,但忙活了一整夜,卻連兇手的半個影子、半點痕迹都沒找到。

    而這最好的解釋,就是門內之人所為!

    蕭狂雲對此事也很是震怒,但也僅僅怒一下,惋惜少了一個應該會很聽話、很會做事的奴才而已。不過這樣的奴才,他想要的話遍地都是。只是,如今已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蕭玉龍他鐵定不可能帶回蕭宗去,於是,他的選擇便自然而然的落到昨日「考核」僅次於蕭玉龍的那個人。

    三長老的蕭澤最小的孫子——蕭承志。

    這樣一來,蕭澤和蕭承志無疑是喜出望外。

    但門中所有人看向蕭澤的目光都變了。尤其是蕭雲海和蕭離,在目視蕭澤時,眸中都分明深隱著濃烈的殺氣!

    如果是門內之人廢的蕭玉龍,那麼,蕭澤,便毫無疑問有著最大的嫌疑。

    不過這些顯然不是蕭狂雲需要關心的。下午,蕭宗四人便帶著蕭承志,在蕭門和流雲城各大權貴的遠送之下離開了流雲城,踏上了折返蕭宗之路。其實,以蕭宗之能,派出幾隻飛行玄獸易如反掌,但這次卻是蕭宗宗主親自下令,為讓蕭玉龍得以歷練,全程不得使用飛行玄獸。

    蕭狂雲一行走遠后,楚月璃也已準備帶夏傾月返回冰雲仙宮。

    「師傅。」向父親和弟弟告別的夏傾月回到了楚月璃身邊。

    楚月璃轉過身來,一張雪顏冷艷無雙:「冰雲仙宮距離這裡極其遙遠,回到冰雲仙宮后,不知何時才能有機會回來。不要留有什麼未了的牽挂。」

    「師傅放心。傾月已經全部準備妥當,隨時可以跟隨師傅離開。父親雖然不舍,但對於傾月能入冰雲仙宮一直都深感欣慰。」

    楚月璃點頭:「既然如此,我們現在就啟程吧。宮主在聽我提到你之後,多年之前就想見你。想必見了你,她一定會喜歡。」

    「父親已經為我們備好玄馬,請師傅移步前庭。」夏傾月恭敬的說道。

    「不用了。」楚月璃搖頭,道:「玄馬太慢,我會以『玄渡虛空』帶你回去。而且,在這個過程中,你要細緻感受我身上的玄氣變化,這對你今後的玄力修為會大有裨益……我們走吧,把手伸給我。」

    沒有遲疑,夏傾月把纖白的右手伸了出來。顯然,楚月璃要以「玄渡虛空」帶她凌空飛馳,這讓她心中也泛起些許的興奮與期待。

    楚月璃伸出略帶冰冷的手,和夏傾月的手兒握在一起,身上頓時冰芒一閃,強大無匹的冰雲訣快速運轉起來……然而就在這時,楚月璃的全身猛然一震,剛剛凝起的冰雲訣一下子消散無蹤。她轉過身來,美目死死的盯著夏傾月……那分明是一種震驚到極點,如同看到世間最不可思議之事的眸光。

    「師傅?你怎麼了?」楚月璃突如其來的劇烈反應讓夏傾月嚇了一大跳,有些驚慌的問道。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楚月璃失神的自語,另一隻手也忽然伸出,兩隻手同時抓在了夏傾月的右腕之上,身上冰芒一閃,這一次,楚月璃的美眸再次瞪大,全身顫動的越來越劇烈,臉上、眸中盈滿著無法言喻的震驚、難以置信……還有狂喜!她死死抓著夏傾月的手,看著她的眼睛,強烈的激動之下,竟一時說不出話來。

    她的樣子,讓夏傾月越來越驚慌:「師傅……到底……到底怎麼了?」

    「傾月!」楚月璃感覺自己心臟的瘋狂跳動都怎麼無法緩和和停止。修行冰雲訣,心境會一點點趨於冰冷和沉寂,極難泛起波瀾。而已經不知多少年,她的情緒沒有如此失控過:「告訴為師,你這段時間到底有了什麼奇遇?是遇到了什麼奇人?還是吃了什麼逆天神丹!」

    「我……」夏傾月一時瞠目。

    「人之玄脈,共有五十四玄關。天賦尋常的人,可先天開啟十個左右的玄關,天賦高著,可先天開啟十五個左右玄關。當初我找到你時,發現你居然天生開啟二十一玄關,是百萬里挑一的絕佳天賦!玄關越多,玄力修鍊速度和運轉速度便越快。開啟二十玄關者,無論修鍊速度還是玄力運轉速度,都要兩倍於開啟十玄關者。」

    「玄關的後天開啟極其之難,縱然是強如宮主,百年時間,後天也一共只開啟了7個玄關,目前到達了30玄關的至高境界,目前整個蒼風大陸,後天能達到30玄關者,不會超過五個人!蕭宗送予蕭門的通玄散,之所以能提升修鍊速度,是因為它能在幾天時間內,暫時多開啟三到四個玄關,但也僅僅是暫時……即便如此,通玄散即使在蕭宗,也是相當珍貴的丹藥。」

    「而傾月你……」楚月璃用力抓著夏傾月的肩膀,美眸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卻是五十四玄關全開!而且都是永久開啟……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這意味著你修玄的速度和玄力運轉的速度,比之宮主還要快上近一倍!比之凡人要快要五倍有餘。而且,你修習任何玄功、玄技都將毫無限制。玄力突破時,將永遠不會有『瓶頸』!」

    「五十四玄關全開的玄脈,在傳說中被稱作『天靈神脈』,是只有傳說中的神才會擁有的玄脈!蒼風帝國,從未有過!傾月……這段時間,你到底經歷了什麼!」

    ——————————————

    【是的。雲澈已成功走出新手村……接下來,就是1-10級野怪區了。外掛走起!!】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