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楚月璃的話讓夏傾月一陣發懵。

    玄脈的五十四玄關,她當然知道。這是所有玄者都必然知道的最基本常識,她知道玄關全開是什麼概念……那是一種理論可達到,但卻從未聽說過有誰能達成的極限狀態,是傳聞只有遠古之神纔會擁有的“天靈神脈”,根本不是人類所能奢望!

    自從被蕭澈用銀針調理身體後,她感覺自己的精神和身體狀態變得極好,玄力的運轉,還有玄力的修煉都變得無比通暢,有時都通暢的讓她有一種“這不可能是自己身體”的錯覺。此時聽了楚月璃的話,她內心一片驚然……

    五十四玄關全開……天靈神脈……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

    但身爲冰雲七仙,楚月璃又怎麼會說假話。以她天玄境七級的蓋世玄力,又怎麼會看錯她的玄脈狀態。而且平時總是心若止水的她此時激動到極點的樣子,又怎麼可能是假的。

    可是,自己怎麼會……

    難道是……是……

    夏傾月的腦海中浮現出雲澈的身影……想起他那些天每日凌晨三時用銀針調理她的身體,而他口中的目的,一直都是“驅散寒氣、疏通經脈”,爲此,他每次都會筋疲力盡,甚至險些傷到自己的元氣……

    此時想起,他每次在自己身上扎的銀針……都剛好是五十四根!!毫無出入的對應玄關之數!

    難道,真的是他?

    不……也只有可能是他!除了他,沒有其他任何人碰觸過自己的身體。也是因爲他的“調理”,自己的身體纔出現了巨大的變化。

    可是,他一個蕭門之子,一個玄脈盡廢的人,怎麼可能擁有這樣的能力……

    看到夏傾月雖然沒有馬上回答,但眼神卻是忽然變得飄忽,神情也是一陣複雜。楚月璃無比確信,這短短的幾天之內,夏傾月必然是遇到了什麼奇遇……一種堪稱神蹟的奇遇。她聲音急促的問道:“傾月,你快告訴我,究竟是什麼人,或是什麼東西竟然讓你玄脈全通!”

    “是……是一個人……只是我沒想到,他竟然……”

    “是人?”楚月璃的臉上再覆一層深深的驚容:“那位前輩叫什麼名字?或是長的什麼樣子?竟然有着如此駭然聽聞的通天之能!!”

    駭然聽聞的通天之能……這幾個字來形容讓一個人玄關全通的能力,絕對半點都不誇張。

    “我是個神醫,你信嗎?”

    шωш⊕тt kΛn⊕¢○

    當初被她嗤之以鼻的一句話,此時再度迴盪在夏傾月的腦中。只是她此時的感觸,和那時發生了何止翻天覆地的變化。同時,她也記得,在雲澈第三次爲她調理身體後,曾氣喘吁吁的和她說:“傾月老婆,如果哪天你師傅發現了你的身體變化,可千萬不要說出是我做的……如果你不想守寡的話……”

    一個能在短時間內讓一個玄者玄脈玄關全通的人。如果他的這個能力,和他的名字傳播出去,可想而知會引起多麼巨大的轟動,又會有多少人會不惜一切的找到他……

    “他說他是個神醫。”夏傾月神色複雜道:“只是,他不讓我告訴任何人關於他的事,請師傅恕罪。”

    聽了夏傾月的話,楚月璃雖然有着失望,但卻並沒有繼續再追問下去,反而點了點頭:“能有如此通天神通的人,必然是超脫凡塵,不問世事的絕世聖者!我蒼風帝國有着‘蒼風醫聖’之稱古秋鴻不但醫術高明,更可爲玄者直接後天開啓三個玄關,從而名聞遐邇,拜求者不計其數,被譽爲蒼風第一神醫。但與你遇到的那位前輩相比,簡直連提鞋都不配!這樣的隱世高人,一般都不願爲世人所知,你受他天恩,自當爲他保守祕密。”

    夏傾月點頭,內心一片恍然。

    那些天,他每天都耗盡全力,近乎拼命的調理,原本所謂的“驅散寒氣、疏通經脈”僅僅是幌子!他在做的,竟是爲她打通全部玄關……而這在師傅口中的“通天之能”,他竟僅僅是依靠幾十枚銀針來完成。

    他到底是……

    楚月璃的臉上露出了一種無比欣然的微笑,她看向夏傾月的目光也變了,變的比之前熾熱了不知多少倍!她一臉鄭重的說道:“回到冰雲仙宮後,我定然會第一時間把這些稟告宮主。我想,宮主一定會欣慰無比,然後將你收作親傳弟子。宮中的所有資源,你都將可以毫無節制的任意取用。以你目前的玄脈狀態,只需你付出最正常的努力,你也必將成爲我冰雲仙宮有史以來最耀眼的天才!下一界的蒼風排位戰,你必將一鳴驚人,聲震蒼風!或許,冰雲仙宮將因爲你,擺脫被天劍山莊壓制數百年的命運!名歸蒼風第一!”

    щщщ◆тTk án◆℃ O

    “……我一定會努力,不負師傅重望。”夏傾月微微頷首,腦中依舊一片混亂。

    “對了!傾月,那位前輩既然肯出手賜你如此天恩,必然是極爲喜歡你。他有沒有留下什麼再次相見之類的信息?”楚月璃滿是期盼的說道。她就算再聰慧一萬倍,也決然不可能把這個“前輩”聯想到在所有人眼中一無是處的雲澈身上。

    “……並沒有。”夏傾月搖頭。

    “嗯,是我有些過於貪心了。”楚月璃不以爲意的笑笑,然後悵然道:“不過,如此高人,若能蒞臨冰雲仙宮,那怕只是稍微指點一二,也必將讓我宮受用不盡。”

    這時,夏傾月忽而心裏一動,猶豫一番後,說道:“師傅,他在那個時候,曾經提到過他在尋找三件東西……分別是紫脈天晶、七玄玲瓏草、一顆地玄獸的玄丹。如果,如果我們幫他找到這三件東西的話,說不定他就會出現,並且對我宮表示感激。”

    夏傾月顯然是個很不擅長說謊的人,說這些話的時候,她的眼睛都不敢直視楚月璃的雙眸。

    “紫脈天晶、七玄玲瓏草、地玄獸的玄丹……”楚月璃低唸了一遍這三件東西的名字,牢牢記在心中,“這三件東西雖然都極爲難尋,但以冰雲仙宮的能力,也並非沒有可能全部找到。我會把這件事稟告宮主,相信宮主會有決斷。”

    “傾月,我們現在走吧。宮主和你的衆師叔師伯一定不會知道我爲她們帶回了一個多麼巨大的驚喜。”

    楚月璃抓緊夏傾月的手腕,帶着她凌空飛起,轉眼便升至近百米的高空,化作天空中的兩抹夢幻仙影,飛向了西北方向。

    這是夏傾月第一次體驗飛在空中的感覺,本應該是興奮的,但她混亂的內心卻被其他的東西完全的佔據。

    沒過太久,她們便已飛出了流雲城的範圍。夏傾月回首,目光盈盈的看着在視線中越來越遠去的流雲城,激盪的內心怎麼都無法平靜下來。

    你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這個世界上,到底有誰是真正瞭解你的?

    你給了我如此巨大的恩惠,就是想讓我無法忘記你嗎?因爲今後我每次修玄,或許都會不受控制的想到你……

    你被趕出蕭門後,去往了哪裏?現在又在哪裏?

    “傾月老婆,你睡了嗎?”

    “哇哇!傾月老婆,你今天看上去比昨天漂亮多了?他們都說自己的老婆總是越看越好看,原來居然是真的。”

    “嗅嗅……傾月老婆,你早上是不是去偷摘茉莉花了?不然身上怎麼這麼香?嗯?莫非是傳說中的少女體香?”

    “傾月老婆,過了這個月你回冰雲仙宮後,我們真的就再也不會見面了嗎……那你在那個地方會不會偶爾想起我?”

    ………………

    ………………

    “傾月老婆”,他總是喜歡這麼喊她,而且會很刻意的幾乎在每句話前面都加上這個稱呼。她從排斥,到慢慢的接受習慣……而從今之後,她知道自己或許再也不可能聽到這個稱呼,想到這一點,她的心裏忽然泛起了一種輕微的疼痛,眸光,也變得迷離起來。

    “傾月?你怎麼了?心跳怎麼這麼亂?”楚月璃側首看向她。

    夏傾月輕輕搖頭:“我沒事,只是……有些捨不得家……”

    楚月璃顯然沒有明白夏傾月口中“家”的完整含義,寬慰着說道:“女兒家第一次遠離家門,總是會感傷的。不過哪日你玄力到達天玄境,便可如爲師一樣玄渡虛空,日行千里。到時候想回家的話,就輕而易舉了。”

    說起夏傾月的家,楚月璃想起一個人來,順口說道:“你的弟弟,我記得是叫……夏元霸。昨日我看過他的玄脈,他天生通了九個玄關,天賦中庸,但他的玄脈卻足足比正常人粗出一倍有餘。這種狀況我平生還是第一次見,以往也從未聽聞過。或許,這也是造成他身體過於魁梧的原因之一。我正待回去查閱一番,看看這會不會是一種異象。”

    “謝師傅關心。”夏傾月輕輕應聲。她的目光轉向自己的家所在的方向,口中輕輕低喃:“我走後,元霸也會隻身前往新月城進入新月玄府,希望他可以一直平安,不受欺凌……”

    ———————————

    【想了一晚上用什麼方式開雲澈的外掛,終於理清了思路,開始拍鍵盤……結果,整完夏傾月師徒的對話,一章居然已經過去了!!額,那就這樣吧…………】

    【第一女主,總算要登場了!野怪們,顫抖吧!小boss們,經驗裝備乖乖交出來!】

    ———————————

    感謝風k君的萬賞……好久不見,萬分想念。看到你,心裏很是一陣激動……

    感謝依然淡漠丶的nn萬賞!至尊+1!當初他們說淡漠君要上至尊的時候,我以爲是開玩笑,然後……然後……然後……就……

    感謝雨中血十七萬賞!看過本火星書的人都知道我的文中是從來不帶半點血腥的!!所以這個名字讓我多少有點膽戰心驚……

    感謝純白小瓊人的萬賞!!是不是純白我不知道,但萬賞君絕對不是窮人!!

    感謝振翼再次十萬賞!我讓瓷兒妞給你麼麼噠×3!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