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林鎮,位於流雲城向西不到兩百公里的地方,雖然地勢偏僻,但居民倒不算少,偶爾會有行人路過。這裡,也算的上是從流雲城前往新月城的必經之路。

    烈日炎炎,地面都被曬的滿是裂痕,也讓人的情緒會相對容易變得暴躁。這時,小鎮的街道上走來一行六人,當先一人身材魁梧,身穿銀白色的輕甲,肩抗一把足有一米半長的青銅大砍刀,面相凶煞,目光兇惡,他後面的兩個人都是一身獸皮衣,手裡拿著刀、劍、錘等各種武器。

    他們的出現,讓小鎮街道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路過的人都以最快的速度靠到路邊,腳步也變得小心翼翼,臉上露出害怕的神色……直到那六人走進那個鎮上的小酒館上,他們才鬆了一口氣,快步的離開。

    砰!!

    那把幾乎趕上成年人身高的大砍刀直接被那個全身銀甲的大漢剁在了酒館中央最大的那張桌子上,然後一聲暴吼:「這張桌子大爺要了,不想死的趕緊滾!」

    正在桌子上酣飲的四人剛要動怒,一看到大漢的面容,臉色「刷」的變了,話都不敢多說一句,唯唯諾諾的離開。大漢伸出粗壯的胳膊在酒桌上一掃,在酒杯、盤子粉碎的刺耳聲音中,他低吼道:「把店裡最好的酒菜全都給我上一遍!」

    掌柜的早已親自迎了上來,看著滿地的酒杯盤子碎渣,他心疼的滴血,但臉上卻老老實實的陪著笑:「銀……銀龍的幾位大爺,請稍做歇息,酒菜馬上就好,馬上就好。」

    這六個人隸屬青雲鎮大名鼎鼎的銀龍傭兵團,那個手持巨大銀刀的大漢便是銀龍傭兵團的團長,本龍殷隆,自號「銀龍」。今年四十歲出頭,玄力卻已達真玄境二級,這在入玄境四級以上都是高手的青雲鎮,毫無疑問是無敵的存在。銀龍傭兵團也因此成為青林鎮最強傭兵團,橫行無忌,無人敢惹。

    六人坐下之時,那五個團員便開始各種馬屁接踵而至,六人的說話聲、大笑聲、謾罵聲充斥了整個酒館,這類的惡霸行徑,他們早已習以為常。周圍的人更是礙於銀龍的霸名,沒有一個人敢多言半句。

    這時。又是一行五人出現在了酒館門口,領頭的是一個年輕男子,看上去二十歲出頭,身材中等,相貌平平,但衣著卻是無比華貴,小鎮的人任誰看到他的衣著,都會眼饞的半天無法移開目光。

    他站在酒館門口,掃了一眼裡面的人,目光無比傲慢,如同在看一群不值得入眼的下等生物。隨即,他眉頭一斜,不屑的冷哼一聲。

    他身後一個相貌英俊,看上去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年人連忙上前,在他面前欠著腰陪笑道:「蕭公子,這種小地方的酒館都是這樣,方圓百里之內估計也找不到什麼像樣的,就湊合著一用吧。」

    這五人,正是從流雲城趕回蕭門的蕭狂雲、蕭漠山、蕭八蕭九,以及從蕭門帶出來的蕭承志。

    蕭承志這一路都是喜不自勝,想到馬上要被帶回蕭宗,他連晚上睡覺都不斷笑出聲來。在蕭狂雲面前更是卑躬屈膝,巴結討好,不敢有一絲的怠慢……要是能伺候好了這個蕭宗少爺,此後在蕭宗時得他一句半句美言,就算是在蕭宗也必然能混的如魚得水。

    「哼!」蕭狂雲鼻孔噴出一股氣,再次無比不屑的瞥了這裡一眼,走了進去。

    蕭承志連忙一馬當先,沖在最前面佔了一個位置最好的座位,蹲下用自己的袖子快速擦了擦木凳,然後一臉諂媚的看著蕭狂雲坐下,隨之大叫一聲:「店家,馬上上酒菜……揀最好的上!」

    蕭狂雲一行人剛進來,銀龍傭兵團的六個人目光就盯上了他們。其中一人一臉不屑的笑了起來:「嘿!那小子還真夠狂啊,瞧他之前看我們的眼神,嘖嘖。」

    「估計是哪個世家少爺出來遊山玩水的,瞧那細皮嫩肉的,估計一掐就出水。不過敢在我們的地盤上狂,真不知道死字咋寫的。」

    「老大,要不要我上去教育教育他們這是誰的地盤?管他是哪個世家的少爺,在我們銀龍傭兵團的地盤上,就得乖乖的給我學會做人。」

    「啪!」

    殷隆把啃了一半的雞腿往桌上用力一拍,一把提起了腳邊的大砍刀:「還是老子親自上場吧。因為老子看上那小子穿的衣服了,撈回去給我兒子穿,他一定高興的很,哈哈哈哈……」

    說完,他抄起大砍刀,大搖大擺的走向蕭狂雲那一桌,隔了三步遠,便一刀砍了酒桌上,一臉凶神惡煞道:「小子!身上這衣服不錯嘛?不過就你這癟三樣,穿你身上真特么浪費。趕緊給老子脫了!」

    「脫!趕緊脫!聽到沒有!」

    「不想脫的,我們幫你脫也是可以的哦。」

    「要是過會我們老大親手給你脫,可就不那麼溫柔了,啊哈哈哈哈!」

    銀龍傭兵團的小弟們在後面一陣起鬨。酒館里的客人也都紛紛避而遠之,滿是憐憫的看著蕭狂雲一行人。掌柜與店小二更是躲的遠遠的,哪敢上來勸阻。

    而讓所有人意外的是,面對這惡名遠揚的銀龍傭兵團,蕭狂雲一桌人卻是顯得格外平靜,平靜的有些異樣。蕭狂雲伸手,嫌惡的用手掃了掃被酒水濺到的衣服,冷聲道:「全部廢了!」

    「嗯?廢了?他剛才說啥?」

    「他說把我們全部廢了!啊哈哈哈哈……啊!!!」

    銀龍傭兵團的嘲笑聲才剛剛響起,便已化作震耳欲聾的慘叫聲。蕭八的身體如閃電般衝出,直接將喊的最大聲的三個人砸飛了出去,伴隨著「咔嚓咔嚓」的骨骼斷裂聲。

    殷隆的狂笑消失了,他倉皇的後退一步,臉上露出驚懼的神色:「靈……靈玄境!!」

    「靈玄境」四個字一出,如同在這個小小的酒館里響起一聲炸雷,讓所有人全身巨震,瞠目結舌!那可是宗門、大城市裡才會有的超級強者,在這個小小的青雲鎮中,是他們一生都沒見過,更不敢奢望的境界!

    殷隆的話剛說完,他的另外兩個小弟已被蕭八一巴掌扇出十幾米遠,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殷隆的全身顫抖起來,然後「噗通」一聲跪到地上,不要命的磕頭:「對……對……對不起……我有眼無珠……有眼不識泰山,我……我該死……我該死!」

    如果早知道對方竟是靈玄境的高手,打死他也不敢上來招惹。

    「廢了。」蕭狂雲冷冷出聲。

    聲音一落,蕭八的手也隨之掃下,在殷隆的慘叫聲中.將他的兩隻手臂硬生生震斷。

    就在這時,酒館的門口出現了一個少年的身影。

    雲澈離開流雲城之後,並沒有自己的目標。想到蕭烈給他的那塊木牌,他便一路打聽,有意識的走向了新月城的方向。他也需要去一個更大的地方,因為這樣的地方才更有可能找到可以恢復他玄脈的東西。

    他的身體太弱,身上僅有的玄幣也不捨得拿出來買馬,只有徒步前行,前行的速度很慢。到了這個青雲鎮,他已是飢疲交迫。看到路邊的小酒館時,他翻了翻身上剩下的玄幣,自嘲的笑了一笑,走了過去。

    剛站到門口,他便聽到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循著聲音,他一眼看到了坐在一起的蕭狂雲與蕭漠山,另一邊還站著個蕭承志……他的腳步停頓,迅速轉身離開。而在他轉身那一剎那,剛剛震斷殷隆手臂的蕭八剛好看向門口的方向,臉色頓時一動。

    「掌柜的,把這些礙眼的東西都給我清出去!!」蕭狂雲冷喝道。一群連螞蟻都算不上的垃圾,居然壞了他吃飯的興緻。

    「啊……是是是是!」被喊道的掌柜全身一抖,然後慌不迭的點頭,和店小二戰戰兢兢的將銀龍傭兵團的人向店外抬去……殷隆真玄境二級,在青林鎮就無人敢惹,這個看上去極為傲慢狠辣的少年人隨便一個手下就是靈玄境,他們哪敢有半點違抗。

    「少主。」蕭八走到蕭狂雲旁邊,在他耳邊輕輕低語了幾句。

    「嗯?你說那個被趕出蕭門的廢物?」聽了蕭八的話,蕭狂雲的眼睛一下子眯起,然後冷笑了起來:「很好,我都差點忘了還有這麼個人物,既然老天都把他送上門來……蕭八,你就去把他的臉給我毀了吧。」

    「宗主說過,在外不可仗勢欺人。」蕭漠山面無表情的道。

    「哼!那個蕭門的廢物那天居然讓我當眾難堪,我沒讓他當天暴屍流雲城已經是足夠仁慈了。蕭八,毀他臉之後,再把他的舌頭給我割下來,他不是很能說么,我看以後他還怎麼舌燦蓮花!」蕭狂雲聲音低沉的說道。

    那天在蕭門,雲澈當眾揭穿他的嫁禍,讓他說出的每一句話都成了自打耳光,他又怎麼會不記恨在心。至於他要毀了雲澈的臉,當然是出於嫉妒……更嫉妒這個廢物居然娶了他都無法得到的夏傾月!

    蕭漠山沒再說話,蕭八無聲點頭,緩步走出酒館,直逼雲澈行去的方向。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