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青林鎮街道上的店鋪不多,但也算得上應有盡有。雲澈眉頭緊鎖,腳步加快,很快拐進了右手邊一個藥店。

    「老闆,有沒有紫盞花和鐵砂藤?」進入藥店后,雲澈直接說道,同時目光快速的在藥店掃了一眼。

    藥店老闆是個看上去無精打採的中年人,雲澈要的兩味藥材又都是再常見不過的普通藥材,紫盞花可祛除風寒,鐵砂藤可以煉製最低等的回玄丹,都是遍地可尋,價格也很是便宜。他有氣無力的應道:「有,你要多少?」

    「每樣來半斤!」雲澈快速說道。

    老闆隨手把藥包好,扔給他:「一共二十黃玄幣。」

    【備註:天玄大陸的流通貨幣共有三種,分別為黃玄幣、青玄幣、紫玄幣。1紫玄幣=100青玄幣=10000黃玄幣。玄幣價值參照:天玄大陸的普通人家一年收入大約在30000黃玄幣左右,也就是3紫色幣。】

    把玄幣放到櫃檯上,雲澈快步離開。然後一路不停,直向小鎮的南側出口而去。

    而蕭八,也已發現了他的身影,但卻並沒有急著動手,面無表情的跟在他後面。

    青林鎮出口很快就出現在前方。從青林鎮向南,將是一片綿延不絕的山脈,名為赤龍山脈。其中棲息著各種各樣的玄獸,很是危險。即使是青林鎮實力不俗的玄者或傭兵團,也只敢在山脈的最外圍活動。一旦深入,將遭遇更高級的玄獸,往往九死一生。而這片山脈之所以被稱作赤龍山脈,是相傳這片山脈的正中心,棲息著一隻會噴射灼熱火焰的巨大炎龍,從而得名。

    但也僅僅是傳說,從未有人真正見過。而龍作為玄獸之尊,縱然是最低等的龍,力量也高的恐怖,即使它真的存在,能見到它的人也不可能活著回來。

    踏入赤龍山脈的地域時,雲澈緩緩的吸了一口氣,將剛從藥店買來的兩包葯以右手抱在胸前,左手覆上,天毒珠光芒閃動……頓時,大片的碎屑從他的手間掉落,當雲澈把左手拿開時,手心,只剩下了一小堆紫黑色的粉末、

    紫盞花沒有毒性,鐵砂藤也沒有毒性,兩者一起服下,同樣不會引發什麼毒性反應。而縱然有毒,對達到靈玄境的強者來說,普通的毒效果也是微乎其微,甚至完全不起作用。

    不過,紫盞花和鐵砂藤所分別含有的某種成分提取融合之後所形成的粉末,卻對眼睛有著極其強力的刺激作用。如被沾到眼球,即使玄力再強,也會出現一定時間的失明。

    把這一小撮粉末捏在手裡,雲澈緩緩的回身,看向了如鬼魅一般無聲無息出現在他身後不到十步距離的蕭八。

    對於雲澈發現他,蕭八倒是微感意外,他蔑視著雲澈,冷冷的說道:「你是叫蕭澈吧?那個被趕出蕭門的廢物!」

    「不,雲澈!」雲澈好整以暇的與他對視,臉上全無懼色。

    「哼!」蕭八對他叫什麼顯然不感興趣,對他過於淡定的姿態更是毫無反應,因為一個玄脈殘廢的超級廢物根本不需要他過多的思考:「奉少主之命,送你去見閻王。下輩子,記得不要無知的去惹一些你惹不起的人!」

    聲音落下,蕭八的手中已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刃,然後右手一甩,那把短刀在刺耳的破空聲中直飛雲澈而去……蕭狂雲讓他廢了雲澈的臉和舌頭,但他顯然沒有耐心在一個徹頭徹底的廢物身上浪費那麼多的動作和時間,甚至連他的身體都懶得碰,直接一刃飛出,直取喉嚨。

    當蕭八忽然拿出短刃時,雲澈的眉頭就猛然一動,在蕭八右手甩出時,他的心中終於驚然……他已做好了應對蕭八衝過來重擊他的準備,但,卻根本沒想到這個至少有著靈玄境的蕭宗之人對付他一個渣渣居然還會動用武器!而且還是用的飛刀射殺!

    以他玄力低微到極點的身體,又怎麼能躲得開一個靈玄境強者的飛刀射殺。

    這個蕭八的性情是被扭曲了嗎?竟然不按正常人思維出牌!殺我一個沒有玄力的人居然還用武器,說出去不怕丟人嗎……雲澈在心中無力的咒罵著,瞳孔中的寒芒極速逼近,他的意識讓他在第一時間做出了躲避的反應,但他遲鈍的身體卻根本不可能躲得過……

    就在雲澈的喉嚨馬上便要被這把飛刀刺穿的那一剎那,一道閃電般的紅影忽然從雲澈的身上射出,驟射向了蕭八……

    嘶~~~~~~~

    短刃沒有射中雲澈的喉嚨,甚至,他的瞳孔中已根本沒有了那把短刃的存在,而就在蕭八的身後,卻多了一個小巧玲瓏的身影。她背對著雲澈,一襲白裙,裸著如白玉般的小腿玉足,赤紅色的頭髮一直披散到腰間,妖艷無雙。

    而她的右手之上,分明拿著那把之前蕭八射出的短刃!

    這個女孩……她的衣裳,還有紅色的頭髮……難道是……

    蕭八依舊保持著丟出短刃的姿態,整個人僵在了那裡,死一般的安靜中,他沒有回頭,就連他的表情和身體上的動作都沒有絲毫的變化,如被時間定格一般,唯一的變化,是他的一雙瞳孔,竟收縮至了針眼般大小,如同在那一剎那看到了這世間最恐怖的畫面……

    一陣清涼的風在這時緩緩拂過,蕭八直立的身體在在輕風中忽然塌陷……沒錯!是塌陷,如堆起的積木般一塊塊的坍塌了下去,化作一地的血水和無數細小的碎屍。

    風吹到雲澈的臉上,帶起一股刺鼻的血腥味。他整個人僵在那裡,看著眼前赤發女孩的背影,瞳孔劇烈的瑟縮著,呼吸完全屏住,就連心跳,都幾乎完全停止。

    她的穿著和紅色的頭髮告訴他,這分明是那天夜裡,自己在後山所遇到,並帶到天毒珠里的女孩。而進入天毒珠之後,她一直都在昏睡……而此時,她醒來了,並且自己走出了天毒珠,並讓他看到了在這個天玄大陸迄今為止最恐怖的一幕……

    剛才的那一剎那,這個女孩分明是一把抓住了馬上就會刺中他喉嚨的短刃,然後沖向了蕭八,將之擊殺……整個過程,只能看到一道一閃而過的紅光,只有短暫無比的一瞬間……蕭八的身體徹底粉碎,而要粉碎到眼前的這種程度,至少要在他的身上橫切幾百刀……

    也就是說,這個女孩在剛才那一瞬間,不但奪下差點將他奪命的短刃,還用這把短刃,在蕭八的身上至少切出了幾百刀!!

    這……這是一個小女孩能有的能力嗎?

    不!這是「人」,所能達到的境界嗎!!

    當!

    「唔……」

    在雲澈的極度震驚中,女孩手中的短刀忽然落到了地上,併發出一聲猶如小動物叫喚般的痛吟。隨之,她整個人緩緩的蹲到了地上,嬌小的身軀微微發抖,如同沐浴在冰冷的寒風之中……

    「這可惡的弒神絕殤毒……本公主不過才用了這麼小的力量……居然……反噬到……這種程度……唔……」

    女孩的聲音很是微弱和痛苦,彷彿正忍受著巨大的折磨。雲澈試探著向前走了兩步,目光每接觸到那潭血水,心中都會一陣發寒……這個有著紅色頭髮的女孩到底是什麼人!蕭八來自蕭宗,實力至少在低級靈玄境!放眼整個流雲城都幾乎無人能敵,卻被這個女孩一瞬秒殺!

    這個女孩看上去明明才十二三歲!這個年紀的女孩,能達到初玄境三級便已是相當傲人。夏傾月十六歲達到初玄境十級便已是公認的全城第一天才,這個女孩……這個女孩……

    在歸來這天玄大陸后,雲澈心中第一次生出了真正意義上的驚駭感。因為眼前所看到的場景,已完完全全超出了他的認知……整整兩世的認知!

    雲澈重重的吸了一口氣,努力平復心境,咬了咬牙,終於開口道:「小妹妹,你……醒啦?」

    聽到雲澈的聲音,女孩身體的輕微戰慄停止了,她緩緩的站起,轉過身來,露出那張精緻如洋娃娃般的嫩顏,只是這張雖然稚嫩,卻美到讓人不敢相信的臉上,此時帶著明顯的痛楚,她目視雲澈,聲音青嫩而冰冷:「真是不可思議,天毒珠,竟然會認你這麼一個毫無用處的凡夫俗子為主!這枚玄天至寶的靈性難道已經被扭曲了嗎?」

    嚴格來說,這是雲澈第一次真正面對她。雖然這些天每天都要到天毒珠里看望她很多次,但此時再次看著她,雲澈的眼神依然有種無法移開的感覺。因為這個女孩實在太漂亮,漂亮到勾魂奪魄,構成她雪顏的每一個部位無不是精緻到完美絕倫,而且是那種達到極致,無法形容的完美。

    她的眼睛如黑寶石一般晶瑩,又如夜空一般深邃。從她的眼睛中,雲澈看到了一種傲然……但這種傲然絕非蕭狂雲那種仗勢而生的狂妄與狂傲,而是一種發自靈魂的高貴與傲然,彷彿這世間萬靈在她眼下盡皆蚍蜉,世間萬物在她眼中都渺小如塵。

    ………………………………

    青林鎮,酒館內。

    酒菜上齊,蕭八依然沒有回來。

    蕭狂雲開始不耐煩起來,冷哼道:「對付一個廢物,居然浪費了這麼多時間。哼,該不會是在這個陌生的地方迷路了吧?蕭九,你去看看!」

    「是,少主!」蕭九領命,馬上起身,走出酒館,向蕭八之前所追的方向而去。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