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砰!!」

    沒有任何能量激動,亦沒有任何預兆,就在茉莉把右手抬起的那一剎那,蕭九的面色忽然驟變,變得無比之驚恐,如同在那一剎那看到了最恐怖的地獄,然後,他的身體在一聲恐怖之極的爆裂聲中……轟然爆開。

    頭顱、四肢、軀體、內臟……全部在一瞬間變得粉碎,炸開一個巨大的血花,飛散的血星遠遠濺落,將周圍數米的地面都染成一片血紅……

    雲澈:「!!!!」

    蕭八、蕭九,兩個出自蕭宗,身為蕭宗宗主之子的超級強者,一個被一瞬裂身,一個被一瞬爆體,竟全部在茉莉手下被瞬間滅亡,連一絲一毫的掙扎都沒有。或許他們到死,都還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死的。

    而且他們的死法一個比一個凄慘,雲澈兩生殺人無數,早已見慣了血腥和殘忍,面對極恨之人,他的手法也會極其陰毒,但沒有一次,能兇殘到她這兩次殺人的任意一次……更準確的說,是他根本沒有能力做到。

    這個有著赤色頭髮,自稱「茉莉」的女孩,她到底是……

    「呃啊……」

    茉莉的口中忽然一聲痛苦至極的呻吟,嬌小的身軀一下子蹲到了地上,全身瑟瑟發抖。

    蕭八成一地碎屍,蕭九成一灘血水,雲澈忽然間有些明白她為什麼會自稱「血染的茉莉」,從她的殺人手法上,可以想象她已經殺過多少人,而那些死在她手上的人又都是死的多麼凄慘。她明明只是一個沒長大的女孩,但她所作所為,卻又猶如一個無情殘忍的恐怖死神。

    雲澈的內心無法控制的生出一種冰冷的恐懼。看著她痛苦的樣子,雲澈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向前兩步,道:「你剛才明明用很小的力量就可以殺他,卻偏偏要他死無全屍……你的魂體現在感染著奇毒,一動玄力,這些劇毒就會乘虛而入,吞噬你的靈魂……」

    「嗷嗚~~~」

    一聲悠長的狼吼聲忽然在雲澈的身後響起,而且這個吼聲分明很近很近……近到幾乎就在耳邊。雲澈迅速轉身,赫然看到,就在他右側不到二十步的距離,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隻全身灰毛的成年狼,正目露凶光直視著他。

    野狼!!

    雲澈的心裡猛然一驚……這裡是小鎮邊緣,怎麼會有野狼出現!雖然這隻野狼明顯只是只凡獸,但它畢竟是狼,根本不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

    等等……現在正在起風,而蕭八之前被碎屍慘死,血腥味隨風飄遠的話……的確極有可能引來嗜血的玄獸!

    這隻忽然出現的野狼沒有給雲澈太多反應和思考的時間,低吼一聲,直線狂奔,在七步之外就猛然躍起,直撲向雲澈,那寒光閃閃的利爪足以直接撕裂他的身體。

    雲澈之前的話說的半點都沒錯,茉莉為了能進入天毒珠,吸了雲澈的血,並將自己的生命依附在他的生命上,因此,雲澈的命也就成為了她的命。雲澈如果死了,她也會死,就算不死,失卻了天毒珠,她也會在短時間內毒發魂散。

    所以,看到野狼撲向雲澈,茉莉的眸中頓時閃過一絲殺氣,狂暴的玄力瞬間在手間凝聚……但玄力涌動的那一剎那,她忽如被萬箭穿心,全身僵挺,口中發出一聲痛苦之極的呻吟,剛剛凝起的玄力一下子全部消散,她在痛苦之中全身抽搐,身體,竟然忽然一恍,然後猶如虛影一邊時而清晰,時而模糊……

    第一次出手斬滅蕭八,便讓她遭受弒神絕殤毒的強力反噬,第二次動用玄力滅殺蕭九,讓她遭受的反噬頓時加劇數倍,此次再次動用玄力,全身的劇毒猶如覺醒的毒蛇一般趁虛而入,瘋狂吞噬起她的靈魂,讓她不要說攻擊那頭野狼,就連站都已經無法站穩,半虛幻的身體在劇毒發作下都面臨著煙消雲散的可能。

    「不要動玄力!!」

    看到茉莉一下子變得若隱若現的身體,雲澈眉頭皺起,大聲咆哮道。而那頭野狼已當頭撲下,如刀鋒般狼牙在瞳孔中越來越近……

    嘶啦!!

    右肩的衣服被狠狠撕裂,險些傷及皮肉。一個猛然右撲險險躲過一劫的雲澈不等起身,一直緊握著的右手用盡全力甩向灰狼所在方向,那團原本他準備用來對付蕭八的粉末頓時精準的灑在剛剛落地的野狼狼頭上。

    野狼頓時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吼聲,在吼叫聲中身體直接倒下,兩隻狼爪拚命的撓向自己的眼睛。雲澈以最快速度站起,迅疾撿起茉莉之前丟到地上的那把短刃,猛然咬牙,反撲向了野狼,手中匕首用盡全力刺向了野狼的喉嚨。

    野狼雖是凡獸,但其皮肉、骨骼都很是堅實,尋常人的全力一刺如果是刺在喉骨之上,那麼後果將僅僅是傷及皮骨,不可能傷了它的性命,反而會徹底激起它的凶性。雲澈短刃落下的速度極快,落點,更是在他冷凝的視線中死死鎖定……短刃精準的穿過野狼喉骨的骨縫,將它的喉管生生切斷。

    野狼的叫聲一下子變得凄婉無力,它全身一陣狂亂的抽搐,然後癱倒在地,再無聲息。

    「呼……」雲澈長長的出了一口氣,伸手擦了一下額頭上布滿的冷汗。雖然他現在力量低微,身體孱弱,但至少戰鬥意識和眼力還在。只不過,曾經傲視天下的他此時面對一直再普通不過的野狼都要如此兇險,讓他不由得苦澀一笑。

    茉莉的身體依舊在閃爍,她如一隻受傷的小貓般蜷縮在地上,臉上的表情痛苦至極。雲澈緩過氣后,起身來到她的身旁,左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天毒珠的凈化能力快速釋放,遏制著在她軀體和靈魂中瘋狂肆虐的劇毒。

    弒神絕殤毒……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毒!竟然讓這個有著可怕實力的女孩都險些喪命。

    茉莉小臉的痛苦神色終於有了少許的緩解,但軀體依舊在清晰和模糊中交替,並且交替的頻率越來越快,分明是即將消散的跡象……這時,茉莉忽然仰起臉頰,伸出手來一下子抓起雲澈的右腕,嫩唇張開,雪白的牙齒用力的咬在他的食指上。

    手指傳來的劇痛讓雲澈的面孔一陣扭曲,他感覺到手指被尖利的牙齒咬破,滲出的血珠全部被茉莉吸入口中。相比於第一次被她吸血的恐懼,這次雲澈鎮定的多,也沒有掙扎,任由她咬著自己的手指,一片溫暖柔軟的小舌一直牢牢的抵著他的指尖,讓他在劇痛之餘,還有了一種無法形容的享受感……

    隨著一滴滴的血珠被茉莉吸入口中,茉莉軀體變幻的頻率開始緩慢了下來,半分鐘之後終於完全停止,茉莉將自己的牙齒從他的手指上移開,雖然臉色依舊有些蒼白,但總算不再痛苦。

    雲澈退後一步,看著右手食指上依舊在滲出血珠的齒印,吸著冷氣道:「你是……屬小狗的嗎!見一次咬我一次!」

    茉莉伸出小手,輕輕的抹了一下自己的嘴角,稚嫩的臉上尤有餘悸。她微微咬牙,擰起細眉冷聲道:「還不是因為你沒用!否則,本公主又怎麼會被逼到這種地步!」

    「我沒用?」雲澈自嘲的笑了一笑:「呵,相比於你,我的確是沒用。一隻普通的野狼都有可能要了我的命,如果不是因為你兩次相救,我現在已經死在了剛剛被你殺死的兩個人手上……不過,我再怎麼沒用,也算是救了你兩次。那天夜裡如果你不是遇到了我,你早已被毒死。剛才,如果我丟下你這個危險的小妹妹一走了之,你現在也說不定已經魂飛魄散了。你說我沒用的同時,就沒想過要感謝我嗎?」

    茉莉沉默不語。

    「你在瀕死的時候遇到天毒珠,算是福大命大。不過,你的運氣也顯然到此為止了,我玄脈殘廢,如果不修復的話,終生只會停留在初玄境一級。你身中劇毒,又不能隨便動用力量,只憑我自己的力量,遇到稍微大一點的危險,就有可能隨時喪命,還會連累你一起死。」雲澈用手握住總算止血的手指,淡淡的說道。

    茉莉依舊沒有說話,但眼神卻一直在不斷變化,似乎在猶豫掙扎著什麼。

    「不過你放心,我會努力找到修復我自身玄脈的方法……不!是必須找到!在那之前,我會好好保住自己的性命。」雲澈一臉平靜和堅決的說道。腦中,再次浮現蕭烈和蕭泠汐的身影。為了他們,這條必然艱難到極點的道路,他無論如何,也要以最快的速度,拚命走下去。

    「修復玄脈?」女孩的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笑:「你的玄脈我探視過,並非是近期被外力損毀,而是在很小,玄脈尚未成型的時候就遭遇重創,在紮根之時就被損毀,如今的玄脈簡直廢不可言!這種狀況的確有一種可以強行修復的方法,但修復之後,能開啟三個玄關便已是極限!而且,你錯過了十四歲之前這最關鍵的初玄築基期,就憑這種狀態,十年之內,你單單是初玄境都無法突破!而且畢生,都不可能突破入玄境……依然是個沒用的廢人!」

    茉莉的話,讓雲澈的神色猛然一僵,雙手也不由得攥了起來。茉莉的話,結結實實的刺中他一直在刻意迴避的殘酷事實上……因為正如她所說,他的玄脈已廢的根深蒂固,縱然以他知道的方法修復,也只能修復很小的一部分,玄脈依舊是半廢。再加上他錯過了最關鍵的基礎期,玄力的修鍊速度,將比他人慢上數倍,而且……幾乎不可能突破到真玄境。

    雲澈的胸口重重起伏,咬牙道:「這些,我會想辦法!」

    「你想收集各種藥材,以天毒珠淬鍊各種丹藥來讓自己強行提升嗎?似乎的確是個不錯的想法。但以你這可笑的能力,又憑藉什麼去得到那些高等藥材!反而,你會因此頻頻落入可能萬劫不復的境地,連累本公主陪著你一起死!」

    茉莉臉兒仰起,眸光一片清澈,似是終於有了決定:「收起你這些可笑的想法吧。你救了本公主的性命,本公主的確應該報答你……你只需要答應本公主三個條件,那麼,本公主馬上會讓你擁有一個……新的玄脈……」

    在雲澈一下子驚詫起來的目光中,茉莉的眼神變得深邃而神秘,聲音,也一點點低了下來:「一個,真著神之力的玄脈!」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