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馬上擁有一個新的玄脈……

    有著神之力的玄脈!?

    茉莉的這幾句話,對無限渴望著找到修復玄脈方法的雲澈來說,無異於平地驚雷。

    他對蕭泠汐和蕭烈說他三年之內一定回去……而清晰知道自己玄脈狀態的他也是無比清楚三年之內修復玄脈,並得到壓倒蕭門的力量是一個多麼遙不可及的目標。他之所以發出那樣的承諾,就是在最大限度的逼迫自己……因為只有這種逼迫,才能讓自己在巨大的壓力下去突破極限。

    而現在,茉莉分明在說……可以讓他馬上擁有一個新的玄脈!而且,還是有著神之力的玄脈!

    茉莉口中的「神之力」是什麼,他不了解,單單「新的玄脈」四個字,就讓他內心無法控制的一陣激顫。他壓制著內心的波瀾,緊盯著茉莉的眼睛道:「你說的……是真的?」

    「本公主會騙你?」女孩的粉臉上滿是傲然。

    雲澈語塞……的確,以她連王玄境都不放在眼裡的恐怖力量,又怎麼會屑於欺騙他一個廢人!短時間內讓一個人擁有一個新的玄脈,這在常人眼中,甚至在雲澈這個「神醫」眼中,都完全是天方夜譚。但茉莉說出那些話時,眸光清澈,姿態傲然,讓他找不到一絲一毫說謊的痕迹。

    不過,她有著一頭不該屬於天玄大陸人類的赤色長發,她年紀幼小,卻有著無比恐怖的玄力,她身上中的毒,讓他這個有著天毒珠的人都聞所未聞……她身上的「天方夜譚」還少嗎?

    或許,她真的有什麼奇特的辦法,可以讓他在短時間內獲得一個新的玄脈……如果真的可以實現,那麼,他就有萬分的把握,去實現對蕭烈和蕭泠汐的承諾。

    想到這裡,雲澈的目光變得灼熱起來:「好……那你告訴我,你要我答應你的三個條件是什麼?」

    茉莉知道他絕對不可能拒絕,她沒有多廢話,直接說道:「第一個條件,你必須答應為本公主找到三件東西……分別是:一株幽冥婆羅花、三顆不低於霸玄境玄獸的玄丹,以及……至少七十斤的紫脈神晶!」

    雲澈很仔細的聽著……茉莉說到「幽冥婆羅花」時,他就眉頭一蹩。「幽冥婆羅花」這個名字他聽師傅說過,但自己從未見過。師傅當初告訴他,幽冥婆羅花為世間至陰至邪之靈,只生長於至陰至寒之地,莖葉為紫黑,要整整二十四年才開一次花,盛開的花卻是無比妖艷的亮紫色,花瓣之上繚繞著如幽冥之息般的淡紫色霧氣,霧氣流動時還隱隱釋放出冥鬼哭笑之音。花開三天之後就會凋謝,下次開花,又要等到二十四年之後。

    至於幽冥婆羅花的有什麼效用,師傅沒提,只說凡人一旦靠近,會被冥氣侵體,輕則久昏,重則失命。

    去至陰至寒之地,尋找一株二十四年才會綻放一次,而且靠近可能會死的花……雲澈動了動眉頭,並沒有什麼過激的反應。如果茉莉真的能給賦予他一個新的玄脈,這樣的要求也不算過分……

    但茉莉說出的第二件東西,讓他差點失聲噴出來……

    三顆不低於霸玄境玄獸的玄丹!!你特么在逗我!?

    霸玄境是什麼概念?那是傳說中的境界,是一個無數玄者不可及,連望都望不到的至高境界。縱觀整個蒼風帝國,王玄境可以找到幾個,但霸玄境絕無一人!王玄境的強者被稱作王座,而霸玄境,則被稱作霸皇,意喻一旦達到這個境界,將是一方天地的絕對皇者,無人可逆!

    不要說如今的蒼風帝國,整整千年之內,蒼風帝國都從未出現過一個霸玄境的絕世強者。

    而這個茉莉粉唇一張,就是三顆不低於霸玄境玄獸的玄丹!要拿到這三枚玄丹,就必須要擊殺三隻霸玄獸!從哪裡找到這三隻霸玄獸還是其次……縱觀蒼風帝國,誰惹得起霸玄獸?

    王玄之上,一步一登天。五個王玄境十級,也不可能敵得過一個霸玄境一級。也就是說,蒼風帝國所有王玄境界的強者加起來,也不可能對付的了一隻霸玄獸。三顆不低於霸玄境玄獸的玄丹……估計那四大宗門的當家聽到這個要求都會暴跳如雷。

    而茉莉說出的第三件東西,讓雲澈差點沒驚的一屁股坐到地上。

    至少七十斤的紫脈神晶……是紫脈神晶,不是紫脈天晶!紫脈天晶是天地奇珍,一塊指甲蓋大小的紫脈天晶便價值連城,只有那些龐大的宗門才配擁有,尋常玄者根本不敢奢望。而紫脈神晶便是從紫脈天晶中提取,一棟房子大小的紫脈天晶,大概能提取一塊指甲蓋大小的紫脈神晶。

    那麼,七十斤的紫脈神晶……

    「~!#¥%……」

    雲澈有理由相信,整個天玄大陸的紫脈神晶加起來,也不一定有七十斤這麼多。而如果真有這個數量的紫脈神晶,那麼,它的價值,足以買下至少三個蒼風帝國!

    「你……確定……你……不是在……逗我?」雲澈說話的時候,齒間不斷漏著風。他確信蒼風帝國隨便哪個人聽到這個要求,都會驚的話都說不順溜。

    茉莉的臉上沒有半點開玩笑的神情,她冷眸而語:「我毒入魂魄,縱然是天毒珠,也要至少數年的時間才能完全凈化。在我身上毒消之後,我必須重塑身體。而這三件東西,便是我重塑身體必須用到的東西,缺一不可!」

    「……時間呢?」

    「三十年!」

    三十年?這個時間總算是讓雲澈小鬆了一口氣,緩緩的點了點頭:「好!這個條件,我答應!」

    廢話!三十年,時間長著呢,當然是先答應了再說。至於幽冥婆羅花、霸玄獸的玄丹和七十斤紫脈神晶……反正還有三十年!走一步看一步吧。

    「第二個條件呢?」雲澈屏住呼吸問道,第一個條件就這麼嚇人,第二個說不定會更加兇殘。

    「第二個條件,你必須在三十年之內,達到君玄境!」茉莉依舊直視著雲澈的表情,緩慢而清晰的說道。

    「~!#¥%%……」雲澈忽然有了一種把這個小蘿莉按在地上打一頓屁股的衝動!

    他越發開始懷疑,這個小女孩分明就是在逗他!!

    「天玄大陸我不知道……縱觀蒼風帝國的歷史,從來沒有人能在三十年之內達到君玄境……更嚴格的說,是從來沒有人達到過君玄境。」雲澈一本正經的說道。不過微微抽動的嘴角還是彰顯了他內心的憤慨。

    「那你答不答應?」茉莉斜眉。

    「答應,當然答應!」雲澈毫不猶豫的應聲,臉上所有的表情也都收斂了起來,雙眸之中,呈現著一種極致的淡然與平靜:「你的第一個條件,我或許還有些忐忑。但這個條件,對我來說倒真的不算什麼條件。我之所以說蒼風帝國的歷史上從來沒有人能在三十年之內達到君玄境,只是想表明,如果給我一個同樣的起點,我會推翻蒼風帝國的歷史!我有天毒珠在身,如果我輸給蒼風帝國的任何一個人,那才是真正的……廢物!」

    「三十年內達到君玄……絕非痴人說夢!」雲澈眼眸半眯,聲音平淡如水。

    本以為說出這麼慷慨激昂,熱血沸騰的話,這個小蘿莉應該會目露異彩的多看他幾眼,但讓雲澈失望的是,茉莉僅僅是微微點了點頭。他有些鬱悶的問道:「不過,你為什麼要讓我三十年內達到君玄境?」

    「人的生命力與其玄力成正相關。本公主現在的虛體生命是源自你的生命力,本公主要重塑身體,並完美保持之前的實力,必須至少要有著君玄境的生命力!」茉莉面色平靜的說道。

    雲澈有些似懂非懂的點頭……隨之心中驀然一驚……

    至少要君玄境的生命力,才能讓重塑的身體與靈魂融合后保持原來的實力……那麼,那麼也就是說……她之前的實力……

    還要在君玄境之上!?!?

    不!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一定是我理解的方式不對!雲澈暗中晃了晃頭,將這個荒謬到可笑的猜想甩開。

    茉莉的目光再次落回他身上時,已變得嚴肅而驕然:「第三個條件……跪下叩首,拜我為師!」

    「……」

    「…………」

    雲澈看著她,愣是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你不願意?」茉莉微微勾眉,小臉絕美而稚嫩,卻蒙著一層讓人內心生悸的威嚴。

    「……你今年多少歲?」雲澈滿臉糾結的問道。

    茉莉眸光微凝,但還是回答了他:「十三歲。」

    「十三……歲……」這個完全符合她外貌的回答,卻讓雲澈的內心一陣戰慄和呻吟:十三歲!我擦!居然真的只有十三歲!玄力那麼可怕,心智、姿態那麼成熟,說話老氣橫秋,我還以為是幾百歲的童姥……居然真的只有十三歲!!

    不過雲澈轉念一想,內心忽然一下子輕鬆了起來……如果她真的只有十三歲,那麼,不管她玄力多可怕,不管她出身多高貴神秘,不管她多麼殘忍傲慢,不管她心智多成熟……她撐死也只有不到十三年的閱歷!自己有著兩世記憶,對付她,還不是得心應手!她再怎麼強大強勢,也畢竟還只是個沒長大的小女孩而已。

    「是不是知道本公主只有十三歲后,頓時感覺本公主變得好對付多了?」茉莉眯起星眸,冷幽幽的說道。

    一句話戳到了雲澈心裡。雲澈迅速搖頭:「怎麼會呢。我之所以問你的年齡,是想告訴你,我今年有十六歲,比你還要大上三歲。你年紀比我還要小,當我的師傅,有點……不太合適吧?」

    「年齡?」茉莉一聲不屑的冷笑:「這片大陸的最強者縱然跪在本公主面前十年,本公主也不會多看他一眼。本公主現在主動要成為你的師傅,是對你的恩賜,你居然還要拒絕?」

    「……」這口氣,大到了讓雲澈窒息。

    雲澈當機立斷,點了點頭:「好吧,我可以拜你為師,但是,我不會向你叩首。」

    「理由。」茉莉淡淡而語。

    「我可以跪長輩,跪恩人……跪老婆也不是不可以,但讓我跪你這個才相識幾天的小女孩,我做不到。這是作為男人,最基本的尊嚴!」雲澈搖頭,聲音無比堅決。

    「嘻……」茉莉笑了,笑的如茉莉花綻放般美麗,聲音,卻透著一股冰冷的陰森:「這可由不得你!」

    聲音落下,茉莉的右手已經閃電般的抓住了雲澈的肩膀上……頓時,雲澈如被山嶽壓身,在不可抗拒的龐大力量下瞬間雙膝曲下,重重跪在了地上,跪在了茉莉的面前。

    「你!」雲澈面露怒色,便要站起……但面對茉莉的力量,他根本不可能有半點反抗的能力,縱然用盡全身的力量,也根本無法把身體站起絲毫。

    「馬上向本公主叩首,本公主就會正式成為你的師傅,不但為你更換玄脈,還會指引你的修玄之道。」

    掙扎間,雲澈的耳邊響起茉莉冷傲的聲音,他用力搖頭,低聲道:「你……你死心吧!我就算不要玄脈……也絕不……向你一個小丫頭……呃!!」

    雲澈的話未說完,一股沉重的力量便將他的上半身壓到了地面上,茉莉抬起一隻冰蓮般的雪白玉足,踏在了雲澈的肩膀上,微一用力,只聽「咔」的骨骼錯位聲,雲澈死死仰起的頭顱便狠狠的撞在了冰冷的土地上……完成了叩首儀式。

    茉莉的小腳丫繼續踩著雲澈的肩膀沒有移開,她雙手抱胸,譏諷的說道:「是不是覺得自己骨頭很硬,很了不起?沒有實力,你連拒絕向我磕頭的能力都沒有,又有什麼資格在我面前傲氣。沒有實力,在絕對的強者面對,你自以為的尊嚴和驕傲,不過是一個笑話!」

    茉莉的話如一盆冷水,無情的澆淋在雲澈的頭上,讓他怔在了那裡,隨之,他笑了,默默的笑著自己……是啊,沒有實力,有什麼資格去談尊嚴和驕傲……自己剛才自以為傲的樣子,在茉莉的眼中,一定是可笑到極點吧……

    「雖然不情願,但你總算也已經叩首。從現在開始,本公主就是你的師傅。對於我這個師傅,你現在有什麼問題要問嗎?」。茉莉腳踏雲澈肩膀,居高視下的看著他。

    「……有!」雲澈仰起臉,目光向上,聲音艱澀:「我想問……你是毛髮還沒來得及長開……還是……天生白虎?」

    在雲澈遇到茉莉的那一晚,茉莉身體消散,只餘一地衣物。雲澈只把她的裙裳撿進天毒珠蓋在她的身上,內衣什麼的完全沒碰。在天毒珠中醒來的茉莉也自然只能把這件連衣白裙穿在身上,內部完全真空……

    茉莉一腳踩肩,雙腿自然的分開,以雲澈的角度,她裙下雙腿間那抹粉嫩光潔,白中帶粉的絕美風景看的要多清楚有多清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