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話讓茉莉一怔,當她忽然注意到雲澈的視線所指向的方向時,才終於反應過來……

    “咿!!!!”

    茉莉如閃電般的向後跳開,兩隻小手條件反射般的用力壓住了自己的裙子。雪白的臉兒一瞬間盈滿憤怒……驚慌……還有一抹快速蔓延的粉紅……

    沒錯,這個驕然傲氣,出手殘忍狠辣的女孩竟然在驚慌和臉紅。她此時驚慌慍怒、紅霞滿面,雙手捂裙的動作和一個被忽然褻瀆的普通少女幾乎沒有任何區別,更有一種其他女孩絕對無法企及的動人韻味,直把雲澈看的呆了一呆……當然,如果沒有那股刺骨殺氣的話,就更完美了。

    茉莉滿臉慍怒,兩顆珍珠般的小虎牙緊緊咬住一起,寒光閃閃,那眼神更是兇惡的恨不能將他生吞活剝了。她從小就是在所有人的恭敬、朝拜以及恐懼中長大,除了她的親人,連敢直視她的人都找不出幾個。她從來就沒想過,自己的身體,居然會被一個凡人,還是一個廢到極點的凡人如此褻瀆!

    籠罩雲澈的殺氣可怕的如實質的兵刃一般,或許下一秒,這個殺氣的主人就會將他徹底撕碎。但云澈卻是面不改色,活動了一下差點被茉莉踩錯位的脖頸,拍拍屁股從地上站了起來,正兒八經的問道:“你提的三個條件我都答應了,你之前說的讓我擁有一個新的玄脈,是不是該實現了?”

    茉莉的殺氣絲毫不減,臉上的酥紅色一點點淡了下去。以她高貴的身體,別說用眼睛將她徹底的褻瀆,即使是碰觸到她的指尖,她也必會把對方碎屍萬段。但面對雲澈,她縱然心中恨極,殺氣沖天,卻也根本無可奈何,因爲他的命,就是自己的命。

    “永遠忘掉你剛纔看到的東西!”茉莉神情兇狠,殺氣如冰,但她長的實在太嬌美可愛,即使再兇狠的表情,看上去依舊無比賞心悅目,讓雲澈感覺不到半點威懾力:“如果不是因爲你與本公主同命,本公主一定挖掉你的雙眼,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我剛纔絕對沒有看到任何不該看的東西!”雲澈連忙滿臉驚慌的說道,在心中又默默的補充了一句:嗯,看到的都是應該看到的。

    面對根本無法下手的雲澈,茉莉的怒氣總算一點點壓下,但雙手依然下意識的壓緊裙子,生怕來一陣稍微大點的風把裙子吹開。她冷冷的說道:“本公主讓你做本公主的弟子,只是因爲本公主不想平白無故的教別人修玄。能成爲本公主的弟子,這是你這輩子最大的造化,從現在開始,你必須時刻稱呼我爲師傅。”

    “呃,這個……”雲澈卻是滿臉躊躇。

    “你不願意?”茉莉月眉一斜。

    “當然不是不願意。”雲澈搖頭,小心翼翼的說道:“只是,我剛纔和你提到過我之前有一個師傅,就是他給了我天毒珠。我的上一個師傅是一個頭發花白的慈祥老人,我喊他‘師傅’喊了很多年,所以一提到‘師傅’兩個字,我就會不由自主的想到他。而你這麼漂亮可愛,一定不願意我在喊師傅的時候,在心裏把你和一個老爺爺重疊在一起吧?”

    茉莉:“……”

    “要不,我直接喊你茉莉吧?這個名字又可愛,又好聽,又最適合你……或者,也可以喊你……小茉莉?小小茉莉?茉莉兒?小茉兒?小莉兒?茉茉?莉莉?小茉茉?小莉莉?喊你公主,公主殿下,或者茉莉公主也不是不可以,或者……”

    茉莉的雙眉微微挑動了一下,粉嫩的脣角也輕微抽搐,終於忍無可忍道:“你可以喊本公主茉莉,但心裏絕不能忘記本公主是你的師傅!更不能忘記作爲弟子的本份和職責!”

    “好!”雲澈馬上點頭,信誓旦旦道:“只要茉莉真的能讓我擁有新的玄脈,我就以茉莉爲師,會尊敬你,聽你的話,做你交代的事,會盡我最大努力淨化你身上的所有劇毒,幫你重塑身體。”

    雲澈最後的兩句話,讓茉莉的眼波微微動盪,隨即,她的聲音冷下,隱含殺氣:“還有,不許做任何對本公主不敬之事,否則……”

    “這個當然。”雲澈神色肅然道:“剛纔的事只是個意……”

    “閉嘴!”聽到雲澈竟又聽到剛纔被他目光褻瀆的事,茉莉一陣羞怒,連底氣都不由得弱了不少。

    “哦。”雲澈速度收聲,然後把話題引到他最渴望期待的事上:“那麼,你說要賦予我一個新的玄脈的事,可以開始了嗎?”

    茉莉沉默了一會兒,道:“帶本公主到一個不會有人靠近的地方去。”

    對於青林鎮,雲澈也是第一次踏足,完全不熟悉,這個赤龍山脈更是如此。雲澈此時已是飢腸轆轆,但茉莉的話讓他興奮的完全無視了飢渴感,向赤龍山脈的深處小心翼翼的走去,轉過了一座矮山,到了一個綠草成蔭,周圍沒有野獸、人類踩踏痕跡的地方後,雲澈停了下來。

    “就這裏吧……應該不會有人來吧?”雲澈看了一眼四周,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茉莉,你到底要怎麼做?”雲澈問道。畢竟,短時間內得到一個新的玄脈,這無論從哪個方面想,都是違背常理常識的事。

    一直跟在雲澈身後的茉莉緩緩的走了過來,她光着一雙小腳,但一路走來卻沒有染上一絲灰塵,雪白嬌嫩的讓人看一眼便會生出想去撫摸把玩的強烈衝動。在雲澈身前停步,她目視遠方,眸光瑩然:“你知道,本公主爲什麼會被追殺,然後染上這可怕的毒嗎?”

    “因爲什麼?”雲澈配合的問道。

    “因爲……這滴血!”

    在雲澈的訝然中,茉莉緩緩的擡起右手,細嫩的食指豎起,指向上空,在她的指尖部位,隨着一團詭異光芒的閃耀,一點赤黑色的水滴狀物體緩緩映現,懸浮在了她的指尖之上。

    “這……是?”雲澈靠近一些,凝目看去……那似乎,是一滴血珠?

    “三百年前,有人在探索一處遠古時代留下的危險遺地時,發現了一本極其古老的古書。上面記載着這樣一個信息:上古時代,有一個被稱作‘邪神’的真神,他是諸神時代隕落的最後一個真神,他的隕落,也意味着諸神時代的真正終結。而邪神在隕落之時,留下了一滴蘊含着他邪神源力的不滅之血……”

    “如果能得到這滴不滅之血,注入身體,玄脈之中,就會衍生邪神之力!”

    “這個記載很快被很多人知道,‘真神之力’四個字有着讓所有人都無法抗拒的誘惑,於是,很多人開始瘋狂尋找起邪神之血,但幾百年間,始終一無所獲,直到一個月前,有人找到了當年邪神隕落的地方。於是,無數人蜂擁向了那裏,找尋可能存在的真神遺留之物。不經意間,傳聞中的‘邪神不滅之血’竟然被找到,引起了所有人的爭奪……但最終,落在了本公主的手上。”

    “……他們,是爲了搶奪你手中的這滴邪神之血?”雲澈問道。同時心中一陣疑惑……邪神之血?無數人爭奪?如果真有這麼轟動,爲什麼我竟然從來沒聽過這件事?連“邪神”二字都是第一次聽聞。

    還有,遠古真神這東西……真的存在?

    “哼,敢搶奪本公主的東西,純屬找死!”茉莉目露兇光,恨恨的說道:“在得到這滴邪神之血後,我才發現,它其中所蘊藏的力量根本和想象的不一樣,根本就沒有什麼毀天滅地的力量,甚至,根本連一絲毀滅性的力量都沒有!如果將它注入體內,它只會強行更改掉體內玄脈的屬性和構成,而且,會抹掉原本玄脈所有的力量!一切從零開始!僅此而已!之後的玄力,依然要靠自己一點點的修煉上去!”

    “所有人預想中的‘真神之力’根本半點都沒有。其實質,不過是讓玄脈有了那麼一絲‘邪神’的屬性而已!其強度,也應該只比普通的玄脈稍微強出那麼一點點而已!”

    “我斷然不可能以抹去現在所有的力量爲代價使用這滴邪神之血,但用在你身上,卻似乎再合適不過。”茉莉移動手指,讓那滴沉靜的暗紅色血珠漂浮在雲澈的胸前:“你的玄脈本就殘廢,玄力更是等於沒有,注入這滴邪神之血,你的玄脈會快速重生,化作邪神玄脈!雖然我從這滴邪神之血中感覺不到什麼強大的力量,但由它而生的邪神玄脈,可能會有着什麼特殊的能力也說不定!再不濟,也不會讓你繼續這麼廢物下去!”

    說話間,茉莉的眸光忽然一閃,雪白的皓腕一沉,白嫩的指尖猛然帶動着飄動的邪神之血刺向了雲澈的胸前,雲澈的胸口頓時被破開一道血印,那滴赤黑血珠在碰觸到雲澈溢出的鮮血時,猶如受到了什麼巨大的吸引一般,瞬間涌入了雲澈的體內……

    ——————————

    【ps1:看到書評貼吧微信很多美少男美少女詢問:茉莉不是不知道王玄境嗎?又爲什麼會知道初玄境入玄境霸玄境君玄境……直接把我問蒙圈了。回翻一下,原文是這樣的:(“王玄境?”女孩的眸光毫無動盪,但臉上,分明表露出一種深深的不屑:“那是什麼東西?”)對於“王玄境”三個字,茉莉表現的是一種深深的不屑,而不是不知啊。如果不知,又怎麼會不屑呢?】

    【ps2:感謝liuyihua000君的五十萬賞!這個……劉藝華?流一滑?六姨花?呃,總之……你是個大好人!】

    感謝時雨下天漸涼的萬賞!這暱稱,文藝的不能忍!】

    【ps3:魔術同學的都市佳作《聖手邪醫》今日封推,在縱橫首頁就可以直接看到。一本相當爽的都市後宮文,喜好的同學千萬不要錯過!鏈接在此:book.zongheng.com/book/365873.html】

    【ps4:上一章忘記打微信廣告了,所以這一章必須補上:】

    廣告1:本火星微信:huoxingyinli99。

    廣告2:本火星微信:huoxingyinli99。

    【ps5:從今日下午到月末,站內會有大推,還有各種抽獎活動。從明天開始,我也會盡量開始三更,可能持續個三五天,也可能更久一點。還有,咱們的紅票稍不給力,各位美男美女們一定要養成每日不偷懶點紅票的好習慣啊啊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