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赤黑色的血珠沒入雲澈體內的那一刻,以他胸口的血印爲起點,幾十道如血痕一般的暗紅色紋路沿着他的身上瘋狂蔓延,轉眼之間蔓延至他的全身,他的胸口、雙手、雙腿、臉上、耳上、甚至瞳眸之上,都佈滿了魔紋一般的血色紋路。

    “呃呃呃呃……”

    那一瞬間,雲澈如被萬刃刺身,無比劇烈的疼痛感從他全身的每一個角落瘋狂傳來,讓他發生一聲痛苦的嘶叫,全身大幅度的戰慄起來,他眼前的視線也忽然變得模糊,直到完全變成一片暗紅之色……

    一股吞噬的力量從他的體內痛苦的傳來……雲澈對人體構造無比之熟悉,那個被吞噬的部位,分明就是他已經殘廢的玄脈!玄脈的作用是承載玄力,即使沒有了玄脈,人依然可以存活,但永遠不可能修起一絲玄氣。玄脈雖不關係生死,但那畢竟是身體的一部分,殘廢的玄脈被逐漸吞噬,無疑於內臟被一點點的撕裂、毀滅,其痛苦程度,可想而知。

    茉莉剛纔說,這滴邪神不滅之血會吞噬原本的玄脈,然後生成新的玄脈……現在玄脈被吞噬着,但至少證明她沒有說謊……如果真的可能形成新的玄脈,這點痛苦,又算得了什麼!!

    無法形容的劇痛持續着,那是一種根本無法用語言形容,完全超出人類承受極限的痛苦。這種痛苦持續、再持續……殘廢的玄脈被吞噬的速度很慢,以這種速度,要完全吞噬掉,至少要半刻鐘的時間。

    我不需要什麼邪神之力,不需要有比常人更強的玄脈。只要能讓我擁有和其他人一樣,甚至稍微弱一點的玄脈都可以……若能實現,縱然再痛苦十倍!我也絕對甘願!!

    可怕的痛苦讓雲澈全身的神經劇烈的抽搐着,但他的內心,卻一片平靜……甚至,一片振奮!

    當邪神之血被茉莉點入雲澈體內時,茉莉就脣瓣勾起,露出一個很是……幸災樂禍的笑。

    以她從這滴不滅之血中得來的記憶,它一旦入體,就會強行吞噬這具身體原本的玄脈……而吞噬玄脈,其過程,其痛苦不啻於用刀子將原本的玄脈一點點切掉、粉碎……切掉、粉碎……這無疑是一種慘絕人寰的酷刑,一種足以讓絕世高手都滾地哀嚎的極致之痛。

    你以爲你剛纔用眼睛褻瀆我的身體,我真的就已經放過你了嗎?這枚邪神之血的確會讓你擁有新的血脈,但也會代替我,給予你最殘酷的懲罰!!

    茉莉殘忍的笑着,看着紅色的魔紋佈滿他的全身,看着他的眼球一下變成暗紅色,看着他全身戰慄起來,看着他臉色痛苦的扭曲…………慢慢的,她的笑容卻一點點的冷凝、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越來越深的驚訝之色。

    他的四肢在顫抖,全身的肌肉都在痙攣,五官更是在扭曲中幾乎擠到了一起,額頭之上,豆大的汗珠以嚇人的速度滑落着……無法想象要承受多麼巨大的痛苦,身體纔會出現如此觸目心驚的反應。

    但,除了最初那一聲痛吟,之後,雲澈就再也沒有發出一聲的痛苦之音,就連一絲絲都沒有!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一分鐘……三分鐘……五分鐘……茉莉的神情,終於變成了徹底的震驚。

    吞噬玄脈……如此可怕的痛苦之下,他竟然始終沒有發出一次慘叫聲!

    汗水已經浸溼了雲澈的全身,他全身上下的每一處皮肉都在痛苦的打着哆嗦,但他緊咬的齒縫間,卻無比驚人的沒有任何聲音溢出。而他扭曲的面孔之中,竟還隱隱的透着一絲……興奮!

    他明明應該痛不欲生,生不如死……怎麼可能是這樣的反應!

    明明一個玄脈都廢掉的凡人,怎麼可能擁有這麼可怕的意志力!

    不對!這是人所能擁有的意志力嗎!這樣的痛苦,就算是我的父親,也絕對沒有可能承受的如此從容!

    這個凡夫俗子……被天毒珠依附的人……他到底是……

    這一刻,茉莉在震驚中發現,她完完全全小看了這個人。他的身體很弱,他的玄力微小不堪,但此時的他,卻表現出了與這些完全不符的恐怖意志力。之前,她一直在不解着爲什麼身爲玄天至寶的天毒珠竟然會依附在這麼一個再低微不過的人類身上,此時,她開始有所感覺……似乎並不是天毒珠的靈性消失,更不是天毒珠的靈性已經瘋了……

    半刻鐘過去……

    佈滿雲澈全身的暗紅色魔紋忽然閃動起赤色的光華,而他扭曲的五官也在這時終於開始一點點緩和下來。

    玄脈吞噬已經結束,隨之而來的,是新玄脈的生成。

    在之前被吞噬的地方,他感覺到新玄脈的成長,而且成長的速度很快很快,是玄脈被吞噬速度的十倍還要多。剛剛存在不久的空蕩感很快便被一種全新的充實感取代,他所承受的痛楚也如潮水般快速的退散着。

    汗水不再流下,肌肉的痙攣也停止了,就連臉色,也變得平靜下來,雲澈閉合着眼睛,全身一動不動,如果細看,甚至可以看到他的嘴角正掛着一絲平和的淡笑。

    沉靜之中,雲澈啓動內視,欣喜的看着在自己體內快速成長的玄脈。這一刻,他對茉莉的話再也沒有了一絲一毫的懷疑。玄脈重生,這不可思議的事此時正在自己身上無比清晰真實的呈現着。

    人之玄脈從人出生開始緩慢成長,一直到十四歲左右完全成型,而他新生的玄脈卻如雨後春竹,不到兩分鐘的時間,便已完全成型。

    成型的玄脈無論大小、形狀之上都和雲澈所熟知的人之玄脈一模一樣,至少通過內視完全看不出任何不同。在他細緻的感知之下,很快便找到了五十四玄關的所在……就連分佈的位置和感覺,也和常人的玄脈無任何不同。

    同時,這五十四玄關,一共開啓了十一個,就天賦而言,中庸略微偏上。其中沒有蘊藏絲毫玄力:初玄零級。

    沒有什麼所謂的邪神之力,更沒有什麼不一樣的玄脈屬性,完全就是一個最普通的玄脈。但云澈卻沒有絲毫的失望,而是狂喜的內心翻江倒海,全身血液沸騰……因爲這是一個完完整整,沒有絲毫損傷的新生玄脈!

    也意味着,他終於可以不再是個永遠不可能擺脫初玄境一級的廢人!

    雖然目標依舊很遙遠,但三年之內讓蕭門全體下跪的誓言,已絕不再是難若登天!

    爺爺,小姑媽,我終於不再是個廢人了。你們知道了,一定會很開心吧……等着我。三年之內,我一定回到你們身邊,讓你們再也不受欺凌!讓那些欺凌你們的人付出千百倍的代價!

    雲澈在心中大聲吶喊着。

    雲澈身上的暗紅色魔紋在這時停止了閃爍,然後一瞬間全部消失,雲澈也終於睜開了眼睛。

    “新生玄脈的感覺如何?”茉莉眯起星眸看着他……這段時間裏,她已經很仔細的看了他很久。他比她大三歲,也只是個半大的孩子,除了長相還不錯,再沒什麼其他出彩的地方……卻不知爲何竟有着那麼恐怖的意志力?難道他曾經經歷過地獄嗎?

    “真的成功了!”雲澈雙手攥拳,很是激動的說道。馬上,他又話音一轉,疑惑道:“不過,你確定這是所謂的‘神之玄脈’?明明和普通的玄脈沒有任何區別。”

    “開啓了幾個玄關?”茉莉卻沒有回答他,反問道。

    “十一個。”雲澈回答道。

    茉莉的眸中閃過剎那的失望之色,她淡淡的說道:“本公主以身體毀掉,還差點喪命爲代價換來的東西,最終卻便宜了你。但它在你的身上,也就只能達到這個程度了。你以爲神之力是什麼人都有資格碰觸的嗎?想要開啓這個邪神玄脈的特殊能力,就必須要這五十四玄關全開!它若能在你身上‘先天’開啓二十個玄關以上,本公主還有辦法在三十年內助你完成,但‘先天’十一玄關,就算給本公主一百年的時間,本公主也不可能做到。”

    “五十四玄關全開?”

    這樣的話別人聽在耳中,都會直接被驚掉下巴。五十四玄關全開,那可是傳說中的天靈神脈!蒼風帝王千年歷史都從未出現過一個!而云澈卻是表現的很平靜,反而用一種相當怪異的眼神看向茉莉:“你確定五十四玄關全開就行?嗯,我看看!”

    說完,雲澈擡起左手,掌心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上,一聲低語:“天毒……淨化!”

    天毒珠瞬時釋放出一抹碧綠色的光芒,融入到了雲澈的體內,直達他新生的玄脈……

    先天開啓的玄關數量基本註定了一個玄者這輩子所能達到的高度,因爲後天玄關開啓實在太難太難,超高等的靈丹妙藥、機遇、運氣,缺一不可。以外力來強通玄關,將伴隨着極大的風險,稍有不慎,就會對玄關造成不可修復的永久性損傷。

    天玄大陸,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玄者後天都沒有額外玄關的開啓。

    但,天毒珠是何等的存在?

    以它無與倫比的淨化能力,通徹閉塞的玄關簡直易如反掌,而且不會有半點的風險!在流雲城時,他以銀針向夏傾月的五十四玄關之內渡入天毒珠的淨化力量,不但將她封閉的玄關全部開啓,那些先天開啓的玄關也全部進行了淨化,讓她的玄力變得純淨無比,不會有絲毫雜質。

    不過夏傾月畢竟是他人,施展起天毒珠的淨化能力多少會有些麻煩,每次都把他累死累活。

    但淨化自己的玄脈,那簡單的簡直跟玩自己的手指頭一樣。

    天毒珠的淨化力量在雲澈的指引之下順暢的在他五十四玄關各走了一圈……雲澈幾乎都能聽到閉塞玄關通透時的“次次次次次”聲……

    不到半分鐘,新生玄脈的五十四玄關全部開啓。

    “好啦,現在已經五十四玄關全開了。然後該怎麼做?”雲澈一臉輕鬆的說道。

    說完之後,他半天沒有等到茉莉的回答,一擡眸,卻發現茉莉的星眸已經大大的瞪開,看他的眼神……猶如在看一頭奇形怪狀的怪物。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