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修鍊的方法很簡單,但也很極端,很可怕。

    他以瀑布的巨大衝擊力,將自己的玄力全部打散,生命力也大幅度受創。然後他在自己已臨近油盡燈枯的狀態下去壓榨、撕裂自己玄力與身體的極限。

    因為撕裂了極限,就是更進一步。

    但這個過程,稍有不慎,就會直接斃命!

    之後,他將自己泡於魔骷藤所製成的藥液之中。魔骷藤含有劇毒,並且會劇烈的刺激軀體,讓雲澈意識沉寂之後,身體表面的細胞依舊在刺激之下痙攣、收縮、活躍,加快著創傷的癒合,也讓軀體強度進一步的突破著極致。至於魔骷藤帶的毒性,雲澈有天毒珠在身,根本不懼。

    這幾天,他基本都是這麼走過來,如一個不想要命的瘋子般以最極端的方式拚命修鍊著。

    「哼,既然你想這麼拚命,本公主當然不會攔著你。那麼,你準備在這裡練到什麼時候?」茉莉嬌聲傲氣的說道。

    「當然,是到把這個瀑布征服為止!」雲澈斬釘截鐵的說著,目光閃過一絲堅韌的光芒:「連一個瀑布都征服不了,我拿什麼去征服我的目標!」

    「好吧,那本公主就看著你會用多長時間把這個瀑布征服。在這之前……」茉莉的小臉兒在這時別了過去,頰上露出一絲扭捏:「馬上,去幫本公主買一身新的衣服!內衣外衣鞋子髮帶都要!」

    「……沒必要吧?我覺得這一身挺好看的?」雲澈上下打量了茉莉一番,一臉認真的說道。

    「不去買的話,本公主會生氣的。」茉莉的身上,直接開始釋放出冰冷的殺氣。

    「好吧,等我恢復了玄力就去。」

    雲澈在葯潭中坐好身體,平心靜氣,感受著又一次嚴重虧空的玄脈一點點變得充盈。少頃,他忽然問道:「茉莉,你上次進入天毒珠之前,好像有個問題沒有回答我……你到底是來自什麼地方呢?是不是哪一個帝國皇室的公主?」

    茉莉站起身來,神色平淡道:「本公主自然是公主,但卻不是什麼皇室公主。至於本公主來自的地方……那是一個即使本公主說了,你也不可能知道的地方,距離這裡……很遠很遠!」

    茉莉的樣子,顯然是不想全部回答他,雲澈想了想,說道:「既然那麼遠,你為什麼要到流雲城呢?難道是被追殺你的人逼到那裡的嗎?」

    茉莉小巧可愛的眉毛頓時一沉,冷聲道:「追殺本公主的那些人已經全部死了,只是本公主沒有想到,他們竟然會有這種『禁忌』之毒!讓本公主在不知不覺中竟然中招!本公主之所以來這個地方,是為了尋找邪神之血所帶的記憶印記中,所提到的五處邪神秘地。其中一處邪神秘地的大致位置,就是這蒼風帝國的東方。本公主在尋找的過程中,劇毒忽然發作……後面的事情,你已經大概都知道了。」

    「邪神的五處秘地?」雲澈一臉的驚奇。

    「在邪神的記憶印記中提到,這個天玄大陸,當年就是邪神所創造,在這天玄大陸,有著五處他的安身之地。在他隕滅之前,他將五顆『種子』分別留在了這五個地方。並特別說明……」茉莉看了雲澈一眼:「只有繼承他力量的人,才能找到它們!」

    「就是說,只有我能找到它們?」雲澈頓時一陣振奮,連忙道:「那五顆種子究竟是什麼?厲不厲害,我又該怎麼才能找到它們?」

    「哼,本公主又怎麼知道!但既然是邪神留下的東西,又怎麼會弱。但,現在的你最好收起這些多餘的心思,邪神的秘地,其周圍區域的力量層面必然極高,又豈是你能接近和碰觸的!等哪一天,你可以傲視整個蒼風帝國時,再來考慮這些吧。」茉莉老氣橫秋的道。

    「……」雲澈只好閉嘴,收起心思,默默恢復著玄力。

    ……………………………………

    時間已經過去了七天,蕭狂雲已基本不可能還在青林鎮中。雲澈從天毒珠里拿出一套新的衣服換上,回到了青林鎮。目的只有一個:給茉莉買一身新的衣服。

    但最終,雲澈卻是空手而歸……

    因為過程是這樣的……

    「茉莉,這身衣服怎麼樣,好像還蠻好看的。」

    「不要!本公主從來不穿紫色的衣服!」

    「那,這一件呢……」

    「這裡的衣服怎麼這麼粗劣!本公主怎麼能穿這麼粗劣的衣服!」

    「……這裡只是個偏遠小鎮,這家店的衣服已經算得上是鎮里最豪華的了,將就著穿也是一樣的……」

    「本公主就算什麼不穿,也不要穿這麼粗劣的衣服!這些衣服本公主都不要!」

    「……等我征服了瀑布,我會去新月城。那裡肯定有更好的衣裳,如果你不要這裡的衣裳的話,就只能到那時候再買了。」

    「哼!」

    「要不……先來條小褲褲?」

    「你…找…死~~……信不信本公主現在就殺了你!!」

    ………………………………………

    不知不覺,四個月悄然而過。

    赤龍山脈,山間瀑布。

    時節已悄然入冬,瀑布之水開始變得越來越冰冷刺骨。但滔天水幕之下,此時竟直立著一個少年。他上身**,眼睛緊閉,任由冰冷狂暴的水流澆淋在身上,卻是面不改色,如若被定格在那裡磐石一般。他的體內,玄力拚命的涌動著,抵禦著水流的衝擊……直到最後一絲玄力被徹底榨乾。

    轟……

    少年的身體開始出現了搖晃,然後終於再也無法支撐,被砸入澎湃的水潭之中。

    艱難的從水潭中爬到岸上,雲澈喘著粗氣,走到了自己新挖出的那個小水潭,將身體沒入其中,然後抓起水潭邊的幾個黑色草藥丸塞入口中……這是他用從周圍採摘來的鐵砂藤淬鍊的低級回玄丹,可以在一定時間內小幅度加速玄力的恢復速度。

    吃下回玄丹之後,雲澈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閉上眼睛,進入入定狀態。五十四玄關全開,快速的恢復著已經嚴重虧空的玄力。

    這幾個月,他一直都停留在這個瀑布邊緣,一次又一次撕裂自己的極限,又在魔骷藤

    液的浸泡下不會讓身體受到永久性的損傷。

    茉莉遠遠的看著他,一言不發。雲澈這種不要命的修鍊方法,她早已看的習慣。他本以為這種程度的修鍊他能堅持幾天就是極限了,但讓她無比驚詫的是,整整四個月,他每天都是如此,沒有一天停止或鬆懈。但他如此瘋狂修鍊,卻絕不是他毫無理智,當感覺身體負荷或損傷過重時,他會第一時間回到泡有魔骷藤的水潭之中,讓受損的身體緩慢的恢復與強化。隨著時間的推移,他每天采來的魔骷藤也越來越多,魔骷藤液的濃度也越來越稠。濃稠到了足以讓一個初玄境的玄者浸泡不過五六秒就會直接斃命的程度。

    一個半小時后,雲澈睜開了眼睛,跳出小水潭,擦了擦身體,然後抱起一隻上一餐吃剩下的烤兔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這次堅持了二十三秒,比上次稍有進步。」茉莉來到他身側,雙手抱著嬌小的胸脯,淡淡的說道。

    「照這個進度,再有一個月半的時間,你就能突破到初玄境五級。這個速度,倒也算不錯了。」

    從零開始,七天踏入初玄一級,一個月踏入初玄二級,兩個半月進入初玄三級,十天之前,又突破到了初玄四級,這樣的速度豈止是不錯。放在蒼風帝國的修玄歷史,這個速度足以稱得上曠古絕今。

    雲澈現在五十四玄關全開,又熟知著身體與玄脈構成以及修玄方法流程,再加上不分日夜的如此拚命,能有這種驚人的速度,絕不誇張!

    如今他不僅僅是玄力比之四個月前不可同日而語,他的身體也變得無比堅韌。而護體玄力增強只是其中一小部分,更大的原因,是這幾個月來瀑布的無數次衝擊和魔骷藤液的浸泡。雖然他目前玄力只有初玄境四級,但身體的強度,或許連初玄境六級的玄者都比不上。

    「唔……那你……什麼時候教我玄技?你都自稱我師傅四個月了,還什麼都沒教過我。」雲澈一邊大吃,一邊含含糊糊的說著。

    「基礎的修玄之道你分明知道的一清二楚,根本不用本公主教你。」茉莉板著小臉,擺出一副身為師傅的威嚴道:「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鞏固初玄,等你突破初玄,達到入玄境時,本公主自然會教你玄技。」

    說到這裡,茉莉的眼神忽然微微變動,聲音也低了下來:「有人來了。」

    「每天都會有人來吧?」雲澈隨口道。

    「一共五個人,玄力都處在天玄境。還有一個,已經是半步王玄!」茉莉微鎖著眉,聲音微微凝重起來。

    「什……么!!」雲澈差點一口咬到了舌頭,吃驚的失聲喊道。

    天玄境?這個小小青林鎮旁的赤龍山脈,怎麼會出現天玄境的玄者?天玄境,可是楚月璃那個境界的人物,是位於蒼風帝國巔峰,受人仰望的超然存在!

    而半步王玄,是玄力達到天玄境十級巔峰,距離王玄境只差半步之遙的超級強者!是實力足以碰觸蒼風帝國前十的終極存在!

    這類人物,一般都是出身那些龐大宗門,而且在大宗門之內也是地位極高,常人平時根本難得一見,怎麼會出現在這個偏遠的小地方?而且一次出現了五個!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