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茉莉……茉莉……”呼喚着茉莉的名字,雲澈的心緊緊的揪了起來。她體內劇毒發作的劇烈程度,比四個月前那一次要強烈何止十倍。畢竟,上次不過是解決了兩個靈玄境,便讓她痛苦不堪,這次,卻是直接秒殺了一個王玄境的真龍!所動用的玄力強度根本是天壤之別。

    茉莉不會不清楚她擊殺這隻炎龍會是什麼後果。但她卻是不得不出手,因爲她不出手,雲澈就會死,雲澈死了,她也必死無疑。

    強烈的自責讓雲澈內心一陣刺痛……潛入炎龍洞窟的過程中,茉莉連續勸阻了他三次,並且着重警告過他真龍的寶物都會有龍設下的力量印記,不是那麼容易得到的。但他還是義無返顧的去了……他的確有着足夠的膽量和魄力,但有一點他或許在無形間忽視了,他不再是當初那個叱吒大陸的雲澈,而僅僅是個纔剛初玄境四級的小人物而已,面對的,可是恐怖至極的王玄獸。稍有哪怕一絲的不慎,他就會送命,還會連累茉莉一起送命。

    而這樣的後果,終於還是發生。

    “對不起茉莉……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不聽你的話,我不應該這麼魯莽……”手上感知着茉莉的身體變化,雲澈的心揪的越來越緊。他向茉莉說着一句又一句的對不起……但此時他再多的道歉和後悔,也根本無法挽回現狀。

    茉莉的嘴脣微微的動了動,發出的聲音,卻是低不可聞。

    她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冰冷,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變成了半透明狀態。

    茉莉的身體雖然只是依附雲澈的生命力而存在的半虛半實體,但卻是茉莉魂魄的載體,如果這個身體消失,那麼茉莉失去載體的魂魄就會飛散,然後在劇毒的吞噬下完全消失。

    “茉莉!!茉莉!!”

    雲澈咬緊牙關,左手拼命釋放着天毒珠的淨化能力,右手用力搖晃着她的身體,奢求着能喚醒她的一絲絲意識,終於,他看到她慘白的嘴脣又一次微微開合,雲澈一怔,然後連忙把耳朵靠近她的脣邊……

    “我……不想……死…………還沒有……爲母后……和哥哥……報仇……沒有……殺光……他們……我不……想……死……”

    茉莉的聲音微弱不堪,即使靠的如此之近,依舊幾乎無法聽清。那微弱的聲音,卻是讓雲澈的內心劇烈的激盪……

    四個月前,茉莉第一次正式出現在他眼前時,他就從她的身上,找到了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一種,和當年的自己很像很像的感覺……她的年紀明明那麼小,長的又漂亮的不像話,又自稱公主,應該是在萬千人的寵愛中長大……但,她美麗的眼睛充斥的卻一直都是冰冷和淡漠,殺人的時候,她的嫩顏上沒有一絲的惶恐和不忍,而是殘忍……和一成不變的冷漠。

    此時,他終於明白她的身上那種和曾經的他很像的感覺是什麼……

    是仇恨!

    滄雲大陸,十七歲之後,他活在師傅被逼死的陰影之中,那時,他心中盈滿的只有仇恨,無盡的仇恨……那個時候,他的眼神,他的冷漠,他的殘忍……或許都和他此時看到的茉莉很像很像。

    但那個時候,他已是十七歲,至少算個大人。而茉莉……今年才只有十三歲。他無法想象,會是怎樣的一種仇恨,將一個本該是天使的女孩,逼成了冷漠殘忍的惡魔。

    在她剛剛的自語之中,她的自稱換成了“我”,而不再是“本公主”。這個發現,也讓雲澈心中一陣複雜。因爲此時的茉莉意識已幾乎沉寂,她在這種狀態說出的話,纔是源自靈魂的聲音。這說明,“本公主”這三個字並不是她平時習慣性的自稱,而是她一直在刻意的這樣稱呼自己,似乎,是在用這三個字,時時刻刻的提醒着自己什麼。

    一種類似同病相憐的感覺在雲澈的內心深處滋生,與深深的內疚自責疊加到了一起。他開始更加用力的搖晃茉莉的身體,大聲呼喊道:“茉莉,快醒過來!千萬不要失去意識!我們可是做了交易的,你給了我新的玄脈,你讓我爲你做到的事,我都還沒有做到……你甘心就這麼離開嗎!!還有……你可是我雲澈的師傅,但你還什麼都沒有教我,你這個師傅,不能當的這麼不稱職的!快醒過來,醒過來!!”

    但任憑雲澈多麼拼命的催動天毒珠,多麼用力的搖晃,茉莉都再也沒有了反應。她的小臉已褪去了最後的血色,身體,也變的越來越透明。雖然依然能碰觸到她身體的存在,但透過她的胸口,雲澈已幾乎能看清下方地面的砂礫。

    雲澈的內心一陣發冷,牙齒都幾乎要被他咬碎。他狠狠的一拳砸在了自己的額頭上,劇痛的感覺卻沒有讓他心裏好受半分……都怪你!爲什麼不聽茉莉的話!你的命已不僅僅是自己的命,還是茉莉的命……到頭來,還要茉莉用命來救你!是你害死了她啊!!

    雲澈咬着牙,狠狠的痛罵着自己,被拳頭打的皮開肉綻的額頭上,一滴滴鮮血緩緩滴下,落在了滾燙的地面上。看着那快速乾涸的血滴,雲澈一時怔住:“血……對了,我的血!!”

    茉莉是通過吸了他的血而與他生命相連,包絡她的半真實身體,也是因他的血和生命而生。同時,他的身體與天毒珠結合,血液,或許也因此有了極強的抗毒能力!

    一下子抓到了一抹希望的曙光,雲澈連一秒都不敢猶豫,他伸出左臂,有右手的指尖在左臂上狠狠的一劃,破開一道又長又深的血口,鮮血頓時瀝瀝而下。他馬上用手指小心的分開茉莉毫無血色的嘴脣,讓自己的血液點點流入她的脣間,同時用手用力的擠壓着自己的肩膀,來讓血液流出的更快一些。

    茉莉,我不會讓你死的……絕對不會!

    就算,是爲了那一年,我曾發下的誓言……

    鮮血快速的流下,落入茉莉張開的脣中。但馬上,成串的血珠卻是從她的嘴角緩緩溢出……茉莉意識全無,根本無法自己進行吞嚥。

    雲澈的眉頭收緊,短暫的猶豫後,他把自己的手臂擡起,然後一口咬在自己創口之上,用力的吮吸着。一直吸了小半口後,他俯下身體,再次用手輕輕分開茉莉的嘴脣:“如果你能醒過來,無論怎麼懲罰我,我都甘願……”

    低喃聲中,雲澈低下頭,把自己的嘴脣輕輕的覆在她的脣瓣上,將口中的血液小心而緩慢一點一點渡到她的口中,再用氣息小心的吹下,讓自己的血液從她的口腔流入她的軀體。

    茉莉的嘴脣雖然極爲蒼白,但卻無比的柔軟嫩滑,讓雲澈不自禁的想要多停留一會兒。一口血液渡完,雲澈的嘴脣馬上回到傷口上,用力的吮吸着,滿口之後,再次小心的渡到茉莉的口中。

    反覆幾次之後,手臂上的傷口開始癒合,讓他吮吸血液的速度變得很慢,雲澈馬上伸出右手,在第一道傷口的旁邊再次劃下一道深深的血痕,鮮血再度瀝瀝而下……

    血液不斷的被渡到茉莉的口中,當第五道傷痕出現在雲澈手臂上時,他身體近五分之一的血液都已流入了茉莉的身體之中。雲澈的大腦開始出現沉重的眩暈感,而就在這時,他忽然發現茉莉的身體已不再繼續變得虛幻,反而一點點的變得清晰,天毒珠所感應到的劇毒反應,也如被淋了雨水的火焰一般緩慢安靜了下去。

    成功了……成功了嗎!!

    雲澈的心中一陣驚喜,毫不猶豫的再次伸手,在左臂上劃出第六道血痕,整隻手臂已痛的麻木,但內心卻是被喜悅充斥……既然自己的血液真的有可能救回她,那麼,自己又有什麼好吝嗇的。

    ωωω⊕ttk an⊕c o

    人體短時間內失血超過五分之一,就會引起身體功能衰竭,超過三分之一,就會休克,超過一半,就會死亡……

    有着一身奇高醫術的雲澈清楚的知道這些,但他的動作卻始終沒有半點遲緩遲疑,依然在自己的手臂上添加着道道的傷口。

    直到他再也無法抗拒大腦那沉重無比的眩暈感,眼前變得一片空白,依着後方的石壁昏了過去……

    朦朧的意識中,一個他一直努力不去想起的女孩身影緩緩的浮現……

    那活在仇恨中的七年,爲了能獲得更強大的力量,他拼命的修煉,每天都會把自己弄的遍體鱗傷,無數次的奄奄一息……每次,她總是溫柔的爲他的傷口上藥,爲他端上可口的飯菜,爲他修補破損不堪的衣服,爲他鋪好牀鋪……第二天,在默默的看着他離開……

    她是那段時間裏,他唯一的溫暖,也是唯一可以安眠入睡的港灣。

    但,那時的他心裏只有仇恨,除了遍體鱗傷時掙扎着回到她那裏,其他時間,沒有給她一絲的陪伴,沒有給她買過哪怕一支髮釵,沒有給過她任何承諾,甚至,沒有對她露出過微笑……

    直到那一天,她躺在他的懷中,永遠離去。她那時的眼神,還有聲音,成爲了他一生永遠無法忘卻的錐心之痛……

    “……你的身上有多少傷口……我的心裏,就有多少傷口……但是……我不悔……能成爲你孤獨時陪伴你的女孩……雖然痛苦……卻也很幸福……”

    “……雲澈哥哥……如果以後,你孤單的時候,有女孩子願意陪在你的身邊……那麼她……一定是上天派給你的天使……不讓再讓她受傷……好嗎……”

    ————————————

    【得茉莉者得天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