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昏過去之後,茉莉的軀體已不再呈現虛幻狀態,她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看著雲澈嘴角的血跡,以及左手臂上那一道道觸目驚心的傷口,眼神中所有的冰冷與淡漠如同消融的堅冰一般全部融化,取而代之,是一種深深的複雜和迷濛……

    雲澈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當他終於恢復意識,睜開眼睛時,一眼就看到了茉莉睜開的眼眸。

    「茉莉!你恢復意識了!?」雲澈頓時驚喜的喊了出來,只是喊出的聲音卻有些沙啞,他想要起身之時,卻發現身體彷彿有千萬斤重,大量失血后虛弱不堪的他掙扎了數次,都沒有能站起身來。

    「為什麼要救我?」茉莉的聲音里依舊透著虛弱,她再次看了一眼雲澈手臂上的傷痕,馬上又把目光移開:「我死了,對你不是更好嗎?至少,你不用再去管我要你答應我的那些事,更不用擔心我重塑身體后,會出手殺了你!」

    「因為……茉莉是用命救了我……」

    「我那是為了救自己!」茉莉用大了幾分的聲音說道。

    雲澈微微一怔,不明白為什麼自己的這一句話竟然引起了她這麼大的反應,他有些無奈的說道:「那……還因為,你是我的師傅。我這個當弟子的,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師傅死去呢?」

    「師傅?」茉莉很是凄然的一笑:「我想要獲得新生,就必須幫助你在最短時間內獲得強大的玄力,成為你的師傅,也只是我不甘願白白的幫助你……最終,還是為了我自己。你真的以為我是為了你好嗎?」

    「這些我都知道。」說完這些話的茉莉卻沒有從雲澈的臉上找到一絲失望的神色,反而看到他微微笑了起來。雲澈挪動身體,更加靠近了茉莉一些,看著她的眼睛,輕緩的說道:「但是這些都不重要。我之所以拚命的想要救茉莉,最重要的原因,是因為茉莉是個非常……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像天使一樣漂亮的女孩子。」

    茉莉一怔發怔。

    「雖然茉莉一直在努力的讓自己看上去很冷漠,甚至很嚇人,但是這一點,卻是真真實實,茉莉就是想掩飾,也掩飾不掉的。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孩子陪伴在身邊,無論是誰,都不會願意她永遠從身邊離開,我當然也一樣……這個理由總歸很充分了吧?」

    「你這算是……什麼理由……」茉莉恢復了少許血色的嘴唇微微顫動起來:「我殺過……那麼多的人……去年……十二歲生日的那一天,我一天……一天……殺死了一百三十多萬人……全身,都被血染紅……就連我的名字,也被他們稱作『血染的茉莉』……」

    「!!!!」雲澈的心臟猛的一跳……一天,殺死一百三十多萬人!?

    捕捉到雲澈臉上那閃現的深深震驚,茉莉閉上了眼睛,凄然的說道:「我這樣的人,又怎麼配被稱作漂亮的女孩子……我是茉莉……血染的茉莉……是一個殺了很多人……的可怕魔鬼……」

    雲澈定定的看了茉莉很久……但,他的眼神不是震驚,不是恐懼,而是帶著一種很複雜,複雜到任何人都不可能看懂的情感。許久,他看著茉莉,緩緩的搖了搖頭:「茉莉,雖然我無法體會在十二歲的時候殺掉那麼多人是種什麼樣的感覺,但我相信,那一定會非常痛苦……是一種無法形容,永遠不想回憶的痛苦。之後,還會伴隨著無數的噩夢和罪惡感,甚至會去討厭和厭惡自己,再給自己貼上魔鬼、無情、殘忍的標籤,來麻木自己的靈魂……」

    茉莉的眼睛一下子瞪大,獃獃的看著他。

    「但是,我相信,茉莉一直都是個善良的女孩子。之所以讓自己變成自己最討厭的魔鬼,完全是為了心中重要的人,或許是最親的朋友,或許是最親的家人……這樣的人,殺再多的人,染再多的血,也不可能真的是魔鬼。」

    「再說,可愛漂亮的女孩子,就算犯再大的錯,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如果,你覺得你的身上一直有著無數骯髒的罪惡,那麼,我就和茉莉一起來承擔這些罪惡好了。因為你是我的師傅嘛,作為弟子,這樣的事情,當然要和師傅一起承擔。」

    茉莉徹底的懵了,如同失掉魂魄一般獃獃的看著雲澈,眸光變得越來越朦朧……她無法理解,為什麼她明明說出了自己的殘忍的罪惡,他露出的卻不是恐懼和排斥……反而用那麼溫柔的眼神,說出那麼溫柔的話……

    不應該是這樣的……我殺了那麼多的人,我是個那麼可怕的魔鬼,明明所有人都害怕我,明明不可能還有人喜歡我的……他為什麼要拚命救我,為什麼會露出那麼溫柔的眼神……母后和哥哥死掉后,明明根本不可能有人還會這樣對我的……

    茉莉的眼神越來越朦朧,透過迷濛的視線,雲澈的面孔,逐漸幻化成哥哥那微笑的樣子……一瞬間,顆顆淚珠從她眼角奪眶而出,曾經發誓再不流淚的她,淚水此時卻是無法控制的瘋狂奔流著,本已被仇恨、罪惡冰封的內心,悄然打開了一個微小的缺口。

    「……茉莉,原來你也會哭啊?嗯,這才像個女孩子嘛?」雲澈卻是笑了起來,他伸出手指,撫在茉莉的臉上,輕柔的給她擦拭著淚痕。

    茉莉卻沒有抗拒他,反而哭的更凶起來,一邊流著眼淚,一邊抽泣著說道:「我……我可是你的師傅……你……你剛才為了救我,偷偷親了我那麼多次,現在……還讓我在你面前哭……你不可以……這樣欺負師傅的……嗚……嗚嗚嗚嗚……」

    「昂,師傅教訓的對。」雲澈笑著說道:「那等茉莉小師傅養好身體,盡情的責罰我就是了。就算是想要親回來,我也絕對不反抗。」

    他想的完全沒有錯,茉莉的本性,絕不是她平時所表現的那樣。因為他有著和她很相似的經歷,有過和她一樣的氣息和眼神,知道她的內心,更知道她心裡最脆弱,最柔軟的地方在哪裡。

    哭過之後,茉莉的心情也逐漸平靜下來。她的身體和靈魂依舊虛弱不堪,但致命的危險已被基本壓下。她伸出小手,很用力的把臉上的淚珠全部擦乾,然後很努力的又擺出了平時那般冰冷淡漠的樣子,只是眼睛撇向別的地方,不與雲澈對視,然後,用很是冷硬的聲音道:「雖然現在已經沒有了危險,但是至少三個月內,我一點玄力都不能動,否則,就算你用全身的血,也救不了我。」

    「我知道了,以後,我一定儘可能小心,不會再讓類似的事發生了。」雲澈很是內疚的說道。

    「你拿到手的那顆紅色珠子,你把它吃下去……那個東西,說不定就是我之前和你說過的……邪神的種子!」

    「啊?」雲澈在驚訝中拿起那枚用茉莉的差點殞命而換來的奇異紅珠:「你說,這個是……是……」

    「我只是猜測。炎龍一直停留在這個地方不走,應該就是因為它。之前你拿到它的時候,我感覺到裡面蘊藏著非常奇異的火元素,這種火元素居然連我都沒有見過。你之前又說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召喚你,你拿在手裡,卻又居然沒被它灼傷。所以,說不定,它真的就是在記憶印記中,所提到的五顆邪神種子之一!」茉莉用不是很確定的語氣說道。

    「還有……」茉莉在雲澈看不見的角度輕輕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以後,沒有我的同意,不可以隨便碰我的臉。」

    說完,茉莉已化作一道紅光,回到了天毒珠之中。留下雲澈在那裡一陣無語。

    之前一臉冰冷,然後哭的稀里嘩啦,現在又硬著小臉,還語帶殺氣……女孩子變臉的速度,果然不是蓋的。

    雲澈現在的身體也是相當虛弱,大量失血讓他元氣大傷,現在估計就連走路都有些困難。現在不要說炎龍,雖然來只普通的玄獸,他和茉莉就都要交代在這裡了。

    「如果你一天殺掉一百三十萬人就是無法原諒的罪惡,就是魔鬼,就是血染的茉莉……那麼,一天毒殺七百七十萬人,讓全城變成劇毒地獄,屍橫遍野的我呢?」雲澈在心裡默然的低語著:「要說魔鬼……我才是真正的魔鬼……所以,我從不敢去褻瀆我身邊的那個天使……直到我永遠失去的那一天……」

    雲澈閉著眼睛,默默的怔了好久,然後睜開眼睛,張開手掌,看著手中釋放著奇異紅光的圓珠,想著茉莉的話,雲澈短暫猶疑后,心一橫,將它直接拍入口中。

    拿著它沒有任何不適感,反而有一種莫名的親近熟悉感,更不用擔心它有毒……不管怎樣,吃下去總該不會有什麼壞結果吧?

    赤紅之珠被他用力咽下,吞到腹中。

    就在那一瞬間,他感覺到自己的玄脈猛然動蕩,他還沒來得及去探視玄脈的異動,身體表面就陡然釋放出一團赤紅之芒,隨之,這些赤紅光芒竟化作熊熊烈火,在他的身體表面燃燒了起來,讓他的整個身體,都沐浴在了赤紅色的烈火之中。

    「這……這是?」

    忽然燃起的烈火讓他大吃一驚,讓他更為震驚的,是在這樣的火焰之下,他的身體竟然感覺不到絲毫的灼燒感,反而有一種莫名的舒適感,就連他的衣服,都在火焰之中完好無損。彷彿這些嚇人的火焰僅僅是虛幻的光芒。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