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月商會的櫃檯後方站了一個看上去三十歲出頭的男子,他看了一眼走進來的雲澈,即使面對他一身怪異的裝扮眼神依舊毫無波瀾,面無表情道:“買還是賣?”

    雲澈也不廢話,右手擡起,將三顆赤紅色的丹藥拍在了櫃檯上,聲音冰冷道:“三顆火靈丹,開價!”

    那三顆赤紅色的丹藥,是雲澈以之前在炎龍洞窟採到火靈草所淬鍊的火靈丹。

    “火靈丹?”店員僵硬的臉上終於有了少許的動容,他拿起一顆,用手指輕輕一摸,忽然臉色一變,失聲道:“十……十成色的火靈丹!!”

    一顆丹藥的形成,要經過材料的採集、儲存,煉器的選擇,火候的控制以及淬鍊的技巧,而這些過程,都有可能伴隨藥力的流失。尤其是淬鍊環節,即使是再高等的丹藥師,也幾乎不可能讓藥力完全不逸散。所以,丹藥的成色在六成色便是上品,七八成色便是少見的極品,九成色則是隻有那些超級宗門的頂級丹藥師纔有可能煉製出的絕品,而十成色,縱然經過頂級丹藥師之手,也是萬中難見其一。

    丹藥成色越高,藥力、在體內的煉化速度自然是更上一層,價格也是水漲船高。同樣的丹藥,八成色的至少要比七成色的貴出一倍,而九成色,在市面上幾乎不可能見到,或者宗門核心弟子自用,或者用以進貢。至於十成色,縱然是涵蓋天玄大陸的黑月商會,也是難得一見。

    如果說只有一顆是十成色也是罷了,店員很快就發現,這三顆火靈丹竟全部都是十成色,這讓他的眼睛都直接圓瞪起來。火靈草本就難尋,火靈丹的煉製更是不易,而十成色的火靈丹,他連聽都沒聽聞過,他可以想象這三顆火靈丹若是被修煉火系玄功的玄者看到,估計會垂涎的連眼珠子都會掉下來。

    “開價!”雲澈冷冷的重複道。

    那個店員迅速回神,然後忙不迭的找了一個黑木盒子,將三顆火靈丹收入其中,以防藥力逸散。面對雲澈時,神色間也多了幾分恭敬……隨手就是三顆十成色火靈丹,而且居然還拿出來賣錢!而且在黑月商會之內居然還如此冷臉傲慢,用腳指頭都想的到這絕對是個大人物,他謹慎的說道:“三顆十成色火靈丹,極品中的極品,價格的話……一顆給你一百紫玄幣,三百紫玄幣如何?”

    “……”雲澈半晌沉默。

    雲澈半天沒有說話,讓店員心裏一陣忐忑。他已打定注意,如果他不滿意的話,他會毫不猶豫的加價。三顆十成色的火靈丹,即使放到總會那裏都是極品!天玄大陸修煉火系玄功的宗門無數,如果賣給那些大宗門,每一顆都將是天價。

    不過他顯然猜不到雲澈的沉默不是因爲給少了……他直接被這個價格嚇的斷片了。

    三百紫玄幣……我了個去!!那可是整整三百萬黃玄幣!!一個普通人家近一百年的收入!

    滄雲大陸的一世,他跟着師傅的時候,師傅都是煉藥救人,從不收取一分一毫。師傅離世後,他用天毒珠淬鍊的丹藥都給自己吃下,用以提升實力,所以對於各類丹藥的市場價,他的概念並不清晰。

    他本以爲自己隨手淬出的火靈丹一枚能賣出一個紫玄幣就相當不錯了,賣它三顆,足以他揮霍一陣子,沒想到對方直接開價三百紫玄幣,愣是把他驚的半天沒說出話來。

    丹藥這玩意,居然這麼值錢!!

    在天玄大陸,好的丹藥的確貴的離譜。因爲那些極品丹藥幾乎是修煉玄功、玄力唯一的快捷方式。有時一個人數年的苦修,比不上另一個人吞下的一枚丹藥。

    見他半天沒吭聲,店員再也沉不住氣,道:“如果你對這個價格不滿意的,那就……”

    “成交!”雲澈卻沒等他說完,兩個沙啞的字吐了出來。

    見對方就這麼直接應承了下來,店員心中喜不自勝,三百紫玄幣收來,賣給那些大宗門,一千紫玄幣一顆絕對足以讓他們爭破頭。他快速把火靈丹收回,轉身忙活一小會兒後,拿出了一張紫光閃閃的卡片,交給了雲澈:“這是您的玄幣卡,請收好。如有什麼需要,歡迎再次光臨我們黑月商會。”

    紫色的玄幣卡,代表着裏面的金錢要超過一紫玄幣,雲澈結果後查看了一下,裏面一分不少,剛好是三百紫玄幣!

    雲澈整整兩世,都沒摸過這麼多的錢。這之前的十六年,他所有的積蓄,也只有那麼一千多一點的黃玄幣。

    三百紫玄幣!這要多久才能揮霍的完。要是小姑媽見了,也一定會嚇壞了吧。

    把玄幣卡收起,雲澈卻沒有馬上離開,右手又是往桌子一拍,用一成不變的冰冷語氣道:“一枚玄丹,開價!”

    當雲澈把那枚赤紅色的玄丹放在櫃檯上時,他的腦海裏頓時傳來茉莉的聲音:“你在幹什麼?你要賣掉它?你瘋了嗎?”

    “不不!我當然不可能會把它賣掉。”雲澈連忙否認:“你放心好了,我只是爲了嚇嚇他們,給自己以後辦事留個方便而已。”

    茉莉沒再應聲。

    “玄丹?”店員有些狐疑的拿起。黑月商會的人,即使是最底層,也有着相當驚人的眼力。但他卻一眼無法分辨出這是哪一種玄獸的玄丹。他把玄丹拿在手裏,摩挲了一小會兒後,忽然臉色大變,眼睛死死瞪大,兩隻手同時劇烈顫抖起來:“這……這……這這這……龍……龍丹!還是王玄之龍的龍丹!!”

    “哼!大驚小怪,馬上開價。”雲澈用不耐煩的聲音道。

    店員把玄丹放回櫃檯上,一時間之間都不敢再拿起來,看向雲澈的目光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小心翼翼道:“貴客,請……請稍等。這麼大的事,小的做不了主……”

    說到這裏,他轉過身,對着上面喊道:“浦老,快來!有大生意!快!”

    他的聲音落下沒多久,一個頗爲瘦小的老者,從樓梯上緩緩的走了下來。樓梯是木製,但他踩在上面,卻沒有發出絲毫該有的“吱呀”聲,一雙眼睛看似溫和,但內蘊的光芒卻是精若寒芒。而這個人,便是新月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黑月掌櫃——浦河。

    “大生意?”浦河走了過來,淡淡看了雲澈一眼。目光平和,卻隱含傲然。

    “浦老,你……你你看!”櫃員拿起玄丹,雙手顫抖的呈到浦河面前。

    浦河瞪了他一眼,不滿的說道:“哼,真是越來越沒出息了,一枚小小的玄丹就能讓你激動成這個樣子!這難道還能是天玄丹不成?你這個樣子,豈不讓外人覺得我們黑月商會的人都沒見過世面!”

    浦河一邊冷臉教訓着,一邊把他手中的玄丹隨手拿了過來,入手的那一剎那,他的聲音就嘎然而止,整隻手掌都抖動一下,他連忙把眼睛湊近,提起玄力小心的感知玄丹中的力量,幾息之後,他再次全身一抖,鬍子翹起,發出一聲比櫃員起碼高了八度的驚叫:“天……天玄……龍丹!!”

    店員暗暗白了他一眼……剛纔還說我來的,現在又叫的比我還大聲!

    “哼!區區一顆王玄丹就讓你們如此大驚小怪,黑月商會,真是越來越出息了。”

    浦河極度的震驚中,一個冰冷沙啞的聲音從他耳邊傳來。他連忙收斂表情,看向雲澈,認真打量他一番後,小心放下炎龍玄丹,臉上也露出一副恭敬的姿態:“這位貴客,不知……不知可否告知尊姓大名?”

    剛從樓上走下時,他瞥了雲澈一眼,發現他一副殭屍臉,心中還嗤之以鼻,因爲新月城還沒有誰敢在他黑月商會裏得瑟。但現在,浦河卻感覺雲澈的這幅姿態再正常不過,一個能拿出天玄龍丹的人,那是何等的存在,還用得着給一個小城的黑月商會好臉色看?

    他剛纔認真打量了這個“中年人”一番,心中更是暗暗吃驚,因爲這個人的眼睛實在太深邃銳利了,深邃的讓他完全無法看清一絲一毫,又銳利的彷彿自己的一切在他面前都無從遁形。

    雲澈的眼睛微眯,目光和聲音都陡然冷了幾分:“你們黑月商會做生意,什麼時候多了詢問姓名這個規矩了?”

    那一剎那,浦河陡然感覺到了一抹殺氣……雖然只有極其短暫的一剎那,卻讓浦河全身的汗毛都全部豎了起來。他這一輩子殺過很多人,也曾差點被很多人殺過,所以對殺氣這種東西,他很熟悉,也很敏感。但,窮盡一生,他都從來沒有感受過如剛纔那般恐怖的殺氣,他無法想象,究竟要殺死過多少人,才能擁有恐怖到如此境界的殺氣……萬人?十萬人……亦或者……鬼神皆驚的百萬人?

    恐怕就是傳說中的煉獄修羅,殺氣也不過如此。

    浦河的心完全的提了起來,背上更是冷汗直冒,在來到新月城的這些年,他還是第一次流出冷汗。一個面色蒼白冰冷、擁有恐怖殺氣、能面不改色拿出王玄丹的人……這該是何種境界的人!這樣的殺氣,或許殺人對他來說就如吃飯探囊般隨意,如果一個讓他不高興……

    想到這裏,浦河更是冷汗浹背,頭也連忙垂下,神色更加恭敬:“不不,浦某絕對沒有那個意思,只是能擊殺王玄獸,還是王玄真龍的人,都是讓人仰望的蓋世強者,浦某一時之間心生仰慕,所以纔有所失言。”

    他很想知道這個“可怕的人”究竟是何種境界,但再給他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去探知雲澈的玄力等級。

    “哼!”雲澈一聲冷哼。

    殺氣消逝無蹤,浦河也暗中舒了一口氣,小心的問道:“王玄丹無比貴重,不要說新月城,在整個蒼風帝國,都是百年難遇一顆,不知貴客爲什麼卻要把如此寶物……賣掉?”

    “對我無用!”雲澈面無表情道。

    對他無用?浦河心臟又是一頓狂跳……連王玄丹都不屑一顧,這個人得是什麼境界?

    浦河苦笑一聲道:“貴客,浦某心中千萬分想要留下這枚王玄龍丹,只是不敢隱瞞貴客,這王玄龍丹實在太貴重,價值之高根本無法估量,浦某就算把這整個黑月分會都抵押給貴客,也抵不過這枚王玄龍丹的五分之一。”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