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新月玄府佔地廣闊,中心大殿氣勢磅礴,數不清的各式建築一直延伸到視線的極處。雲澈跟隨夏元霸走向司空寒給他安排的住處。遇到了眾多新月玄府的弟子,年紀都在二十歲以下,十五六歲的也偶爾可見到,而這個年齡段的,基本都是處在初玄境。一路上倒是有不少人和夏元霸打招呼,畢竟他的年齡配上個頭,想不出名都難。

    「現在新月玄府有多少弟子?」雲澈問道。

    「我記得是三千多人。」夏元霸想了想說道,「新月玄府招收弟子的年齡限制是15歲到18歲,一般到了二十歲,就會離開。很大一部分,將來都會加入蒼風官方勢力。」

    「不過,姐夫,你今晚真的要去參加那個宴會?」夏元霸有些憂心的問道。

    「能一次性見識到新月城幾乎所有的頂尖勢力,有這樣的機會,當然要去參加。」雲澈側過目光:「元霸,你好像並不太想去,這個宴會難道有什麼問題?」

    「問題倒算不上,就是……就是……」夏元霸猶豫了一下,有些氣憤的說道:「我前段時間聽說,上任府主新上任的時候,也是廣發請帖設宴,但是,在那場宴會上,那些受邀而來的宗門弟子以助興切磋為由,向我們新月玄府的同齡弟子發出挑戰,十場挑戰,我們新月玄府連敗十場,讓上任府主顏面無存,新月玄府更是因此讓全城笑話了很久。」

    「呵呵,這顯然是那些宗門在給新任府主下馬威,讓他明白在新月城誰才是巨頭。」雲澈笑著說道。

    「沒錯。」夏元霸點頭,無奈道:「聽說,上上任府主新任的時候,也是如此。但府主新任,又不能不廣邀慶祝,否則更是會被別人嘲笑,連最後的一點臉面都沒有了。這次肯定也是一樣,如果我們去參加的話,搞不好會被他們挑戰……被打敗倒是無所謂了,但那些人經常惡意出重手,上一次,就有兩個師兄被打殘,好像一輩子都無法痊癒,府主也只能忍氣吞聲。」

    「新月玄府每年都有大量的弟子慕名而來,實力真的有這麼不濟嗎?」雲澈皺眉道。

    「當然不是我們新月玄府不行,只是,只是那幾個大宗門實在太厲害,雖然新月玄府是皇室所立,但那些宗門都有著很久的歷史,底蘊、資源還有傳承玄功,都不是新月玄府能比的。他們就算招收外門弟子,門檻也要比新月玄府高的多。而且,進入皇室所立的玄府,一般都是志向將來為皇室效命的,皇室玄府的設立,初衷也是吸引人才加入皇室勢力。只是,那些天賦極高的人一般都心高氣傲,加入大宗門的**遠遠大於加入皇室勢力,所以,新月玄府弟子的平均實力,比起新月城的中小門派還有餘,比起大宗門,根本比不過的。」

    夏元霸說的狀況其實再正常不過,就說雲澈自己,雖說是因為某些原因加入新月玄府,也只是為了尋找機會而已,從來沒想過哪天要去為皇室效命。他想了想問道:「新月城勢力上勝過新月玄府的有哪些?」

    「唔,我想想……」夏元霸很認真的想了一會兒,慢慢的說道:「一共有七個,分別是玄心宗、雲陽宗、鐵槍門、七殺劍閣、風雲玄府。」頓了一頓,夏元霸的聲音變得有些謹慎起來,「這五個宗門都有著超過五百年甚至千年的歷史,在新月城的影響力根深蒂固,綜合實力都要勝過新月玄府,如果不是因為新月玄府是皇室所立,說不定早就被他們打壓排擠出去。除了這五個宗門,還有縱然是皇室,也絕對不敢惹的兩大巨頭……分別是蕭宗和焚天門設在新月城的分宗!雖然只是分宗,但畢竟有著蕭宗和焚天門做靠山,是新月城兩大無可撼動的霸王。」

    「蕭宗和焚天門的分宗?」雲澈用手點了點下巴,他心裡很明白,名義上是分宗,其實不過是天賦過於底層而不配留在總宗的「外門」而已。不過它們畢竟是正式的「外門」,而不是蕭門這種完全被遺棄的。

    「不過,我們新月玄府當然也不是那麼好欺負的。」夏元霸拍了拍胸脯,一臉不甘心的道:「雖然五年前那場宴會讓新月玄府尊嚴盡失,但那是五年前!現在我們新月玄府也有很多的天才,絕對不會比那些宗門差……啊,姐夫你看,那位師兄叫李圩昊,今年十七歲,但已經是入玄境三級,聽說他繼承著家族玄功,非常厲害。」

    「那邊那個穿白衣服的,更厲害,我記得好像是叫做許傲然,才十八歲,就已經是入玄境五級了!他們兩個,都是我們一班的。不過,我們新月玄府最厲害的可不是他們,而是慕容師兄和雪若師姐,新月玄府公認的兩大天才。今天晚上的宴會,長老一定會帶上他們,有他們在,絕對不會再像五年前那樣……」

    說到這裡,夏元霸的聲音嘎然而止,而他們的前方,一個身穿白袍的青年男子和一個一身雪衣的少女正並肩走來。男子看上去十**歲,身材挺拔,面貌俊秀,丰神如玉,是一個足以讓懷春少女秒變花痴的美男子。

    而他身邊的少女,更是美的讓人心顫。她看上同樣十**歲的年紀,一雙美目流盼、櫻唇含貝,秀眉宛如新月,最動人的是她嘴角的那抹淺笑,便如熏香和風般暖人心脾。

    兩個人便如從畫中走出的金童玉女,一出現,就奪走了天地間所有的光彩。青年男子一直在女孩旁邊說著什麼,不斷側目看著女孩的反應,而女孩卻始終一臉暖笑,並不說話。雖然她只是在輕輕的向前邁步,卻彷彿讓人看到了一個白衣仙女在飄逸輕舞,尤其是她秀長雪白的脖頸,使她在姣美中散發著一種高貴而優雅的朦朧氣質,讓人猶如看到了本應居於皇室之中那高高在上的公主。

    「好美的女孩。」雲澈的心中一聲驚嘆。雖然她的容顏比不上夏傾月,但絕對萬中無一,傾國傾城。而她身上那種朦朧隱約的高貴氣質,是夏傾月所不能比擬的。最讓雲澈驚嘆的,是她眼眸和神情中的那抹平和。一般說來,美到如此程度的女孩,都會帶著或多或少的傲氣,他的老婆夏傾月就是個最典型的代表。但這個女孩卻是氣質溫婉,眸光柔和似水,眉宇之間更是沒有絲毫傲氣存在的痕迹,嘴角那抹自然輕笑,讓人看一眼,整顆心都幾乎為之融化。

    「慕容師兄,雪若師姐!」

    在雲澈默默欣賞著這個女孩時,夏元霸卻是拉起他主動迎了上去。

    慕容?雪若?嗯?這難道就是元霸剛才提到的那兩個人……雲澈在心裡想到。

    「夏師弟,你要回住處休息嗎?」看到夏元霸,女孩笑著向他打招呼,當她的聲音響起時,雲澈頓時有著一種暖流從耳中緩緩流至心中的感覺,因為這個聲音真的太輕柔,太悅耳,僅僅是單純傾聽這個聲音,都是一種無法言喻的享受。近距離接觸她的眸光,更是清楚的感覺到她的眸光和微笑是多麼的柔和和讓人心醉。

    而女孩的目光也在這時看向了雲澈,好奇的問道:「這位是……」

    「嘿嘿,他是我的姐夫,今天剛進入我們玄之府。還和我們同在一班!」夏元霸笑呵呵的說道,「姐夫,他們就是我剛剛才和你提到的慕容夜師兄和藍雪若師姐,他們可是我們新月玄府這一屆最了不起的師兄師姐。」

    雲澈向前一步,臉上掛著禮貌的微笑:「兩位師兄師姐好,小弟雲澈,初入玄之府,以後還請兩位師兄師姐多多關照。」

    慕容夜微微點了點頭,算是應答。目光在雲澈身上停留了一下便移開,眉宇間掛著深深的傲然。隱約還有一絲不滿,顯然是不爽他們打擾了他和藍雪若的「二人世界」。

    「哦?你也進了我們一班?」藍雪若好好打量了雲澈一番,歡笑了起來:「看上去這麼小,原本都已經入玄境一級了,怪不得司空長老會把你搶進一班來呢。班裡那些小美女們如果知道新來了一個這麼帥的小師弟,一定都高興死了。小師弟可一定要小心哦。咦?不對,夏師弟剛剛好像叫你『姐夫』,難不成,你已經成婚了?」

    雲澈還沒回答,夏元霸已經搶先說道:「對啊對啊。我姐夫今年雖然才只有十六歲,但半年前就已經和我姐姐完婚了。」

    「哦~~~原來雲小師弟才十六歲。這麼早就急著成婚,看來新娘子一定很漂亮。」藍若雪笑盈盈的說道。

    「啊哈哈……總之,以後還請師兄師姐多多照顧。」雲澈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然後眼神一轉,對藍雪若笑著說道:「我猜,雪若師姐一定不是本地人,對不對?」

    「哦?你怎麼知道?」藍雪若眨了眨好看的眼睛。

    「因為感覺新月城地氣浮躁,靈氣略渾濁,應該孕育不出雪若師姐這麼婉約靈秀的大美女。」

    藍雪若微微一怔,然後粉唇微彎,纖眉彎翹:「雲小師弟不但長的好看,天賦也很好,嘴巴還這麼甜,可惜雲小師弟已經成婚了,否則,師姐說不定……嘻嘻。」

    藍雪若顯然是一句調皮的玩笑話,卻讓他身側的慕容夜眉頭猛的豎起,狠狠的瞪了雲澈一眼。

    雲澈卻彷彿壓根沒看見,對藍雪若笑眯眯的說道:「沒關係,我老婆向我保證過,絕不反對我再找其他的老婆。」z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