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的這句話一出,夏元霸直接嘴巴大張,驚的眼睛都快瞪了出來。慕容夜兩眼一眯,看向雲澈的目光一下子變得冰冷嘲諷,還隱約冷笑了一聲。但藍雪若卻是半點都沒有生氣,嫣然笑道:“真有趣的小師弟,看來以後的日子不會再那麼無聊了。那,師姐先不跟你聊了,傍晚要參加一場宴會,搞不好會有一場惡戰,我們要先去藥之府準備一些可能用的上的丹藥,回頭見哦。”

    “師姐再見。”

    藍雪若向雲澈俏皮的一眨左眼,微笑着離開,並帶走一縷漸漸遠去的淡淡香風。雖然雲澈的話有一些輕佻的成分,但顯然沒有引起藍若雪的反感,還讓她加深了對雲澈的印象,不至於轉身就忘記。

    雲澈轉身側目,目不轉睛的看着她嫋娜生姿的背影,毫不掩飾自己的欣賞之意……容顏傾世,氣質高貴不凡,卻非但沒有傲氣,反而如此溫柔暖心,真是個讓男人難以抗拒的女孩子……不過,她的身份,也註定不簡單啊。

    一隻手很不友好的打在了雲澈的肩膀上,雲澈回過身來,看到了正冷眼看着他的慕容夜,頓時微微笑道:“慕容師兄,有何指教?說起來,你不和雪若師姐一起嗎?”

    藍雪若走出了很遠,也沒有回身喊慕容夜一聲,似乎壓根就沒發現他沒跟自己一起……看起來,他們兩人的關係和自己最初想到的完全不一樣。大致上是慕容夜在一廂情願吧。

    慕容夜眼睛眯了眯,露出一臉輕視不屑的冷笑,那目光,猶如在俯視一個卑微的下等人:“你叫雲澈是吧?雲小師弟,雖然我不知道你是靠什麼手段混進我們一班的,但作爲師兄,有幾件事我得提醒你。既然進了一班,就給我好好學着什麼事該做,什麼事不該做,免得到時吃了苦頭再來怪師兄沒提醒你。還有,記清楚了,以後離藍雪若遠點,越遠越好,以後再看到你像剛纔那樣和她說話,我可有的是方法讓你滾出新月玄府,哼。”

    說完,他目光陰厲的掃了雲澈和夏元霸一眼,快步走向了藍雪若離開的方向。夏元霸的出身他知道,不過是偏遠小城一個商人之子。那麼他的這個姐夫,也必然是個沒什麼背.景的小角色,他教訓起來當然毫無顧忌。

    雲澈斜過眸光,淡淡的瞥了他的後背一眼,冷笑道:“這個人,眼睛都快長在腦袋頂上了。”

    “他一向都是這樣,我早都習慣了。”夏元霸一臉氣憤又無奈的樣子。平時慕容夜給他過各種臉色,他都不怎麼當回事,但這次卻是明顯在威脅雲澈,這讓他心中怒氣橫生,但想到對方的實力和家世,他又根本無法發作。否則他自己還好,畢竟還有副府主在背後撐着,但云澈,說不定真的就沒辦法繼續在新月玄府待下去了。

    “看來,這個慕容夜背.景不小啊。”雲澈低吟着道。

    看到雲澈並沒有生氣的樣子,夏元霸稍稍放心,小聲道:“他老爹,可是新月城的城主!不僅如此,他的修玄天賦也相當驚人,今年才十九歲,就已經是入玄境八級!聽說最近都快突破到入玄境九級了。在整個新月玄府,從來沒有人敢招惹他。”

    “城主之子?呵,原來如此。”雲澈低低的笑了一聲,然後忽然道:“他在追求藍雪若是吧?”

    “嗯嗯。雪若師姐又漂亮又溫柔,喜歡她的師兄特別多,只不過,她和慕容師兄是公認的一對,根本沒有人敢和慕容師兄搶,所以,喜歡雪若師姐的師兄們也都一直不敢和雪若師姐靠的太近。”夏元霸又聲音怪異的說了一句:“敢像剛纔那樣和雪若師姐說話的,姐夫是我見到的第一個,以後,一定要小心慕容夜這個人,他雖然很厲害,但心胸很狹窄的。”

    “看的出來。”雲澈聳了聳肩膀,但卻一副完全沒往心裏去的樣子,轉而問道:“元霸,這個藍雪若,是從哪裏來的?看的出,她的家世一定不平凡,爲什麼要來新月玄府呢?”

    夏元霸搖了搖頭:“這個,我也不知道。只知道她好像是司空長老的遠房親戚,是半年公開招收弟子時,和我同一時間進入玄之府的。至於她的家鄉在哪裏,她從來沒有提起過。不過,雪若師姐很厲害的,今年18歲,也已經是入玄境八級,也新月玄府這一屆天賦最高的人,比慕容師兄還要厲害。”

    同爲入玄境八級,慕容夜十九歲,藍若雪十八歲,顯然天賦之上,藍若雪要勝過慕容夜。

    蕭玉龍二十歲入玄境三級,便已是蕭門年輕一代的第一人。夏傾月十六歲初玄境十級,便已是流雲城百年難遇的第一天賦。但無論是慕容夜還是藍若雪,都顯然要遠遠壓過夏傾月,更別說蕭玉龍。而且這種層面的年輕人,在新月城的那些大宗門也一定並不少見,相比之下,流雲城不愧是個被遺忘的小城,玄力層次上實在差的太遠了。爺爺蕭烈靈玄境十級便已是流雲城第一強者,若到了這新月城,同齡人中估計也只能排在上層,而不可能到的了頂層。

    “元霸。”雲澈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有件很嚴肅的事,我必須和你商量商量。”

    “呃,什麼事?”看雲澈的臉色,夏元霸一下子緊張起來。

    “以後,不許再叫我姐夫!”雲澈正色道。

    “爲啥?”夏元霸眼睛瞪大。

    雲澈一拍夏元霸肩膀,目光向遠處一掃,道:“聽雪若師姐說,咱一班的美女很多是不?”

    “這個,好像是。不過還是雪若師姐最漂亮。”

    雲澈劍眉微斜,正氣凌然道:“既然咱一班這麼多美女,你要是一直喊我姐夫,豈不是暴露我已經成婚了!那我還怎麼勾搭那些漂亮的師姐師妹!”

    “……”夏元霸張了張嘴巴,大腦當機了整整三秒,才弱弱道:“可是姐夫,你已經有我姐姐了,如果再和其他的女孩子……唔唔,會不會有那麼一點點……”

    “不會不會。”雲澈一甩手,一本正經道:“我剛纔和雪若師姐說過你姐姐不會反對我再找其他的老婆,這可真是你姐姐親口答應的。而且……這輩子,我能不能再見到你姐都是個未知數。”

    雲澈目視遠方,眼神變得深邃起來:“男人一生的終極追求無外乎兩個,一個是征服世界,一個是征服女人。征服世界是爲了達到足夠的人生高度,而征服女人,則是點綴人生的風景。如果不能征服自己想要征服的女人,縱然征服了全世界,也是獨立孤峯,滿目孤寂。元霸,你覺得姐夫我說的對嗎?”

    “……”夏元霸雖然聽不太懂,但感覺好厲害的樣子。

    “那,不喊你姐夫的話,我該喊你什麼?”因爲雲澈和夏傾月是娃娃親,所以夏元霸從小就一直喊雲澈姐夫,除了姐夫,他那不太會拐彎的大腦一時之間根本想不起還能喊什麼。

    “嗯,這個問題嘛……你可以喊我大哥,老大,雲哥,澈哥,雲澈哥,或者直接喊雲澈、雲師兄……總之別再喊姐夫就好。”

    “哦哦!那我以後就喊你老大,這個行不?”

    “可以。”

    “老大,老大,老大……昂,總覺得有點彆扭。對了,剛剛雪若師姐說她去藥之府取丹藥,以便應付傍晚的宴會,我們要不要也去一趟?姐夫剛進玄之府,可以馬上在藥之府領一份丹藥供給的。一個月可以領一次。”

    “……不許喊我姐夫。”

    “額,忘記了,我一定好好注意。那姐夫我們是先去住處還是先去藥之府?”

    “!@#¥%……”

    …………………………………………

    雲澈跟着夏元霸去藥之府領了一份丹藥,而這些丹藥果然沒讓雲澈失望……都是一些最低等的回玄丹和通玄丹,成色都在四到五成左右。就這種程度的輔助丹藥,和那些大宗門相比差了太多,也難怪新月玄府的平均實力總是上不去。

    司空寒給雲澈安排的住處和夏元霸的相鄰,空間雖然小,但很是雅緻,裏面該有的也基本都有了,比雲澈預想的要好上不少。至此,在外面遊蕩了半年的雲澈,也總算有了一個可以落腳睡覺的地方,心中也是一陣感慨。

    躺在那張小牀上,雲澈很快就睡了過去。這半年他都是睡在野外,從來沒住過客棧,也半年沒享受過睡在牀上的感覺了。這一覺他睡得格外舒適安穩,從中午一直睡到傍晚,直到被夏元霸的敲門聲吵醒。

    “姐夫,你睡醒了沒有?宴會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還要不要去?”

    心裏清楚這場宴會可能會發生什麼,所以夏元霸心裏並不想雲澈參加,以免他萬一遭到挑戰,會被對方故意擊傷。

    雲澈睜開眼睛,迅速從牀上起身:“當然要去!等我一下,馬上就走!”

    ————————————

    新月玄府的正中心,是一大片稀疏翠綠的竹林,竹林之中有着一座散發着莊重氣息的大殿,這是整個新月玄府最大,也是最爲奢華的建築,名字非常直白,叫做“主殿”,府中大事一般都在主殿中進行。此次新府主上任的宴請,也是在這主殿之中。

    雲澈和夏元霸走進主殿時,距離宴會既定的開始時間還有不到半刻鐘,但殿中卻只入座了不到五分之一,而且一大部分都是玄府之內的人。這顯然不是那些受邀宗門沒辦法早些到來,而都自恃身份,不願早到。

    同時,也是一種對新月玄府的輕視。

    【1、別忘記週六晚上19:00,yy頻道49554。2、蓄力良久,小澈發(zhuang)威(bi)模式即將啓動!3、連背.景倆字都要和諧,簡直不能忍!!】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