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六歲段的最強者李昊卻被對方的同齡人輕易挫敗,夏元霸正氣的暗暗咬牙,只恨自己玄力低微,別說爲李昊和新月玄府討回顏面,根本連挑戰玄宇的資格都沒有。但怎麼都沒想到,玄宇竟然把矛頭指向了他,看着玄宇的指尖,夏元霸眼睛瞪大,直接懵了過去。

    而且,這個玄宇居然喊他“大個頭師兄”!

    所有的目光一下子集中在了夏元霸的身上,新月玄府的所有長老頓時眉頭大皺,弟子們也是一陣瞠目。他們誰都沒有料到,玄宇選擇的挑戰者,居然會是隻有十五歲,而且今天純粹是來看熱鬧的夏元霸!不過,以夏元霸那驚人的體型,不瞭解他的人的確不可能想到他居然才只有十五歲!把他認成十**歲都是正常。

    司空寒出聲道:“這位是我府弟子夏元霸。不過,你這聲師兄可叫不得,他雖然身體過於健碩,但如今年齡纔不過十五歲,是我府年紀最小的一個。”

    “十五……歲?”七玄門那邊不少人直接把口中的茶水噴了出來。玄宇也是直接瞪眼。

    “元霸,既然這位玄心宗的弟子想和你切磋一番,那你就坦然應戰吧。”司空寒回身說道:“你年紀尚小,輸了也不丟人,好好發揮吧。”

    “是,長老。”夏元霸點頭,站了起來。近兩米三的巨大身體一站直,頓時讓殿中不少人一陣驚乍。雲澈拍了他一下,低聲道:“小心一點,別受傷。”

    “嘿嘿,放心,雖然我玄力不行,但身體還是很抗打的。”夏元霸很自信的拍了拍胸脯,走上了主殿中央。站在玄宇面前道:“我叫夏元霸,玄之府一班,今年十五歲,請多多指教。”

    玄宇這次顯然是想要挑戰個年紀比他大的人來揚威,沒想到點了個看上去十八歲以上的“巨人”,居然才十五歲!十六歲對戰十五歲,就算贏了也基本沒什麼光彩可言。他隨便探知了一下對方的玄力,嘴角頓時一陣咧動……才初玄境六級!挑了個這樣的對手,簡直掉自己的身價!

    “這個蠢貨!我就知道他來參加這個宴會要出事!要是讓外人以爲區區初玄境六級都能成爲玄之府的精英弟子,豈不是讓人笑掉了大牙!哼,真是丟人現眼!”

    一陣滿是嘲諷不屑的低罵聲徐徐傳入雲澈的耳中,雲澈側目,淡淡的看了慕容夜一眼,又隨之收回了目光,注意力集中在夏元霸身上。

    剛剛閉嘴的慕容夜忽然間全身一冷,全身劇烈了哆嗦了一下。他慌忙回身,環顧四周,內心一陣狂跳……剛纔那一剎那,他感覺自己彷彿忽然墜入了極冷的冰窟,又彷彿看到一雙可怕的毒蛇眼睛盯住了他。但他看了周圍半天,都沒找到任何異樣,那一瞬間的可怕感覺也已緩緩消逝,慕容夜摸了一下額頭上不知何時泌出的冷汗,純當自己疑神疑鬼。

    “喝啊!開山裂石!”

    夏元霸先手出招,雙拳相攥,巨大的軀體跳起,狠狠砸下,他的軀體加上那無形的壓迫感,倒真有那麼一些“開山裂石”的氣質。

    “這麼垃圾的玄技也有臉拿出來秀,玄宇要是讓他在手上走過三招,以後都別想有臉出去見人!”玄心宗的一個年長弟子冷笑着道。

    面對夏元霸的巨力攻擊,玄宇根本不閃不避,連擺出施展玄技的架勢都沒有,直接原地橫起右臂,毫無花俏的擋向夏元霸看上去極其威猛的重擊,嘴角露出一絲不屑的笑……

    一聲悶響,夏元霸的雙拳狠狠的砸在了玄宇的手臂上,玄宇的手臂小幅度沉下,然後忽然如被砸醒的毒蛇一般反臂向上,直接將夏元霸兩隻粗壯的手臂同時夾在了臂彎之中,玄力猛然爆發。

    咔嚓!!

    “呃啊啊!!”

    “元霸!”雲澈一下子站了起來。

    隨着夏元霸一聲慘叫,他的兩隻手臂在一瞬間直接脫臼,玄宇單臂甩出,竟將夏元霸超過三百五十斤的身體直接甩出了一米多高。

    原本,“切磋”到這裏已經結束了,夏元霸一個照面慘敗,而這也是讓所有人毫無意外的結局。強大的底蘊、玄功、玄技,讓玄宇在面對只低自己一級的對手時都能兩照面取勝,何況只有初玄境六級的夏元霸。但,就在夏元霸的身體浮空,即將重重落地時,玄宇的嘴角卻忽然一陰,右拳之上閃現紫光。

    雲澈一下子察覺到了玄宇的意圖,疾喝道:“住手!!”

    但玄宇哪會理會他的話,一記毫無留情的紫雲掌,狠狠的砸在了夏元霸即將落地的身體上。

    至少三根肋骨斷裂的聲音清楚的響起。

    “元霸!!!!”

    雲澈再也顧不得其他,一躍跳到了夏元霸身邊,將他倒下的身體扶住。夏元霸落地之後,臉色已經變得一片慘白,嘴角血流四溢,臉部因劇痛而劇烈的扭曲着。夏元霸看上去身體健壯,但他的護身玄力畢竟太弱,又怎能承受的起玄宇的重擊。

    雲澈怒目看向玄宇,鐵青着臉道:“比試只爲切磋,點到即止。剛剛明明勝負已分,你爲什麼還要下這麼重的手!”

    “嘿!”玄宇一聲不屑的冷笑:“切磋是沒錯,但刀劍無眼,拳腳難收,這是誰都知道的道理。切磋中因難以收手傷及性命的事都時有發生,受點傷簡直再正常不過了。我又怎麼知道你們新月玄府的精英弟子都這麼不經打,纔剛過個一兩招就又斷骨頭又吐血,你們不怪自己沒用,反而來指責我?”

    “哈哈,玄宇老弟說的太對了。”

    “我們師兄弟之間切磋,斷腿斷腳都是常有的事,這才叫真正的切磋。這新月玄府連點傷都受不起,怪不得一直都這麼不濟,嘖嘖……”

    “照我說啊,玄宇老弟已經是手下留情了。要是玄宇老弟真用全力。就憑那小子初玄六級的護身玄氣,現在還能活?”

    七宗門那邊傳來陣陣刺耳的聲音。新月玄府這邊的長老們也都是搖頭嘆息,無可奈何。雲澈氣極反笑,把夏元霸扶到最近的藍雪若身邊:“雪若師姐,能不能麻煩你幫我照顧下元霸。”

    “好!”藍雪若迅速走下,拿出一枚朱白色的丹藥放入夏元霸口中,擡頭時,發現雲澈已經站起,走向了玄宇。

    “好一個刀劍無眼,拳腳難收。”雲澈站在了玄宇的面前,臉色已變得無比平靜,他盯着這個膽敢在他面前惡意重傷夏元霸的人,淡淡的說道:“給我好好記住你說的這句話……接下來,我來當你的對手!雲澈,玄之府一班,十六歲!”

    “這個少年人是誰?十六歲,居然有入玄境一級,而且玄力渾厚程度隱隱還在李昊之上,我怎麼從未見過?”新月玄府的長老們面面相覷。

    “不用多想,他的確是我們玄之府弟子沒錯,不過是今天中午才加入,是我老友的孫子。”司空寒向其他長老解釋道,不過眉宇間卻是一片憂慮。雲澈的玄力氣息的確要比李昊強上那麼一點,但也只有一點而已,基本在伯仲之間。李昊在玄宇手下慘敗重傷,雲澈也根本不可能有第二個結局,頂多是多撐幾個回合。若纔剛加入玄府就讓他受傷,他實在愧對蕭烈,但這種情境之下,被挑戰的都不得不迎戰,而主動站出的,更是根本沒辦法攔下,他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着,祈禱雲澈不要受太嚴重的傷。

    “姐夫……小心!他……他太厲害了……”夏元霸捂着胸口,聲音痛苦的說道。

    雲澈的話讓玄宇一愣,然後如聽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般狂笑起來:“啊哈哈哈哈,莫非你這是在警告我?威脅我?想以彼之道還施彼身?哈哈……哈哈哈哈!就憑你?哈哈哈哈……”

    玄宇的笑聲放肆而刺耳,但卻沒有一個人覺得他笑的狂妄。他大笑了老半天,才一臉蔑視道:“嘖嘖,沒想到在新月玄府的十六歲段,居然還有個能和李昊並駕齊驅的,這種層次放在新月城,還是很能看的,可惜你今天遇到了我。看到你有膽子主動挑戰我的份上,我給你個優待怎麼樣?”

    玄宇緩緩的伸出五根手指,在雲澈面前晃了晃:“五招!只要你能和我交手超過五招,這次切磋就算你贏,怎麼樣?”

    “哈哈哈哈,玄宇師弟,你真是太看得起他了。”玄心宗那邊傳來一陣鬨然大笑。

    宴會主席,自“切磋”開始就一直一言不發的秦無憂在這時終於有了少許動容,他默默看着雲澈那在玄宇的各種狂笑與嘲諷下卻始終沒半點波瀾的眼神,心中一陣暗歎:這個小傢伙,不簡單啊。

    “你的廢話說完了嗎?”雲澈冷冷的開口。

    “哦!你叫……昂,雲澈是吧?別老站在那裏,想要開始的話就隨時攻過來嘛,至少那樣還能出一次手。要是我先出手的話,說不定就沒你出手的機會了。”玄宇雙手抱胸,笑眯眯的說道。

    “呵,”雲澈也笑了。他一句話都不再多說,身體忽然向前,左手前伸,直線抓向玄宇的脖頸。

    “怎麼?連個玄技都沒有嗎?”玄宇的笑更加嘲諷,眼睛半眯,直到雲澈的左手臂距離他的面門還有不到兩尺距離時,他的右手才閃電般的伸出,驟然抓向雲澈的左手腕,然後精準的將他伸過來的左手抓在掌中……

    一絲陰笑在玄宇的嘴角閃現,就在他準備玄力涌上,將雲澈的手腕直接折斷時,本明明已抓到他手腕的手掌卻傳來空蕩蕩的感覺……他的五指穿過了雲澈的手腕,狠狠的抓了一個空!而云澈的身影,也在這時如霧化一般消失不見……

    於此同時,一股呼嘯的勁風從他的右側傳來,他內心發懵之下,哪還來得及做出反應……

    “pia!!”

    一個無比之響亮的耳光聲響徹了整個主殿的所有角落,每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清脆的就猶如是打在自己臉上。玄宇整個人直接被打的懸空飛起,凌空旋轉了整整一千四百四十度才重重落下。

    這一巴掌,雲澈毫無折扣的用盡了全力,他嫌惡的把有些發紅的右手手背在衣服上擦了擦,淡淡道:“第一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