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一番話,說的新月玄府的弟子心中無比暢快。李昊的傷勢穩定下來,他直起腰身,拳頭攥緊,看着一副慘象、倒地昏厥的玄宇,只覺得這輩子都沒這麼解恨過。對雲澈更是感激到了極點。他很清楚如果不是雲澈,或許他這輩子,都沒機會把這筆賬從玄宇手裏討回……更別說數倍的討回。

    五招擊敗,前兩招兩個耳光,後兩招兩個熊貓眼,最後一擊直接擊昏……這那是切磋,活生生就是折辱!罵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臉,雲澈卻是全往玄宇臉上招呼,倒並不是雲澈心思毒辣,而是玄宇惡意重傷夏元霸讓他動了真怒。

    身爲玄心宗弟子,竟被他們一向看不起的新月玄府弟子反諷,他們臉上哪還掛得住,心裏更是怒火橫生,其中一人猛然站起,向着秦無憂道:“秦府主,今日是你新任之日,我們玄心宗帶着誠意來恭賀,弟子切磋,也是爲了助興,但你府中弟子卻是出手狠辣狠毒,而且招招折辱我玄心宗弟子……敢問秦府主,這就是你們新月玄府的待客之道?”

    “哈哈哈哈……”秦無憂還未答話,雲澈卻是大笑了起來,“真不知要多厚的臉皮,纔敢說出這樣的話。你們玄心宗的弟子玄宇連續重傷我新月玄府兩名弟子,而且只要不是瞎子,都看得出純粹是惡意傷害,期間更是出言對我們新月玄府冷嘲熱諷,而你們宗門上下沒有一個人阻攔,反而出言起鬨嘲笑,這就是你們玄心宗所謂的誠意?簡直是狗屁不如的笑話!”

    秦無憂本欲站起,但聽到雲澈開口,他的身體又坐了回去,面帶微笑,不動如山,心中則是暗暗驚奇,這個小娃子……

    “你!!”玄心宗的人沒想到一個小小的玄府弟子居然敢直接指着他的鼻子罵他,而且罵的那些話句句直擊要害,讓他根本無言反駁。

    “現在我不過傷了你們一個弟子,你們卻開始跳出來質問我府秦府主,那麼之前玄宇傷害我府弟子時,你們幹嘛去了?眼睛都瞎了嗎?還是……這就是你們玄心宗一貫的作風?”雲澈完全沒有見好就收,字字陰毒。

    一直以來,面對七宗門,新月玄府的弟子都有一種低人一等的感覺。縱然各種被七宗門明裏暗裏壓制,新月玄府也都只能忍下,不願與七宗門中的任何一個起衝突。別說玄府弟子,即使是長老,也從不敢如此呵斥七宗門。

    但云澈身爲一個剛入玄府,且只有十六歲的弟子,卻是當着玄心宗首席長老的面,指着玄心宗的鼻子痛罵,直把那名玄心宗弟子罵的渾身發抖,其他玄心宗的人也是臉色鐵青。

    爽!!真特麼爽……看着玄心宗上下集體如吃了大便般難看的臉色,新月玄府的弟子們心裏舒爽的身體都快飄了起來。這件事,新月玄府自然完全在理,玄宇惡意傷人可是有目共睹,但縱然如此,換成雲澈之外的任何人,也根本不敢如此呵斥諷刺玄心宗。但云澈卻敢……他喊出了他們想喊卻不敢喊的話,罵了他們想罵卻絕不敢罵的人。

    “呵,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蕭宗外宗,跟着蕭洛城前來的那個中年人低低的說道。

    “氣勢不錯,天賦也過得去,新月玄府能出這麼一個弟子,倒也難得了。”蕭洛城端着酒杯,微眯眼眸,欣賞着酒杯中輕微晃盪的漣漪,似是對殿中正發生的事毫無關心:“可惜,卻是有些張狂和愚蠢了。敢如此開罪玄心宗,他以爲新月玄府真的保得住他嗎?”

    新月玄府那邊,長老們的臉色也是一陣變幻。雲澈擊敗玄宇,的確讓新月玄府大出一口氣,雲澈隨後的話更是說的暢快人心,但卻是讓玄心宗直接下不了臺。玄心宗作爲新月城七大宗門之一,以十六歲的年紀得罪如此龐然大物……縱然是新月玄府,或許都難以將他保下。

    玄心宗看向雲澈的眼神都已變得低沉起來。而云澈卻彷彿毫無所覺,微微側身,目視全場,傲然道:“我們新月玄府是皇室所立,資源和底蘊自然無法和在座的各大宗門相比,但我新月玄府的弟子,絕不會自認比任何人低上一等,更不會受人欺凌!辱人者,人恆辱之!玄心宗玄宇衆目睽睽之下惡意傷我師兄師弟,作爲新月玄府弟子,我沒理由對他客氣,否則,新月城豈不要嘲笑我新月玄府的弟子都是一羣受了欺凌還只能忍氣吞聲的懦夫?你們若是不滿不服,大可以上來賜教一番。聽聞新月城七大宗門人才輩出,作爲新月玄府一個普通弟子,我很想知道……你們需要多少人,才能讓我從這裏……走下去!”

    這番話,讓殿中的所有人劇烈動容!

    如果說前面一堆話只是慷慨陳詞的話,那最後的一句,完全就是狂妄之言!而且簡直狂妄到了極點!因爲話中的隱意,竟然是以新月玄府普通弟子的身份,對七大宗門的挑戰……和蔑視!

    “真是個十足的蠢貨!”慕容夜一聲嗤鼻,冷笑着說道。

    “雲師弟雖然剛出了大風頭,但這也太狂妄,魯莽了……”這是新月玄府大多數弟子心中的聲音。尤其是那些在新月城停留已久的弟子,他們很清楚七大宗門有着多麼驚人的實力。雲澈雖然勝了玄宇,但以他入玄境一級的實力,七大宗門年紀一輩的天才們隨便拿出一個都能完虐他,他這番話不僅僅是拉嘲諷,更是在……自取其辱。

    “這這這……”司空寒的臉上佈滿了焦急之色,他身體動了動,忍不住想要站起喊住雲澈,但這種情境之下,他已根本無法說出阻止的話。

    “看來,說他愚蠢還是太看得起他了……簡直就是個白癡。”蕭洛城放下酒杯,不屑的笑了笑。十六歲能踏入入玄境一級的確是不錯的天賦,即使在七大宗門中,也是屬於上游的,但就憑這一點就敢如此狂妄,在他眼裏,簡直就像是小丑跳戲一樣。

    同爲十六歲,有着新月城年輕一代第一人稱號的蕭洛城,可是已經入玄境十級!超越雲澈幾乎一個大境界!以他所在的層面,面對雲澈此時的姿態和言語,的確如一個真正強者看狂妄的小丑一般。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一個入玄境一級的廢柴,不過是用身法玄技僥倖勝了玄心宗的玄宇,居然就敢如此狂妄,簡直不知道天高地厚!看老子來教育教育你!”

    隨着一個滿是嘲諷的聲音,一個人高高躍起,落在了雲澈的面前,一張年輕的面孔帶着挑釁和不屑看着他。他一出現,新月玄府那邊頓時有不少人喊出了他的名字。

    “是雲陽宗的炎銘!據說他的天賦在雲陽宗年輕一代足以排入前五!才十六歲,就已經是入玄境三級,焚陽功更是已修至小成!”

    炎銘擡起手掌,掌心“噗”的一聲,升騰起一簇半尺多高的紅色火焰:“炎銘,雲陽宗門下,十六歲七個月。記住大爺的名字,因爲大爺馬上就會教育你該怎麼做人!”

    “嘿,是嗎?”面對上來就展示火系玄功的炎銘,雲澈毫無懼色,同樣冷笑起來:“只怕到頭來學會做人的,會是你。”

    同時心中一聲嘀咕:在我面前玩火?簡直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看來你也就只剩下口舌之利了。嘿,好好施展你剛纔的身法玄技吧,因爲也只有它才能讓你多撐上一會。來,隨着我的火焰跑動吧,讓所有人欣賞你抱頭鼠竄的美妙身姿,哈哈哈哈……雲陽之鏈!!”

    狂笑聲中,炎銘的雙手猛然甩動,霎時,一股灼熱的氣浪蔓延開來,兩道足有手臂粗細的火焰玄氣從他掌間爆射而出,如兩道猙獰的鎖鏈一般跨過數米的距離,纏向雲澈的身體。

    “雲陽之鏈!竟然是雲陽宗的招牌技雲陽之鏈!這個炎銘才入玄境三級,居然就能使用如此恐怖的火系玄技!簡直讓人難以置信!”新月玄府二班的長老驚聲道。

    “這種程度的雲陽之鏈,就算是入玄境六級的玄者都難以招架,雲澈這次……希望他的身法玄技能讓他不被傷到要害之處,唉。”另一個長老嘆息道。

    “對付一個入玄境一級的狂妄小子,居然用雲陽之鏈。簡直是殺雞用牛刀。”雲陽宗一個十八歲的弟子撇了撇嘴道。

    兩道雲陽之鏈如兩條猙獰舞動的火龍,散發着讓人窒息的溫度。雲澈迅速閃身,側移了三個身位,但兩條雲陽之鏈卻如長了眼睛一般,忽然轉向,以更快的速度纏繞向了雲澈。雲澈似乎已經是避無可避,竟直接伸手,抓向了雲陽之鏈。

    “我靠!他不想要手了嗎?”

    “切,估計他是已經嚇傻了,根本慌不擇路。這下,除非炎銘放他一碼,否則,燒斷他手上的經脈,他的手這輩子都算是徹底廢了。”

    看到雲澈的動作,炎銘直接在心裏狂笑起來:居然右手去抓我的雲陽之鏈?哈哈哈哈,這可是你自找的,所有人都看看清清楚楚,手廢了,也完全賴不着我!

    新月玄府那邊很多人已經驚呼出聲,但在這電光火石之間,根本沒有人能反應過來什麼,而云澈的手,已經結結實實的抓在了炎銘的兩條雲陽之鏈上……

    新月玄府的人在這一刻集體屏息,一些女子甚至閉上了眼睛,不忍看接下來的畫面。但,被灼燒的聲音沒響起,雲澈的手掌上也沒有冒出任何的黑煙,更沒有火焰瞬時蔓延雲澈的整個手掌,在被雲澈手掌抓住那一剎那,雲陽之鏈就如兩根一扯就斷的麪條般,在雲澈的手裏直接斷裂。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