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什……什麼!!」

    看著那可怕的雲陽之鏈竟在雲澈的手中就那麼斷了,所有人都是一臉驚詫,炎銘更是眼睛瞪大,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這……這怎麼可能?這可是雲陽宗的絕技之一!以玄力凝成的火鏈,溫度比真正的火焰還要高,還帶有強力的吞噬性,怎麼會被雲澈的手一碰就斷了!」新月玄府的長老驚詫道。

    雲陽宗那邊更是大驚失色。首席長老炎自在忽然的站起,幾乎以為自己的眼睛出了問題。他身邊的弟子迅速說道:「長老不必驚慌,炎銘師弟畢竟才入玄境三級,駕馭這雲陽之鏈還是有些勉強了,所以才會玄力能繼而斷掉。」

    「哼!玄力不濟還刻意賣弄,簡直招人笑話!」炎自在冷哼道,眼前的狀況,也只能這麼解釋了。他再怎麼也不可能相信會是只有入玄境一級的雲澈徒手擊斷雲陽之鏈,而且整隻手還毫髮無傷。

    雲澈拍了拍手,笑呵呵的說道:「炎銘老兄真是玩的好一手雜耍啊。你剛才這功夫,嘖嘖,不上街頭賣藝簡直都白瞎了。」

    「這……這不可能!」炎銘心中駭然,別人看不出什麼,他自己卻是很清楚的知道剛才的雲陽之鏈釋放和駕馭的相當成功,碰觸到雲澈的手,應完全足夠將他的手掌燒焦才對,怎麼都不應該忽然斷掉。

    雲澈的嘲諷讓炎銘怒不可通,他陰著臉道:「你別得意!剛才,剛才我只是隨便出手試探,馬上就讓你見識,我雲陽宗真正的雲陽之鏈!」

    口中說著狠話,但剛才的「失敗」讓他的底氣變得多少有些不足,已經不敢雙手同時施展雲陽之鏈,而是一聲低喝,右掌揮出,一條粗壯的火鏈從掌心猛然甩出,如一條舞動的火蛇一般卷向雲澈。

    這次,雲澈卻直接連動都沒動,雲陽之鏈快速靠近,然後瞬間纏繞在了他的身上……炎銘頓時心中一喜,剛要引爆火焰玄力,卻忽然看到,纏繞住雲澈身體的雲陽之鏈在雲澈的無比隨意的輕輕一掙下,如一根早就腐爛的麻繩般碎裂成數段,然後悉數熄滅。

    而雲澈已經怒了,他拍了拍被雲陽之鏈沾到的衣服,氣憤道:「我們是來切磋的,你卻在這裡給我表演雜耍!簡直浪費我們所有人的時間!還是讓你早點滾下去吧!」

    低喝聲中,雲澈一記星神碎影,瞬間出現在了炎銘的右側,凝聚玄力的一拳直攻面門。雲陽之鏈再次斷裂的炎銘已是駭然無措,心神惶惶,反應慢了半拍,來不及招架,只能身體暴退,但依舊被雲澈的拳頭結結實實的轟在胸口。

    炎銘的護身玄氣一陣激蕩,雖然雲澈的玄力低了他兩個等級,但倉促之下正面挨他一記重擊,依然絕不好受。他心中羞怒交加,大吼一聲「焚火拳」,雙拳凝火,砸向雲澈。

    雲澈稍一側身,將炎銘燃燒著火焰的雙手避過,然後右手猛然抬起,按在了炎銘揮出的右臂上,嘴角咧起一抹輕微的冷笑……

    「啊!!!!!」

    一聲殺豬般的慘叫聲在大殿中響起,剛揮出焚火拳的炎銘在慘叫聲中跪到了地上,左右兩手瘋狂甩動,雙手的火焰已經消失,但他的五指之上,竟在升騰著縷縷黒煙,一股刺鼻的焦糊味道也在大殿中逐漸蔓延開來。

    炎自在大驚,一個閃身衝到炎銘身前,雙手閃電般的捏住炎銘的雙手,將滲入他雙手之中的炎力快速的引導出來。

    炎銘臉上的痛苦之色終於減弱了一些,但他的雙手此時已是焦黑了一小半,五指誇張的張開,扭曲到了一個嚇人的程度,縷縷黑煙依然從他被燒焦的肉上緩緩溢出。

    「竟然讓炎力反噬自身!你這幾年都修鍊到狗身上了嗎!!」炎自在看著炎銘,也不顧及此時所在的場合,陰著臉怒吼道。作為雲陽宗年輕一代天賦足以排至前五的弟子,先是雲陽之鏈兩次斷裂,然後竟然又當眾出現如此低級到滑稽可笑的失手,簡直丟盡了雲陽宗的顏面。

    火系玄功可以讓玄者擁有以玄力凝火的能力,但,這絕對不代表自身就不懼火。就如炎銘剛才以手凝火時,手與火焰之間也有一層玄力相隔以護自身。

    剛才炎銘施展焚火拳后出現的狼狽之態,很顯然是他在匆忙之下沒控制好炎力,讓玄力所凝起的炎力沒有能完全外放,一部分形成了手上的火焰,另一部分直接在手掌內爆發,然後焚及自身!而這種失誤,一般只會出現在修鍊火系玄功的前半年,且這段時間火力微弱,縱然失誤也不會造成多大損傷,一段時間后,以玄力控火就如控制自己的手腳一般得心應手,根本不應該出現這種簡直如笑話般的失誤。

    當然,炎自在也更加不可能想到是雲澈在碰觸他手臂的那一瞬間,將炎銘手上的火引進了他的手掌內部。就算雲澈此時堂而皇之的說出來,炎自在也絕對不會相信。

    「長老,我……」

    「給我閉嘴,還嫌不夠丟人嗎!還不下去療傷!」炎自在怒聲道。

    炎銘乖乖的閉上了嘴,墜著被燒傷的雙手低頭走了回去。他看了雲澈一眼,猛然咬牙……直覺上,他感覺雲陽之鏈斷裂和玄火反噬或許和雲澈有關,否則他再怎麼也不可能出現這種失誤。但若說是和雲澈有關,他又根本找不到理由。雲澈不過入玄境一級,又怎麼可能徒手斷的了他的雲陽之鏈,更不可能有辦法讓他玄火反噬。

    「呵,這小子,運氣倒是不壞,居然遇上這麼個蠢貨,我本以為他馬上就要為之前的狂妄付出代價了。」蕭宗中年人嗤鼻道。

    「他過不了下一個人的。」蕭洛城淡淡一笑。

    新月玄府的長老和弟子們也都是長長舒了一口氣,本以為雲澈這次必然慘敗,而且有可能被燒傷,沒想到對方卻在宗門玄功上略現低級失誤,反而是雲澈贏了。如此一來,雲澈便是以入玄境一級的玄力,連續擊敗了一個入玄境二級和入玄境三級!!

    這絕對是一個讓新月玄府揚眉吐氣的傲人成績。

    雲澈雙手抱胸,微透稚氣的臉上此時寫滿了傲然:「已經兩個了,第三個誰來!」

    這狂妄的口氣,讓七宗門的弟子一陣冷笑。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白痴,難道看不出剛才能贏純屬炎銘出現低級失誤焚傷到自己嗎?

    雲澈的身影剛落下,他的正前方,風雲玄府席位中看上去最年輕的那個弟子站了起來。

    「風廣翼!風雲玄府門下,十六歲!」這個少年身材不高,其貌不揚,也只有十六歲的年紀,當然,也有著十六歲就被無數人追捧自然而生的傲氣,他用一種很不屑的目光看著雲澈,淡淡道:「我本來是不會出手的,因為你還不配當我的對手,只是實在看不下去你這囂張的嘴臉。不過是僥倖勝了個二流貨色玄宇,更僥倖的勝了雲陽宗的一個笑話,就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嗎?可惜在我眼裡,你也只是個笑話!」

    「說的好!讓他滾下去!」

    「真當我們七宗門沒人了嗎!」

    「嗯,這個風廣翼雖然剛滿十六,是已踏進入玄境三級好幾個月,據說馬上就要突破到入玄境四級了,天賦絕對勝過炎銘,據說他的悟性超高,現在已把宗門玄功『風雲破空訣』修鍊至第三重境界,把風雲玄府閉關多年的太上長老都給驚動了……我猜這個狂妄的雲澈在他手上根本別想走過十招。」

    「十招?切,你也太看得起他了,頂多五招,他就會滾下去!」

    風廣翼的諷刺相當刺耳,雲澈卻是半點都不生氣,用一種更加諷刺的目光和語氣回敬了他:「究竟誰是笑話,你馬上就會知道了。」

    「哼!」風廣翼冷笑:「十招之內不讓你從這裡滾下去,我就不叫風廣翼!」

    說話間,風廣翼半眯的眼睛一下子完全睜開,全身的衣服竟忽然開始獵獵作響,如同被狂風吹動一般……而他的身體周圍,也的確捲起了一道強勁的風旋。

    風廣翼眼眸抬起,淡淡道:「雲澈小子,好好的記住,讓你從這裡滾下去的玄技,是我風雲玄府的『風雲九變』!!」

    聲音落下,風廣翼的身體暴進,如一道狂風般沖向雲澈,極速的移動之中,他的身體也不斷的轉移著方位,時左時右,並且移動的越來越快,在雲澈的眼前掠出一大片無法辨認虛實的影子,以及一圈圈可怕的風旋。

    「第一變……狂風變!」

    一聲大喝,四道兇猛的玄氣如四股狂風般同時襲向雲澈,雲澈眉頭一擰,身影疾閃,將其中三個躲過,第四個避無可避,玄力快速湧上,在身前全力築起彷彿玄氣。

    砰!!

    雲澈連退三步,胸口一陣氣血翻騰。以入玄境一級的護身玄力硬抗入玄境三級的玄力,果然還是太勉強了,一次還尚可,如果再來一次,他必定受傷。

    「第二變……風影變!」

    風旋轉動的更加迅疾狂暴,雲澈的耳中全是呼嘯的風聲,風廣翼移動的速度也快到了極致,雲澈的周圍也全部是風廣翼的影子,就在這時,他的背後,一個身影如暴風般轟向他的後背……而雲澈,也幾乎在同一個瞬間轉過身來。

    雲澈反應之迅速,大出風廣翼的預料,但也僅僅是稍稍吃驚了一下而已,他相信雲澈縱然反應過來,在他已達極限的速度加後背攻擊下,也已根本不可能來得及閃避。他一記重拳,狠狠的向雲澈脖頸砸下。

    而雲澈在回身的那一剎那,也是右拳暴出,迎著他的拳頭直線轟上。

    「什麼!他瘋了嗎!竟然要和風廣翼硬碰硬!」

    「如果他以玄力全力護身的話,或許還不至於受太重的傷,風廣翼可是入玄境三級後期!他一個入玄境一級,竟然敢去硬碰硬?簡直不知天高地厚!」

    殿中的人看到這一幕,都知道雲澈這一下是真的玩完了。這一下要是碰上,他手腕脫臼都是輕的,搞不好要被直接砸斷。風廣翼那一拳不僅僅是勝過雲澈兩個等級的力量,還有著風雲玄府的強大玄功!

    但,雲澈敢如此囂張,如此張狂豪言,又豈會沒有依仗!

    在他和風廣翼即將雙拳相撞的那一刻,他的眸中猛然閃過一絲精芒,他的玄脈之中,呈北斗七星狀排列,一直閉合的七個境關,最首端的那一個悄然打開……

    邪神七境——第一境:邪魄……開!z

    s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