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一境關開啟的那一瞬間,雲澈隱約聽到玄脈之中傳來一聲輕微的悶響,隨之,玄脈中的玄力忽然間瘋狂的膨脹起來,而這種膨脹絕不是單純的膨脹,就連密度,也以驚人的幅度暴漲著……數量和密度的同時暴增,這種完全違背常理的狀態,在「邪魄」開啟的那一刻無比真實的現於雲澈的玄脈之中,

    伴隨而來的,是雲澈玄力的完全狂暴!

    茉莉和雲澈說過,「邪神訣」的能力,便是「狂暴」!玄力的瘋狂暴走!

    暴走的玄力從五十四玄關蜂擁而出,瞬間灌輸了雲澈全身的每一個角落。一種玄脈和身體幾乎要被撐爆的恐怖感覺傳來,但也不過是「幾乎要被撐爆」,而不是玄脈和身體的完全不能承受。茉莉說他如今可勉強發動第一境「邪魄」,果然是多少有些勉強!

    砰!!

    風廣翼和雲澈的拳頭結結實實的撞擊在了一起,發出一聲沉悶震耳的撞擊聲。這是毫無花俏,純玄力的最直接對決!

    咔嚓!!

    清脆的骨骼斷裂聲響起,每個人都聽的清清楚楚,也讓每個人都不覺得意外。隨之,一聲凄厲無比的慘叫聲緊接著響起……而這聲慘叫,讓所有人直接呆若木雞……

    因為慘叫的居然不是雲澈,而是……風廣翼!!

    他右手拇指之外的四指指骨在撞擊的那一瞬間全部崩斷,就連手腕也被狠狠的砸折了過去。而雲澈的拳頭卻沒有就此停止,撞開風廣翼的拳頭后攜著狂暴的玄力繼續向前,狠狠重擊在他的胸口。

    風廣翼護身玄力就如脆弱的薄玻璃般一瞬間被擊的粉碎,他感覺到自己的胸口猶如被一塊千鈞巨石狠狠砸中,整個人如同一片被狂風捲起的敗葉般向後倒飛而去,後背重重的砸在大殿中央的立柱上,被立柱彈出幾米遠的距離,姿勢扭曲的趴伏在地上,眼睛瞪大,半天無法站起。

    大殿一時間變得鴉雀無聲,所有人都大大的張開嘴巴,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畫面……

    在純玄力的正面比拼下,一個入玄境一級,竟然勝過……還是完勝入玄境三級!不要說那些年輕的弟子,就連縱橫半生,經歷無數風雨的長老級人物,都根本難以相信。

    雲澈緩緩的放下手臂,凝神靜氣,將短暫開啟的第一境關閉合。頓時,那種遍布玄脈和全身的腫脹刺痛感也跟著消失無蹤,身上也泛起些許輕微的脫力感。他向前幾步,看著目光中滿是震驚、屈辱和難以置信的風廣翼,淡淡道:「我囂張,是因為我有足夠的囂張資本。而你在我面前囂張,卻是在自取其辱。堂堂一個入玄境三級,和我一個入玄境一級在純玄力比拼下都敗的這麼凄慘,呵,現在知道誰是笑話了嗎?」

    「你……」風廣翼咬著牙,掙扎著站起身來,右手在劇痛中顫抖,臉色一片蒼白……他很清楚,剛才那一下子,他已受了不輕的內傷。

    大殿中依然靜悄悄的,七宗門的大部分弟子都已徹底傻眼。他們宗門之間經常互相切磋,風廣翼什麼實力,他們大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尤其是他的「風雲九變」,足以讓超越他兩級的對手都手忙腳亂,但,他的「風雲九變」才用到第二變,就被雲澈結結實實一拳砸了個狼狽不堪。

    「雲澈!你……你真的以為你打敗我了嗎!」風廣翼惱羞成怒,左手死死的攥起:「剛才,我不過是大意留手,否則,你一個入玄境一級,怎麼可能贏的了我!」

    說完,他已舉起左手,玄功再起,身體周圍盪起一圈圈的風旋。只是,任誰都看得清楚,這次的風旋比之剛才弱了接近一倍,顯然他已經受了不輕的傷。

    「夠了!」風雲玄府府主一聲冷哼:「廣翼,你已經輸了,趕緊退下吧!」

    風廣翼左手更攥緊了幾分,咬著牙道:「府主,弟子沒有輸!弟子剛才只是大意輕敵,我的風雲九變才用到第二變,如果我完整施展出來……」

    「閉嘴!」風雲玄府府主已經怒了:「剛才的純玄力比拼,你有沒有留手,只要不是瞎子都看的清楚!入玄境三級敗給入玄境一級,還在這裡找借口!你還嫌不夠給我們風雲玄府丟臉嗎!」

    風廣翼的臉色一下子昏暗了下來,他恨恨的看了雲澈一眼,低著頭走了回去。

    雲澈拿出了一顆低級的回玄丹吞下,緩慢的恢復著玄力。然後重新站於大殿中央,目光傲然的掃向七宗門的坐席,淡淡道:「已經三個了,下一個……誰來!?」

    他站在那裡,就如一個驕傲的王者一般,釋放著王者的驕傲,喊出著王者的宣詞。

    下一個是誰?

    這是在傲然的叫陣,更是在挑釁加打臉!!因為他一個新月玄府的初入弟子,竟然已經連敗他們七宗門的三個弟子!而且這三個弟子都不是什麼普通弟子,在新月城年輕一代,全部赫赫有名,是公認的天才級別!今日卻在他們用來向新月玄府挑釁加立威的戰場上,連番折在了雲澈一個人手中。

    而且對方僅僅是個入玄境一級!

    人們看向雲澈的眼神全部變了。他戰勝玄宇,可以認為他是憑藉奇異的身法玄技打了對手一個措手不及,戰勝炎銘,似乎是因為對方屢犯低級失誤,但戰勝風廣翼……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是實打實,毫無花俏的玄力對撞,更是毫無折扣的完勝!!

    正面對撞要把一個入玄境三級挫敗到那種程度,至少應該是入玄境五級,甚至六級的玄力!而一個入玄境一級,居然釋放出了如此恐怖的玄力,這是什麼概念?唯一的解釋,就是他一直在刻意不讓自己突破,讓玄力等級始終維持在一個很低的水準,從而在修鍊中讓玄力變得無比渾厚。如此以來,他的玄力等級雖然只有入玄境一級,但強度,或許堪比入玄境五級甚至六級!

    這是每個人能想到的唯一可能!

    也就是說,這個雲澈……十六歲,卻擁有初玄境五級以上的實力!!

    想到這一點,所有人都是劇烈動容!這是何其妖孽的天賦和潛力!這樣的天賦,縱然是在七大宗門裡,也是最頂尖的!

    藍雪若的眸中此時已滿是異彩,不自禁讚歎道:「夏師弟,你的姐夫居然這麼厲害!他真的和你一樣是出自東方的流雲城嗎?」

    她雖然天資極好,但自認相同年紀,她絕對不可能做到雲澈這種程度。

    「這個……這個……啊……嗯……」

    比起藍雪若,夏元霸更是早已驚的連傷痛都忘記了。他對雲澈知根知底,現在看著雲澈如此發威,他的兩隻大眼都快要瞪了出來,已經不知在心裡念叨了多少遍「姐夫原來這麼厲害……姐夫原來這麼厲害……姐夫竟然這麼厲害……」。

    一直各種擔心各種心驚肉跳的新月玄府長老們此時紛紛喜笑顏開,目露奇光。敗風廣翼這一場,雲澈表現的絕對是壓倒性的實力,沒有任何的投機取巧!他連敗七宗門三個聞名全城的天才弟子,讓七宗門吃癟,讓新月玄府揚眉吐氣。最關鍵的是,新月玄府這次竟出現了一個有著如此強大天賦和實力的弟子,以雲澈此時表現的實力和潛力,他將來或許有可能衝擊天玄境!如果真有那一天,到時就連整個新月玄府,都將因他而榮。

    「司空長老,他真的是我們玄府的新進弟子?」坐在司空寒旁邊的兩個長老幾乎同時問道。雖然雲澈的身上已貼上了新月玄府的壁印,而且也是以新月玄府弟子自居,但他們到了現在,已經有些不敢相信有著如此驚人天賦的少年,竟然進了他們新月玄府。

    司空寒緩緩點頭,臉上的笑怎麼止都止不住,他捻了捻下巴下面為數不多的鬍子,滿臉自豪道:「沒錯!他是我一個多年好友的孫子,聽聞我在這裡,所以投奔而來,呵呵呵呵。」

    「哎呀!司空長老這次可是為我玄府引進了一個貨真價實的天才啊!」兩個長老紛紛感嘆道。

    新月玄府的弟子們心中更是早已群情激昂。看著雲澈連敗三人,繼續傲然叫陣,一直被七宗門壓制、欺凌、蔑視的他們心中的激動和爽快簡直無法形容。而雲澈的名字,和他此時的形象,也深深的印入他們心中。這個剛入玄府的小師弟,讓他們第一次在七宗門面前高昂起了頭顱。

    而面對雲澈這一次的叫陣,七宗門卻遲遲沒有一個人跳出。

    在七宗門這次帶來的弟子們,十六歲段,除了超級變態蕭洛城,實力最高的便是入玄境三級巔峰,也就是風廣翼那個級別。而風廣翼在雲澈手下卻是不到三招就慘敗下場,其他同實力的人上去也難有第二個結果,身為七宗門弟子,卻被新月玄府的同齡弟子越級擊敗,這是多麼大的屈辱?傳出去不知要被多少人笑話,誰都不想觸這個眉頭。

    而那些年紀大的,就更不願上場。贏了,以大欺小,不但沒什麼光彩,反而遭人恥笑。輸了……那就簡直丑到家了。

    至於蕭洛城,雖然他與蕭澈同為十六歲,但所有人都下意識的沒去考慮他。作為蕭宗外宗的少宗主,僅僅十六歲就踏足入玄境十級,聞名方圓千里的新月城年輕一代第一人,他的光環是無與倫比的。雖然雲澈所表現的實力與天賦極其驚人,但沒有人會拿他去和蕭洛城比,因為那簡直是對蕭洛城的一種侮辱。

    蕭洛城安靜的坐在那裡,纖長的手指一圈圈的輕輕划著杯沿,嘴角掛著一絲若有若無的淡笑,彷彿對殿中發生的一切根本毫無興趣。

    【忙活一天,開始碼字的時候夜已經黑了……貌似前天還欠了一張,說好這兩天補上了……昂!所以大家可以去睡覺了,明天起床的時候,就會發現已更到72章了……】

    【一周之內,我會把更新時間調整過來,不再讓大家辛苦的半夜等更了……我有罪~~~~(>_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