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雲澈叫陣後過了十幾息的時間,七宗門都無人應陣,尷尬無比。雲澈的目光也逐漸變得嘲諷起來。這時,焚天門外門的一個少年終於按捺不住,就要起身,卻被他身邊的人一把拽了回來,低聲道:“你要幹什麼?你的實力和風廣翼半斤八兩,你上去丟我們焚天門的臉嗎?”

    “可惡,這小子,太囂張了!”那個少年鬱悶的咬牙:“要是子鸞少門主在這裏就好了,一定教育的他親媽都不認識。”

    他口中的子鸞,是焚天門外門門主之子,年輕一代的第一天才,雖然不能和蕭洛城相比,但十六歲年紀,已踏足入玄境七級,距離入玄境八級也只差一步之遙。在新月城的年輕一代裏,僅次於蕭洛城。

    這時,鐵槍門中,緩緩走出了一個面色剛毅的少年。他的年紀看上去和雲澈相近,但卻絲毫不給人稚嫩的感覺,反而有着一種與年齡不符的穩重。他站到雲澈面前,向他微微點頭,平靜道:“鐵槍門鐵橫軍,今年十七歲。本無資格向你挑戰。但剛纔見你連破強敵,張狂傲慢中隱帶一分王者風範,心中敬佩,所以想與你切磋一番……只是因對你的欣賞而切磋,絕無他意。如果你覺得我年紀過大,沒有資格在這種場合和你交手,你可以拒絕,我絕不糾纏。”

    “哇!!那是鐵槍門的少門主啊!這次竟然是他出來了!”

    “我三個月前聽說他是入玄境四級!對長槍的駕馭更是已經出神入化!敗高自己一兩個等級的對手完全不在話下。”

    鐵橫軍一出,除了雲澈,在場從弟子到長老,幾乎沒有一個人不認識。鐵槍門的少門主,在新月城的知名度、影響力,甚至地位,都完全不弱於新月城的城主。而他的實力也毋庸置疑,雖然十七歲的入玄境四級在七宗門中只能算上游,而算不上頂尖,但鐵槍門最注重的並不是玄力等級,而是槍之造詣!鐵槍門的平均玄力等級在七宗門中位列倒數,但綜合實力,卻位於中游。

    “鐵橫軍居然出來了,他要勝這個雲澈當然輕而易舉。只是他畢竟已經17歲,勝了也是理所當然,一點都不解氣啊。”一個玄心宗的弟子道。

    “的確是有點欺負人,但如果鐵橫軍故意挑斷他個手腳什麼的,嘿嘿,倒也不錯。我實在看不下去那個雲澈的囂張嘴臉了。”另一個人恨恨的道。

    新月玄府的人也同樣想到會不會是這個鐵橫軍想以“單純切磋”爲藉口而傷害雲澈,讓雲澈無法在繼續叫陣。畢竟,以他鐵槍門少門主和入玄境四級的實力,完全可以做到。當下,有幾個新月玄府十七歲的弟子雙手緊握,躍躍欲試,想要以年齡爲理由上去把鐵橫軍擋下來,但想到鐵橫軍的身份和實力,這些十七歲段的弟子最終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去。

    從鐵橫軍的臉上和眼眸中,雲澈看到的是渴望與真誠,而沒有任何其他的雜質。他的心中也是微微一愕,看來,這七宗門的弟子也並非都是驕縱貨色,這個鐵橫軍年紀輕輕卻透着剛毅穩重,更是難得的一身正氣,傲氣同樣有,但卻是男兒該有的傲骨,而不是狂傲。

    雲澈剛纔的表現,讓他心中敬佩,同時也是一陣心癢,真心的想要和雲澈切磋。

    當下,雲澈微微笑道:“鐵兄哪裏的話,你以鐵槍門少主身份,不顧他人眼光主動挑戰我一個無名小卒,已經是太看得起我了。能以鐵兄爲對手,我也是榮幸之極。那麼,這便開始吧。”

    說完,雲澈已後撤半步,右臂橫起。

    鐵橫軍一愣,完全沒想到之前明明一直狂妄到無邊無際的雲澈對他卻是這般姿態,心中頓時一暖,臉上也露出少許微笑:“既然如此,我便和雲兄弟好好切磋一番!雲兄弟,你剛纔已經連戰三場,玄力必然有所損耗,雖然我們切磋無所謂勝敗,但現在就開始,對你實在太過不公平,不如……”

    “不用了。”雲澈搖了搖頭,笑着道:“感謝鐵兄好意,不過鐵兄放心,我剛纔雖然連戰三場,但三場都是轉眼之間分勝負,我的玄力根本就沒怎麼消耗過,所以也就沒必要休息。我與鐵兄對戰,自然要以全盛狀態。”

    鐵橫軍不再堅持,點了點頭,伸手在空間戒指上一摸,一杆堪比他身長的銀色長槍現於他的手中,斜指地面:“此槍名爲‘穿雲’,是一件祖傳真玄器,也是我視若生命的愛槍,從不離身。我便以我的穿雲,來向雲兄弟討教。雲兄弟,亮兵刃吧。”

    雲澈微微搖頭:“不用了,我便空手和鐵兄一戰吧。”

    鐵橫軍一愣,然後稍一點頭:“雲兄弟果然傲氣,既然如此……”

    “鐵兄誤會了。”雲澈馬上說道:“絕不是我不屑對鐵兄使用兵刃,而是我從未修過兵刃,一直以來的武器都是雙手,如果讓我使用兵刃的話,反而會束手束腳,無所適從。”

    雲澈的心性別是如此,人敬他一尺,他敬人一丈,人犯他一寸,他還人一棍,人犯他一尺,他直接整死。鐵橫軍心思真誠,對他也以禮相待,他自然也對鐵橫軍表現出應有的禮貌與尊重。

    鐵橫軍深深看了雲澈一眼,然後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哈!原來雲兄弟根本不是一直所表現出的那種傲慢狂傲之人,好極了。看來這場切磋,一定會很盡興。那麼,雲兄弟可要小心了,我的穿雲槍,還從未敗給年紀小於我的人!”

    “鐵兄也要小心了!”雲澈緩緩伸手,邪神訣第一境——邪魄直接開啓!面對這個遠勝風廣翼與炎銘的鐵橫軍,他必須讓自己持續保持在“邪魄”狀態,否則絕對沒有戰勝的可能。同時,這也是對鐵橫軍的一種尊重。

    “既然如此,接槍!!”

    鐵橫軍一聲低哮,全身玄力勃發,穿雲槍向雲澈猛然刺出,他的動作看上去並不快,但槍尖卻猶如一道出雲雷電,帶着巨大的威勢瞬間刺到雲澈身前,周圍空氣都被狂暴的分開,帶起一晃而過的漣漪。

    雲澈的瞳孔輕微收縮,身體側方向暴退,險險躲過,他剛要進行反擊,忽然一陣危險的疾風從他的左側傳來……

    一般說來,刺出的槍威勢越大,收槍的速度便越慢,破綻也越大,但鐵橫軍狂暴刺出的穿雲槍卻在刺空後的瞬間忽然橫掃,大出雲澈的意料。他閃電般收手,雙腕交疊架在腰部,硬生生的抗下。

    砰!!

    手腕格擋住槍身的那一刻,一股兇猛異常的震盪力從槍身傳來,讓他身體連續倒退三步,護身玄氣也險些崩裂。

    “好槍勢!好槍法!”雲澈忍不住一聲讚歎。鐵橫軍年輕尚輕,但對槍的駕馭能力,絕對已堪稱大師級別。

    “蛟龍破雲!”

    鐵橫軍的穿雲槍再次橫掃而出,舞出大片的槍影,將雲澈遠遠逼開。槍乃百兵之霸,且威勢之霸道,絕非其他兵刃能比,但也最難駕馭,一旦駕輕就熟,槍影所到之處,敵人別說反擊,連近身都不能。

    “蛟龍探淵!”

    “飛火流星!”

    “滄海咆哮!”

    …………

    鐵橫軍每出一槍,便伴隨着一聲大吼,一時間,所有人的眼中都充斥了他的槍影,強橫的槍之威勢將雲澈步步逼退。

    “橫掃千軍!”

    鐵橫軍一躍五丈,穿雲槍斜空掃向雲澈,五丈之外,一股強橫的氣勢已衝擊的雲澈幾乎睜不開眼睛。鐵橫山十幾槍之下,已把雲澈逼到了大殿邊緣,這次雲澈已根本避無可避,他仰起頭來,忽然低吼一聲,以手臂強硬的撞向鐵橫軍的穿雲槍。

    “啊!”一大半新月玄府的弟子驚呼出聲。

    雲澈的玄力可以挫敗一個入玄境三級的對手,但,鐵橫軍的這一槍,蘊藏的卻絕不是單純的玄力,其中,更有霸道絕倫的槍之威勢!又豈能在槍勢釋放到最高點時以手臂去硬擋。

    鐵橫軍的槍與雲澈的手臂碰觸到了一起,但卻沒有發出太大的碰撞聲,雲澈的手臂幾乎在兩者相撞的那一瞬間忽然斜向偏移,藉着穿雲槍未盡的槍勢改變了它的橫掃軌跡,同時順勢將槍身的力量完全卸掉,然後快速攻上,直取鐵橫軍胸口。

    鐵橫軍迅速收槍,但匆忙之下已無法凝聚槍勢,被雲澈輕易震開,但他毫不慌亂,一聲低喝,穿雲槍再次掠起一道絢麗的銀色槍影,槍勢不再狂暴霸道,而是如一條有靈性的銀蛇般以一個不符常理的角度撩起,槍尖直取雲澈喉嚨。

    雲澈呼吸一滯,一個星神碎影向後爆閃而去,同時重重一擊砸在槍桿之上,將鐵橫軍逼開數步。

    分開一定距離的鐵橫軍和雲澈沒有再馬上交鋒,而整個大殿,再一次鴉雀無聲。

    雖然只是短暫十幾個照面的交手,但鐵橫軍那時如暴風、時如靈蛇的槍勢,還有他對槍驚人的駕馭能力,無不讓人大爲稱絕,這樣的槍之造詣,竟然出現在一個十七歲的少年身上。那些與鐵橫軍同年齡、同等級的弟子無不心中震驚,不得不在心底承認自己雖然和鐵橫軍同等級,但絕對不可能是他的對手。

    就連鐵橫軍的父親鐵戰蒼,也是不斷默然點頭,面露滿意微笑。

    而最讓人震驚的是,面對如此的槍勢和槍法,再加上勝出三級的玄力,十幾個照面後,雲澈竟是毫髮無傷!而且隱約和鐵橫軍勢均力敵!這讓所有人震驚的不能自已,一些人更是張大了嘴巴,久久無法合攏。

    “看來找雲兄弟切磋,是個再正確不過的選擇。”鐵橫軍甩了一下穿雲牆,剛毅的臉上透着興奮。

    “彼此彼此。”雲澈也微微而笑,聲音,也微微帶上了警告:“那麼,鐵兄,接下來,你可要小心了!”

    鐵橫軍的槍法幾乎無懈可擊,難以找出破綻。既然如此,想要在最短時間內擊敗他,最好的方法,就是以壓倒性的力量,強行震破他的槍勢。

    雲澈的眼睛微微眯起,“邪魄”狀態下,玄脈中的狂暴玄力毫無保留的涌入到雙臂之上。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