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哈哈,好!其實說起來,我忽然有些希望自己被雲兄弟擊敗。不過話雖如此,我可是絕對不會留手的!”

    鐵橫軍大笑一聲,眼神便已恢復冷意,銀槍橫掃,一聲大喝:“接我這一槍……旭日升龍!!”

    一股龐大的威勢在槍身上凝聚,當穿雲槍舞動之時,大殿中的人們竟隱隱聽到了龍吟之音,臉上也浮現紛紛浮現驚歎,而這時,穿雲槍也已向雲澈橫掃而去……此招可刺可掃,刺可無堅不摧,掃可蕩動千軍,鐵橫軍選擇橫掃,顯然是太過了解這一槍的威勢,若以刺擊,會怕雲澈在氣勢壓迫下躲避不及而受重傷。而以橫掃,更容易轟中雲澈,也不至於造成不可挽回的傷害。

    銀槍落下,帶着一股宛若山崩海嘯,風起雲涌的驚人氣勢。這一槍之驚人,絕對要勝過鐵橫軍之前的任意一槍。

    但,讓鐵橫軍驚詫,也讓所有人震驚的是,面對如此駭人強勢,雲澈竟沒有選擇以他那詭異玄妙的身法玄技躲避,而是站在原地不動,右臂橫起,直直的迎向橫掃而來的穿雲槍。

    “我靠!他瘋了嗎!!”殿中大量弟子直接吼叫了出來。

    “快躲開!!”新月玄府的四個長老全部大吼出聲。作爲遠勝這些小輩的強者,他們當然看得出鐵橫軍的這一槍蘊藏着多麼驚人的威勢。

    雲澈卻是充耳不聞,手臂反而加快速度,狠狠的撞擊在飽含巨大威勢的穿雲槍上。

    鏘!!

    大殿之中,響起刺耳的金屬錚鳴之聲。

    當雲澈的手臂撞在穿雲槍上時,鐵橫軍本以爲這一槍足以將他掃出幾十米遠,但,那一剎那,他的瞳孔忽然間收縮至了針尖般大小,因爲他感覺到自己的穿雲槍彷彿掃在了一塊堅不可摧,奇厚無比的鋼板之上,一股龐大的反震力猛然襲來……

    鐵橫軍胸口一悶,身體一個跟頭翻向了後方,落地之後連續倒退了五六步才堪堪站穩,持槍的雙臂更是隱隱發麻,若不是他對槍的駕馭力已深入骨髓,剛纔那忽然而至的反震力足以讓他銀槍脫手。

    而反觀雲測,不過倒退了兩三步,便已穩穩站住,他甩了甩同樣有些發麻的右臂,淡淡的一笑。

    “什……什麼!!”鐵橫軍的父親,鐵槍門的門主鐵戰蒼一下子站了起來。這個叱吒新月城,七大宗門的門主之一,被這一幕震驚的當場失態!作爲鐵槍門門主,他比誰都清楚鐵橫軍的這一招“旭日升龍”有着多麼恐怖的威力,就算是玄力勝過鐵橫軍三級的對手,都不一定能硬接下來。

    而不過才入玄境一級玄力的雲澈,竟然……竟然!!!!

    鐵戰蒼猶如此,就更不要說其他人。鐵槍門的弟子們早已驚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新月玄府的四大長老眼珠子也幾乎爆眶而出。這短短的時間內,雲澈已經給了他們一次又一次的震驚,這一次,更是驚的他們差點晚節不保,當場驚叫。

    硬抗了這一槍,雲澈的眼神變得更加平靜,因爲他知道這一戰,自己依舊贏定了。“邪魄”雖然只是邪神訣最弱的第一境界,但它的威力之恐怖,依舊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想。他看向神色呆滯的鐵橫軍,微笑道:“鐵兄,這次該我攻擊了!”

    雲澈前踏一步,然後身若游龍,轉眼便已欺近鐵橫軍身前。鐵橫軍的心性果然不是一般同齡人可比,馬上從驚駭中回神,穿雲槍閃電般撩起,橫掃已近身的雲澈而去。

    鏘!

    穿雲槍與雲澈的右拳相撞,再度響起震耳的金屬錚鳴聲。鐵橫軍身體後仰,手臂一麻,差點沒握住槍身,心中更是驚駭莫名……入玄境四級的玄力加上槍勢,竟被他如此輕易的以拳頭擋下,這怎麼可能是屬於入玄境一級的力量!

    震驚之中,鐵橫軍猛提一口氣,將全身玄力毫無保留的釋放,對槍的駕馭能力更是施展到了極致,穿雲槍撩起漫天的槍影,將雲澈的整個身體都籠罩其中。

    鏘!

    鏘!

    鏘!

    鏘……

    鏘!

    穿雲槍與雲澈的拳頭連續十幾次相撞,發出密集無比的金屬嗡鳴聲,最後一次碰撞,雲澈眼神一凝,雙拳齊出,正正轟擊在穿雲槍之上。

    鏘!!!!

    “呃!”

    鐵橫軍一聲悶哼,如同被一股不可抗拒的暴風衝擊在身前,腳步在踉蹌中後退,一直後退了十幾步才停止,握着穿雲槍的雙手陣陣發抖。

    雲澈雙手放下,目光淡然的看向他,卻沒有再向前搶攻。

    鐵橫軍長舒一口氣,將穿雲槍收回到空間戒指中,站直身體,向雲澈感激一笑,道:“雲兄弟,我輸了,輸的心服口服。”

    別人無法知道,但鐵橫軍無比清楚,最後的那一次撞擊,已完全超出了他的承受範圍,足以讓他穿雲槍脫手飛出,但就在他的穿雲槍即將脫手時,那股強橫的玄力卻忽然收回……鐵槍門是以“槍”爲名,可見對槍的重視。而交戰之前,鐵橫軍也對雲澈說過,穿雲們是他視若信命的夥伴,從不離身。而對這樣的人來說,武器被打脫手,是一種巨大的恥辱,幾乎比殺了他還難以接受。

    “如有可能,真心想和雲兄弟交個朋友。”鐵橫軍道。

    “有你這句話,我們已經是朋友了。”雲澈微笑道。

    鐵橫軍一怔,然後向雲澈一抱拳,真誠一笑,施施然走下。

    “父親,我敗了,敗的心服口服,也敗的很是高興。”鐵橫軍走到父親鐵戰蒼旁邊,很平靜的說道。

    “真是精彩的一次切磋。”鐵橫軍由衷的讚歎道:“你的進步讓我驚訝和欣慰。你雖然敗了,但絕對不是你弱,反而進步的超出我的預期,而是這個叫雲澈的孩子……”他深深的看了雲澈一眼:“此子,將來必是雲中真龍啊。不過他這一次,一下子開罪了新月城幾乎所有的大宗門,你該知道他接下來可能遭遇什麼。即使如此,你還是想要和他成爲朋友嗎?”

    鐵橫軍想都沒想,直接點頭。

    “好!這纔是真男人,纔是我鐵戰蒼的兒子。”鐵戰蒼哈哈一笑。

    大殿之中,已是鬧鬨一片。

    “他竟然戰勝了鐵橫軍!我的天啊!這特麼是不是我一直在做夢!”

    “他真的只有入玄境一級嗎?嘶~~~這怎麼可能!太恐怖了……太恐怖了!”

    鐵橫軍是個當之無愧的天才……而這個雲澈,簡直就是個怪物!!

    七宗門的各大宗主、長老,此時的注意力想不落在雲澈身上都不行了。一向被他們看不起的新月玄府,竟然出了這樣一個人物,以入玄境一級敗玄心宗玄宇、敗雲陽宗炎銘、敗風雲玄府風廣翼、敗鐵槍門少宗主鐵橫軍……這是如果不親臨現場,絕對無法相信的事!

    他們本欲如以往那般給新任府主一個下馬威的計劃,被雲澈一個人徹底打亂,反而成爲他一個人的表演,更反過來讓新月玄府在他們面前徹底威風了一把,還連打他們好幾次臉。

    “姐夫……這真的是我姐夫嗎?”夏元霸瞪大着眼睛,看着大殿中央那個威風凜凜,吸引所有人目光的身影,怎麼都無法把他和那個玄脈殘廢,受盡嘲諷蔑視,還要被他保護的雲澈聯繫到一起。

    新月玄府的男弟子個個拳頭緊握,目光灼灼,神情亢奮,已經不知道用什麼來表達此時的心情。而女弟子們看向雲澈的雙眸裏已滿是小星星。尤其是之前和雲澈說話的葉紅菱,想到自己之前竟然對他說“師姐找罩你唷”,就不禁一陣臉紅……這得是何等的大言不慚。

    當然,其中也有羨慕嫉妒恨的人,比如……慕容夜。

    當週圍的弟子一個個在爲雲澈暗呼時,他就不斷嗤之以鼻,心中則很不是滋味,因爲雲澈風頭出的太大,更是在這個場合下讓新月玄府所有弟子狠狠的揚眉吐氣了一把,可想而知今後雲澈在新月玄府人氣會高到什麼程度……甚至,會遠遠的超過一直在新月玄府中風頭最盛的他。

    當他看向藍雪若,發現藍雪若一眨不眨的看着雲澈,美眸中蕩動着從未對他表露過的異樣光彩時,他的妒火在心裏瘋狂的爆發,牙齒也緊緊咬了起來……不過是個入玄境一級,來自偏遠小城的野小子而已!你今天盡情的出風頭吧,過了今天,我會讓你知道誰纔是新月玄府的老大!

    “算上鐵兄,四個了……下一個,誰來?”

    雲澈站在大殿中央,目視七宗門,再次叫陣。

    擊敗一個風廣翼,便震懾的十六歲段無人敢應戰,現在又擊敗了鐵橫軍,十六歲段的自然更是無人敢應聲。一直等了近半分鐘,七宗門都無人應答。而這時,一個滿是不屑的聲音響起:“十六歲段,我們來的弟子無數數量還是質量都不行。十六歲段,算我們不如。呵呵,敢讓你們玄府十七歲與十八歲的弟子上來和我們切磋一下嗎?”

    這話一出,立即得到七宗門的響應。而云澈卻是冷冷一笑:“想要挑戰我們新月玄府十六歲以上的弟子?可以,不過至少應該先把我這個十六歲的打敗吧?否則哪有資格來挑戰我的師兄師姐們……呵,這位說話的老兄,你看上去應該十**歲吧?不如你來挑戰一下我這個十六的新月玄府弟子?你若勝了我,想要挑戰我哪個師兄師姐,都隨你便。如果連我一個十六歲的都勝不了,嘿……”

    人們看向那個說話的人,當他把頭擡起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猛然一直,剛要呼喊的新月玄府弟子一瞬間全部收聲,新月玄府的長老們也是目露驚容。

    這個人……這個人是……

    這個人十**歲的面孔,有着一張稍顯蒼白的臉,他把如死水般淡漠的目光淡淡的瞥向蕭澈,不屑到極點的一笑,如同聽到了什麼低級無趣的笑話:“你的意思……你要挑戰我?”

    【哎呀媽呀,欠的更新終於補上了,累死了累死了~~~~(>_<)~~~~睡覺!!】
最近更新小說